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最新资讯

《末世炎狼》第六章天劫~免费阅读

时间: 2019-09-22 19:35:19 编辑: 薇薇

免费提供末世炎狼第六章天劫~的全文阅读,巫老双眉一皱,满怀心事地问道:“老郭,昨天夜里有没有听见狼叫?”.........

末世炎狼

推荐指数: 10分

《末世炎狼》在线阅读

第六章 天劫~

一缕不解风情的阳光照在了秦小雪的眼上,她的眉头一皱,不悦的嗯了一声,转身似想搂住什么,却是扑了一个空。她的睡意一下子就没了,坐立起身,搜寻著某物的身形,“唉,天亮了,时间还真是短暂……”说著,秦小雪经不住身体各处传来的酥麻之感,鼻孔传出了舒爽之音,脑海中回忆著昨夜的缠绵:“我……我怎么这样?好、好疯呀,难道我真的这么**吗?”

忽然,秦小雪意识到了体内留有的物体,心中藏著羞涩地揭开了chuang单,却是未见昨夜的激**后的遗留之物,“他、他好温柔……咦?这是什么?”

秦小雪伸手取来chuang边木桌上的一个玻璃瓶,里面装著金色液体,瓶子下有一张留言,她拿起时不禁地出声读道:“雪,我有我的苦衷,请你一定要原谅我。你知道我是一只炎狼,也应该听说过炎狼的血液有长生不老的功效,瓶子内的金色液体就是我的鲜血,我希望你成为我的女人,你的花容月貌要永远的存在,你心爱的狼。”

秦小雪呆呆地望著瓶中的金色血液,她的心中却没有恶心的感觉,就是觉得这像一场白日梦一样,世人梦寐以求的炎狼之血,如今如此轻易的得到,这似乎用运气太好也不能说明了。

“狼。”秦小雪轻呼著,毫不犹豫的将瓶内血液饮下。她不解地咂咂嘴,眼皮上下打了两下,“奇怪?怎么感觉好像在喝饮料一样?”

“公主,早餐时间到了,大家都在餐厅等你。”室外传来了侍女小青的柔音。

“来了。”秦小雪不再考虑太多问题,因为她知道下一个月圆之夜,炎狼必定会出现,到时候再问也不迟呀。穿好衣物,秦小雪火急地跑到餐厅,见到众人眼神有异地望来,脸色随即一沉,“喂,我脸上有麻子吗?”

伯爵夫人眼中闪烁惊骇神光,却又一闪即逝,她意味深长地望了刑天一眼,离坐把秦小雪拉到身边的坐位,戏谑地说道:“小丫头,哪个敢得罪你呀?”

“这倒也是。咦?小色狼,你的眼圈怎么黑黑的?嗯?你不会相中伯爵家的哪一件值钱的东西吧?”秦小雪一脸兴师问罪的样子,好似一位法官大人审问犯罪嫌疑人的冲著刑天问道。

伯爵夫人眼中露著笑意望著刑天,战狼也是神情苦怪。

巫老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问道:“老郭,你家还有值钱的东西吗?”他的语气相当的怪异,好像昨天夜里巫老已经把城堡地毯式的搜了一遍!

“值钱的东西?嗯,我家有吗?”郭海瑞伯爵挠著鼻尖,苦思冥想著家当中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这个城堡能卖个几千金币以外,好像家里没有一件东西能卖一个金币的。”

刑天看了秦小雪一眼,饮了一口牛奶,“秦小姐,你的眼圈也是黑黑的,不知道怎么解释?”

“我失眠不可以呀!”秦小雪一脸红晕,强词夺理地冲著刑天吼道。见到刑天一脸不在乎的样子,秦小雪俏眉一扬,怒然一掌拍向桌面,同时,一声闷响传出,紧接著就是一阵盘子落地的破碎声。

餐厅内的所有人好像被定格一样,全部都保持著一种姿势,双目呆滞地望著已经成为木屑的桌子;桌子长五米多、宽两米,就算再怎么不结实也不会一掌之下就化作木屑!

“伯爵大人,你家的白蚁还真多。”刑天似乎已经预料到这件事情一样,毫无任何惊讶,享用著仅存的杯中牛奶。郭海瑞伯爵不停地摇头,想破头壳都不明白──城堡哪来这么多的白蚁?

秦小雷抹了一下脸颊上惊出的汗液,他本来就已经深受其妹秦小雪的迫害了,现在她的能力又这么强,那以后岂不是任由秦小雪讹诈?他苦笑地问道:“妹,你什么时候练成这种绝技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秦小雪并未显露心中的欣喜,起步就要跑回房间,谁知她一时忘记了控制劲力,还以为是原来的能力,矢口惊呼之际,身体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墙壁上!可是,她丝毫没有在乎的从瓦砾中爬出,刷的一声就消失了,其后几秒钟的时间内,能隐约的听见物体相撞的声音传来……

战狼看了一眼墙壁上的人形烙印,面露不自然的神色,小声地问道:“主人,难道你没有写使用说明书吗?”

“我也想写,不过时间不够。”刑天止不住地张口打了一个哈欠,无精打采地揉了揉眼睛,似乎昨夜他也失眠一样。

伯爵夫人的心中比谁都清楚,她来到刑天身边的半米范围外,“小天,昨天夜里又下雨又打雷的,你一定没有睡好,回去再睡一会儿吧。”说著,伯爵夫人含笑地望著刑天,那表情似乎在说:一夜超级艰苦奋战十小时,第二天的精神能好吗?

刑天不自然地点点头,“战狼,晚饭前不要打搅我。”说著,刑天拖著很重的步伐,返回房间补充睡眠了,无独有偶,秦小雪也是整整的睡了一天。

一顿好好的早餐在秦小雪的一掌之威下化为乌有,郭海瑞伯爵自然心疼不已,那可是他等了一周才等到的豪华早餐──牛奶加面包!

空著肚子也不是一回事,郭海瑞跑到了厨房,找到了隔夜的馒头,苦笑一下,边啃著馒头边走向城堡内的士兵训练场。

一阵微风袭来,一张白纸很巧的落在了郭海瑞的头顶上,他起先并未在意,只是轻瞄了一眼。当他看见信纸上写有“炎狼”二字后,身体惊吓般的一震,仔细阅读著信纸上的黑字,颦蹙著双眉踱步著,良久后,他唤来一名士兵:“请巫老来书房,快点。”

郭海瑞伯爵忧心忡忡地来到了书房内,紧皱的双眉难以舒展:“炎狼、炎狼,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炎狼的存在吗?太、太可怕了……”郭海瑞似乎已经看见了人间地狱一样,双手紧抓木椅的扶手,尽力克制内心的恐惧情绪。

“老郭,你这是怎么了?”三步作两步地跑到郭海瑞伯爵身边,巫老抓著他的肩膀晃了晃,见他双目无神地望来,急问道:“老郭,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你怎么这样失魂落魄?”

郭海瑞伯爵没有说话,把手中的信件递到巫老的手中。在巫老得知信件内容时,一脸惧色,一**坐在了木椅上,双手紧抓双膝的克制著**的颤抖,“我……我早就应该想到,炎狼还有一只……”说著,巫老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巫老,你这是?”

“实不相瞒,我一直在追查一个杀人狂组织。”巫老自嘲的笑了笑,一脸失望的样子地说道:“三百年了,我所掌握的只是一些皮毛线索,这个组织里面有太多的高手了,仅是我遇见的高手就有十个人,全部都是圣灵斗士的级别……”巫老顿了顿,像似在压制内心的恐惧,“如果不是事先做了充分的准备,我想我已经死在他们的斗刃下了。”

郭海瑞历经宦海多年,岂能看不出巫老的沧桑无奈,他打心里尊敬巫老的为人,也存著一丝侥幸之意,“巫老,说不定那只不是炎狼。”

摇摇头,巫老有点灰心道:“的确是传说中的炎狼,我刚刚就怀疑小雪的能力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增加至不敢相信的地步,等我看到小雪房间窗户外的爪痕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件事情和炎狼有关系。”巫老扶髀长叹,沉默了一会儿,“老郭,你也应该知道当年亡魂草原的一战。”

郭海瑞沉重的嗯了一声:“我曾经听过一些老人家讲过,亡魂草原至今仍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多少知名的探险家都是一去无回,久而久之,亡魂草原就变成了各国明文规定的禁地。那一战具体战死多少人,至今没有人能说个明白,不过,我听说这么一件事情,自从那一战以后,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百年和平期。”

“的确是真的,我的父亲也是一名全能术士,至今仍在世。”巫老苦笑一下,说道:“不过我父亲到处游荡,连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如果我父亲在这里,或许有办法对付那只炎狼。”

“巫老,你是说那个杀人狂组织,是那只炎狼组建的?”

点点头,巫老讲述著:“是我父亲告诉我的,他曾经进入亡魂草原,告诉我里面的尸体没有一具是腐烂的,好像他们是昨天死亡一样……”巫老虽是没有亲眼看过,脑海中却是可以想象得到那种地狱般的景象,“当年为祸世间的炎狼一共有一百三十一只,可是,我父亲见到的炎狼石像只有一百三十个,很显然还有一只……”

“一只炎狼可抵百万精锐之师,如果这个传言是真的,恐怕当今没有人能制服他。”郭海瑞伯爵不愿承认这个事情,五百年前,三块大陆的所有勇者都踏上了消灭炎狼的道路,可惜,没有一人活著回来,这难道还不能说明炎狼是陆地霸主的地位吗?

巫老双眉一皱,满怀心事地问道:“老郭,昨天夜里有没有听见狼叫?”

摇摇头,郭海瑞分析道:“昨天夜里一定没有狼叫,就算雷声再大,士兵们不会听不见的。”猛然间,他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强压心中的惊骇,试探地问道:“巫老,炎狼在月圆夜不发出狼叫,这……这是不是意味著?”

“那只炎狼在学习,学习我们的知识,来对付我们。”巫老悲惨的一笑,深吸了一口气:“

人都知道有仇报仇,更何况是炎狼。五百年的时间,足够他学习一切的了,再加上他的狼性,想要铲除他,恐怕要付出亡魂草原上的十倍代价,甚至更多。”

“能化解这段恩怨吗?”郭海瑞伯爵知道,如今格鲁吉的内部政局是风雨飘摇,大有一触即发内部战争的趋势,如果再动用部队对付炎狼,恐怕格鲁吉亡国的日子就已经不远了,甚至炎狼的事情会牵连整个大陆上的居民,到那时,大地将会被鲜血染成红色!

“狼是很有耐心的,在狼族的团体内,狼王是拥有绝对的地位,他会为了族人的食物而连性命都不要,仅是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人就不可能和他们相比。”巫老顿了顿说道:“山海经的狼族怪谈中,炎狼是万狼之首,地位的崇高足以令万狼*拜。大概是我小的时候吧,我和我父亲跋山涉水,调查关于炎狼的事情……”

郭海瑞迫不及待地问道:“结果呢?”

“说给你听都不会相信,至少我不会相信。”巫老边回忆童年时他父亲与他说的话边肃然说道:“炎狼是最接近天神的,他们是天神的杰作,是天神赐给人们的守护神,拥有天神一样的%怀,拥有可比天神的力量,他们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他们是神迹!”

“这、这不可能……”郭海瑞很难相信这些话,难道五百年前炎狼的所作所为是假的?不可能,郭海瑞很快的推翻了这个想法,因为有很多很多的历史文献资料证明,炎狼是一种极度危险的生物,仅是历史记载的毁于炎狼之手的大型城池,就已经达到了一百多座,而城内的军民无一可以逃出炎狼之爪!

“我也不相信,可是这么多年来,我走遍千山万水,总是能在深山里看见供奉炎狼的村庄,在那里,炎狼拥有绝对崇高的地位,那些村民情愿去死,也不愿拿他们心中的神来开玩笑。”巫老停顿了一下,喝水解渴,置疑地说道:“我问过那些村民了,他们都坚信炎狼会将他们带到一个世外桃源,避开尘世的一切烦恼,有的人说炎狼还有事情没有办完,等炎狼把事情结束后,炎狼就会接他们去无尘之地。”

“怎么会这样?”郭海瑞伯爵离坐来回地走著,紧皱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竭尽思虑地盘著这些恼人的问题,忽然,一道灵光闪过,“巫老,会不会和那个天劫的预言有某种联系?”

“当天劫到来的时候天地间会先后出现十大徵兆,天劫是上天给人类的一个最严厉的处罚。”巫老不能肯定天劫预言的真伪,他苦笑地摇摇头,“天劫的预言是刻在一面山崖的岩壁上的,四百年前才解开文字的意思,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上面说当世人解开文字的含义后,就证明天劫已经成为定局,唯一能改变天劫的只有受劫之人。可惜了,上面没有写受劫之人的身份。”

“巫老,您的父亲相不相信天劫的存在?”

“我父亲是坚信不移,还说是人引发了天劫。”

“嗯?他还说了些什么?”

“没有了。”

郭海瑞伯爵低头沉思著,“以南港现有的部队,根本就不可能挡住炎狼的脚步,如果现在向国王提出增加军队数量,先不论国王是否答应,教廷那边就会极力反对。”郭海瑞无奈的长叹著,仿若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背靠在木椅上,无力地说道:“教廷在朝中虽是没有什么实际权利,却是有权罢免国王的王位,如果教廷给国王施压,国王也要妥协。就算教廷不出面,国王也很难抽调出兵力,而南港既是国家的财政重点收入之地,又是一个兵家力争之地,国王绝对不可能让地亲王的部队驻扎在南港,要不然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

喝了口水,郭海瑞伯爵苦笑著:“国王陛下是信任我,把南港的军政、财政交给我打理,我不能再给国王陛下添烦心的事了,呵呵,处理奸商偷税的事情就已经够让我头痛的了,又要应付那些扶桑浪人,现在又出现一只炎狼,唉,如果我能分身就好了。”

“老郭,能不能让夫人去和小雪谈一谈,或许能知道一些秘密呢?”

夏日的夜晚是幽静的,大自然争相在月光下展现另一面的美丽。正所谓“境由心生”,每一个人都会对自然有不同的触感,好坏皆有人的心情来定……经过白昼的休息,刑天的精神明显好转了很多,或许有了这次教训,下回应该不至于玩得那么疯了。

“主人,伯爵夫人等你很久了。”战狼上前一步,帮助刑天穿衣服的时候,轻声地说著。

“嗯。”信步走至房间的客厅,刑天冲著伯爵夫人颔首微笑,坐下后问道:“是不是因为小雪的事情?”

伯爵夫人一愣,不解刑天为何明晓,还是点点头。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伯爵大人知道是迟早的一件事情。”接过战狼呈上的水杯,刑天眼中蕴藉著笑意地饮了一口水,“自作聪明,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伯爵夫人知道刑天不会加害郭海瑞伯爵,却是心下难安,不由得开口问道:“能、能放过他们吗?”

“放心吧,伯爵是你的丈夫,我不会为难他的。”

伯爵夫人闻言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小天,那封信是你故意给他们看见的吗?”

刑天面部露著微笑,没有开口说话。

伯爵夫人未得答案,幽幽的一叹道:“我浪迹在人间也有几十年了,有些人的作风的确很可恶,不过那只是一小部分,并不代表……”

刑天抬指打断伯爵夫人的劝诫之语,他含笑地望著跳动的火焰,闻著灯油散发的味道,“夫人,这可能就是他们的命,他们用双手打开了天劫。”深深地吸了一口夜间空气,刑天淡然地说著:“五百年前,天劫的大门就已经被打开了,只可惜他们还被蒙在鼓里。我能肯定,天劫过后,幸存的人不会超过一成,如果近年再发生大范围的战争,我想他们活下来的机率就很渺茫了。”

伯爵夫人虽是明白天劫所带来的灾难,却是没有想过灾难如此的巨大,几乎要灭绝人类的灾难是无法想像的。她的心中有点不敢相信,望著刑天的脸,似乎要他给一个说服她的理由。

“夫人,你是什么时候有幻化人形的能力?”

“一百年前,嗯,六十年前熟练掌握,四十年前能保持在月圆夜不会现形,三十年前克服了对血的冲动。”伯爵夫人虽是不明刑天怎会有此一问,却是如实地道出修练**形的时间。

“五百年了,那段历史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刑天一脸伤感的神色,欲言又止,他不想再次提起五百年前那段痛心疾首的历史,更不会让历史重演。

“夫人,你真的很幸运,你没有活在那个时代,我为你高兴。”刑天一连深呼吸数次,垂头的苦笑著:“历史呀,我能忘记吗?夫人,我不想要你听到那段历史,你也不要刻意的去打探那段历史,这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必要再多一个人负担那段历史的痛苦。”

伯爵夫人鼻头一酸,虽是不能亲身体会历史留在心灵上的痛苦,却是能明白承受此种历史痛苦是需要极大的意志力,如若不然,很容易被历史的痛苦压垮的。

“小天,难道多一个人分担……”伯爵夫人看见刑天摇头,把将要说的话咽回了腹中,言出于心地说道:“身体要紧,夜深了,小天,不要太劳累了。”说著,伯爵夫人谢绝刑天的送路,面有所思地离开了房间。

刑天来到窗户边,双手反剪,仰头望著幽暗的夜空,叹道:“希望明天会找到更多的族人。”

“主人,也许夜狼明天就会传来好消息。”

“你不用安慰我,情况我是知道的。”刑天吁了一口气,平和地说著:“族人是越来越少,一年能找到一个就已经算是好的了,呵呵,正统的族人更是少之又少,可怜了我的那些未开化的同胞们,也许是他们时运不济吧。”说著,刑天流出了伤感的泪珠,他一想到那些未开化的同胞死了还要被剥皮,不由得就觉得一阵钻心之痛,好像是自己的皮被人层层剥下一样!

“主人。”战狼强忍著泪水,取出方巾呈至刑天的手中,开口请求道:“主人,是不是给他们一点惩罚?”

“不用了,只要他们不拿族人开玩笑,任何事情我都能忍耐。”

刑天深吸了一口气,禁断脑海内的思绪,心中带著一份希冀,期待著夜狼明天能传来好消息。尽管多数是毫无所获,刑天还是满心期待著……

东边的大地悄悄地露出了曙光,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刑天早早地起chuang,漫步在城堡内,贪婪地呼吸著清晨的空气……

一阵金属相互撞击的声音传来,时而断续、时而密集,好似城堡内的某处正发生著一场小规模的武装冲突一样。

扭头望向声音来源处,刑天微微一笑,知道这是铁血步兵团的战士们正在进行常规训练,心中不由起了兴致,快步走向城堡西侧的一块空地上。原本此块空地是用来再建造一个城堡的,皆因郭海瑞伯爵在金钱上出现了超严重的问题,所以,建造新堡的事情一直被耽搁下来,如今已经变成城堡内的铁血步兵团的训练场了。

一会儿的功夫,刑天就来到了训练场的外面,目力所及,不禁令刑天顿感一愣。

铁血步兵团的常规训练中,很多都是身上带伤的士兵,不乏昨天白昼看见的一些受伤的战士们。有的战士捆绑在肩膀上的纱布,已经出现块状的血斑,不难看出这是剧烈运动扯裂伤口的后果。

刑天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低头想了想,心中逐渐明白了铁血步兵团的持续作战能力究竟有多强,最不济也是一支钢铁般的劲旅!

“小天!”秦小雷抛下对手,快步地跑到刑天身边,怪异地问道:“小天,我老妹呢?”说著,他警觉非常的左右望了望,似乎秦小雪的出现就是天大的灾难。不过,由他身上所装的装备来讲,恐怕要比正式装备要重的多,且训练装备上每一处护甲都有很深的刀痕,再加上背部的要害被椭圆形盾牌挡住,不难看出铁血步兵团冲锋时候的凶猛!

“小雪?”刑天也是左右看了又看,未见恐怖的身形后心中一松,“没有看见。”

秦小雷一**坐在了地面上,扭头冲著战友喊道:“自行训练!”随后回头对刑天呵呵一笑,解下手臂的护甲,龇牙咧嘴,“哇,好痛、好痛,怎么刚刚就没感觉呢?”说著,秦小雷取出腰包内的纱布,重新包裹著手臂的伤口,边说道:“小天呀,你不用奇怪,这是铁血步兵团的日常训练,你看看他们,哪个身上没有伤呀?呵呵,越是当官的身上的伤越多,好在大将军传给了我们一套练气的心法,说是什么在远东国家是非常流行的一种强身健体的方法。”

秦小雷越说越是高兴:“小天,有没有兴趣做铁血步兵团的预备役部队呀?我跟你说呀,铁血步兵团的军饷是最高的,要不是这样打死我也不来当兵,呵呵,赚点钱正好和女朋友……”话语戛然而止,因为秦小雷想起了前些日子被其妹秦小雪讹诈的一幕,现在还欠了一**的债务。

“你有这样的妹妹,是你的最大不幸。”

“老妹简直就是一个小魔鬼。”秦小雷小声地气道,生怕被他的妹妹听见,那会召来非常可怕的后果的。忽然,他脸色一变:“最近团长带著三百多人回京都了,我暂时代理团长的职位,嘻嘻,军饷自然要多拿一点,团长大人啊,你晚点回来呀,让我多领一点军饷,要不然这辈子我就不要想结婚了。”说到最后变成了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著苍天虔诚祈祷一样。

常规训练结束,不少战士们坐下阴凉地,纳凉之时享用著早餐。军营的早餐是简单的,铁血步兵团自然也不会例外。秦小雷啃著热气腾腾的馒头,大口喝著大碗内的井水,他的手掌一抹双唇,“小天,你不知道啊,练过以后吃饭是最爽的。”

刑天没有说话,听著秦小雷讲述的话语。

“咦?”秦小雷的目光凝聚在一辆驶入城堡的马车上,待马车停下,看见马车内走下的一名衣装楚楚之人,双眉不觉的一皱,道:“国王的特使?不对呀,他是地亲王的人,怎么可能是国王的特使?”说著,秦小雷一口含住馒头,拉著刑天跑到城堡的大厅外。

末世炎狼

末世炎狼

作者:森淼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整篇写的很好,作者写的太棒了,赞一个!文笔真好,值得推荐。作者实力之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