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最新资讯

《末世炎狼》第二章巧妙的转移~免费阅读

时间: 2019-09-22 20:13:46 编辑: 薇薇

免费提供末世炎狼第二章巧妙的转移~的全文阅读,“主人,不知道鬼古梓对《玄经》有什么看法?”.........

末世炎狼

推荐指数: 10分

《末世炎狼》在线阅读

第二章 巧妙的转移~

在送走郭海瑞伯爵没有多久,特使藉口暂离宴会,来到了特使馆主楼地下室的一个房间内。环视一眼地下室的房间,里面除了一张桌椅和桌上的一只点燃的油灯、纸笔以外,室内已经别无他物。

特使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冷漠地看了一眼地亲王派来的两位高手,沉声问道:“你们对战狼有什么看法?”

“高手中的高手。”二人异口同声地说著,似有心神领会一样,相互地看了一眼。幻术士上前一步说道:“大人,战狼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物,恐怕格鲁吉找不到这样的高手。”

说著,幻术士在特使的耳边说了几句密语。

特使沉默了好久,忽然,他恶狠狠地锤了一下桌面,“想不到郭海瑞请到这样的高手,那个该死的刑天更是牙尖嘴利,迟早拔光他的一嘴小牙!”

宣泄了一下心中怒火,特使逐渐冷静下来,颦蹙著双眉想了好久,拿起羽毛笔,刷刷的在纸上写著“以最快速度送到亲王大人的手中”。

那名幻术士接过信件,躬腰的离去……格鲁吉的南港距离都城只有八百公里,以驿站马不停蹄的接力送信方式,最多三天信件就可送达地亲王的手中。

特使想了想明天的行程还要会见商会的一些干部,他沉吟了一声,在武者的耳边小声吩咐了几句以后回到宴会上,只不过身后少了两名保镖罢了。

马车内寂静无声,偶尔能听见车轮碾压路面石子的声响传来,似乎那些夜行动物也不再活动了,车内的六人,除了刑天和狼女之外,其他四人都在思考著南港的如今局面,虽说国家利益大于一切,却不能因为国家的利益而造成民众的大量死伤,最起码也要把伤亡的数字降到最低。

“谁?”车外传来了秦小雷的喝声打破了寂静,仅是片刻,就听见车外隐约的传来了秦小雷的声音,“原来是战狼兄呀,吓了我一跳。”

战狼打了一声招呼,开门走入马车内,坐在刑天的对面,“主人,事情办好了。”

“什么事情?”秦小雪好奇地问道。

刑天微微一笑,“伯爵大人,如果你率领著一支军队和敌方作战,你首先做的是哪件事情?”

“最重要的就是情报,如果情报不明……”郭海瑞伯爵骤忽地打住话语,他脑海中一下子

明白刑天话中话的含义,却又不敢百分百肯定,开口问道:“小天,你说特使会派人打探我们的情报?”

刑天保持著脸部淡淡的笑意,没有开口说话。

巫老看了刑天一眼,皱眉地低著头,“老郭,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你想想宴会上的事情,特使身后的高手不可能看不出战狼的是高手,而你又把我是术士的身份说了,在不明白我们底细的情况下,特使很有可能派出探子,嗯,或许就是小天说的秘密手下。”

郭海瑞伯爵彷彿不认识刑天一样,呆呆地望著刑天,内心实在没有想到刑天会利用宴会的机会,把特使带来的秘密手下引出。如果抓住特使的秘密手下,不难套出一点内幕,也可以作为制约特使行动的一张王牌!

“小色狼,冷脸的不会已经动手了吧?”秦小雪怏怏不悦地问著,在她的战斗力大增以后,除了秦小雷被海练了一顿以外,尚未有人给她发威一下!

岂知话音刚刚落地,车外就传来了一阵闷响声,伴随著一声惨叫划破了寂静的黑夜……

郭海瑞脸色一变,勾头伸出车窗的时候,已经听不见任何声响了。藉著月光,他找到了秦小雷的模糊身形,将其唤至马车边:“小雷,怎么回事?”

“有人打斗,速度非常快,我已经命人去查看了。”秦小雷如实地回道,没过多久,一名士兵报告了他查探的情况。听完后,秦小雷一脸狐疑的神色,“大人,前面四百米的地方有打斗的痕迹,地上有血迹,没有发现外人。”

郭海瑞想了想,挥手示意马车继续前行,回座后一直盯著刑天的脸颊,“这就是你为什么让马车慢行的原因吗?小天,你不觉得你该说些什么吗?”

“不用心急,回家以后自然就明白了。”

郭海瑞伯爵脸色一沉,随即命令全速返回城堡。

几里路程的急行军对于铁血步兵团的战士们来讲,根本就是小菜一碟,简直就不能和日常训练相比,勉强能算上热身运动!

在马车行驶至城堡以后,秦小雷被堡内留守士兵传来的消息弄得一惊,他随即跑到了马车边,看了一眼正在下车的郭海瑞伯爵,“大人,有、有人送来十具尸体。”

“什么?”郭海瑞也是一惊,“尸体在什么地方?”

“营帐内。”

郭海瑞伯爵回头看了刑天一眼,心知这十具尸体就是答案,当下快步走到城堡西面训练场旁边的营帐内。尚未揭开营帐的拉幕,他就闻到一股血腥味道,脸色一沉,揭开帘帐后,印入眼帘的就是一排身穿夜行衣的尸体!

颦蹙著眉头,郭海瑞双手背负地巡视著死者的脸色,越看越是不明白,因为死者的脸上几乎都呈现类似震惊的表情!落座帅位,他看了刑天一眼,沉声问道:“小天,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怎么?不满意吗?”刑天含笑地问道。战狼取来营帐边上的折叠凳子,打开后让刑天坐下。

巫老坐下凳子后,心中彷彿吊桶一样,自从巫老和刑天接触以后,巫老就无时无刻都在观察刑天,方才刑天说话之际是含笑说的,而刑天的眼神非常的清澈,好像摆在地面上的不是尸体,而是一些供人娱乐的木偶!

秦小雷检查著死者身上的伤痕,越是检查越是迷糊,不久后,秦小雷示意部下秘密的掩埋尸体。一切吩咐妥当,他坐在凳子上,“大人,他们几乎是瞬间死亡,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不过他们的伤口很奇怪?”

“怎么说?”

“大人,他们的伤口不像是剑造成的,也不是刀造成的,这种伤口介于刀与剑之间。”

“这、这……小雷,你没有看错?”得到肯定的答覆,郭海瑞扭头望著刑天,眼中闪烁著骇人的精光,“小天,你能解释一下吗?”

刑天拍了拍狼女的玉手,给了她一个温暖的笑容,扭头看了郭海瑞一眼,“他们是特使带来的秘密部下,应该是特使在我们走后吩咐他们来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的,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应该是招贤馆内的食客。”

“你明明可以活捉他们,为什么还要灭口?难道你不知道人证的重要吗?你到底在帮哪一边?”郭海瑞越说心里越沉,好像随时都会翻脸一样,好在伯爵夫人以眼神制止了他!

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心里明白刑天手中还有一些未露面的高手,地亲王的人极有可能就是高手们的杰作,“小天,你这样做应该有你的理由,可以讲给我听一听吗?”

“可以,先听好处还是坏处?”

“坏处。”

刑天微微一笑道:“牢房对高手们来说是没有用的,他们逃出来以后绝对不会动刀动枪,会秘密潜回特使的身边,把事情原封不动的告诉特使大人。这件事会很快的传到地亲王、国王和教皇的耳中,就算国王再怎么宠信伯爵大人,他也要下令;仅是伯爵大人私自扣压招贤馆内食客的罪名,你的爵位就可以和你说再见了,到那个时候你也该进坟墓了。啊!

还有你的一家老小也会陪著你。”

“小天,你说得太恐怖了吧?”巫老挤出笑容问著。

“是吗?如果扣押的十个人中死了一个怎么办?那事情还会这样简单吗?”

刑天看了郭海瑞伯爵一脸惊骇的样子,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这些人能为地亲王做事,他们是不怕死的,也不可能从他们的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消息;再说了,他们的死会给他们的后代带来一笔很大的财富,你们说,他们还会在乎自己的性命吗?”

“小天,地亲王不会用杀人灭口的手段吗?”秦小雷质疑地问道。

“杀人灭口是一种通用的手段,地亲王绝对不会不用。”

顿了一下,刑天神秘地说著:“你们有没有想过信誉的问题?地亲王就算杀人灭口,他也会给死者的家属一笔很大的财富,因为这是他招揽死士的一种手段。”

巫老质疑地问道:“小天,以这个藉口就能削去老郭的爵位,你说得是不是有点太肯定了?”

刑天呵呵一笑,“大家不会忘记特使是来干什么的吧?消息传到国王的耳中,伯爵大人自然就会被禁足,到时候特使在南港的权利是最大的,他与商会的一些奸商勾结,在南港的税收帐目上做点手脚,你们说,伯爵大人能洗乾净吗?”

伯爵夫人内心欣喜不已,她佯装一脸忧愁的样子,“小天,还有更严重的后果吗?”

“伯爵大人一旦出事,南港权利的争夺就会越演越烈,最终控制南港的绝对不会是国王,因为地亲王会和教廷联手,不过国王应该会从中破坏一下,却是难以扭转乾坤。”刑天含笑地说著:“下面的问题就涉及到《傲天录》和王位了,战争是肯定的,到时候格鲁吉会变成什么样子,大家可以发挥一下自己的想像力。”

大概是十年前的事情,国王、教廷联手创办了招贤馆,藉此吸收一些对国家有用的人才,而郭海瑞伯爵也是通过招贤馆得到国王的赏识,晋升至伯爵的爵位。不过到后来,地亲王利用他手中的金钱和一些卑鄙的手段,逐渐的控制了招贤馆。

郭海瑞算是吓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拘禁十人会引发如此严重的后果,而刑天分析的全部都是在情理之内的事情,如果真的扣押了招贤馆的人,恐怕就如刑天说的那样了!

“好处呢?”郭海瑞艰难地说出了这三个字。

“好处和伯爵大人想得差不多。”

“嗯?杀了他们还有那么多的好处?”

粲然一笑,刑天解释著:“表面上,招贤馆突然走了十个人,所谓人各有志,他们离开招贤馆是很正常的。暗地里,地亲王、教皇、国王都会知道一件事情,走掉的十个人已经不可能再相见了,而下手的不是伯爵大人,焦点自然会转到我的身上。远东国家有句话很流行,那就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郭海瑞听得满头问号,“小天,你凭什么说他们会把焦点转移到你的身上?”

刑天见狼女趴在自己的**上睡著后,她的手还紧紧抓著自己的衣服,心中不由得一笑,把声音降低了很多:“我是突然出现的,本来不在他们的计划内,特使自然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地亲王,我想送信的马匹已经上路了。”

“不对呀。”巫老指著自己的鼻子,“我也是突然出现的,他们怎么不怀疑我?”

刑天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巫老,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特使身后幻术士的异状?”

“异状?”巫老低头回忆著宴会上的一幕,“啧,他闭了好几次眼睛,除了这个好像没有别的了。”

“巫老,你是术士,知道术士闭上眼睛是什么意思吗?”刑天含笑问著。

“集中精神,用灵识观察一个人呀。”说著,巫老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瞪得好大,他见到刑天脸上的笑容,心怀不安的缓缓地闭上眼睛,修炼的灵识悄悄的笼罩了营帐,将周围的事物在脑海中重组。

蓦地,巫老发现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眼睛暴睁地望著刑天,见刑天再次做出嘘声的手势,老脸不由得一红,他深吸了一口气,“小、小天,为什么我的灵识看不到你和战狼?你、你们就像空气一样。”

“术士拥有灵识这种技能太危险了,术士有抵抗灵识的能力,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拥有呢?”

刑天轻缓地抚摸著狼女的秀发,小声地说道:“幻术士一定会把事情告诉特使,特使自然也会告诉地亲王,国王和教皇不是笨**,应该会在都城和南港布下眼线,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成为视线的焦点,而伯爵大人就会淡出这场政治游戏,下面的事情不用我来说明了吧?”

伯爵夫人是不显于面的欣喜若狂,而郭海瑞伯爵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却是又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他呆呆地望著刑天,木讷地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小孩,一个喜欢旅游的小孩。”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历经非常之苦,刑天终于把狼女抱到了房间的chuang上。似乎所有的力气已经耗尽一样,刑天一下子就软倒在chuang上,恍如一只老牛一样的大喘著浊气,翻著白眼看著熟睡中的狼女,心中不由得苦笑道:她看上去没有那么重啊,怎么抱起来就这么奇重无比呢?

“主人,喝杯水吧。”

战狼握著水杯地站在chuang边,看了一眼狼女那紧紧抓住刑天衣服的玉手,暗自奇怪这是不是她幼年时候的习惯?如果是,那她不是每天都要揪下一束狼毛,一年下来,应该可以用狼毛织成一件毛衣了!

刑天费力地弄了一个背靠chuang头的姿势,一口乾掉杯中水,舒坦的哈了一口气,忽感衣服一紧,腹部和腿上就多了一物。低头一看,原来是狼女搂著自己,玉。腿翘在自己的腿上,她的俏脸还蹭了蹭%部位置,见此,刑天脸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这种姿势,好、好像在哪里见过……”

狼女的鼻中发出了嗯嗯的声音,似乎她与刑天的距离还不够近,臂膀紧了紧,俏脸又蹭了蹭刑天的%部,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好像她已经在梦中寻找到了真正的世外桃源。

刑天顿有感触,伸手抚摸著狼女的乌黑秀发,忽感室内出现怪异气味,眉头不由得一皱,“是阿康吗?”

幽暗的影子内傀奇般地浮现德川康康的身形,他仍是一套忍者的服装。见战狼的眼神,他会意地点头,小声地说道:“属下德川康康参见主公。”

“阿康,我对你的表现很不满意,因为我听见有人发出了声音。”刑天抬指阻断德川康康的发言,瞄了他一眼,淡淡地说著:“夜狼和野狼是怎么教导你们的,难道这么快就忘记了?我对你们所犯下的错误感到很吃惊,这是你们第一次行动,我原谅你们。”

“多谢主公。”德川康康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下,如果他的眼前出现选择题,一个是切腹自杀,一个是接受惩罚,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杀,因为他认为没有人可以在接受惩罚后精神还能保持正常的!

刑天满意的嗯了一声:“阿康,商会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德川康康脑海中整理了一下资料,轻声地说著:“回主公,根据属下等人一日的调查,发现商会的会长吕嘉诚的宅院内有很多扶桑浪人,保守估计约有一百人,加上护院等一干人,他的宅院内常驻人口应该在三百人,误差不会超过五十人。疑似不乾净的商会干部共有六人,其拥有战力的部下总和应该在七百人,误差不超过一百人。”

“嗯,与他们来往的是哪些人?”

“回主公,多数是一些社会名流,也有少数几位没落的贵族,具体资料正在收集中。”德川康康顿了顿说道:“属下等人猜测,吕嘉诚既是南港的首富,其资产不会低于两千万金币;与吕嘉诚联系密切的商会六位干部,他们的资产最少也在三百万金币。”

刑天接过战狼递来的一本书,翻看时说道:“加起来差不多是南港一年的税金了,想不到这些商人还真是有钱。”

“主公,属下怀疑他们的财产最少有五成,不,七成,七成财产是贩卖奴隶得来的。”

“七成?嗯,分析的很接近。阿康,有没有掌握他们贩卖奴隶的线索?”

“主公,大概是执行任务前,属下得报说有一批可疑的车辆驶离贫民窟,具体情况要等下忍的回报。”

德川康康抬眼偷瞄了刑天一眼,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刑天在看书的时候就是他最为可怕的时候。德川不敢在刑天面前胡思乱想,如实地说出调查报告:“主公,特使没有可疑的举动。不过,特使今天下午的时候秘密接见了一个人,下忍回报说,特使接见的那个人很有可能是一名非军方的骑士,现在他正在下忍的监控范围内。”

刑天瞟了德川康康一眼,“阿康,有没有调查南港的民政官?”

“这个、这个……属下失职。”

“贫民窟的人口流动量这么大,民政官多少会得到一点消息,如果我没有猜错,民政官应该被商人收买了。”刑天翻了一页纸张,轻轻地挠了一下%部被狼女弄得很痒的地方,“

阿康,以后做事要想的全面一点,很多事情都有连带关系,千万不要忽视了任何一个可能的线索。”

“是,谢主公教诲。”

“战狼,把东西拿给阿康。”过了一会儿,刑天丝毫未有怜惜地说道:“你身前的两本秘笈,一本是东瀛霸刀上官秀吉的刀法,一本是傲剑天皇雾阴雷奘的剑法。这两本秘笈是野狼和他们交手的时候记下的,要谢就去谢野狼吧。”

“是,主公。”

“听野狼说,上官秀吉的刀法注重气势,是一种有去无回的雷霆一刀;雾阴雷奘的剑法走得是偏锋,能在意想不到的角度内挥出梦幻一剑。”顿了顿,刑天说道:“阿康,你能被夜狼看中,说明你有过人的本领,不要让我失望,揉合两家之长,配合东瀛刀的锋利和奇门遁甲的忍术,你会开创一个新的武学境界。”

“多……多谢主公栽培。”德川康康接连叩首,这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好处。开创一个新的武学境界,不异于一代宗师,虽是见不得光,却是能在世间留下一个传说!

“雾阴雷奘背叛我,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忽听刑天这么一句话,德川康康心中不由得发毛,方才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他与雾阴雷奘都是来自东瀛岛,以为帮雾阴雷奘隐瞒与扶桑浪人多次会面的事情,再伺机劝说雾阴雷奘不要有所举动,想不到刑天早就意识到雾阴雷奘会反叛!不过,他的心中存系著一丝侥幸,“主公,雷奘未必要与主公作对,请原谅他的复国心切。”

刑天神秘的一笑,看了德川康康一眼,“忍者究竟有多大的魅力,只有接触过忍者的人才会真正的明白,雾阴雷奘就是其中的一员。他想利用忍者来帮他复国,这是在情理内的事情,可惜他忘了一点──忍者不是战士,而是生存在黑暗中的武士。阿康,我可以容忍雾阴雷奘的反叛,但是,我不想看见其他的忍者也这样做,那样我会很不高兴,明白吗?”

“明……明白。”德川康康颤吓地回道,他非常明白触怒刑天是何种下场,因为结束生命这条路已经被刑天封闭!

合上书本时吁了一口气,刑天捏了捏眉心,“阿康,你下去吧。”

目送德川康康离去,战狼上前一步接过刑天手中书籍,“主人,您应该休息了。”

“战狼,是不是在卷入政治游戏以后,发觉一天的时间特别的长。”刑天闭目含笑问道。

“嗯,感觉好像四五天一样,有点累。”

“远东的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啊,尤其是一本名为《玄经》的书,里面几乎是包罗万象应有尽有。”顿了顿,刑天深吸一口气,“战狼,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我居然从《玄经》里面推测出一万年后的事情。”

战狼眉头一皱,“主人,听远东的一些老人家说,《玄经》是一本窥视天机的书,凡是涉及到《玄经》里面的内容等于窥视了天机,好像没有几个人在窥视天机以后能活到五十岁的,一般都是在三十岁就归天了。”

刑天睁眼看了chuang边书桌上的《玄经》,苦涩的一笑,“天下任何一本书籍,在我眼里最多也就一年的时间,我就可以融会贯通里面的内容,可是这本《玄经》除外,多少年了,我想我只是窥视了一点点罢了。”

“主人,不知道鬼古梓对《玄经》有什么看法?”

沉吟了一声,刑天淡淡地说著:“鬼弟说如果他的寿命能与天地齐,他会永远的研究《玄经》,得到结果的喜悦之时又会发现更深一层的奥义,所以鬼弟根本就不敢看《玄经》。”

“主人,鬼古梓不是喝下了您的圣血了吗?”战狼疑惑地说著。

“没有用的,鬼弟还是不敢看《玄经》,他说了,《玄经》是神赐给世间的一本天书,凡是能得天书奥秘之人必要付出代价。”

战狼眨了眨眼睛,“主人,《玄经》我也看了一章了,感觉没有什么呀。”

“这就是《玄经》的魅力,一万年后,人们还在利用所谓的高科技在研究《玄经》里面的内容,可是,得知的答案是少之又少,因为《玄经》不是机器可以解读的。”

刑天揉著有点僵硬的脖子,解释著:“《玄经》里面涉及到的范围太广了,我只瞭解心理、政治、军事这三块,我想我只是看到了冰山的一角,呵呵,这座冰山也太大了,正如鬼弟说得那样《玄经》是一本天书。”

“主人,您能不能从《玄经》里面推测出族人的未来?”

摇摇头,刑天一脸失落地说道:“惭愧啊,我连族人的位置都推测不出来,还谈什么预知未来。”

“主人,您今天很累了,早点休息吧。”战狼劝说著。

“嗯。”刑天吹灭了玻璃罩内的灯火,刚想脱衣就寝,没料到被狼女死死抱住,连改变一下姿势的空间都没有,好像挺尸一样的躺在chuang上。在睡神和疲劳之神的召唤下,刑天也顾不得换睡衣了,合眼没多久就被周公召唤睡著了。

末世炎狼

末世炎狼

作者:森淼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整篇写的很好,作者写的太棒了,赞一个!文笔真好,值得推荐。作者实力之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