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最新资讯

安然如梦小说女主苏乐小说叫什么

时间: 2019-05-21 19:36:58 编辑: Alis

男主角是东方阔女主角苏乐的书名叫《安然如梦》,是作者晓梦残阳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08章殇歌落(2)突然,南沙的右腿突地向后移了半寸,安然凤眸一眯,紧握匕首的右手握得生疼,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打算,高手之间的对决,一个放松,那便是死。.........

安然如梦

推荐指数: 10分

《安然如梦》在线阅读

第08章 殇歌落(2)

“西纱,原来是你?”踏着月色踱到安然面前的,果然是昔日的南方护法,南沙。云翔却不知道是忙些什么。

安然眉眼一挑,转过头来却是一脸的惊讶,似乎是丝毫未想到会在这儿遇见南沙。背对着南沙,却是使背上的行囊尽数落入了南沙的眼中。

南沙生得敦厚,此刻眉眼微微上挑的模样,却是有些滑稽。

安然那微微惊讶的模样,已是让南沙猜到了安然意欲做些什么,当下却也不阻拦,“你走吧。”

安然一愣,这下倒不知早已决定好的剧本该怎样继续下去了。安然不知道,南沙本就不喜欢安然,知道了云翔与安然绵绵情意之后更是想要将安然除之而后快。此番安然居然想要自行离去,南沙自是赞同的很。

但是南沙如此,安然的计划确实不得实施,安然自然不会允许这般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安然眉眼微闪,眼神有些复杂,盯着南沙瞧了好久,却将南沙眼中的满意都纳入了心中。难不成,南沙早就希望自己离开云翔?

安然眼光流传,却是有一主意在心中成形。当下安然便去了清冷,巧笑倩兮,手中的匕首早已纳入了衣袖之间,不见锋芒。

“南沙,西纱怎么会离开城主大人呢?西纱自小的梦想便是同城主大人,也就是北杀双宿双飞了。此刻有这样好的机会,西纱怎会放弃?”安然眉眼含笑,“安然方才是同你开玩笑的。”

“是么?”南沙双眼一眯,看着地上横躺着的尸体,显然是不信安然的话。

“那些人不相信我是舒三小姐,更是对我大打出手。”安然面容清冷,端的是一副事实就是如此的模样,“南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安然话语之间轻重缓急明显,倒是令南沙有些犹疑了。这帮蠢材不认识西纱倒也是不奇怪。

安然暗笑,南沙依然是这样的有勇无谋,当下便是立刻推波助澜,“我正欲找云翔商讨一下立后的相关事宜。作为国母,到了如今还一无所知岂不给人笑话。”

安然的眼中光彩异常,言辞之间却是一国之母的模样。

南沙冷哼一声,手掌重重拂过素灰色的袍子,冷冷出言:“城主欲立你为后?”南沙思及城主并未言明皇后的人选究竟是谁,难道真的是眼前的西纱?

“除了我,还能有谁?”安然嘴角扬起一个幸福的弧度,却是半路堪堪停了下来。安然似是有些羞赧地低了头,举手投足之间俨然是一个小妻子的模样,却更是坐实了云翔即将立自己为后的事实。

南沙眸色一冷,脸上是再也藏不住的森寒,仿佛是出鞘的利剑,既然是出了鞘,便是不见鲜血不罢休的模样。

“既然这样,那就休怪南沙无情了。”南沙面对着安然而立,却是敌人模样。安然陡然清冷了不少,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南沙,你这是做什么?”

安然偷笑,这个南沙,还是那么没脑子。

“送你上西天。”南沙挺起胸膛,隐隐可见坚实的肌肉。口中的话却是半分不由人,坚毅的双眼之中倒映的安然的倩影,却也是带了些冷冽。

安然同南沙没有太多交往,也谈不上感情,最甚,却也只算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只是,南沙这个沦落人,却是沦落的甘愿罢了。

一红一灰的两个身影,都笔直地站立着。皎洁的月光拉长了两人的身影,南沙的影子,却是正巧落在安然的脚下。

安然只听的一声脆响,南沙已是软剑在握,细薄的软剑在安然面前宛若蜿蜒前行的毒蛇,似是在朝着安然吐着蛇信子。

安然眸色依然,定定地看着南沙,不论看过多少次,安然依是觉得,南沙壮实的身材,却使得是这样玲珑的软剑,对比之间却总是有些滑稽讨巧。

空气之间仿佛有片刻的凝滞气氛不同于适才的松散,却是有些紧张了。安然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盯着南沙的冷眸丝毫不动,南沙的任何一个小动作却是都逃不过安然的眼睛。

突然,南沙的右腿突地向后移了半寸,安然凤眸一眯,紧握匕首的右手握得生疼,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打算,高手之间的对决,一个放松,那便是死。

南沙一甩袍子,灰色的袍子向后扬去,却是扬起偏偏的落叶,手中的软剑仿佛真是一条游动的蛇,游移着向着安然而来,南沙速度极快,安然却是分毫不让,一个错身,软剑便从安然的颈间擦过,却丝毫没有触到安然白嫩的肌肤。饶是这样,安然仍是觉得有些寒冷,许是快要入秋的缘故。

与此同时,安然曲折右手,手中的匕首直逼南沙的颈间动脉。左脚一个直踢,却是想着南沙的下盘,端的是冷漠无情,丝毫不见昔日的同盟之谊。

南沙脸色一变,左手就着安然的手腕,看似随意的拍打,安然的手臂却是抖了一抖。都说南沙擅长格斗,却不是虚张声势。南沙微曲右腿,一个轻踹,便解了安然的一脚。

安然眼睫毛扑扇,以左腿为轴,右腿一个旋转,化拳为掌,朝着南沙的后背袭去,南沙一个侧翻,手中的无形软剑却是直指安然的面门,未用剑刺,却是一个直拳,生生打在安然的胸.口。

安然足尖点地,被南沙打得后退几步,直到撞到身后一颗大树,这才堪堪停了下来。安然反手握着匕首,一时之间气氛更是紧张。

南沙昂首挺胸,一副论格斗,我怕谁的模样,倒是让安然看得直皱眉。安然又是一个侧身,躲过南沙迎面而来的左拳,足尖一个旋转,手中匕首飞出,却是落了空去。

“嘭——”的一声巨响,安然只听见树木倒地的声音,对着一阵子“窸窸窣窣”的声音,却是惊醒了林中栖息的鸟儿。本想着寻了个筑巢的好地方,却怎道住进了这修罗场。饶是白色的宿鸟,也是只需片刻,便隐没在了这暗夜之中。

安然当机立断,紧握匕首便直刺南沙的头部,南沙微微左侧,匕首滑过南沙耳边,却只听得空气破空的声音,却是不见血光。

南沙一声冷哼,右手间的软剑此时却是左手在握,此时一个三百六十度的转弯,绕过安然的脖颈,几欲切断了安然的颈间动脉。安然不动声色,左手早已化掌为拳,朝着南沙左倾的头部袭去,南沙不屑一顾,却是拿了右手来挡。南沙用不惯左手,本可以切断安然颈间动脉的软剑此刻却只划破了安然的冰雪肌肤。

安然勾唇一笑,却左手剑一把短刀早已在握,待到南沙发现,却早已是为时过晚。安然锋利的短刀已经一闪而过,南沙的右臂却是脱离了身体,悄无声息地落在了满是落叶的土地上。

温热的鲜血喷洒在安然的红衣之上,开出朵朵娇妍的花,却似是那血色的蔷薇,红得可怕。安然羽睫轻扇,嘴角依然噙着还不曾落下的清冷笑容,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却是沉静如水。

“啊!!”剧烈的疼痛令南沙不住地呼喊,左手已丢了那软剑,转而紧握着被安然生生砍断的右手,英挺的五官皆皱在了一起,痛苦的紧。

安然仿佛没有看到南沙痛苦的模样,情拽衣角,轻轻拭去短刀上残留的血红,泛着丝丝冷光的短刀复又明亮如初,安然这才满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望着南沙痛苦的模样。

安然不曾同情南沙,今日她未杀他,那便已经是手下留情。南沙想杀她,这是事实。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安然……”依然是一个男声,只是这个男声话语间的不可置信还是入了安然的耳朵。

安然举头,果不其然见到了一身蟒黄色的太子服,服帖地套在云翔身上。云翔果真是衣架子,穿什么都俊逸非凡,举手投足之间都泛着一股子遗世独立的味道。

“你在做什么?“云翔的双眼还有些迷蒙,不看地上的南沙,只看着同样也看着自己的安然。

安然依然是清冷如那天山之上的万年寒冰,藏于袖中的手掌之间,却红丝花落,同样被隐没在了这黑夜之中。

“太子殿下,这女人想背叛你!“南沙如鹰勾般锐利的双眼瞪着安然,安然转身,却是见到了南沙满脸怨毒的模样,似是同自己有深仇大恨。

“你给我闭嘴!我问的是安然!”云翔双眸一眯,之间却是一阵内力射出,直直搭在南沙的胸.口。

“噗——”南沙一口鲜血喷出,喷洒在枯黄的落叶之上,最终却只落入了泥土。甚至有几滴鲜血依然停伫在嘴角,仿佛不舍得离开。只是,南沙的面上却是了无生机,直直地向后倒去,淹没在了成堆的落叶之中。

安然看着南沙如折翅的蝶般无依的模样,倒是心有感触。南沙一高大的男子,安然却不知为何想起了蝴蝶。只是南沙随风飞扬的会袍,却真想是风中飞舞的枯叶蝶一般,不住地盘旋着。

看着自己不远处的云翔,只一眼,安然却仿佛是过了一生。一生一世一双人,皆是空想;孤苦伶仃随浮尘,却是真实。

安然如梦

安然如梦

作者:晓梦残阳 类型:短篇 状态:已完结

复杂又赤忱的感情溢余纸上,人物情绪写得很真实!激情洋溢,悬念丛生,内容新颖,文笔成熟,非常值得一看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