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最新资讯

法医灵异录刘天琳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时间: 2019-06-25 19:15:31 编辑: 格格

法医灵异录主角是凌凡刘天琳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故事内容写的很是精彩,文章讲述了“老大,这恐怕有些困难吧,这两起案件是无动机无凶器无目击者无线索的四无案件,凌凡刚才的几点总结的是很好,可是就算男鬼真的是人,那么整个青山市符合前三点的男子也不在少数,而且我们没有权力也足够的时间去对市民进行地毯式搜索啊。”陈玉珍有些为难地......

法医灵异录

推荐指数: 10分

《法医灵异录》在线阅读

第一卷 西藏巫咒 第八章 又失左腿

凌凡与陈玉珍自医院回来之后,两人一直闷闷不乐,他们想到那个青年发疯的样子,如果不是看到特别恐怖的东西绝对不可能吓成那个样子,到底昨天晚上午夜这两个人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两人带着这样的疑问悻悻地回到了酒店的客厅里,推开门的时候,方义和其他的成员已经齐齐围着茶几坐在那里,众人的目光怀着期盼投到两人的身上。

凌凡嘿嘿一笑,纵步跳到一只沙发上坐下,拿起上面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而陈玉珍则是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两眼望着镂花的天花板。

“你们两人今天出去查到些什么没有?”方义眯着眼望着两人道。

陈玉珍叹道:“什么也没有发现,现场的惟一幸存者都已经疯了,他只是一直喊道红鬼红鬼,长着血红眼睛的鬼......”

方义脸上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失望,于是将头转向凌凡,道:“你呢?”

凌凡放下手中的茶,笑道:“我今天刚验查了尸体,虽然没有将尸体进行病理解剖,但我想已经用不着解剖了,因为我已经从尸体上得到了至少四点线索。”

“哦?!”方义眯着的眼睛突然间睁开闪现着亮光,将手中的烟掐灭,忙道:“快说说看。”

凌凡放下手中的茶杯,道:“其一:尸体是被扼死的,就是被一个力大无穷的人突然掐住脖子窒息而死的,如果真是鬼魂的话,这种杀死人的办法好像很麻烦也很费力;其二:现场虽然被之前来的警察踩的一团糟,但还是有几处.男鬼踩着血的鞋印留了下来,那个血鞋印印迹窄而短,而且鞋码只有四十三码左右,我想那个红鬼可能是个男的,女子很少有这么大码的脚,按照鞋印与人身高的比例1:7的概率来说,我们就能得到这个男鬼的身高;其三:这个男鬼能生生地将一个人的胳膊撕扯下来,可见他的臂力绝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其四:也就是最重要的,我在死者的手指甲缝中发现一些肉衣与纤维,我想那可能是死者临死之前抓挠男鬼时留下的,只要*检查下就知道他的NDA,只要他有我们人类的NDA,那么我们就可以断定他绝对不是鬼魂!”

方义从背后拿出一叠档案放到茶几上,拍到桌子上:“从今天起这件案子和上一次在‘左臂丢失案’并在一起归我们管,我已经向上面报了军令状,一星期破案,怎么样有信心嘛!?”

“老大,这恐怕有些困难吧,这两起案件是无动机无凶器无目击者无线索的四无案件,凌凡刚才的几点总结的是很好,可是就算男鬼真的是人,那么整个青山市符合前三点的男子也不在少数,而且我们没有权力也足够的时间去对市民进行地毯式搜索啊。”陈玉珍有些为难地说道。

“废话!好办的话也不用你们来办呀,一星期之破不了案,全都给我滚蛋!”方义丢下一句狠话,伸手抓起桌上的报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将房门重重地关上。

“呵呵,看吧,老大,又用这一招来激将我们。”陈玉珍无奈地耸耸肩无奈地叹道。

“不过我倒时有个疑点一直想不清楚。”凌凡盯着面前空空的茶杯道。

“什么疑点?”陈玉珍显然比谁都着急,刚才挨了方义一顿骂,心里极其不舒服,暗暗决定一定要把真凶给揪出来。

“右臂!死者的右臂不见了。”凌凡还是在盯着那个空茶杯,“上次我解剖的尸体是左臂不见了,这次是右臂!到底那东西想要做什么?”

“我想是不是那个男鬼把那两条胳膊给吃了。”陈玉珍手中还是拿了把小刀子在削一个红红的苹果,此言一起顿时引起在座的众人一阵干呕,宛如长江水连绵不绝。

“玉珍姐,你说的好恶心哟,今晚你做的饭我不吃了,坚决不吃!”林欣妍挥舞着一双小巧纤细的手撅起小嘴忙道。

“啊......呵呵,不好意思呀,突然联想到了嘿嘿。”陈玉珍忙带着一脸的歉意地笑道。

“玉珍姐,我怕死你该不会就是那个赤鬼吧?”古如风离的陈玉珍坐的远远的,虽然他的年纪远远在于陈玉珍,但还是随着众人一起叫玉珍姐,虽然感觉怪怪的。

凌凡听到古如风的声音突然想到什么,抬头望着古如风,道:“老古,在你们阳阴学中一条左臂有什么作用吗?”

古如风低头深思了半天,缓缓道:“如果只是一条左臂和一条右臂的话,我想可能什么作用也没有的。”

“那就奇怪了,那个男鬼到底要左右臂有什么用呢?”凌凡靠在沙发背上望着天花板思索着。

突然一陈急促的电话声再次响了起来。

陈玉珍迅速起身跑到电话旁,等了一下后才拿起电话,刚要说话时,电话那头已经抢了先机:‘是方队吗?又出事啦!!在青山市郊区的一片桦树林中又发现一具死者,和今早在M街发现的那具尸体类似,但少了条左腿,你们快来吧!’喊完对方便挂了电话。

“鬼又出现啦!!”陈玉珍盯着客厅里的众人凝重地说道,“而且这次的死者又是少了一条左腿!”

“玉珍姐,天瑜,我们走!老古和欣妍在家查阅资料,我觉的左右臂与左腿拼在一起肯定是什么灵异作用的,等晚上我们回来,告诉我们结果。”凌凡话音刚落,人已冲出了客厅,陈玉珍和楚天瑜也第一时间跟了上去。

不消片刻工夫,凌凡三人已经驱车来到桦树林,现场根本就不用找,哪里人最多那里就一定是凶杀现场。凌凡三人穿过人群,跳过隔离带,朝着一个拿着小本在翻阅的刑警走去。

“噢,这不是玉珍嘛,听说你调到别的科呢,怎么还管凶杀案呀?”那个刑警看着陈玉珍有点惊讶,握了握手笑道。

“哈哈,还不是为了这件案子,对了老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玉珍也不再寒暄,直接开门见山。

“谁知道呢,听目击者说,他也是开车路过这的,透着车窗突然看到一个全身红色的像是人的东西高高地把死者举在头顶,然后用力一扯便将死者的一只左腿给撕了下来,刚开始他以为是拍恐怖片呢,可是等他摇下车玻璃再仔细看时,那个红色的似人物便消失不见了,而那个男人也早已丢在草地上,没有了呼吸,”老宋翻着那个记录档案,抬头望向陈玉珍道,“而且他的左腿被生生撕扯掉了,下落不明!”

凌凡可没闲功夫扯淡径直走到一方白布前,蹲**身将那块白布揭开,同样的是铁青色惊惧的面孔,脖颈处深深的扼痕,身上没有尸斑,温度还算正常,尸僵也不明显,只有一些闻味而来的蚂蚁在撕咬着尸体,被撕扯的只剩下薄薄的皮肤丝连的断肩依然渗着血,暗红的血不断从被扯断的血管缓缓流出,沿着那些丝丝粘粘的皮肉渗入青草地里,将青青的草色染面深褐色。

“又是那个男鬼干的!真不到他大白天竟敢出来行凶!”凌凡将白布重新盖上,愤道。

楚天瑜走过来:“怎么样,有线索吗?”

“你以为我是神啊,现在顶多知道是个红色的男鬼,而且力大无穷,虽然与他跟你比还差很多。”凌凡露着一副无耻的笑容,双手抱肩,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跟楚天瑜跟玩笑是那么可怕的一件事。

“哼!看来一天没尝我拳手的厉害,你是不是有点想了?”楚天瑜嘴角弯起一丝冷笑,右手成拳左手成掌活动着关节,盯着凌凡瘦小的脖子不禁地摇摇头。

凌凡顿时咽了口唾沫,心道:这小妮子可是特种大队退役女队长呀!而且还是黑带三段!吃她一拳可不是闹着玩的,说不定连整个人都会被她撕掉!凌凡忙摆手笑道:“和气和气,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楚天瑜哪里听到了他的话,一脚便踢了上去,一记军靴印在凌凡的**上。

陈玉珍拿着眼前这个人的死亡档案朝着两人走了过来:“怎么样,看出点什么吗?”

凌凡挥手拍了拍**上的土,笑道:“和M街的那具尸体一样,被扼至窒息而死,而且他的左腿被男鬼拿走了。”

“上次的案件是被拿了左臂、早晨的那具尸体是拿走了右臂、而眼前的这具是拿走了左臂,那个男鬼到底想用这些做什么?!”陈玉珍托着下巴思索着。

“哈哈,我看你还是别想了,目前我们的线索就是我们所谓的男鬼还可能还是一个女人呢,力量超于常人的女人,而且可能擅于化装呢,这得等我检查DNA后再确定是男是女呢,”凌凡看陈玉珍托着下巴思索的样子很是纠结,拍拍陈玉珍的肩膀,说这里就交给刑侦科的人来处理,还是回去看看老古他们查到些什么没有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街道上七彩的霓虹灯闪烁起来,充满着欢乐和谐的音符,行人在小吃街上缓缓地走着,每经过一个小摊都要尝一些,来往的车辆被堵的只剩下狂按喇叭的劲。

不远处一闪明亮的玻璃后面是一双忧愁与担心的明亮眼睛,她就是陈玉珍,下午的案件又挨了方老大一顿批,骂她消极怠工,如果一星期破了案第一个滚蛋的人就是她。

“可恶!!”陈玉珍一拳砸在钢化玻璃上,愤愤地叱道。

“玉珍姐,怎么了?”凌凡端着一杯茶走了过来,明知故问道,他就喜欢看女孩纠结的样子,这才可爱嘛,说着与陈玉珍一起倚在玻璃上,望着玻璃外的芸芸众生高兴地在小吃街吃着小点,仿佛他们根本就没有烦恼一样。

“还不是为了那件男鬼案,现在都已经死了两个人啦!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遭她毒手呢!”陈玉珍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那也没有办法呀,我们在明,他在暗,而且我们手中的线索还不足以将范围缩小到几个人之内,你知道我现在最希望的是什么吗?”凌凡眨着眼睛看着陈玉珍。

陈玉珍望着凌凡眼睛中的神色,突然明白过来,嘴角挽起一抹笑:“希望红衣男鬼再出来犯案!!”

“答对了!加十分!!”凌凡抬头便宜将手里的茶一饮而尽,“只要它再出来犯案,那么我们就能从四件案件中找到共同点,很多连环杀人案都是共同点的,即便是这起案件也是一样,这就是为什么他在第二案件中次没有杀死那个矮个青年,而只是单单将光头阿奇给杀了的原因。”。

凌凡接着望去窗外不辩五指的黑暗,眼睛中露出一份坚毅,“我想上次的尸体、早晨的阿奇和今天下午那个尸体一定要什么共点,只是我们还没发现而已,我们还需要第四件案件来进行对比分析。”

“大哥哥、玉珍姐,快点我给你们做的香酥辣肠。”林欣妍欢快如白灵鸟般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这可是我第一次做菜呢!”

“香酥辣肠!?名字听起来不错,不知道看着怎么样?”凌凡搓着双手,鼻子闻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转过身去看那盘香喷喷的香酥辣肠。

雪白的瓷盘,粗如手臂般的火腿肠,烤的油酥酥地翘着皮,上面浇灌着鲜红的番茄汁。

“呕!!!!”屋里的除林欣妍外的所有人顿时感觉胃底一股酸水逆冲上来,全都弯着腰干呕起来。

“傻丫头你这是做的什么呀?太恶心了吧!!”楚天瑜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手巾纸捂在自己樱嘴上,指着那盘东西喊道。

凌凡更是迅猛大步嗖的一声冲了上去,从林欣妍手中抢过那盘东西丢进旁边的冰箱里,砰的一下把门关上,望着林欣妍命令道:“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奇怪的食物了,做饭的事交给玉珍姐就行,本来客厅里气氛有点压抑,刚好能激励斗志,有利于发散思维思考案件,但被你这么一闹,成什么样子啦!”

林欣妍嘟起一张小嘴,摆着一副娇羞羞的样子:“人家可是怕大家饿,特意做给大家吃的……”说着,双朵晶莹剔透的泪珠在美丽的眼眶中打转。

古如风裂着大嘴笑道:“哈哈,我倒是觉的欣妍做的挺不错,活跃这里阴郁的气氛,不然还真被你们吓死了!!”

“老古,你先别裂嘴笑了,赶快说说今天我要查的事情有什么结果了吗?”凌凡一掌拍在古如风的后背上,并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古如风看到凌凡的这种笑容,总是感觉特别的不舒服,双手一摆,叹道:“你别吓我,我胆小,结果不是没查到,是查到的内容太多了,多到连我这个智勇双全的天才阴阳师都大啦,我需要再有一件案子来证实。”

凌凡看着古如风,又望向正对着自己笑的陈玉珍,顿时大笑起来,道:“果然英雄所见略同,刚才我和玉珍姐也是这样想到,只要再出现一件案子,那么我们就能找到抓住男鬼的线索!”

“好像有一个大男人把我这个小女子给彻底无视了,好像只有他是HIT,姐妹们要不要让他见识下我的厉害!”楚天瑜笑嘻嘻地对着林欣妍和陈玉珍。

“天瑜姐,请!”“天瑜,请!”陈玉珍和林欣妍两人齐声笑道。

楚天瑜活动着细瘦的脖颈和纤细的手腕,一步步地朝着凌凡走过来。

凌凡心里太明白不过了,眼前这个穿着迷彩服露着天使般笑容的女子,细瘦的脖子和纤细的手腕,根本就是迷惑人的假象,陈玉珍就亲眼看见过,眼前这个微笑的女孩一脚就将一棵碗底粗的小树踢成两截。

“壮士...不...女侠...和谐社会不讲求暴力!”凌凡可是亲身尝试过楚天瑜的厉害,心有余悸,忙双手挥的如同三级风力的小风扇。

“英雄,**贼,今天早上你好像吓的我很爽是吧,现在总该换本女侠来出出气了吧。”楚天瑜勾着一抹迷人的微笑。

古如风忙扭着**闪到一旁,以示与凌凡彻底地划清界线,老死不相往来:“天瑜,不用给我面子,尽管动手,狠狠地揍!自从这小子来了我这天才阴阳师的风头全被抢尽了,该打!”

凌凡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他没想到刚才还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转眼间竟然投向了对方的队伍,这世界太黑暗了。不消片刻,隔壁那个小房间里又传来一阵惨叫声,曾经凌凡晕迷的那个小房间,房间外的为客厅众人再次齐齐在%.口划着十字,祈祷凌凡身体健康。

法医灵异录

法医灵异录

作者:番茄死不了 类型:悬疑 状态:已完结

作者的写作功力十分深厚,精细入微的人物描写,令人印象深刻,过目难忘,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牵动人心,很喜欢作者的风格,会一直关注他的作品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