您的位置 : 首页> 最新资讯

《末世炎狼》第二章以假当真~免费阅读

时间: 2019-09-22 21:25:22 编辑: 薇薇

免费提供末世炎狼第二章以假当真~的全文阅读,伯爵夫人闻言眉头一皱,“小天,你的身体怎么这么虚弱?难道是因为五百年前的那一仗?”.........

末世炎狼

推荐指数: 10分

《末世炎狼》在线阅读

第二章 以假当真~

夜深了,返回房间的郭海瑞伯爵仍旧想著刑天先前的八七事件一事,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将会在天亮的时候传遍整个南港。这并不是夸大刑天属下的办事能力,郭海瑞伯爵认为让八七事件传遍南港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只要部署地区的人员安排妥当,绝对可以在一小时内完成;而郭海瑞自信自己都有能力做到,更何况刑天的身后还有很多未知的可怕力量。

越想越是心烦,郭海瑞在chuang上始终难以入睡,脑海中尽是盘旋著“八七事件”四个字,不得以,他只得靠著巫老给的安眠药的药力强制自己睡觉,因为天亮的时候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著自己。

伯爵夫人确定其夫睡著后,悄然离开房间,向刑天的房间走去。她明白刑天不会害郭海瑞,然而,八七事件一旦如期引爆在南港,郭海瑞始终都会被卷入在内,稍有闪失将会牵连甚多。

国王陛下、教廷教皇、国王的二哥地亲王,三人都是跺脚就会震撼半边天的大人物,刑天一下子就全部得罪了且弄得三人一脸黑灰,这件事情已经超过了人的忍耐限度,他们不报复已经是不可能的。

忧心忡忡地来到了刑天房间大门外,见房门半敞,伯爵夫人明白刑天已经料定自己会来。

岂知刚刚推开卧室大门,她就看见战狼手中拿著针线正在缝补刑天背上的刀伤。

伯爵夫人急忙捂口,心惊肉跳地走到刑天的身后,看著针线背部血肉来回的穿插以及扯动伤口冒出的鲜血,她明白这种痛苦是常人无法接受的;不得不心生感慨,暗忖刑天的阅历是无人可及的,且对事情的忍耐和预测也是不可想像,尤其是刑天的心计──将一块烫手的山芋化作致敌于死地的利剑,如此的心计可比鬼神,高深的简直令常人无法想像!

玄女擦拭著刑天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她指了指身后,“天,夫人来了。”

“夫人,你等一下,伤口很快就缝好了。”刑天背著伯爵夫人说道。

伯爵夫人走到刑天身边,坐在chuang沿上,对玄女微笑颔首后,扭头望著刑天,见他一脸没有事的样子,问道:“小天,你、你不疼吗?”

“**的痛苦是有限的,无法与精神上的痛苦相比。”刑天谈笑自若,虽是面部看不出一丝痛苦的表情,其脸部却是不断地冒出汗珠。

伯爵夫人心疼地拿起毛巾,帮助刑天脸部擦拭汗珠时说道:“小天,这种疗伤的方法是从哪里学到的?如果一个人意志不坚强,那他不是要疯掉?”

“鬼弟教我的,他说全身麻醉非常危险,如果要有局部的麻醉方法,他的这种疗伤方法就是接近完美的。”刑天给了伯爵夫人一个笑容,喝了一口水,“伤口缝上针线后要比普通的疗伤方法好的快。嗯,这种方法是不能缺少烈酒,鬼弟说烈酒能消除伤口的感染,确保伤口不会因为感染并发炎症等等。”

“夫人,鬼古梓的方法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不过自从主人亲自试了一次以后,我才相信这种和做衣服差不多的疗伤方法。”

说著,战狼从chuang头柜中取出一瓶烈酒,缓缓地倒在刑天的伤口上,做伤口第二次消毒。擦净刑天背部的酒液,战狼取来一件外套披在刑天的身上,生怕他著凉了。

深吸了一口气,刑天接过玄女递来的湿毛巾擦了一把脸,“嗯,差不多一个月就会好了吧。”

伯爵夫人闻言眉头一皱,“小天,你的身体怎么这么虚弱?难道是因为五百年前的那一仗?”

点点头,刑天的眼中透著回忆的神色,说道:“除了体力和头脑以外,我现在和小孩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藉著圆月的时候才会恢复一点力量。说起来也真是可怜呀,我居然会落魄到这种田地,如果没有战狼的保护,我想我早就死了。”

“主人,您的伤一定会好的。”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知道我的伤势是不可能复原,能治好那种怪病我就心满意足了。”自嘲的一笑,刑天淡淡地说道:“我能赋予他人长生不老,却不能让自己的伤口快速复原,伯爵夫人,这是不是很讽刺?”

摇摇头,伯爵夫人心中一叹,“小天,我不知道五百年前的那一仗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坚信那是人的错,他们犯下了一个天大的、无法弥补的错误!天劫、天劫,难道这是天神给人们的惩罚吗?”

刑天挤出了笑容道:“过去的就过去了,没有重温的必要。”

伯爵夫人惊讶地望著刑天,知道他的内心正在独自承受著历史的痛苦,却又不想让其他人来共同分担历史痛苦,仅是此种精神就是世人所不及的。明白刑天不想谈及五百年前的历史,伯爵夫人心中苦苦一笑,道出了来意:“小天,你刚刚说的八七事件,是怎么一回事?”

“已经在部署了。”感觉口乾,刑天一连喝了两杯水,“夫人,尸体是魏修贤手下的那名幻术士送来的,正如我想得那样,魏修贤会利用蒙面男子的死来陷害伯爵大人……算错一件事情,夫人,记得招贤馆的那十具尸体吗?现在已经被魏修贤的人挖出来了,至于尸体在什么地方,我的手下正在查;唉……当时就不该让他们处理尸体,大意之下留了一个隐患。”

“小天,那十具尸体有什么用?”伯爵夫人不解地问道,心想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谁也不会断然认定凶手呀!

“千万不要小看了这十具尸体的作用,他们是可以削掉伯爵大人的爵位。”自感困乏,刑天捏了捏眉心,“地亲王的手下能人辈出,精通生死之术的术士定然不会缺少,这种术士利用术法将尸体的腐烂程度降至最低,很难在事后查出使用术法的迹象。如果伯爵大人或者夫人的老家的房子内挖出他们的尸体,先不论凶手是谁,伯爵大人最少会被停职查办,在这段时间内,伯爵大人是最容易出意外的。”

“这、这个……”伯爵夫人低头想了想,觉得刑天的话说得十分在理,虽是无法完全扳倒其夫,却是可以趁机加害其夫。

“亡羊补牢并不晚,我已经命人在可能的地方埋下眼线了,只要他们敢出现,我就有把握反制他们;反之,这十具尸体也是一块心病。”

伯爵夫人略一皱眉,“小天,你把这件事情闹大,是想把所有的视线都吸引过去?”

“嗯,这样做就是为了弥补犯下的错误。”刑天解释道:“尸体应该还在魏修贤的手中,如果把这件事情闹大,相信他一定会注意我这边的动向,寻找一个最佳时机重新埋尸。”

“小天,你一下子把他们都得罪了,难道不怕这后果吗?”伯爵夫人心有忧虑地问道。

刑天神秘的一笑,示意战狼将信封交予伯爵夫人手中,“最多是午饭过后,吕嘉诚、红衣主教、魏修贤这三人就会登门拜访。夫人,让伯爵大人记熟这份台词,苦肉计我已经演过了,南港的事情能不能了结,这就要看他和我演出的这场戏了。”

伯爵夫人木然地看了看手中的信封,虽是无法摸透刑天的全盘打算,却是瞭解刑天定会将其夫挤出这场权力斗争的危险游戏中。在离开房间前,伯爵夫人回眸说道:“小天,魏修贤在京都的名声并不好,你一定要多多提防。”

送走伯爵夫人,刑天不可自制地张口打了一个哈欠,揉著眼睛说道:“早在看见魏修贤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有反骨,说不定收拾地亲王的时候还要他帮一下忙,啊──”刑天仰头打了一个很大的哈欠,含糊地说道:“是时候收拾吕嘉诚了……”

“主人,您该休息了。”战狼心知刑天是强打精神,不由得心中一阵愧疚,自责那一刀为何会那么重!

坐在chuang沿上,刑天对战狼一笑,“你跟我很长时间了,小事不要放在心里。”说著,刑天眨了眨激烈斗争的眼皮,“好困呀,真想睡觉。”

“主人,您赶快休息吧,夜狼会把事情办好的。”战狼上前一步劝道。

刑天实在是挺不住了,蚊声道:“战狼,好消息就不用通知我了,坏消息要立刻叫醒我。”说著,刑天趴在枕头上,没有一会儿的功夫就睡著了。

望著刑天背部尺余长、酷似蜈蚣般的刀伤,战狼的心中一阵抽痛,轻轻地把被单盖在了刑天的背上,小声地说道:“玄女,主人受了重伤,你在睡觉的时候千万不要碰主人的伤口,那样主人会很痛的。”

“明白了。”见战狼走出卧房后,玄女左右望了望,学著刑天一样趴在枕头上,含笑望著刑天的脸,面戴笑意地握著他的手缓缓进入梦乡。

早在刑天踏足格鲁吉国境的时候,象徵黑暗中武者的忍者就以通过各种方法,秘密的潜伏在南港的各行各业,有的是贩夫走卒、有的是家丁保镖……等等。平日里,他们与其他的工作者一样,尽心尽力的完成手头的工作,暗地里却是在等待最高指挥官刑天的命令。

在夜狼的通知下,忍者们很快的开始筹划如何宣传八七事件的始末,受训时的成果以及多日的学习派上了大用场。当南港的街道的人流量逐渐增加的时候,爆炸性新闻八七事件已经神奇般地传开了。论起忍者传播八七事件的方法,说起来有些也是常见的,比如说闲聊、听别人说、双簧……等等。

前不久将南港的预备金押送至城堡,吕嘉诚本想今日早上将剩余的手续一并了结;岂知尚未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见刑天的助理德川康康面色极其慌张,接连追问下,方才明白令他震撼不已的行刺事件,这已经是半个月内的第二次了!

刑天子爵的爵位是国王陛下一手钦定,兼掌管南港的财政大权。仅是这两点,就足以证明刑天在国王陛下心目的地位;且京都传来消息,国王陛下每当谈起刑天之际,总是赞不绝口,并经常说刑天是天下间最有智慧的人。

就在十天前,刑天在观看日出的时候已经被行刺,进而使得郭海瑞下令封闭城堡长达十日。如今在戒备森严的情况下第二次被行刺,这件事情足以令国王陛下大怒,处理不好将会丢掉代理民政官的职务,到那时岂不是一切都会付之东流?

吕嘉诚已无心思处理公务,来回踱步于办公室的房间内,虽是绞尽脑汁的想应对之策,却是他的私人助理接二连三的传来坏消息,并说街道上十人已经有五人在谈论刑天子爵被刺一事,甚者已经怀疑到了吕嘉诚的身上!

谈论者怀疑八七事件是吕嘉诚所为不是没有道理,南港的民政和财政之间总是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也发生过激烈的冲突。而一些见识较广的谈论者,他们有的把视线放在国王陛**身上,有的把视线放在了教皇的身上,有的则是把视线放在了特使魏修贤的身上……

谈论者的一些言谈几乎都在刑天的预料内,只是没有想到在流言蜚语的攻势下,代理民政官吕嘉诚竟会单独前来拜访,且带了数名经验老道的破案人员。

本来在早上是没有吕嘉诚等人的计划的,郭海瑞还在房间里苦苦背著刑天写给他的台词,忽然接到吕嘉诚登门拜访且是为了证明行刺事情收集证据,如此的藉口,郭海瑞自然不能拒绝,可是他的台词还没有背熟,这下子他可慌了。

好在伯爵夫人记性不错,提前一步看过了台词,在她的暗中帮助下,郭海瑞伯爵总算没有背错台词。

当破案人员收集现场证据、证词的时候,郭海瑞的心跳是非常的快,平生第一次说了这么一个弥天大谎,也暗自立下誓言:日后再也不撒谎了!

一位是公主殿下,一位是掌管南港军政的伯爵大人,一位是尊贵的全能术士,三人的口供与现场描述几乎没有差错,在此种情况下,红燕以吓得捂脸为藉口,回避了口供。

但是,红燕极其的不明白,刑天能在众目睽睽下说出弥天大谎也就算了,为什么秦小雪、郭海瑞伯爵、巫老都会帮助刑天呢?

如果说是刑天与三人串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秦小雪的房间就在隔壁,她整夜都在监视秦小雪房间的动静,自信没有人可以逃过她术法的监视,难道是刑天用了某种未知方法令三人与他合作吗?带著众多疑问,红燕在关上书房大门前看了一眼坐在椅上的刑天与吕嘉诚。

目送红燕离开,吕嘉诚望著刑天的脸,暗忖刑天的脸色除了有点苍白以外,根本就看不出他受了重伤;且根据郭海瑞等人的描述,刑天背部的伤口有一尺余长,别说是一位少年了,就是一位壮年的小伙子也不可能在受此刀伤下次日仍能安然无恙的走来走去。

“怎么,有疑问吗?”

吕嘉诚迟疑地看了刑天一眼,望了望他身后冷漠的高手战狼,“子爵大人,你、你的伤?”

“小伤,用不著大惊小怪的。”

“小伤?一尺长的刀伤能算小伤?这可是要命的伤啊。”吕嘉诚不敢苟同的连忙说著:“

子爵大人,要是调养不好很容易留下后遗症的,而且,子爵大人接二连三的被行刺,这可是破天荒的大事情,国王陛下一定会下令彻查行刺事件的!”

“后遗症?”刑天微微的一笑,“不说还忘了,今天会有一场大雨。”

吕嘉诚疑惑地扭头望向户外,“子爵大人,天气这么好,不可能会下雨吧。”

“我身上的伤疤告诉我的,这可是最准的天气预报,呵呵,这就是你说的后遗症之一。”

话锋陡然一转,刑天冷笑地说道:“吕嘉诚,实话告诉你,教皇大人和国王陛下怀疑你是阿尔及利教廷的异教徒,主教大人这次前来南港就是为了收集证据。”

吕嘉诚一愣,面露不自然的笑容说道:“子爵大人,不要和我开玩笑了……”话语停了下来,他的脸色也是越来越沈,望著刑天那似笑似不笑的脸,缄口不语之际也在思量著刑天究竟知道了多少?

忽然间,吕嘉诚忆起欢迎特使魏修贤的那场宴会上,刑天曾经亲口说出他待在南港已经有一年的事情,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想要搜集一个人的犯罪证据已经是绰绰有余了,且刑天的身后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再加上国王陛下的支援……

越想越是可怕,吕嘉诚已经意识到“莫须有”的罪名,“刑天,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他的话音很沈,黝黑的瞳孔也闪过强大的杀意,恐怕今日刑天之所以挑明话语,其准备已经足够充分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闻听此话,吕嘉诚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却是不敢大意,“你要多少?”吕嘉诚在商界打滚十几年了,虽说心中明白刑天定会狮子大开口,却是在无形中建立了一条与他合作的桥梁,如果不出太大的纰漏,赚钱的机会有的是。

“三千六百万枚金币。”

吕嘉诚身体一颤,颦蹙眉头且目露凶光地盯著刑天的脸,“我的家当最多只有两千万枚金币,我哪来三千六百万枚金币给你?刑天,你可不要逼人太甚,哼,大不了鱼死网破!”

刑天含笑地看著吕嘉诚足有一分钟,直至看见他的额头上渗出汗渍,“不要在我眼前耍小聪明,吕嘉诚呀,就是你私自贩卖奴隶的事情就可以让你走上绞刑架了。”

“你还知道什么?”说著,吕嘉诚缓缓地站了起来,那副商人的模样早已荡然无存,一脸杀气,其眼中透著冷冷的精光,似乎他已经杀了很多的人。

然而,当吕嘉诚再想说话的时候,他惊骇的发现了一件令他穷极思虑也无法想通的事情,那就是他的影子竟然自行移动,悖逆天道的延长至窗户下,缓缓地爬上了墙壁……

吕嘉诚的眼中透著不可置信的光芒,身体好像被索住一样,丝毫不能移动半分:“怎、怎么可能?”

“别激动喔,小心被你自己的影子吞掉呀。”

“这是什么妖术?”吕嘉诚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术法中邪恶的妖术,传说这些妖术可以无声无息的在千里之外致人于死,妖术虽是术法的一个分支,却是违反了术法中与大自然心心相连的原则。据悉,妖术中还有以未出生的婴孩做为修炼的,也有用孕妇的胎盘……等等,妖术简直就是邪恶的代言!

“吕大人,你岔开话题了。”抬掌示意吕嘉诚坐下,刑天对他微微的一笑道:“你是一个商人,亏本的买卖大概是不会做的,我也一样。”

“你……你要的太多了。”

“是吗?呵呵……我想你要大出血了。”刑天柔声地说道:“现在我要七千两百万枚金币,如果少一个铜子,你就等著被株连九族吧。”

吕嘉诚没有说话,手中不断地冒出汗珠,他的脑子里面很乱,早已失去往日的冷静,面对刑天,这种感觉就好像刑天站在冰封的颠峰之上俯瞰著一切!

“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吕嘉诚的身体微微地颤抖著,不敢正视刑天那欺骗世人的少年模样,因为他那张脸看似温柔实际上是很可怕的!

“说不给你时间考虑,有人会说我无情的。”喝了一口水,刑天说道:“离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午饭过后主教大人和魏修贤特使就会过来,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没有给我答案,你就会和前任民政官一样,呵呵,只不过是地点不一样罢了。”

“等等。”吕嘉诚紧张地舔了一下嘴唇,“你、你还知道些什么?”

“你问的太多了,想一想怎么准备那七千两百万枚金币吧。”

嘴含笑意头一仰,刑天开门走出了书房,在门口停住脚步想了想,转身想要走向大厅,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就看见红燕双手环抱著手臂、背靠墙壁站在那里,且她的眼睛一直望著自己。心中一笑,走到红燕身边的时候瞄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走到了城堡的大厅,坐在木椅上,欣赏著由书房内带出的一本书籍。

红燕满怀心事地尾随刑天来到了大厅,扫了一眼简陋的大厅装饰,一声不响地坐在了刑天的身前,美目泛著敌意地望著刑天,暗忖刑天是不是有两幅面孔?为什么此时的刑天会与昨日策划八七事件的刑天不同呢?难道刑天在刻意隐藏他的真实面孔吗?藉此迷惑敌人,趁机给敌人致命一击?

脑子里胡乱的想著,红燕终于忍不住开口打破了大厅内的寂静,“刑天,你一手导演的戏码的确很好,难道你忘记了我的存在?或者说,你认为我不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教皇大人?”

“你的声音很甜,连生气动怒的时候声音也是很甜,我想你的样子应该不会很丑。”

“你想说什么?”

“怜香惜玉吧,我可不想你这么早的就香消玉损。”

红燕怒哼一声:“刑天,别以为你是贵族就很了不起,告诉你,术士的身分比你高贵多了!”

“是吗?难道你认为术士死了以后就不是一具尸体吗?”

红燕闻言脑海闪过一个模糊的概念,却又无法抓住那瞬间的感觉,“刑天,把话说明白点。”果然如刑天所讲的那样,红燕就算在动怒的时候,话语声也是很甜的,估计这不是她的本意,而是她天生就是如此。

闲然地翻了一张书页,刑天缓慢地说道:“八七事件是我一手导演的,当你把真相告诉教皇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你的死期了。教皇、国王、地亲王虽是卷入了八七事件,变成了行刺的幕后主谋黑手,我想这三人不会是笨**吧,应该能看出这是一场戏,一场足以卷起杀戮的戏。

他们在明知道八七事件是假的情况下,应该会大张旗鼓的对外表态要不惜一切代价缉拿凶手,利用这次机会,他们可以做出很多事情。比如说……铲除政敌、拉拢人心,消灭朝中的可能的党派等等。你要明白一点,那就是……政治的牺牲品是无差别的。”

顿了顿,刑天继续说道:“他们只会利用八七事件大做文章,并不会在意八七事件的真相,况且巫老、秦小雪、伯爵大人都是法庭上的人证,只要他们三人不推翻口供,八七事件就是一场以假当真的利用工具。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场风波最少波及三名以上的大臣,那些有恶行的贵族子弟也要倒楣了,国王会趁机整治一下贵族的风气。”

红燕拍著玉掌,讽刺的冷笑道:“说得真好听呀,子爵大人,你不去大桥上说书真是浪费了你的一番口才。”话是这样说,红燕的心中还是害怕的,因为刑天说得都在情理之内,实在令人无法找出反驳的地方。

刑天微微一笑,“红小姐,你是不是很奇怪一件事情,我苦心经营这场八七事件,难道这其中我就一点好处都没有吗?”

“你有什么好处?国王陛下会加封你吗?你少在那里妄想了。”

等了好久,红燕见刑天不说话,心里也有点急了,如果不明白刑天将会得到何种好处,那就不会明白刑天的下一步行动,最不济也会明白刑天为什么要策划八七事件!

“喂,半条命的,你怎么不说话?”红燕见刑天陡然扭头看著自己,俏脸不由得一红,好在有面具挡著,要不然非得出丑不可,“你看我干什么?”

“啧,难道这年头的女人都喜欢替男人起绰号吗?”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刑天木然地摇摇头,整理了一下思路,“经过八七事件以后,朝中就不会再有所谓的中立派,墙头草的油滑大臣也少了很多,嗯,应该是壁垒分明、各为其主吧,到时候处理起来方便多了。”

红燕眉头一皱道:“你是利用这件事情,借著三人之手铲除朝中的可能的隐患?”

“历史书上有不少借刀杀人的例子,我只不过是借用一下罢了。”说著,刑天抖了抖手中的历史书,“借刀杀人的现实版,前人真的留下了很多的知识。”

“刑天,难道你不怕我把你的计划外泄吗?”

“没有用的。”刑天看了一眼历史书的书名,淡淡的一笑道:“有些事情是由不得他们来作主。”

末世炎狼

末世炎狼

作者:森淼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整篇写的很好,作者写的太棒了,赞一个!文笔真好,值得推荐。作者实力之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