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最新资讯

《末世炎狼》第五章终极生物~免费阅读

时间: 2019-09-22 20:41:19 编辑: 薇薇

免费提供末世炎狼第五章终极生物~的全文阅读,“在伯爵大人的城堡里。”德川康康低著头回话,虽是没有看见刑天的脸色,却是能感觉到刑天心中的怒火,他那心中之怒火足以焚化世间的一切!.........

末世炎狼

推荐指数: 10分

《末世炎狼》在线阅读

第五章 终极生物~

午休的时间到了,秦小雪拉著伯爵夫人去享用豪华大餐,而刑天、狼女、战狼则是前往特使馆旁边一家在南港很普通的餐馆。

在服务生的热情招待下来到了包厢内,刑天点了几样远东地区的佳肴,因为自己在远东地区旅游了很长时间,心里总是觉得用筷子进餐比用餐刀、叉子进餐有好处。

岂知午餐刚用到一半的时候,一名利用易容术出现的忍者,将一个透明的巴掌大小的玻璃瓶交到了战狼的手中,藉著收拾餐盘的时候小声说道:“野狼大人说,这个瓶子是由一个从特使馆走出的人的身上偷到的,他正在跟踪那个人,具体消息要等到明天才能知道。”

收拾完餐盘,忍者含笑离去。

战狼迷疑地看了一眼玻璃瓶,见里面有条很少见的赤红桑蚕,猛然间,战狼浑身一颤,因为他看见玻璃瓶的底部有沙姆巴拉的符号!这一发现令战狼震惊,他的眼光左右瞄了一下,“主人,瓶底有沙姆巴拉的符号。”

刑天闻言双眉一皱,接过玻璃瓶,仅是看了一眼瓶中的赤红桑蚕,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见刑天的脸色异常难看,且能感觉到刑天首次外溢杀戮的气息,战狼内心惊讶地开口问道:“主人,您怎么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还有这种东西?”沉默了一会儿,刑天调整了一下波澜起伏的情绪:“明白沙姆巴拉符号的真正用途的只有我一个,嗯,一些高阶段的术士只明白沙姆巴拉拥有封印的能力。”

抬指阻断了战狼的话语,刑天晃了一下手中的玻璃瓶,“里面的不是少见的红色桑蚕,而是一种足以彻底毁灭人类的终极生物──尸虫。”

“尸虫?主人,这是怎么回事?”战狼迷疑地问道,凭著他高超的战斗力,却没有感觉到瓶内之物有什么危险性。

“尸虫的能力被沙姆巴拉的力量压制著,所以看上去和桑蚕没有区别。”

打开瓶盖,刑天划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尸虫的身上,见血液被尸虫吸收后,刑天不会再怀疑自己的眼睛有没有看错,“战狼,你一定很奇怪尸虫为什么会是终极生物?”

战狼沉容地点点头。

合上了瓶盖,刑天拿著瓶子望著里面的赤红尸虫,说道:“尸虫的寄生体只有人的身体,一般人是无法感觉到尸虫入侵体内的。在尸虫进入人体后会以人的鲜血为养料,不断吸食的鲜血成长的时候并不会给人带来异样的感觉,除非是像巫老一样的高阶段的术士,要不然是查不出来人身体内的尸虫。”

刑天叹了一口气,背靠木椅地闭上了眼睛,缓缓地说道:“尸虫在人体内潜伏期一般是十年,病发的时候只会出现感冒、发烧的迹象,到了病发期就等于无药可就。唉,可怕的还不止这些,当人死下葬的一个月后,尸虫就会破茧而出的控制尸体,尸虫一但控制了死者的尸体,任何武器都不会对他们产生威胁,就算是毁灭性的术法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这、这怎么可能?”战狼不会怀疑刑天的话语,也不敢想像一只尸虫在控制尸体后竟会如此厉害,忽然,战狼的脑海中灵光一闪,“主人,难道说您……”

“不错,唯一能将尸虫消灭的只有炎狼。”徐缓地睁开了眼睛,刑天望了望只有半寸长的赤红尸虫,“尸虫应该在五百年前就已经灭绝了,想不到……唉,看这只尸虫的长度,应该被人饲养半年了,如果说尸虫可怕,那么幕后饲养尸虫的黑手就更是疯狂了。”

“主人,他们饲养尸虫难道不怕后果吗?”战狼不解地问道。

摇摇头,刑天拿起筷子食之无味地进餐,“恐怕他们还不知道尸虫的可怕,毕竟五百年前的历史已经被遗忘了。携带尸虫的人既然从特使馆里面出来,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奇怪,阿康怎么没有回报?”

“忍者不是万能的。”刑天瞟了尸虫一眼,“夜狼已经跟踪他了,大概能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吧?”

想了想,战狼压低声音地问道:“主人,尸虫这件事情是不是和特使有点关系?”

“战狼呀,如果你多读两本书,这些问题大概就能自己解决了。”嘻笑地说了一句,刑天话锋陡然一转,“地亲王既然想夺到王位,其部署的人力绝不是特使一个人。现在我插了一脚握著南港的财政,地亲王不可能高枕无忧,必会秘密的派出一名亲信前来南港与特使会合,甚至还有特殊的使命。”

刑天拿起瓶子,顿了一会儿,“情报太少了,尸虫的事情我不能肯定,现在只有把嫌疑目标放在吕嘉诚和特使的身上,不过我相信特使的可能性比较大。”

“主人,如果尸虫这件事情是地亲王搞出来的,那么后果?”

“如果地亲王找到了控制尸虫的办法,后果最多就是他统治了整个大陆,如果没有找到…

…”话语一顿,刑天拿著筷子夹了一块红绕肉,“如果没有找到,那么人类就像是这盘红烧肉一样,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彻底吃光。”

清雅的包厢内似乎被刑天的一句话蒙上了一层死亡的雾沙,鼻孔的呼与吸之间都能感觉到死亡阴影正在笼罩著大地,脑海中更是看见了尸虫横行的惨状……

“主人,尸虫这件事?”战狼开口打破了沉静,他的眼中闪烁著怪异的光芒,“主人,尸虫既然可以毁灭人类,不如我们……”

摇头否定了战狼的提议,刑天尝了一口杯中红酒,“尸虫和天劫是两个概念不同的问题,后者是有幸存者的,前者可是彻底的毁灭呀。如果我不插手尸虫的事情,我就违背了守护者的天职。”呵呵一笑,刑天淡然地说著:“本来不想去京都的,现在看来是一定要去走一走了。”

看了一眼赤红尸虫,战狼骤忽地睁大了眼睛,“主人,尸虫好像变大一点点了。”

“嗯,我的血不同,尸虫长的自然要快一点。”

“主人,您给它圣血,难道不怕它将来无法收拾?”

刑天含笑地摇了摇头,“我能给它的我自然能收回来,再说了,我们还要靠著它来寻找其他尸虫的下落,因为尸虫是一种群居的生物,很少出现落单的情况;饲养尸虫是需要地方的,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地点应该在京都附近,甚至就在京都的王城内。”

望著瓶内的赤红尸虫,战狼喃语自道:“如果单论外表看起来,尸虫还蛮可爱的,又有谁会想到可爱的背后竟会是毁灭呀。”

敲门的声音忽然传来,刑天一愣,扭头望向包厢的房门,心想这会儿是午餐时间,谁会那么急的上门找人呀?而且自己进餐的地方没有几个人知道。在看见秦小雷面无表情地推门走进后,刑天和战狼心中纳闷他怎么会来。

“天哥呀,这回你无论如何都要救我啊?”秦小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口求道。

“天哥?”刑天下意识地把视线移到了秦小雷的**,“呃?你的后面没有被打呀!”

“我老妹是没有打我,可是这次比打我还要厉害呀。”

秦小雷越说越是伤心,乾脆一**坐在了地板上,“今天我老妹说她要预先庆贺一下生日的到来,让我这个做老哥的买一张小单,呜呜……我当小队长的时候一年才拿一百多个金币,老妹一顿预先庆祝就干掉我一年半的军饷,而且这种生日的预先庆祝的活动一年最少要来十二次!天哥,救命呀,我不想一辈子都打光棍啊──”

“同情你的遭遇。”战狼取出钱袋,扣去眼前这顿饭的金币,把剩余的金币塞到了秦小雷的手中,“兄弟,我要是你就会立刻离开这里。”

“是呀,我情愿上前线打仗,也不想待在这里呀。”秦小雷把钱袋还给了战狼,扭头对著刑天说道:“天哥,我知道你有钱,所以我想在你身边做个保镖之类的工作。”

刑天大惑不解问道:“你是军人,怎么可能兼职?”

“不兼职不行呀,城堡里面的哪一个人不是我的债主,少的一枚银币,多的就是金币计算了。”秦小雷哭丧地说著:“伯爵大人亲口同意了,还说我拿的薪水就要先把他的帐还清了,从我老妹来了以后,我已经欠伯爵大人三百多个金币啦,再这下下去,就是把我卖了也还不清债务啊。”

秦小雷的话语打动了狼女的心,她拉了拉刑天的衣袖,指了一下满脸泪痕的秦小雷。

刑天会意的一笑,扭头对著秦小雷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驻扎在城堡里面的铁血步兵团的团长回来了。”

“哎?你是怎么知道团长回来了?”秦小雷很是诧异地问道。

“常理来讲,一个团的满员编制应该在一千五百人以下,而各国团长的军饷平均下来也达到了一个月七十枚金币。”刑天含笑地望著秦小雷,“如果不是团长回来了,你怎么可能跑出来兼职呢?”刑天的话语说出来虽是猜测的成份很大,却是给人一种料事如神的感觉。

秦小雷点点头,快步地跑到刑天的身后,双手**刑天肩部之际自我推荐地说道:“天哥,只要战争不开始我都是闲著的,我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办起事来保证让天哥满意。”

不知是不是秦小雷**的原因,刑天的脑海中骤然闪过一个灵感,抬指打断了秦小雷的献媚举动,“小雷,格鲁吉的京都是不是没有死刑?”

“是呀,国王陛下在二十五年前就取消死刑了。”秦小雷挠著鼻尖想了想,“听说京都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把一些重刑犯押到保甲兵的地方,帮助保甲兵开挖田地,也有的变成劳役发配到其他地方了。”

“京都的重刑犯通常都是什么下场?”刑天是明知故问。

“天哥,你不要对外说呀。”秦小雷压低声音地说道:“发配到保甲兵那边的还好一点,其他的差不多都是累死的,不过我听说地亲王那边得到的重犯劳役,都把他们当成奴隶卖到科特迪国家了,据说没有一个活著回来。”

刑天脸上抹过一丝笑意,“小雷,京都有没有一千名重犯劳役?”

“嗯?天哥,你要那么多重犯干嘛?一千名重犯很容易闹事的。”秦小雷不解地说道。

“与其让他们累死,不如收为己用。”

示意秦小雷无需多言,刑天想了想,道:“小雷,待会上班后,你到我的助理那边取一万枚金币的金票,帮我跑一趟京都见一下国王陛下,最好是当著众位大臣的面提出索要千名重犯的要求,国王陛下一定会夸你几句,不过事后他会派军人押著千名重犯到你手中。至于那一万枚金币,你打点一下押送重犯的同行,剩下多少你自己留著吧。”

秦小雷眼珠一转,担忧地说道:“天哥,这可是挪用公款呀,抓到是要革职查办的。”

“小雷,你看一下这个。”战狼将怀中的一个自制桶状物交到秦小雷手中。

秦小雷疑惑地看了战狼和刑天一眼,打开后取出其内的一张卷轴,“这是国王陛下的密令!”

“嘘,小点声。”

秦小雷不可置信地望著密令上的内容,“国王陛下也太、太大方了吧,让你随意使用南港的税收?日期是四天前?天哥,这密令不会是假的吧?”

“小雷,你应该知道红鹰吧。”刑天答非所问地说道。

“知道呀,红鹰是军队专用的传递情报的高空飞鹰,红鹰除了起飞和降落的时候能受到弓箭的威胁以外,其他时候都很安全的……”说著,秦小雷意识到一个问题,“天哥,你和国王陛下不会用红鹰联络吧?”

点点头,刑天喝了一口红酒道:“小雷,今天你在这房间里面听到的、看到的都是国家的最高机密,如果泄漏出去,别说我保不住你,就连教皇都不敢保你。”

秦小雷知道事关重大,“知道了,天哥,不过这一万金币也太多了。”

“多打点一些,日后去京都办事自然有人会照顾你。”刑天扭头对秦小雷一笑,“快去快回,我等你好消息。”

“知道了。”秦小雷将国王密令交到战狼手中后,火急地跑出了包厢。

战狼在收妥国王密令后问道:“主人,您刚刚说这是国家的最高机密,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

“我以《傲天录》的秘密换来南港的税收使用权,只要国王一天不知道《傲天录》的秘密,他就一天不敢动我,呵呵,知道的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呀。”

刑天继续进餐著,用筷子指了一下盛装赤红尸虫的瓶子,“秦小雷不可能看不见这个瓶子,如果不用国家机密吓他一下,他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在闲聊的时候说出去,这样多少都会带来麻烦的。”

战狼明白地点头,“对了,主人,秦小雷很有可能就是餐桌格斗家族中的一员,为什么还要跑到格鲁吉当兵呢?而且那个家族很有钱呀。”

“你呀,多读一点书多好。”老调重弹,照往例又先叨念一下战狼,刑天边吃边解释:“小雪所在的家族可是神秘的,一个神秘的家族自然有家族的规矩,只不过外人不知道罢了。”

战狼自知读书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别放在心上,你的长处是战斗,不是勾心斗角。”安慰了战狼一句话,刑天把视线凝聚在赤红尸虫的身体上,脑海中想了好久后才放下筷子,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瓶底的沙姆巴拉的符号染成了红色。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沙姆巴拉的符号似乎有生命一样,缓缓地吸收了刑天的血液,同时,瓶内的尸虫好像受到剧烈痛苦的折磨,不断翻跳地撞击著瓶壁!

见沙姆巴拉的符号变成血红色,战狼不解地眨了眨眼,问道:“主人,这是?”

“沙姆巴拉有很多用途的,尤其是与我的血液融合以后。”刑天心中虽是有足够信心在短期内控制尸虫,却是十分不解幕后黑手由哪里得到的尸虫,因为尸虫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经灭绝了!

刑天实在没有想到,一场权利斗争会引出一场足以毁灭人类的事情,那么后面还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呢?如果自己不是很巧的在南港逗留,根本不可能发现尸虫,就算日后发现了,恐怕也是步入晚期了……

狼女似乎感觉到刑天的脑海中想著众多问题,她拉了一下刑天的衣袖,指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对刑天含笑地摇摇头。明白其手势意思的刑天回以微笑,禁断脑海中的思考的问题,专心的享用著美味的午餐。

午饭过后,刑天等人返回了特使馆内的执政官的办公室。休息了一会儿,刑天开始阅读著有关南港税收的资料,自己虽是不掌握财政的实权,最起码要对这些事情瞭解一下,万一哪一天要用到的时候自己不会,那还不爆发大规模的冷场!

刑天只瞭解到部分商船上货物的税收,就已经发现了很多的漏洞。比如说由远东地区海运过来的蜡烛,假如一支蜡烛在远东地区卖一个铜币,经过海运抵达南港后,再扣除税收,商家最少会得利一个银币。

通常情况没有多少商人拥有大规模的船队,几乎都是雇佣类型的,因为一但船队出了海难、事故等等,商人最多就是损失一些货物,并不会对船队事故负法律责任。

在雇佣的船队上,船舱的货物都被封条封住的,不是雇佣者本人(或是持信物)前来是绝对不容许撕开的。南港的执法队是有权利撕开货物的封条,不过前提就是货物有违反法律的条款,事后如果发现纯属误会,商人就会有权向南港的民政官提出信誉索赔。

在检查船舱货物是否符合交税的专案时,税收员只会抽样调查,并不会做全面的开箱检查,就算时税收员在开箱检查的时候也要有南港的执法队在场。如果商人和管理税收的官员有什么勾结,这其中可做的文章就太大了。

刑天相信上任民政官与吕嘉诚必有不法勾结,只可惜上任民政官已经“畏罪自杀”,一切主要的线索已经随著他长埋地下。

望著纸张上描绘的政府官员架构表,刑天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以前都是城主掌握著实权,现在神秘大陆上的每一个国家,几乎都把城主的权利分成了三份,虽说这样降低了实权者反叛的可能性,不过也对国王政令的实施起了拖后腿的作用。”

战狼感觉到有人接近,辨出来者身份后说道:“主人,是伯爵夫人。”

没过一会儿,伯爵夫人带著狼女一起走进了刑天的办公室,虽是平日里忙于公务,却是因为郭海瑞伯爵已经淡出南港权力争斗,她的心情每天都是愉悦的,“小天,财政官的工作还累吗?”

“有伯爵夫人的帮忙,我怎么会觉得累呢?”见狼女乖巧地坐在身边的凳子上后,刑天心头一暖,对狼女微微一笑,面向伯爵夫人问道:“夫人,伯爵大人最近怎么样?”

“他?”伯爵夫人格格一笑,坐在长椅上后说道:“他呀现在可闲著呢,每天都和那些老友打牌下棋什么的。”

“呵,想不到伯爵大人还挺悠闲的。”

“小天。”伯爵夫人愧疚地望著刑天,沉默了一会儿,“你……你不怪我夺你的权利,又、又……”伯爵夫人实在是无法开口,如果不是刑天把焦点移至自己的身上,恐怕其夫是不可能这么容易的摆脱权力斗争的漩涡!

刑天开朗的呵呵一笑道:“你多心了,我要那么多的权力干什么,嗯,伯爵大人的事情已经基本上结束,除非是战争爆发,要不然动用军队的机会是很少的。”

脑子里想到了赤红尸虫的事情,刑天不禁仰头呼出了一口浊气,翕动的双唇喃喃地说道:“

难怪这几天总是觉得未来的画面有点朦胧,原来是预兆尸虫的出现,唉……剩下的事情不好办呀。”

“小天,你有什么困难吗?”伯爵夫人上前问道。

“事情牵扯的太广了,你不能插手……”

“不好了!”德川康康慌张地推门而进,火急地跑到刑天身边,“子爵大人,秦小姐被人行刺受伤!”

刑天霍然站立起身,脸色随即变得阴沉,“小雪在哪里?”

“在伯爵大人的城堡里。”德川康康低著头回话,虽是没有看见刑天的脸色,却是能感觉到刑天心中的怒火,他那心中之怒火足以焚化世间的一切!

末世炎狼

末世炎狼

作者:森淼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整篇写的很好,作者写的太棒了,赞一个!文笔真好,值得推荐。作者实力之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