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最新资讯

《末世炎狼》第一章与狼共舞~免费阅读

时间: 2019-09-22 18:49:26 编辑: 薇薇

免费提供末世炎狼第一章与狼共舞~的全文阅读,“来不及了,他们正在善后,看样子他们要灭口了。”.........

末世炎狼

推荐指数: 10分

《末世炎狼》在线阅读

第一章 与狼共舞~

炎狼,陆地上最强横的霸主。成年炎狼的身高在四米以上,狼首人身且毛发细腻。此狼故名为炎狼,是因为它在作战的时候,身体会被一股怪异的火焰包裹,似有似无虚实难辨,形成一个强大至极的保护炎。因此炎狼不畏惧任何术法,神兵利器难以伤他分毫,唯一能杀死炎狼的方法就是车轮战,不计代价的利用人海战术将炎狼活活累死!

此外,传言说炎狼具有任何生物所不及的生存能力、匪夷所思的学习能力,还有一项传言至今令人不敢相信──普通人只要饮一口炎狼的血液必将得到长生不老,食一块炎狼的肉将会得到金刚不坏之身!──摘自《山海经之狼族怪谈》

夕阳的残光抚摸著沧桑的大地,似乎在安慰著已去的亡灵。深山的林中,一名劲装少女,手持三尺利剑,她丝毫不惧身边虎视眈眈的数十人,剑锋闪过,一名彪形大汉软倒于地,身体无节奏的痉挛著,他的双手难以行动,咽喉伤口处涌著鲜血,目露绝望的神色,带著人性的**离开尘世……

“交出《傲天录》,饶你们不死。”少女剑指一人,冷冷地说道。

蓦地,诡谲的弧线光芒一闪,数十人无声无息地倒地不起,恍若瞬间失去生命一样!少女心中清楚的知道,有一位高手中的高手出手,且有可能就是传说中无人可及的圣灵斗士的级别。

微风轻抚,少女不可自制地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地握紧剑柄,寒峭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一名潇洒倜傥的男子出现在她的视线内,他的脸颊上透著冰霜般的寒意,其无形外溢的气势足以令少女证明男子是一位高手;男子身前是一名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幼童,他似乎非常的普通,然而,少女的直觉告诉她,幼童是一位危险的人物。

“你们是谁?难道你们不知道礼貌吗?”少女诘问著。

“战狼,把东西拿过来。”幼童没有理会少女的话语,淡淡地吩咐著。

战狼轻嗯一声,翻出尸体怀中内的一本名为《傲天录》的书籍,将其呈交至幼童的手中。

幼童只是翻看了两眼,冷淡地问道:“战狼,你认为这东西对我有用吗?”

“这、这……”战狼翻看著《傲天录》,面色有点为难地说著:“主人,这、这只是一本普通的秘笈。”

闻听二人的言语,少女得知眼前二人是一种主仆关系,那位名叫战狼的男子甚有可能就是幼童的保镖。当战狼翻出《傲天录》的时候,少女的身体难以移动半分,其气势完全被战狼震慑。然而,当听战狼口中说出《傲天录》只是一本普通的秘笈,少女的心中不禁气结,问道:“你知道《傲天录》是什么奇宝吗?”

“我只知道《傲天录》对我没有用。”幼童挥手示意战狼把《傲天录》还给少女,他扭头看了一眼夕阳,望著少女说道:“如果你不是**,最好在日落前离开这里,要不然后果自负。”

“臭小子,你说什么?”羞涩的怒然脱口大喝,少女面露惊骇神色,赫然在瞬间失去二人的踪迹。她愣愣地望著手中的《傲天录》,不解幼童为何会说出它只是一本普通的秘笈?

难道三块大陆的数十个国家为了争夺它所发动的战争是儿戏吗?

传言──谁解开《傲天录》里面的秘密,谁就可以坐拥天下。就算没有解开《傲天录》里面的秘密,最少也能得到一套傲视天下的剑法,成为一代传说中的圣灵斗士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不论是一国之君、还是平民百姓,或者是武者,《傲天录》有著永远的无穷的吸引力。

“嗷呜──”

远方传来一声狼嚎,将少女由回忆中拉回了现实。身为一个武者,少女丝毫不惧,将《傲天录》揣入怀中,保持一定的警戒心,行走于幽暗的林中。

毫无任何先兆,一个身高足有三米的狼人出现在少女的身前!

狼人的躯体极为强健,处处都透著无比的强悍,且他的身体被熊熊燃烧的烈焰包裹著!定下心神,少女没有感觉到四周温度有任何的变化,且狼人的脚下的杂草无任何被烧著迹象。正当少女惊奇这细微发现之际,一个流传著五百年之久极为恐怖的传说,缓缓的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炎、炎、炎狼……”

少女的**觳觫地抖著,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仍有炎狼的存在!

“这、这不可能。”

少女一步一步的向后退著,持剑的右手抖的厉害,不得不以双手握住剑柄。少女清楚的知道她不可能是炎狼的对手,就算是十万最精锐的正规军,也不可能挡住炎狼前进的脚步!

少女没有想到流传五百年的传说竟会是真的,然而,另一股**将她内心的恐惧逐渐的趋散。如果眼前的炎狼是真的,那么,他的血液必然会让人长生不老,足以令一个普通人得到傲视群雄的力量。

如此大的**,少女不由得稳住了内心波澜的情绪,见炎狼毫无任何防御姿势,银牙一咬,挥剑直取炎狼的咽喉!

炎狼没有在意攻去的剑锋,一把抓住少女的脖子,利爪撕碎了少女的衣衫,用那长长的舌头轻轻地舔著少女神秘的玉女峰,鼻孔中传出粗重的呼声,金色的双目跳动著**的火焰。少女无法抵抗炎狼强势的力量,她用尽所有可能的方法,依旧不能摆脱炎狼的控制。她现在终于明白幼童话语含义,然而为时已晚,炎狼已经占据了她的身体……

一阵剧痛传来,少女知道她失去了红丸,失去了宝贵的贞洁,悔恨的泪水夹杂著屈辱滴落于地;她难以反抗,只能默默承受著身体与心灵上的痛苦,希望这一切尽早结束,可是,炎狼似有无穷的精力一样,令少女在欲海中攀上了一次又一次的高峰……

经过长达数小时的巫山云雨,少女逐渐的失去了知觉。待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身在一个山洞内,躺在一个乾草做成的地铺上……

“你醒了。”

循声望去,幼童正坐在洞口边的一块凸出的岩石上,藉著射入洞口的阳光,看著一本书籍。下意识中,少女认知到幼童手中的书籍就是《傲天录》,脱口冲著幼童喝道:“把《傲天录》还给我!”

“走光了。”

少女闻听羞涩一呼,蜷缩在一角,尽可能的用半张chuang单挡住她那外泄*光。羞霞遍布俏脸,使她无形中显得娇小可人。然而,少女心系奇宝《傲天录》,却又害怕*光再次外泄,想了想冲口问道:“你不是说《傲天录》对你没有用吗?怎么还窥视《傲天录》里面的奥秘?”

“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是天性的使然,或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少女玉唇一噘:“你怎么不先说出你的名字?”

“……刑天。”

“刑天?”少女垂著粉首,搜索脑海的记忆中有无刑天此人,而刑字不在百家姓之中,难道这位自称刑天的幼童,是哪位没落的王族后裔?未得其中道理,少女疑惑地看了幼童一眼:“我叫秦小雪……喂,小不点,你当我不存在呀,赶快把《傲天录》还给我。”

“又走光了。”刑天扭头看了一眼羞愧不已的秦小雪,对其微微一笑,合上手中的《傲天录》,淡笑地说道:“早就跟你说过离开这里,想不到你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对了,最近有没有来月经?”

“你……”秦小雪心中羞涩不已,低垂著发烫的脸颊,不难明白是刑天将她抬到此山洞。

过了好久,秦小雪方从羞涩中走出,抬目瞄了刑天一眼,心想这刑天最多也就是一个十三岁大的孩童,为什么他知道这些男女之事?难道刑天是那种不多见的早熟孩童?

“喏,这是我炼制的药物,怀上炎狼的孩子不是一件好事情。”

秦小雪愣愣地望著脚前不远处的玉瓶,心知里面是某种药物,却是不甘心接受刑天的礼物:“你放心──我自有办法把那东西逼出来。”

“那玩意也能逼出来?”刑天以不解的眼光望著秦小雪,宛如在等待她的答案。

秦小雪似乎已经忘记了什么,怒然地捡起玉瓶砸向刑天,脱口吼道:“这是我的事情,关你什么事?”

“唉……”刑天伸掌接住玉瓶,苦笑地摇摇头:“秦小雪是吧,你已经第三次走光了。”

出于少女本能的原因,秦小雪第三次开口惊呼了。她的心中充满了不解,为什么在这位自称刑天的幼童前面,心中没有半丝的防范意识,竟然一连三次犯下了同样的错误!

“你、你……色狼。”无语可言下,秦小雪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见刑天面露狐疑神色望著自己的时候,她的双眉不觉一皱:“小色狼,难道我说得不对吗?”说著,秦小雪的心中更是奇怪,为什么她的脑海中总是有一股意念驱使著与刑天接近呢?

“主人,衣服找来了。”洞外传来了战狼的声音。

得到刑天的容许,战狼低著头走进山洞,似乎有某种强大的心理力量制压著战狼不能看秦小雪,他只是将衣物置于刑天的脚下,躬腰退出山洞。

刑天看了一眼脚下的衣物,用手中的木棒把衣物挑给了秦小雪,扭头面向洞壁。

秦小雪惊疑地望著刑天,心想他是不是有洁癖?或者是其他的怪毛病。虽是**被刑天免费参观了三次,秦小雪不免心中升出羞涩,强忍**传来撕裂的感觉,生硬的将衣物穿好……

“刑天。”秦小雪曲腿席坐草铺上,看了刑天一眼:“你怎么知道我是被炎狼袭击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打败炎狼,你是怎么救我的……你、你能说些什么吗?”她的心中充塞著怪异感觉,虽是不明是何种含义,却是能明白这种感觉是刑天造成的。

刑天没有在乎秦小雪的一番问话,翻阅著《傲天录》,说道:“只要学了《傲天录》里面的技法,最少能进入风云榜的前三十位,嗯,的确是一种很厉害的武功技法。”

“真的?”秦小雪狐疑著,风云榜的百余位斗士或者术士,哪一位不是能以一敌百的高手:“刑天,你在开玩笑吧。风云榜上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里面有很多都是神秘的术士,他们都是一些神龙见首不见尾拥有神秘力量的人,就算是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身边很少听说有超过三名术士的。”

“信不信由你。”刑天将《傲天录》抛给秦小雪,似乎想起某件事情一样,含笑地对著秦小雪说道:“只要你心狠就能解开里面的秘密,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么多,能不能理解‘心狠’的含义,那就要看你的智慧了。”

秦小雪暂时无法理解其中的奥妙,因然牢牢记住刑天的话语,她的感觉告诉她,刑天告诉她这个秘密,较之赎罪无异。

“刑天,你准备去哪里?”秦小雪已经下定决心尾随刑天,最好是在途中对刑天瞭解多一点点。她的心中知道,仅是刑天身边的保镖战狼,他的身手就已经足够令他取得一个将军的地位,最不济也是深受国王信任的一个贴身护卫。秦小雪不敢肯定战狼的身手到底有多高,不过,她可以确定战狼的身手能挤入风云榜!

“我最大的嗜好就是旅游,你说我会去哪里?”刑天已经明白了秦小雪的心意,一句话将问题反抛给了秦小雪。

“哦,那你有没有兴趣去格鲁吉?”秦小雪面部蕴藉著兴奋之意,急忙地问道。

格鲁吉位于神秘大陆,国土面积约为六万九千七百平方公里,地形以丘陵地带为主,人口约在六百多万。格鲁吉虽是一个小国家,物产却是可比一个大国,拥有世界上最不畏惧死亡的铁血步兵团。

小国家并不代表这个国家没有强大的军队,格鲁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据闻,格鲁吉拥有的兵力已经达到了六十万之众,几乎已经超过了国家十分之一的人口;仅是格鲁吉的丰厚物产就足以应付庞大的军费开支,再加上格鲁吉南港的一个转运海港、一个金矿和一些军事矿产,这无疑是巨大的财政收入之地。

难怪有人曾经说过,格鲁吉南港的每年收入足以再养活格鲁吉的四十万军队,如果再加上金矿的收入,格鲁吉再养二十万佣兵队伍也不为过。事实上,格鲁吉的每年军费开支,完全是军事矿产所产生的利益支付的。

“格鲁吉?是不是神秘大陆的那个国家?”

“是的,你知道吗?”秦小雪得意洋洋地说著:“假如一百年内出现十个术士,神秘大陆最少是占了七个,而格鲁吉就会出现两个术士。术士的地位是很高的,不论术士是什么身份,他们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受到一国之君最高尊敬和礼遇。如果术士要投靠这个国家,只要术士提出的要求不过份,国王会百分之一百的满足,包括把公主许配给术士。怎么样,现在知道术士的厉害了吧?”

“喂,小色狼,我在跟你说话,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秦小雪见刑天没有理会她的话语,心中不禁怒气一升,没有好气地质问。话语声尚未落地,秦小雪的心中就开始疑惑了;在失去宝贵的贞操以后心中应该悲伤才对,为什么对著刑天的时候心中总是多了一份安全感、多了一份怪异的温暖、多了一份依靠、多了一份……

“你说得都是废话,整个世界的人谁不知道?”

秦小雪不服的哼了一声:“我是怕你不知道。”

摇摇头,刑天站立起身,拍了拍**:“你应该是格鲁吉的人,不会不知道怎么走吧?”

“小色狼,你少在那里得意,我一定要整死你。”说著,秦小雪也站立起身,却是难免扯动**的伤痕,俏眉不禁紧皱。

见状,刑天取出玉瓶中的一粒金色药丸,丢到秦小雪的手中:“吃下它,保证不会对你有坏处。”说著,刑天不再理会秦小雪,反剪双手,举步离开了山洞。

药丸入口即化作一股清流,秦小雪心知这是疗伤药品,却惊奇药丸的药效发挥之快,实则是没有听闻。刑天的言行深深的吸引著秦小雪,她的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知晓刑天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在她心中,最想看见的就是刑天出丑的样子!

走出群山,踏出峻岭,秦小雪不言不语地尾随在刑天的身后。她很是惊奇刑天的耐力,接连几天的赶路,她的**都有点吃不消,而在刑天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一丝疲劳的迹象,如果不是战狼提出休息一会儿,恐怕刑天还要继续走下去。

大路边,秦小雪席坐树下,口中咀嚼著乾粮,面露惊疑的神色,望著刑天以木棒代笔在地面上画出的符号。饶是她见多识广,也不曾见过如此怪异的符号,看似某个教廷的符号,却又区别于斯,因然开口问道:“小色狼,你画得是什么?”

几天下来,刑天似乎已经默认了秦小雪言中的“小色狼”的绰号:“没什么,小孩子无聊罢了。”说著,刑天用脚底板抹去了地面上的符号,把玩著手中半米长的木棒,忽感秦小雪走来,刑天立刻用木棒指著秦小雪:“保持半米的距离。”

秦小雪一愣,没有好气地问道:“小色狼,你不是要告诉我男女有别吧?”

“不是,我不太喜欢女人接近我半米的范围。”

“……喂,你是不是有病呀?”秦小雪压根就没有听说有人会有此怪癖,猛然间,她似乎想到了一个超严重的问题,心怀惊悸地开口问道:“小、小色狼,你不会是同性恋吧?”

“我没有那种嗜好。”看了一眼,刑天心中怪怪的,暗忖现在的女人想像力还真不是一般的丰富!

“你说你不是同性恋,好,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女人靠近你半米的范围?”秦小雪打定主意要打破沙锅,事实上,她也很好奇,如果刑天不是同性恋,那他为什么要拒绝女人呢?难道世人常说的英雄爱美人是假的吗?或者说,刑天还没有发育?不对呀,前几天刑天还说出女人的生理特徵,这刑天简直就是早熟的娃儿!

秦小雪的脑子里胡乱的想著,久未见刑天回答,不禁性子一使:“臭小子,难道你听不见我说的话呀?”

刑天怪异地看了秦小雪一眼:“听见是听见了,回不回答是我的自由。”

“你──”秦小雪心中闷闷的,似有一股气息无法宣泄一样,她怒步走向刑天:“我就不信你不说实话!”

刑天彷彿受到莫大的惊吓一样,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连退了好几步,手中的木棒始终指著秦小雪,似乎在确定某种安全距离一样:“我、我警告你,不要靠近我。”

秦小雪一脸得意的样子,缓步进逼著刑天:“只要你告诉我为什么,嘻嘻,我就放过你。”

“丫头,你、你……”刑天手足无措的步步退著,好似秦小雪是某种食人恶兽一样。

秦小雪不是弱者,能清楚听见刑天的心跳加快,看著刑天的**出现肉眼可见的颤抖,她不由得更加得意:“小色狼,只要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一定放过你,要不然,嘻嘻……你一定倒大楣。”

“你、你……战狼,挡、挡住她。”见战狼挡住秦小雪的逼近步伐,刑天舒坦地松了一口气,似有余悸一样,摸著%.口替自己顺气,心中暗想这个世界还真的不缺少女流氓的存在。

秦小雪无法逾越战狼的伟岸身躯,勾头指著刑天气道:“臭小子,你算什么男子汉!有本事不要让战狼帮忙。”

“我还小,不是男子汉。”

有了战狼的阻挡,刑天的心中安稳许多,却是不免留有一丝余悸,害怕秦小雪来个出其不意。于是,刑天走到另一棵树下,坐下前还看了秦小雪一眼:“秦小姐,希望你自制一点。”

“我喜欢这样,要你管!”秦小雪气得腮帮鼓鼓的,她自知斗不过战狼,气乎乎的背靠树干坐下,扭头冲著刑天说道:“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还有,这地又不是你家的,我爱怎么走就怎么走,你管得著吗你!”

“……秦小姐,难道你没有家教吗?”

“哎呀,臭小子,敢骂我,你不要命了!”说著,秦小雪随手捡起身边的一块石子,砸向刑天的脑袋。

身为刑天的奴仆,战狼脚尖轻轻的碰了地面一枚石子,那枚石子彷若子弹一样,嗖的一下就射了出去,准确无误地击下了秦小雪的那枚石子。

刑天看了一眼落下地面的石子,望了望秦小雪那蛮横的样子,苦笑地摇摇头,心想秦小雪一定是被家里人宠坏了,要不然也不会这样无礼。

秦小雪的脑子里面乱糟糟的,下意识对战狼产生了敌意,心想如果不是战狼挡住,一定可以向刑天要出答案,最不济也能看见刑天出丑的样子。现在倒好,战狼破坏了这一切。

“冷脸的,你半天不说一句话,你的喉咙是不是有问题?”秦小雪找碴的冲著战狼问著。

战狼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没有理会秦小雪那足以杀死人的眼光,恪忠职守的尽他份内事。

“喂,你们都是哑巴呀,怎么都不说话!?”秦小雪的话语声充满了怒气,似乎二人再不说话,她就要使出杀手?一样。

战狼说话了,不过对象不是秦小雪:“主人,有杀气。”

一队一百多人全副武装者,簇拥般的保护著一辆豪华马车,脸上刻著随时作战的字样,眼神中透著嗜人一样观测著四周的可疑之处……两者相隔近千米,刑天已经看出对方不是一般的佣兵队伍,由他们鼻孔中传出的稳重的鼻息,刑天的心中更加的确定他们不是常见的佣兵。

马蹄声由左右两侧传来,大概有三百多人的蒙面骑兵,身著轻甲、手持长矛、腰系长剑,跨骑前后夹击护卫队。被攻一方很快做出反应,布阵迎击即将到来的战斗……

不消一会儿,兵器的撞击声,临死前的惨叫等声响就已传来,秦小雪有点动容,双方混战的人数,不输于小国家之间的一场小规模的战争。她似要刑天好看,扭头冲著刑天沉颜地问道:“见死不救、袖手旁观不是英雄所为,刑天,你说是不是?”

“我不是英雄,他们的生死和我没有关系。”刑天淡淡地说著,根本就没有去看双方的战斗,依旧拿著手中的木棒,在地面上画著怪异的符号。

“怎么,你不出手救他们?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秦小雪没有想到刑天的话语如此的清淡,脑海中彷若被刑天的话语搅拌成一团浆糊一样,良久方才开口说出此话。

“来不及了,他们正在善后,看样子他们要灭口了。”

几名蒙面骑兵似乎在马车内翻找什么东西,一名蒙面骑兵双手捧著一个匣子交至一人手中,好似里面的物品非常重要一样。

骑兵头领确认了匣子内的物品,将视线凝聚在刑天三人的身上。骑兵头领一挥手,百余名蒙面骑兵组成半圆阵形,似要斩杀目击者杜绝后患!

怪异的事情发生了,不论蒙面骑兵如何鞭打坐骑,马匹硬是不想前走一步,有的马匹还退了好几步!骑兵们的眼中纷纷透著不解的神色,齐齐望著领头人,等待著他的号令。

骑兵头领对马匹的反常迹象也是难以解释,挥手示意部下下马。他握著骑士长剑,步步进逼刑天三人,除了那名女子摆出攻防的姿势以外,另外两人毫无攻防的意思。然而,他的心中却是忐忑不安,越是靠近内心越是抖的厉害,直至最后不得不停下脚步。

秦小雪似乎很喜欢出风头一样,长剑一挥:“小小毛贼,让你们知道姑奶奶的厉害。”说著,她就要上前与骑兵们厮杀一番。

“住手。”刑天与骑兵头领齐齐开口。

刑天冲著骑兵头领微微的一笑,话语带著和气地说道:“你已经完成任务了,不要节外生枝,我可以当作没有看见。”

“小色狼,难道你怕了他们?你怕我可不怕!”说话间,秦小雪就要上前击杀骑兵,可是,当她踏出第一步的时候,身体就被某种无形有实的东西锁住一样,根本就不能动弹半分,她不由得扭头冲著刑天喝道:“臭小子,是不是你搞得鬼?赶快放开我!”

摇摇头,刑天站立起身,拍拍**黏附的灰尘:“诸位,我们还要赶路,能让开一条生路吗?”刑天的话语听起来非常的温和,然而,马匹们似乎受到惊吓一样,令很多骑兵无法控制马匹,只能眼睁睁地望著它们奔向远方。

骑兵头领沉默了一阵,挥手示意部下放行,对著刑天说道:“英雄出少年,如果有缘,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是吗?机会一定有的,后会有期。”

目送刑天三人远离视线,骑兵头领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没有和刑天动手,他已经看出锁住秦小雪的乃是战狼发出的斗气,仅是对付一个拥有斗气的战士,他就已经很吃力了。而刑天的那种轻松不紧张的样子,不难看出刑天对战狼的战斗力的信任。最令他害怕的就是,训练有素的战马竟会发出惊恐般的嘶叫声,这难道不能说明事情的真相吗?

“队长,你怎么放了他们?”一名骑兵不解地问道。

“正如那名孩童说的一样,我们不需要节外生枝。”骑兵头领不想说出心中感觉,指挥著他的部下撤退……

末世炎狼

末世炎狼

作者:森淼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整篇写的很好,作者写的太棒了,赞一个!文笔真好,值得推荐。作者实力之作!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