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最新资讯

《末世炎狼》第七章密令~免费阅读

时间: 2019-09-22 19:44:24 编辑: 薇薇

免费提供末世炎狼第七章密令~的全文阅读,“南港的偏远地区有一个贫民窟,里面住的都是一些三餐不济的穷苦人家。”早在来格鲁吉南港前,德川康康为了尽到忍者的职责,他已经下令对南港的一切进行了摸底,“有充分的资料证明,贫民窟内的人口流动量非常大,属下推算,失踪的住户极有可能已经死亡,或者.........

末世炎狼

推荐指数: 10分

《末世炎狼》在线阅读

第七章 密令~

郭海瑞伯爵并不惊讶国王特使来得如此之快,心中倒是难免疑惑:国王会派遣地亲王的亲信?

他看不惯特使一脸趾高气扬的神色,脸上却是堆满了笑容:“特使大人,远道而来必是旅途劳顿,不如在舍下休息一会儿?”

特使瞟了郭海瑞一眼,将手中的匣子双手呈给了他,“伯爵大人,里面是国王陛下的密令。”

特使并不多言,说完便转身离开,前往南港内的官方特使馆入住。

郭海瑞伯爵将匣子放在了桌上,并未急于打开,坐下后咳了一声:“都进来吧。”

“呵呵……还是瞒不过伯爵大人。”秦小雷不好意思地走了进来。

“训练场就在城门的西面,进出的人能看不见吗?”郭海瑞沉默了一会儿,挥指唤来了侍女,想了想吩咐道:“请巫老和小雪来书房,说有要事商谈。”目送侍女离开,郭海瑞看了看刑天三人:“你们也和我来吧。”

“伯爵大人,我还是小孩子,掺和这件事情不太好吧?”

“小天,巫老很赞赏你,说不定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遇。”郭海瑞很想见识一下,巫老极力推崇的刑天究竟能有多大的能耐?或许没有巫老说的那么夸大,但也许刑天能帮上忙。

就这样,一行人先后来到了书房内。

当著众人的面,郭海瑞伯爵打开了匣子,取出一张烙有火漆的卷轴,确认火漆没有被人动过以后,他缓缓地拉开了卷轴,好似卷轴上有很多字一样,他看了足有刻钟!

“老郭,国王说什么?”巫老忍不住地开口问道。

郭海瑞伯爵扭头望著秦小雪的脸颊,轻吁了一口气:“小雪,想不到你这么厉害,连《傲天录》都能找到,得罪不少人吧?”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秦小雪一脸得意神色,似乎天下间只有她才能得到那本奇宝!

“得到《傲天录》不难。”刑天开口就泼了秦小雪一头冷水,看了她一眼,心知她要追问其原因,笑道:“如果想要把《傲天录》交到国王手中,相信这其中的困难程度,我不说你也能明白。”

“我不明白,你给我说清楚!”秦小雪不服输地冲著刑天反问。

“伯爵大人,不怕我插手吗?”得到郭海瑞的许可,刑天微微的一笑,想了想说道:“《傲天录》在城堡里面,安全是可以保障的,出了城堡,恐怕就要风雨飘摇了,至于花落谁家,那就要看谁的本事大了……”

“啰哩吧嗦的,赶快讲正题1秦小雪板著一张怪异的脸,似乎刑天给不了她信服的答案,她就要拿刀把刑天大卸八块一样!

刑天淡淡地说著:“地亲王在朝中的势力,想必伯爵大人比我更清楚,如果地亲王想要找到一两位伪冒高手,恐怕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郭海瑞伯爵颦蹙著眉头,下意识地拿起了水杯,却没有喝水,反而紧紧地攥著水杯,“小天,你是说这份密令是假的?”

战狼上前一步,将国王的密令转交至刑天手中。

刑天不敢大意,仔细的检查了好几遍,当他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时,“伯爵大人,这是一个伪冒高手做的,成本约在四千金币,好像已经超过了大人的一年的俸禄。”说著,刑天将密令呈交至郭海瑞伯爵手中,喝了一口水说道:“假冒国王密令可是要上绞刑架的,谁能有胆量做呢?这个答案好像已经很明显了。”

秦小雪一把夺过密令,看了又看,“你有没有搞错?小色狼,这种玩笑可不能开呀。”

“对于一个想要登上王位的人,他是任何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

“小雪,不要打岔,让小天说下去。”巫老开口插了一语。

“《傲天录》在小雪的手中,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了,有人来抢夺是很正常的。”刑天顿了顿,扭头望向秦小雷,含笑地问道:“团长奉命赶回京都,应该是国王的意思,也许是王后的意思。”

“小天,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没有和你这样说呀!”脑海灵光一闪,秦小雷看了一眼密令,扭头对著刑天问道:“不会是和《傲天录》有关吧?”

“铁血步兵团是格鲁吉的顶梁柱,也是国王最信任的部队,《傲天录》关系太大了,他不找信任的人找谁?”刑天深吸了一口空气,面露温和的神色,“有没有胆量再听下去?事先申明,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善,将会引起一场战争。”

郭海瑞伯爵制止了秦小雪的话语,他咬著上嘴唇,沉默了好久,“说吧。”

“先从南港说,扶桑浪人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他们几乎都是忠于雾阴家族的战士,如果他们知道《傲天录》这部奇书落在小雪的手中,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抢夺《傲天录》,意图重返东瀛,击败号称东瀛霸刀的上官秀吉,有著傲剑天皇美誉的雾阴雷奘也不会错过这么一个大好的复国机会。当然,其中也不排除被人利用的可能性。”刑天顿了顿扬声道:“这是《傲天录》牵扯到的第一个国家政权。”

“第二个呢?”郭海瑞伯爵沉容地问道,他是强压内心的惊骇。根据可靠情报,不少扶桑浪人在南港内找了一份类似保镖的工作,如果他们在同一时间有所举动,虽是不足以动摇南港的根基,却是能造成一时的混乱,经济损失更是不可预计。

“格鲁吉东北方向是阿尔及利,也就是流亡国外的天亲王所在地。”刑天的眼睛微微闭起,分析著其中的厉害关系,“天亲王派人来抢夺《傲天录》也在情理内,他应该会挑起格鲁吉和阿尔及利的两国战争,最不济也要挑起两国的边界摩擦。”

郭海瑞伯爵双手捂著脸,徐缓地上下摩擦著,“小天,还有吗?”

“格鲁吉的西南方是科特迪,镇守边关的正是地亲王的部队。如今地亲王已经知道《傲天录》的下落,他一定会准备一个杀手剑──引兵入关。”

“引兵入关”这四个字深深地敲打著每个人的心田,不用刑天多做解释,在座的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如果地亲王真的引科特迪的大军入关,事先一定会与天亲王联络,两面夹击格鲁吉,其战况恐怕用惨烈已经不能形容了。

“还、还有吗?”郭海瑞伯爵克制著内心的波澜起伏的情绪,他不敢想像事情发生以后还有谁可以力挽狂澜!

“阿尔及利和科特迪两面夹击格鲁吉,东瀛霸主上官秀吉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发兵攻占南港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到那个时候,格鲁吉的版图就要被三个国家瓜分了。”刑天毫不在乎的一言道破其中的危险。

巫老并没有想到一本《傲天录》会一下子卷入三个国家,面呈乾笑神色地问道:“小天,你说得是不是有点严重了?”

“巫老,不要小看《傲天录》的魅力,只要消息外泄,卷入的个人或者实力组织将会数不胜数。”刑天喝了一口水,开朗的一笑,“别紧张,这只是一点点猜测罢了,事情还没有发展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

摇摇头,郭海瑞自嘲的一笑,“小天,难怪巫老这么推崇你,想不到你分析的这么彻底。”

郭海瑞抬掌阻止了刑天的话语,他顿了顿惭愧道:“小天,你说得都是事实,我是不可能想到这么多的,我想朝中能超过你的也没有几个。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我将是格鲁吉的千古罪人。”

秦小雪不服气的哼了一声道:“我现在这么厉害,我就不信还有人可以胜过我?”岂知秦小雪的话语刚刚落地,战狼的手掌就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秦小雪惶急地转身望著战狼,“你、你什么时候……”秦小雪没有勇气说下去了,她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任何气息,战狼就和鬼魂一样的出现在她的身后。换句话来讲,如果是战斗,胜负已经分晓了!

何止秦小雪没有看到战狼的动作,巫老三人也没有看到战狼的动作,好像战狼一下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在秦小雪的身后了。如此恍如鬼神般的身法,秦小雪等人自认不可能做到!

巫老暗自思量战狼的身手究竟有多高?仅是目前所见,战狼的身手就已经达到了圣灵斗士的高阶段级别,如果战狼的实力还有隐藏,那他不是达到了传说中的死灵斗士的级别?

刑天含笑地环视了巫老等人,说道:“地亲王手中最少有一名圣灵斗士的高手,地亲王要得是格鲁吉的王位,他或许会利用《傲天录》为诱饵,**一些隐世高手替他卖命,成功以后就是鸟尽弓藏的时候。”

“嗯,很有可能。”郭海瑞看了刑天一眼,心中不禁重新开始估量眼前这位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超天才,“小天,国王派来的特使是地亲王的人,你说这件事会不会和《傲天录》有关?”

刑天眉头一皱,整理了一下思路:“如果我是地亲王,我会以一个很好的藉口,让国王不得不派出不是他的亲信来传达密令……”

“什么藉口?”秦小雪迫不及待地问道。

刑天扭头看著郭海瑞伯爵,直至看得他心里发毛以后,呵呵一笑:“伯爵大人是国王的宠臣,在朝中自然要受到一些人的诋毁,地亲王如果上奏说南港的税收有问题,请求国王派人核查一下,你们说,国王能派出他的亲信吗?”

“不对呀。”秦小雪一脸迷糊地问道:“小色狼,地亲王怎么肯定国王派得就是他的亲信?

说不定国王会派遣教廷的人呢?”

刑天索性解释道:“如果教廷的人充当特使,后果最坏的就是教廷罢免国王的王权。相比下,国王不得不选择一位地亲王的亲信,把危险降低至最低点,如果特使出了什么差错,国王就有藉口惩治地亲王,最不济也是除掉了地亲王的一个亲信。”

郭海瑞越是听到最后越是心惊,压根就没有想到刑天分析的会如此透彻,一下子就把格鲁吉的内部权利斗争全部讲出,这似乎已经不是天才的问题了。

刑天淡淡的一笑:“如果我没有猜错,特使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部署力量,对南港的税收帐目的核查只是做做样子,嗯,如果讲的深一点,特使很有可能招募一些扶桑浪人,作为行动计划的一步暗棋,再深一点就是上官秀吉的问题了。”

“小天,你是说地亲王会与上官秀吉合作?他们能有合作的基础吗?”郭海瑞伯爵想不通其中的道理,不耻下问,也好事发时有所准备。

“对呀、对呀,你说出个道理来。”秦小雪仿若一只吱吱喳喳的鸟一样催促著。

刑天不紧不慢地说著:“据我所知,南港每年的税收足以养活百万雄狮,这么一大块肥肉,谁都想上去咬一口,地亲王也不会例外。伯爵大人,如果上官秀吉率兵**南港,以后会演变成一种什么样的局面?”

郭海瑞伯爵沉吟了一声:“南港现有三万兵力,如果东瀛的兵力在五万,我自信可保南港不失。”

“如果东瀛兵力在十万呢?伯爵大人,你自信能守住南港吗?”刑天含笑地问道。

秦小雷眼睛一瞪:“小天,你是说地亲王会乘机派兵入驻南港?”

“地亲王的部队一旦驻扎在南港,上官秀吉自然也就得到了他想要得东西。”

“不对呀,格鲁吉还有军事矿产和金矿。”秦小雪疑惑地问道:“那可是不输南港的财源,地亲王怎么不打金矿的主意呢?”

刑天含笑地解释著:“地亲王要的是庞大的军费,而不是一点的蝇头小利。”

“不要再讨论了。”郭海瑞伯爵不想再往深沉去想了,那实在是太可怕了,“小天,你有什么办法?”

“三个字──拖、除、转!”刑天见他们脸色有异,含笑地摇摇头,解释道:“尽一切力量拖长特使部署力量的时间,除掉附近作乱的扶桑浪人、盗匪。至于转嘛,伯爵大人,你一人身兼南港的军政、财政,你要舍去其中的一个职位,要不然很容易成为焦点人物,被人陷害只是时间的问题。”

郭海瑞挥手示意刑天等人离开,独留巫老。过了好一会儿,他苦笑地问道:“巫老,刑天还是小孩子吗?他简直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政客,说得那些话,我看没有几个人能说出来吧?”

摇头一叹,巫老说道:“想不到一本书的背后竟然隐藏著一场战争,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

郭海瑞伯爵沉思著:“拖、除、转,这三个字只有转这个字,才是小天真正要说的话。一人身兼军政、财政的确是太耀眼了,两个职位,我都不敢轻易让出,不管是地亲王还是教廷,他们都在窥视著这两个职位。”

“嗯,的确很艰难。”

“巫老,实不相瞒,国王当年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早就给了我一道手令。”郭海瑞伯爵深吸了一口气,肃容地说道:“国王让我物色一个人选,要绝对的效忠国王,这样我就可以把一个职位让给他,同时他可以获得子爵的爵位。”

“老郭,你的意思是?”

书房内一阵寂静,不久后就传来了两个人的呵呵笑声,似乎两个人达成了某种共识一样。

刑天等人刚走到楼底口的位置,就听到了书房内传来的二老的呵呵笑声。秦小雷不解地眨了眨眼睛,扭头看著其妹秦小雪,希冀可以得到令他疑惑的答案。

“老哥,你看我有什么用?”秦小雪白了秦小雷一眼,转身望著刑天,“小色狼,你的跟班能不能借用一下?”

刑天摇摇头,似乎瞬间意识到了某种超严重的问题,不自觉地退了一步,“秦小姐,我有点累了。”

不待秦小雪说话,刑天脚步慌乱地跑上了三楼的客房内,亲手关妥房门,侧耳凝听房门外的动静道:“呼,好在没有上来。”

安抚了一下跳动不安的心,刑天来到客房的阳台上,眺望远处空中的云朵,“战狼,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战狼一愣道:“主人,我总觉得您刚刚在书房说的话有点怪。”

“是吗?连你也感觉到了,看来你的感知又进步了。”落座木椅,刑天饮了一口水道:“郭海瑞是她的老公,我自然有义务保护他的周全,要不然夫人会伤心的。”

“主人,您是说郭海瑞会辞去一职?”

刑天淡然地分析著:“如果我没有猜错,郭海瑞手中握著国王的手令,而且还不止一道。国王能把这个城堡赏给郭海瑞,可以猜出郭海瑞在军事方面的天赋,如果真的爆发战争了,这个城堡就是一枚很大的钉子。”

“主人,您是说郭海瑞会把财政的职位让出来?”

低头想了想,刑天面部蕴藉著笑意:“不管出于哪个角度来讲,郭海瑞是绝对不会让出军政的,只要军队在他的手中,国王一声令下,他就可以直接发兵攻占南港,实行军事管制,到时候南港经济大权自然就会回到国王的手中。”

“主人,您……您想要接管南港的财政?”

“郭海瑞不可能让我全权管理,小雪和夫人插一脚的可能性比价大,说不定巫老也会掺和进来。”刑天闭上眼睛,享受著阳光沐浴在脸颊上的温暖。

微风拂来,门窗上的纱幕随风摆动,其影却是傀奇般的偏向了阴暗处,徐缓扭曲**影。“夜狼参见主人。”

“嗯,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刑天淡淡地问道。

“《奇草纲目》的下落只有格鲁吉的国王和王后知道。”影子内,有两人徐缓地浮出,一人是刑天的直属部下夜狼,一人是身穿黑色的忍者服,背负东瀛刀,单膝跪在夜狼的身后。

夜狼上前说道:“主人,《奇草纲目》是国王为秦小雪准备的嫁妆。”

“嗯,知道了。”刑天回头看了夜狼身后那人一眼,淡淡地问道:“你是谁?”

“属下德川康康叩见主公。”

夜狼解释道:“主人,阿康是忍者的现任指挥官,一些琐事他还是会处理的。”

“嗯,留在我的身边吧。”

“谢主公!”

离坐走到德川康康身边,刑天看了看他的眼睛,淡淡的一笑:“你应该有话要说。”

德川康康内心一震,惶恐地说道:“禀主公,雾阴雷奘近日行迹诡秘,属下不敢枉自猜测他的目的。”德川康康本想在刑天前炫耀一下他的能力,期冀得到刑天的重用,却是被刑天的一句话吓得魂不附体,再也不敢造次了。久未听闻刑天言语,德川康康偷偷地抬高了眼珠,赫见刑天脸部部带著淡淡的微笑望著自己,顿时吓得六神无主,以往那地狱式的忍术训练早已忘记,只觉刑天的眼睛可以看透一切!

“阿康,忠心会得到应得的东西。”刑天拍了拍德川康康的肩膀,面色温和地说道:“希望你记住一件事情,我能给你的,我同样也能取回来。”

“属下明白,属下一定誓死效忠主公!”

刑天满意的微笑颔首:“夜狼,查一下地亲王的资料,尽可能全面一点,对了,把这封信秘密的交到格鲁吉国王的手中。”说著,刑天掏出怀中的一封信件,交到夜狼手中后扭头看著德川康康,问道:“阿康,你知道南港的商会吗?”

德川康康如实地回道:“商会的会长的名字叫吕嘉诚,年龄在五十岁,一子一女,经营海运生意,属南港首富。”德川康康看了一眼刑天的背影,心中总是觉得一切的事情瞒不过他,索性地说道:“据属下得知,以吕嘉诚的经营方式,他绝对不可能在短短的十年内成为南港首富,恐怕他的财富有很大的水份。南港商会的几个重要商人干部,这几年的财富也是狂增,以他们财富的增加速度,属下实在找不到合法途径可以解释的。如果是三十年前,贩卖奴隶的生意或许可以解释他们的财富狂增。”

“还有呢?”

“南港的偏远地区有一个贫民窟,里面住的都是一些三餐不济的穷苦人家。”早在来格鲁吉南港前,德川康康为了尽到忍者的职责,他已经下令对南港的一切进行了摸底,“有充分的资料证明,贫民窟内的人口流动量非常大,属下推算,失踪的住户极有可能已经死亡,或者被奴隶贩子贩卖到别的国家。那些奴隶贩子多少都与商会的高层有点联系,至于他们是不是合作关系,属下正在调查。”

刑天扭头冲著德川康康微微一笑,温声地说道:“你应该知道你的任务,去吧,不要给我添乱子。”

秦小雪闷声闷气地返回了她的房间,一脸恼怒地坐在了木椅上。“小色狼,不就借用一下你的保姆吗?哼,怕我不还呀?小气鬼──”说著,好似刑天就站在门口一样,秦小雪冲著房间大门扮了一个鬼脸。

一杯水下肚后,秦小雪感觉好了一点点,突然看见桌上摆著的巫老赠送的两件兵器,心中不由得怒火窜升:“死蜈蚣精,这是什么破剑,拔都拔不出来!”

越想越气,秦小雪拿著两把兵器,终于在城堡大门西面的训练场找到了巫老的身形。她二话没说,上前就揪住巫老的衣襟,“死蜈蚣,你给我解释清楚!”

巫老一头雾水,纳闷道:“解释?什么意思?”

秦小雪愤恨地把剑扔在地上,取出匕首,刃身紧紧地贴在巫老爬满皱纹的脸上,“为什么我连一把剑都拔不出来?说,你是不是拿烂货哄我!”秦小雪的火气全部写在了脸上,想必她得不到满意的答案,她就要动手把巫老的鼻子削平一样!

“小雪呀,我当时就说要解释一下……”

不待巫老将话说完,秦小雪一把抓住巫老的山羊胡子,凶神恶煞地说道:“不要给我强调理由,现在就给我解释清楚!”

巫老吓得满口应是,他心疼地捡起两把兵刃,“当我造出这两把剑的时候,我也很意外,因为我造出了两把拥有灵识的剑。”巫老仰头一声长叹,似在回忆地说道:“多少年了,我至今没有找到可以抽出宝剑的人,我曾经拜访过一代名将、一国之君……可是,到现在都不能令二剑出鞘,我的父亲曾经对我说,我造出了一对定情剑,只有……”

“我就不信拔不出来!”

秦小雷见到其妹的老毛病又来了,转身刚想翘头之际忽感肩膀上多了一个物体,他惊骇地扭头望去,“妹……你、你、你好呀。”

秦小雪冷冷地问道:“老哥,你要到哪里去呀?”

“我、我去训、训练……”秦小雷好像已经看见了他的可怕下场,强找理由地回答著。

秦小雪怪异的一笑,趁其不备,手握剑柄,将剑鞘重重地砸在了秦小雷的头顶上。看著秦小雷蹲身抓头的样子,秦小雪一脸正色地说道:“老哥,这是我代国王打你的,谁叫你对本公主不敬。”

秦小雷强装一脸无事,心中却是恶狠狠地咒道:死丫头,老是用国王的名头欺压你老哥,哇!好痛,下手还真是不留情,有机会一定要把她给嫁出去,要不然这辈子就算完蛋了!忽然,头部又传来了一阵痛苦,打断了秦小雷的心中话语,他使命地抓著头皮,一脸委屈神色地问道:“老妹,你怎么老是敲你哥的脑袋?”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说什么,哼,小心点,得罪本公主有你好看的!”说著,秦小雪又拿著宝剑敲了一下秦小雷的头顶,拍了拍他的肩膀,嘴角含著阴森地笑容问道:“老哥,借你的部下用一下,你不会有太大的反对意见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秦小雷慌张地说著,他的内心深处是极度不愿意得罪他的妹妹,不仅仅是秦小雪有公主的头衔,皆因他从小到大的记忆记载,得罪秦小雪一次,最少要直接倒楣三天,间接倒楣的天数未曾详细统计过。

“集合,集合──”

训练场上的三百名士兵,仅是在十几秒钟的时间,就整体的列队在秦小雷的身前,不过,他们的眼神怪怪的,甚者低头窃笑。

秦小雪一把将秦小雷拽到了身后,指著一名士兵说道:“给我找两根最粗的绳子,你们给我平均分成两队!”秦小雪接过士兵找来的绳子,一根系在长剑的剑柄处,一根系在剑鞘的尾部,让两队人马来个拔河比赛!到此,众人才明白秦小雪要强硬的拔出宝剑。

三百名士兵的力量,差不多可以将城堡的数吨重的钢铸网状闸门拉起。可是,不论两队人马如何的用力,始终没有将宝剑与剑鞘分离,各个累得气喘吁吁不说,也想不通这么大的力量为何连一支小小的宝剑都拔不出来!

“哼,我还有绝招!”说著,秦小雪大步地走到城堡下,仰头喊道:“大美女召唤小色狼──”

刑天刚刚把事情办妥,就听闻阳台下传来这句话。阳台高约一米七多,刑天自知身高还尚未超过这个高度,于是,他将身体一侧,把头伸到阳台的雕花石栏杆外,寻到了秦小雪的身形,不悦地问道:“喂,你又想干什么?”

秦小雪怒指著刑天露出栏杆外的小脑袋,“赶快给我滚下来,要*上去你就倒大楣了!”

与秦小雪相处的一段时日,刑天也多少知道了她耍起性子起来,那是十头牛也拉不住的。为了避免秦小雪的近身威胁,刑天来到了城堡的训练场,问道:“小雪,你有什么问题?”

“借你的保姆用一下!”不管刑天是否答应,秦小雪将宝剑塞到战狼的手中,催促道:“把宝剑拔出来,快点、快点!”

看到刑天点头同意,战狼握剑一抽,并未与想像中的一样,他的眉头随即一皱,一股意念由手上传来,似在告知战狼不是此剑的使用者。“主人,这把剑不是普通的剑,它有自己的意志。”

闻言一愣,刑天看了一眼战狼手中的长剑,扭头望向巫老问道:“巫老,你是怎么锻造出来的?我可没听说术士有炼制神兵的能力。”

巫老不好意思地挠头呵呵一笑:“本来是想造把剑防身用的,没想到剑是弄出来了,我却不能用,只好上街买了一把。”说著,巫老提了一下手中的拐杖,暗示里面有一把兵器。

“这把剑的材料很特殊,至少我没有见过……”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秦小雪把短剑扔到刑天的手中,以命令的口气说道:“拔出来就算你厉害。”

看了一眼手中的短剑,刑天扭头望了巫老一眼,皱眉一想,断然把短剑抛到了战狼的手中:

“我只是一个小孩,不适合舞刀弄剑。”

巫老疑惑地看了刑天一眼,“我父亲说,我无意中弄出一对定情剑,只有那个那个的人在一起才能把剑拔出来。”

秦小雷鬼祟般地移步至巫老的身边,低头小声地问道:“巫老,‘那个那个’是什么意思?”

见巫老投来怪异的眼光,秦小雷俊脸一拉,没有好气地说道:“别这样看我,我早就十八岁了。”

巫老没有说话,扭头望著秦小雪。

“有什么好看的,我也过了十八了。”秦小雪怪异地瞟了巫老一眼。

“那个、那个……”巫老实在是羞于出口,腋下夹著拐杖,右手成虚拳的姿势,左手的食指捅著右手虚拳的空洞,反覆几次,动作还不快且时有停顿,“那个动作和这个动作差不多,多数是在chuang上,听说只要有两个人可以站立的地方,就有一些人会那个那个。”

秦小雪脸颊红晕悄然地爬了上来,她岂会不明巫老手势的含义,脑海中不禁忆起了月圆之夜的晚上,炎狼是如何的温柔,如何与她携手登上**的巅峰……

看著秦小雪一脸幸福神色,秦小雷仿若作贼一样的左右张望了一下,心道:这丫头一定又在胡思乱想了,大概有梦中情人了,说不定这是一个天赐良机,嗯,一定要把她卖出去!

“哎呀……老妹,你怎么又敲你哥?”秦小雷苦著一张脸问著,虽是头顶很疼,他却不敢伸手去抓,万一秦小雪的牛脾气来了,那可就不是一下两下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嗯?小色狼,你保姆去干什么了?”秦小雪不解地问道。

没过多久,战狼取来了一本书,交到了刑天的手中。刑天将书抛到秦小雪手中,解释道:“

远东帝国王宫的一本不外传的教科书《玉匍团》,图文并茂,各种招式的优劣解释的清清楚楚,最适合你这种年龄的人。”

秦小雪只看第一页的图文,俏脸就比番茄还要红,滚.烫滚.烫的,为了掩饰,她冲著刑天大喝道:“色情狂,你给我看这本书是什么意思?不说清楚立刻修理你!”

“不看?不看就还给我吧。”

“这种不良书还想要?没收充公!”说著,秦小雪脸色怪异的把书揣入了怀中,快步走向了城堡。

末世炎狼

末世炎狼

作者:森淼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整篇写的很好,作者写的太棒了,赞一个!文笔真好,值得推荐。作者实力之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