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最新资讯

《末世炎狼》第五章流氓公主~免费阅读

时间: 2019-09-22 19:25:48 编辑: 薇薇

免费提供末世炎狼第五章流氓公主~的全文阅读,走出城堡的书房,踏上城堡宽约一米的过道,刑天就听见了一阵金属撞击声传来,空气中弥漫著强烈的杀气。战狼岂能不明刑天心意,立刻上前一步,把刑天抱在了窗台上。.........

末世炎狼

推荐指数: 10分

《末世炎狼》在线阅读

第五章 流氓公主~

血狼,大陆上最极端的生物。成年的血狼高约两米,体魄强健,独居,善于林中觅食。血狼以植物为主食,大多生活在原始森林中,遇见食肉动物会主动避让。可是,当血狼看见鲜血的时候就会变得凶猛异常,除了炎狼以外,对身边的其他生物都会主动发起攻击,至死方休!──摘自《山海经之狼族怪谈》

酒店的餐厅内,不少服务员的额头大冒汗珠,喘著浊气,将一盘又一盘的美味佳肴端至餐桌上。虽是就餐人只有四人,而其中一老一女的食量,已经远远超越了普通人,让人极度不解的同时又让人怀疑二人为何如此的能吃?

刑天早就结束了早餐,品著咖啡,拿著一本书深刻的瞭解上面的知识。

“小色狼,那本书你前天就看过了,你怎么还看呀?”秦小雪虽是开口说话,却是没有妨碍她的作战速度。

“有些地方还不是很瞭解。”话语刚刚落地,刑天的视线就被急促的脚步声吸引。

一队二十一人身著鲜亮护身钢甲,腰配战刀,背部背了一个椭圆形的钢盾,头部戴著宽半寸的钢圈,钢圈居中眉心的位置有圆形,上面刻著一个血字,**处和小腿处都有一片护甲,双手的前臂的护甲更厚。他们步履整齐的走进餐厅,其上半身护身钢甲的心脏部位,有一面红色的刀形徽章;为首一名帅气青年很有礼貌的敛足在经理身前,他的右拳一握,力横*前,首先敬了一个独特的军礼!

“铁血步兵团──”

一阵惊呼声传来,餐厅的就餐者将视线全部集中在了为首的那名年轻的队长身上,争相目睹传言中陆地上最强的铁血步兵团!

经理有点受宠若惊:“您是?”

年轻队长面对就餐者,深深地鞠躬,“对不起,打搅诸位进餐了,我实在很抱歉。”年轻队长转向餐厅经理,颔首一笑,“先生,我是奉命传达一项安全命令。”

“哦,什么命令?”经理有点惊讶,因为这是从来都没有的事情。

“先生,一些扶桑浪人混入南港,希望您加强饮食方面的安全。”年轻队长无意中看见一人的身影,定睛一看,两眼瞪得跟牛眼一样,吓得一连退了好几步。

铁血步兵团的战士们很是不解地互相望著,连死亡都不畏惧的铁血战士,难道还有什么好怕的吗?

“你给我站住──”秦小雪手拿著餐刀指著年轻队长,以那命令的口气说道:“给我过来。”

年轻队长咽了咽口水,抹去下颚悬挂的冰冷汗珠,很是沉重地走到了秦小雪的身边,过了好久,结结巴巴地说著:“妹……妹,你、你……”

“我的好哥哥,很久没见到了。”秦小雪一脸春风地说著:“哥,你很热吗?喔,难怪了,大热天的穿了这么一件护甲,来来……坐下、坐下,我请客。”

年轻队长闻言双目一黑,顿感天旋地转,双足再也难以找到平衡!

“队长!”数名铁血战士惶急上前,联手架住他们的队长,轻声呼唤著:“队长,队长……”

无效下,一名铁血战士急中生智,捏了捏喉咙,“秦小雷接命!”

“有!”年轻队长立刻站直身体,仰首挺%,久未听闻某人下令,疑惑道:“嗯?是哪个臭小子耍我?”

“哥,你还有时间发脾气吗?”秦小雪十分怪异地问道。

“妹,哥哥还有很重要的事情,现在……”

秦小雪重重的咳了一声,眼中闪烁怪异神光,上下打量著秦小雷,“哥,你好像忘记了什么。”

“是吗?呵呵……”秦小雷苦涩至极地挠头笑著,心中大声地呐喊著:苍天啊,世界怎么这么小啊──巫老心中很是好奇,不觉地停下来手中的食具,“秦小姐,这……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搭理巫老,秦小雪阴阴的嘿嘿一笑:“坐坐,大家坐呀,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没关系,我请客。”

铁血步兵团的战士们不解地互望著,心想队长不会违反上级的命令吧?那可是要受到军法处置的!一时间,他们不敢挪动脚步。

见状,秦小雪的美目寒光一闪,从怀中掏出一物,大声喝道:“我现在命令你们,一个人回去覆命以后马上回来,其他的立刻给我坐下来吃饭!”

秦小雷闻言心中闷火一冲,噗的一声,鲜血夺腔而出,他前后踉跄了一下,眼睛闪烁著泪花,语带哭腔道:“妹呀,我求求你了,你可不能再害你老哥我啊。”

“流氓公主──”一名绅士激动地指著秦小雪手中的黄金鸡毛,随即他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低头不敢再看秦小雪了。

一名铁血战士心中怕怕地来到秦小雷身后,低头小声地问道:“队长,她、她真的是你的妹妹?”

秦小雷一脸哭丧的样子,回头滂沱地说道:“兄弟们,救救你们的队长……”

一个是和秦小雪作对,一个是自杀;如果让铁血步兵团的战士们选择,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当他们听见队长秦小雷的呼救声后,很有默契地退了一步,摇摇头,各自找了一个位子坐下,合著双掌,低头心中默默地祈祷著:万能无边的天神呀,请可怜可怜我们的队长吧,一定要赏他一个全尸啊──“呜呜……不讲义气。”秦小雷哭得更加的伤心。

巫老望了望秦小雪得意的脸色,紧皱著双眉,口中嘟囔地说著:“流氓公主?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

大概是几年前的事情了,传言说格鲁吉的国王身染怪异的恶疾,尽管国王四处找寻一些名医,却是一直没有医好他的病症,最后被一名小女孩治好了,国王超喜,给了小女孩一个公主的名号和一个象徵国王特使的鸡毛令箭。一年过后,“流氓公主”的名头就响彻了整个格鲁吉大地,至于小女孩原先的公主名号早已被世人淡忘。

“你是我的好哥哥,我怎么会害你呢?”秦小雪拉著秦小雷坐下,拍了拍秦小雷的肩膀:“

哥,你一定很累了,来,我请客,你要大吃一顿喔。”说著,秦小雪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奸诈神光,她扭头大声地说道:“服务员,给我上最贵的酒菜!”

秦小雷忽然一阵眩晕,双手扒著桌边勉强地稳住了身形,脸色很是苍白,“苍天无眼呀,苍天无眼……”他的眼睛闪烁著泪花,一滴又一滴的泪水顺著他的脸颊滑落下来,似乎服务员每上一道佳肴他的泪珠就落下一枚……

“哥,我们很久没见面了,你怎么一见我就哭呀?”秦小雪说是这样说,但是她手中的食具压根就没有停止的意思。

“我高兴呀。”秦小雷抹了一把脸颊上黏附的泪水,他亲眼目睹了其妹的进餐绝学──一只足有十斤的烤乳猪,上桌没有几秒钟,就听见一阵刷刷声传来,刀光诡异的闪烁了一会儿就消失了,烤乳猪除了头部以外,其他的已经不知去向!

“我好高兴、好高兴……”秦小雷的口中是这么说,但是谁都可以看出他脸上表现的──黄莲之苦!

回去覆命的铁血步兵团的战士回来了,他一声不响地坐在餐桌边,低头进餐。而在餐厅的门口处出现了鬼祟的身形,似乎惧怕著什么,勾头窥视了一眼餐厅内的情况,随即又快速地缩了回去,一连反覆数次,难道他不厌倦吗?

战狼首先感觉到一股怪异的气息,扭头看了一眼餐厅门口处,面露不自然的神色说道:“主人,**是小丑吗?”

“不用管他。”刑天不知厌倦地吸收著书本上的知识,好似与自己无关的事物,他都不会关心一样。

忽然,餐厅外传来了惊呼声,一位年约三十的男子,跄踉般的进入了餐厅内,他立刻以那惶急的眼光望去,恰与秦小雪四目相对,他立即后退了数步,颤声道:“小、小雪,你、你好。”

“伯爵大人?”秦小雷仿若看见救命稻草一样,火急地跑到男子身边,“伯爵大人,你总算来了。”

“路过、路过,呵呵,没事我走先了。”说著,男子就要抬脚翘头。可是,他衣服的袖子被秦小雷拽住,抽了两下没有抽出来,他低头恐吓道:“臭小子,立刻放开我,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面无表情地摇头,秦小雷似乎已经抱定决心道:“伯爵大人,你不能丢下我。”

“你们怎么站在那里呀,过来──”看见二人低头走来,秦小雪格格一笑:“不用客气呀,吃饭、吃饭,我请客!”

二人好似认错的小孩一样,低头坐在秦小雪的对面,一言不发。秦小雪看了二人一眼,边吃边介绍地说:“这个老的是蜈蚣,那个小的是狼,不大不小的是电鳗。”

数十道目光刷的一下集中在秦小雪的脸颊上,似乎都在问同一个问题:难道刑天三人都是超级动物吗?

“您好,我是郭海瑞伯爵,请问老者?”郭海瑞伯爵很有礼貌地问著,毫无贵族的盛气凌人的架式不说,给人以强烈的温馨感,似乎什么心中事都能与他叙说一样。

“伯爵大人,您好,叫我老巫就可以了。”巫老不自然地笑著,刻意的隐瞒著他的真实姓名。

郭海瑞伯爵微微一笑,秦小雪可就不让了,她冲著巫老威胁道:“老实交代,要不然立刻还钱。”

“你也欠我老妹钱?”秦小雷脱口惊恐地问著,那表情好似再说:完蛋了,你完蛋了,你这辈子彻底完蛋了!

“不好意思啦,我的名字叫巫公京……”

噗的一声,饭菜横飞!秦小雪连忙拿著餐巾擦拭著玉唇,拍打著%部:“咳咳……原来你真的是蜈蚣精!”

秦小雷比较倒楣,方才秦小雪的那一口饭菜全部喷在了他的脸颊上。深吸一口空气,秦小雷抹尽脸颊上的饭菜,砸咂嘴:“老妹,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秦小雪白了秦小雷一眼道:“我又没有请你坐在那里,是你自找的,赖我干什么?”秦小雪伸了一个懒腰,看了一眼狼藉的餐桌,“我吃饱了,买单吧。”

郭海瑞伯爵虽是掌管格鲁吉的军政、财政,却是出了名的刚正之人,唯一不能应付的就是眼前的秦小雪。格鲁吉有句非常经典的流传广泛的话语,就是出自秦小雪的口中:我请客,你买单!顺便说一句,格鲁吉的境内,白吃白喝的头号人物首推流氓公主──秦小雪!

郭海瑞伯爵一把将秦小雷拉到门外,一阵激烈的讨价还价,二人最终决定餐费六四开。秦小雪的一顿早餐差点把二人吃破产,好在二人的人缘不错,东凑西借方才支付了昂贵的餐费。

郭海瑞伯爵不得不邀请秦小雪入住他的城堡,如果再来一次这样的餐费,恐怕郭海瑞就要变卖国王赏给他的城堡了。

他的城堡位于南港郊外三公里处,城堡占地约有三平方公里,城墙高有十八米、宽六米多,护城河约有三米多宽。此城堡原来的主人是三十年前曾经叛变的亲王,当年,勤王之师付出两千多人的巨大代价,方才将此城堡攻下──伤亡的数字最能说明此城堡的防御力!

圆形的城堡正门两侧的城墙上耸立两座高六米的箭楼,钢铸闸门只露出了灰暗色的圆锥形的尖头,据说,此种钢铸网状闸门只有在城堡遭受攻击时才能放下,而重新将闸门拉起需要数百人的齐力合作。

远远望去,城堡内的建筑物的古典式的圆锥屋顶最为显眼。宽达六米的吊桥缓缓放下,郭海瑞等一行人进入了城堡内。

秦小雪光顾郭海瑞伯爵的城堡已经不是一次了,整个城堡内的设施,较之一家普通的旅馆相差无异,堡内的墙壁涂的只是一层简单的白石灰……为了节省军费的开支,郭海瑞伯爵让铁血步兵团的千余名官兵驻扎在城堡内,饶是如此,城堡内的房间还有很多是空闲的。

掌管南港的军政、财政,并不代表郭海瑞就非常有钱。说句可怜的话,郭海瑞的食谱中一周只有一次是荤菜。可想而知,他在招待客人的时候会是何种尴尬场面。

来到城堡的大厅内,秦小雪刚刚坐下便说道:“我的伯爵大叔呀,你也太小气了吧?每次都用白开水招待我,换成咖啡什么的也好呀。”

郭海瑞乾笑著:“小雪,我没有那么多钱呀。”如果十年前,郭海瑞很有可能将秦小雪一脚揣入护城河中,因为方才的一顿超昂贵的餐费,整整花了他两年的俸禄!

秦小雷更惨,他虽是负责了四成餐费,却是等于他六年的军饷,原本还打算和女朋友下个月结婚,经他老妹这一搞,看来短期内是不可能了。

“嘻嘻……说白了就是穷光蛋。”秦小雪喝了一口白开水,怪异地看了郭海瑞伯爵一眼。

郭海瑞伯爵仿若被电流强力刺激一样,立即避开秦小雪的目光,心中更是忐忑不安,如果再来一次大餐,恐怕那时他就可以宣告破产了。不过,秦小雪那恍如海口一样的进餐样子,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老妹,你怎么来南港了?”秦小雷是深受其害,心中极度的想著秦小雪走得越远越好,最好是跨洋过海的去远东。记得去年的一顿消夜,等于吃掉了秦小雷的十枚订婚戒指!

“怎么!你不欢迎吗?”

“没有、没有,我很欢迎……”秦小雷傻乎乎的笑著,打心里来讲,如果可以重来,他情愿投胎至牲畜的家中,也不愿和秦小雪扯上一点点的关系。

郭海瑞伯爵忽见秦小雪眼神有异,起身带著秦小雪一行人来到二楼,进入书房内,关妥房门,肃容地问道:“小雪,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秦小雪落座木椅,看了一眼四周的千册的各类书籍:“国王吩咐我保密,哥,你找一名亲兵,让他传信给国王,说我到了南港。”

事关重大,秦小雷亲自吩咐一名亲兵。郭海瑞伯爵不是愚笨之人,并没有打算追问其中原由,与秦小雪闲话家常。

书房高约六米,其实用面积在两百多平方米,除了窗户射入室内的一道光线处以外,其他三面墙壁上,皆有高高的书架,且有一个高五米多的书架。此书房原是叛军亲王所专用,自从郭海瑞伯爵接收城堡后,书房内的藏书一直就没有动过,只是叫了一些身手麻利的侍女负责打扫。

刑天与巫老的目光被书本吸引,仰头分辨著书籍上的书名,眼中都有一种**之光,似乎二人所寻找的书是同一本。

“小色狼。”秦小雪见刑天扭头望来,对著他格格一笑,指了一下书册道:“这么多书,应该够你看一年的吧?”

“嗯。”书架上的书实在太多了,刑天一时半会也不可能得知全部的书名,落座后饮了一口茶水,蓦然看见一幅油画,眼睛不由得瞪得老大!

油画上,一位身穿低%睡衣的亮丽妇人,她的右手高抬持杯,眼神似乎在观赏著酒液,她的右手的食指轻轻抚摸左肩的琵琶骨,整副油画透著一名妇人临睡前,怡然赏酒之势,似乎只有贵族才会有的一幅场景。

秦小雪十分不悦地看了一眼油画,鼻孔传出气哼声:“有兽性没人性的小色狼,你的口味越来越低级了。”

“伯爵大人,这幅画是谁的?”刑天目不转睛地看著油画,眉头也逐渐的皱了起来。

“这幅画应该是上一任城主亲王拥有的。”郭海瑞伯爵看了这幅油画也有一些年头了,每次看这画总是有种身染高贵之气的感觉,如今刑天这么一问,他不禁起了好奇之心,“小天,这副画有什么不对劲?”

刑天苦笑地说著:“上一任城主应该是一个荒**之人,难怪他的政变没有成功。”

“小色狼,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这幅画说明了一切。”说著,刑天举步走出书房,其他人都在愣愣地望著油画,心中都在琢磨著这副画究竟能说明什么问题!

走出城堡的书房,踏上城堡宽约一米的过道,刑天就听见了一阵金属撞击声传来,空气中弥漫著强烈的杀气。战狼岂能不明刑天心意,立刻上前一步,把刑天抱在了窗台上。

举目望去,百余名铁血步兵团的战士们正在激烈的对杀著,一旁的空地上,几十名受伤的战士们正在自我包扎著伤口,脸上丝毫看不出痛苦神色。再远一点,几百名铁血战士手持长矛,策马冲锋,对象就是朝夕相处的战友……这就是铁血步兵团的日常训练!

据悉,格鲁吉铁血步兵团在招收新兵的考核中,最少有一半以上是带伤离去的,合格的新兵们也是伤痕累累,躺在chuang上养伤的时间不会少于一个星期。确切的情报,铁血步兵团在常规训练中,每年都有百余人死在自己人的兵器下──如此真刀实枪的常规训练,他们在战场上的战斗力可想而知。

“六百多万的人口,六十万的军队。”刑天跃下窗台,边走边问道:“战狼,你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国家崩溃和发动战争。”战狼压低声音地说著。忽然,他好像想起一件事情,面露愧色地说道:“主人,听说格鲁吉的六十万军队中有四十万是保甲兵。”

“保甲兵?没事是农夫、有事是军人?”

“是的,主人。”

“嗯,这个方法不错……”

猛然间,刑天与战狼二人齐齐打住脚步,目不转睛地望著书房隔壁的一道木门,刑天的眼中更是闪烁著兴奋的神光,好似找到万年奇宝一样。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感受著空气中那一丝同族人的气味,“想不到这里还有我的族人。”说著,刑天上前敲敲木门。

吱嘎声传来,木门被打开,一名侍女目视著战狼一会儿问道:“请问您是?”

刑天乾咳了一声,吸引侍女的视线,“请问我可以拜访这房间的主人吗?”

“小青,是哪位贵客呀?”屋内传来一位少!*的声音。

“等一下。”小青进去一会儿就出现了,她含笑地说道:“两位贵客,夫人有请。”尾随小青,刑天步入了一间普通的卧房。常理来讲,书房旁边不应该是卧房,原本是会客室的,郭海瑞伯爵为了方便省事,特意把此房间改建成卧室。

“夫人,他们来了。”小青乖巧地立足在少!*的身边。

在少!*看见战狼的那一刹那,她的内心一震,忽见战狼身前的刑天,少!*再也把持不住了,身体难以自制地颤抖著。

“夫人,您没事吧?”小青从未见过伯爵夫人如此的惊慌失措,心疑伯爵夫人身体不适,因然关心地问著。

“我没事、没事……”伯爵夫人强压心中的惧骇,尽力保持优雅的坐姿,“我是伯爵的夫人,请问二位是?”

落座后,刑天含笑地说著:“伯爵夫人太客气了,我叫刑天,他是我的仆人战狼。”说完,刑天微笑地颔首示意,战狼也很有礼貌地鞠躬。

“小青,我和两位贵客有些事情要谈。”

目送小青离开视线,闻听微弱的关门声传来,伯爵夫人随即离坐,双膝跪地,双手的手掌向上,额头著地,毕恭毕敬地道:“血狼后裔叩见!”说完,伯爵夫人一脸敬色的重复方才的动作,直至第九次的时候才停止,却是不敢站立起身,依旧保持额头著地的叩首姿势。如若此景被外人看见,他们铁定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皆因这种九叩大礼早在千余年前就已经被废除了!

“起来吧。”刑天虽是面无表情的话语冰冷,却是不能掩盖他眼中的异样色彩,“伯爵夫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

伯爵夫人岂能不明刑天言指何意,心中有点别扭,“小、小天……”伯爵夫人抬眼看了一下刑天,见他面露温和的笑意,却无不妥,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伯爵夫人,有没有族人和你联系?”

摇摇头,伯爵夫人好似想起某件极为重要的恐怖的事情,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非常难看,翕动的双唇喃喃地说著:“难道那个预言是真的?唉,看来他们是躲不过去了。五百年了,该来的始终都要来。”

“自食恶果罢了,对了,夫人,你有孩子吗?”

“没、没有。”伯爵夫人显得有点不自然,其脸也是悄悄的红了。忽然,伯爵夫人以那恳求般的眼神望著刑天,过了良久,鼓起勇气的大胆开口道:“能……能帮我吗?”

想了想,刑天淡淡地说著:“如果我没有猜错,问题应该是来自王室内部。”

“是的,南港每年上缴的税收足以养活一支百万雄狮。”伯爵夫人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理了理脑海中的思路,解释道:“国王一共有三个兄弟,三十年前国王的大哥天亲王发动武装政变,虽是铁血步兵团力挽狂澜,一路势如破竹的击溃反军,却是没有抓住天亲王。最近,国王的二哥地亲王也是蠢蠢欲动,他手握格鲁吉的十万大军,每年向国王索要大量的军费不说,前两天还建议国王增加边防军的数量、减少南港的驻军。京都虽是号称有铁血步兵团的十万大军驻防,其实部队的数量只有三万,如果流放在外的天亲王与朝野中的地亲王联手,京都可是就要暴露在自家人的矛头下了。”

伯爵夫人喝了口水,顿了顿说道:“东瀛霸主上官秀吉也是在积极的练兵,与东瀛相邻的国家共有三个,格鲁吉是最近的,上官秀吉极有可能挥军入侵格鲁吉,要不然南港的驻军也不会达到三万之众了。”

“你想要*怎么帮你?”刑天温声地问道。

伯爵夫人一愣,万万没有想不到刑天答应的如此爽快:“真……真的?”伯爵夫人的话语声有点颤栗,她不想因为她的事情将刑天陷于危难之地,如果真的是这样,伯爵夫人情愿堕入无间地狱,也不愿让刑天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你的困难就是我的困难,帮你解决这些事情是一定的,不过……”刑天顿了顿,扭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淡然地说道:“预言到来的那一天,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要带著你的家人和我走。”

“明白了。”伯爵夫人喟然的叹气,或许她已经看见了预言将会带来何种灾难。忽然,伯爵夫人眼中骤现一丝希望之光,美目泛著恳求的神色望著刑天,她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刑天会明白她将要说出什么话。

“伯爵夫人,除了这件事情以外,任何事情我都能答应你,包括要*的血肉。”

战狼闻言心中一惊,已明晓刑天心中之意,上前一步,劝阻话语尚未出口就被刑天抬指阻止。战狼看了一下刑天,摇头心中的一叹,无奈地退了回去。

“伯爵夫人,你应该知道我的血肉意味著什么?”刑天含笑并指示意伯爵夫人无需开口,他吁了一口气,“不要把这件事情泄漏出去,要不然会引来很大的麻烦。”

点点头,伯爵夫人看了刑天一眼,欲言又止。事实上,她的心里比谁都清楚,无论任何的代价,就算把整个世界给刑天,刑天也不会答应她的恳求,或许只有这件事情是刑天所不能答应的。

月圆之夜,乌云闭月,城堡显得有点阴森,仿若来自异世界的建筑物一样,挺立于天地之间。轰然一声雷响,大雨哗然的倾盆而下,电闪雷鸣中,城堡若隐若现的黑暗身形,似乎在诉说著三十年前的那场惨烈的战役……铁血步兵团的战士们挺%立足于滂沱大雨中,丝毫没有在意雨夜入寝的寒意,尽忠职守的保卫著城堡的安全,忽然,一道诡谲的影子一闪即逝,似乎雨夜成了天然的掩护屏障……

手托下巴,秦小雪趴在chuang上,美目无神地望著户外豆大雨点形成的雨幕,口中哀叹著:“无聊呀,本来想看一下月亮的,谁知道下这么大的雨。”

几乎是一个白昼的时间,秦小雪、郭海瑞伯爵、秦小雷、巫老四人都在研究那幅油画究竟意味著什么?可惜,非但没有解开油画之谜,还弄得一头雾水。原本秦小雪想藉著圆月的美丽,解开心中的闷气,谁知这场大雨来的真不是时候。

“该死的小色狼,竟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明天一定要整死他。”秦小雪恶狠狠地握拳说著,脑海中更是幻想著刑天那副极其狼狈的样子,以及刑天跪地求饶大呼姑奶奶饶命……

想著,秦小雪的脸上露出了极度满足的表情,喉中发出怪异的呵呵笑声,好似明天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蹬的一声传来,秦小雪警觉地翻身下chuang,蓦地见到窗口站著一个人,凝神吓问:“你是谁?”

雷光一闪,就这瞬间,秦小雪看见了一个雷光照耀下的狼首,吓得一直退至墙边,“是、是你……”正是那只夺走秦小雪红丸,将她带上**高峰的,大陆上最最强横的生物──炎狼!

炎狼似乎听懂秦小雪的话语,它点点头,走到了秦小雪的身边,用鼻子嗅了嗅秦小雪身上的味道,似乎似在确定她是不是那一夜的女人。

“你、你、你想干什么?”秦小雪颤吓地开口问道,虽是心声告诉她炎狼不会伤害她,但和此种强大的生物如此贴近,秦小雪的心里不免发毛,如果炎狼兽性大发,恐怕会殃及南港的百姓,最少也会将城堡变成一个人间地狱。

炎狼的金色双目闪烁著温柔的光芒,柔情似水般的把秦小雪抱上了chuang,鼻息甚是浑浊,毛茸茸的手掌轻轻地解开秦小雪的睡衣。

秦小雪一阵心猿意马,怪异的舒畅感觉袭上心头,她用那软弱无力的玉掌按在了炎狼的手腕上,“不、不行,你……你不能这样……”秦小雪的鼻息也混浊了,人与兽的异种之爱是她思想上无法逾越的壕沟,她的心中极力的挣扎著,如果眼前的炎狼是一位人类,秦小雪也许此时就已经妥协了。

炎狼的解衣动作停了下来,把秦小雪紧紧地搂在怀中,巨大的手掌**了她的睡衣内,抚摸著她背后的细腻肌肤,鼻孔在秦小雪的耳边磨蹭闻著她身体的香味,身体感受著秦小雪**的颤抖,以及她口中激**般的支支吾吾的声音。

“你……你不能这样,我们不可以……”

秦小雪在炎狼的怀中挣扎著,柔弱无力的手臂似想挣开炎狼强健至极的身体,无奈,她的全身力量似乎被炎狼吸走一样,银牙咬著玉唇,粉拳无力地敲打著炎狼的*脯,她知道下面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也知道这只炎狼没有想像中的凶猛,好似情人一样,又好似她身体一部分一样,竟是在短短的时间内,挑起了秦小雪心中积压十八年的原始**!

“你,放手,放开我……”

秦小雪的头脑一片混乱,似乎已经丧失了思维能力,只顾著反抗,而她身上的仅存的一件睡衣也不知在何时落在了chuang下……

炎狼双掌抱著秦小雪的腋下部位,金色的眼睛闪烁著原始的**,一直望著秦小雪布满红晕的脸颊,温柔地添了一下她的%部中线位置,鼻孔传出嗯嗯声,似乎在恳求秦小雪一样。

望著炎狼的诚恳眼神,秦小雪心中已经明白了,她的双手居然不听她的指挥,搂住炎狼的脖子,在它的耳边纹声地说道:“我……我答应你……”这话说出口,连秦小雪的心中都很奇怪,她为什么要认同炎狼呢?难道炎狼不是人类的敌人吗?正当秦小雪胡思乱想之际,忽感有滚.烫的物体侵入,她不禁啊了一声,强忍撕裂般的疼痛,双手搂得更紧了,银牙使劲地咬住炎狼肩膀的一块肌肉,双手五指恨不得抓入他背部的**内。

炎狼的眼睛闪过一丝愧色,他尽可能的抚摸秦小雪肌肤的每一处,放缓了侵入的节奏,在她的耳边轻嗷了一声。撕裂的痛苦明显降低了很多,秦小雪明白这是炎狼的爱护,她也急切般的配合著:“狼,你好温柔……”说著,秦小雪抚摸著炎狼背部毛茸茸的狼毛,不论是身体还是精神,秦小雪已经默认了炎狼是她的异种夫君了。

一望无际的欲海中,秦小雪仿若一叶轻舟一样,随著欲海之浪上下起伏著,令她无法控制轻舟,只能任由欲海之浪的摆布,直到在那瞬间猛升至天堂的顶端。好在户外的雷声掩盖了激**高歌,如若不然,定会引来他人的注意。

秦小雪依依不舍地搂住炎狼的脖子,不让滚.烫物体离身,也不愿让炎狼离开她的怀抱,良久,她幽幽地说道:“狼,你、你要走吗?”秦小雪知道这一刻是不可避免的,却是不想让此刻发生。

点点头,炎狼取来一个本子和一支羽毛笔,上面写道:雪,每逢月圆之夜,我一定会出现。

秦小雪依旧坐在炎狼的**上,她看了看本上的字体,望著炎狼的眼睛:“狼,我知道你不会失约,我想、我想……”秦小雪羞涩的无法继续说下去,低垂著粉首,蛇腰不自觉地扭动了一下,感受滚.烫物体之际似乎在等待著。炎狼一把搂住秦小雪,在她的耳边喔了一声,再次进入了欲海,上下起伏著……激**过后又是激**,天堂之上还有天堂!

末世炎狼

末世炎狼

作者:森淼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整篇写的很好,作者写的太棒了,赞一个!文笔真好,值得推荐。作者实力之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