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最新资讯

《大唐将倾》全文免费试读第十八章:张网待逆胡

时间: 2019-05-20 14:36:19 编辑: Alis

《大唐将倾》是五味酒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晋,韦娢,书中主要讲述了:秦晋指着身边的户曹刘四道:“你来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大唐将倾

推荐指数: 10分

《大唐将倾》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张网待逆胡

新安东城外封冻的涧河被悉数凿开,两排一人多高的冰墙在河水西岸耸立而起,位于最内侧的冰墙之内人头攒动,汇集了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幼。他们不是被征召起来劳作的民夫,而是观刑的百姓。

沿着冰墙内侧,上百个身着囚服的男女跪在冰冷的雪地上,咒骂声,哭泣声,告饶声,不时从其中传来,但很快就被百姓们鼎沸的议论声而湮没。

“看看,那不是崔安世的家奴吗?平日里耀武扬威,欺男霸女,想不到也有今日下场,真是活该!”

崔安世绝大部分的家奴都在校场的变故中被尽数斩杀,但也有极少数人因为没有跟在他的身边而暂时幸免,后来大都被契苾贺带人给搜捕了出来,又因为有着陈千里的阻止,一直活到了今日。

现在,秦晋决定拿他们的肮脏的血液祭旗,激发城中军民的抵抗意志,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新安县县廷在秦晋的带领下几乎倾巢而出,陈千里展卷宣读着待宰囚徒的罪状。

“……通敌造反,诛联三族,当此非常之时,上安天心,下顺民意……即刻行刑……”

宣读完毕,秦晋冲陈千里点点头,陈千里则面无表情的又提着气高呼了一声:“行刑!”

赤**着上身的刽子手,手持着锋利的大斧早就跃跃欲试,听到县廷长吏的命令,早就有人上前将囚徒的脑袋按到在刺骨的冰面上,锋利的大斧闪着耀眼的阳光狠狠挥落。

上百颗血淋淋的头颅当场滚落,囚徒腔子里鲜血箭一样喷到了几步远的冰墙上,瞬间的功夫就将冰墙染的通红。紧接着,刽子手上前将亲手砍下的头颅揪住发髻,高高的举起,呼喝道:“请百姓们验看,通敌造反者已经尽数伏诛!”

几日下来,谁家没有好男儿死在逆胡叛军手中,百姓们自然恨透了这些通敌的败类,见到这些人伏诛顷刻间人心大快,呼喊万岁,威武之声不绝于耳。

斩首的尸体统统扔到涧河河水中冲走,至于头颅则被整齐的码放在冰墙上,以震慑心怀不轨的叵测之人。

唯一的遗憾是,被斩首的人中并不包括范长明的族人,当契苾贺带着千人队赶到长石乡以后,范氏族人造就在范长明的带领下,逃之夭夭。捉不到正主,又不能牵累其他人,契苾贺只好悻悻的返回新安。

其实这也在情理之中。以范长明奸狡过人的性子,在得知蕃兵叛军败退后,怎么可能还留在长石乡等着人上门去拿他呢?

“听说那老竖子被生生气的吐了血!”

“也难怪,老年丧子,这种打击搁谁身上都受不了!”

“哼!还不是那老竖子自作自受?弄到现在没了子嗣给他养老送终真是活该啊!”

范长明的两个儿子,范伯龙和范仲龙都因范长明作乱而死,等同于是他间接害死了自己两个儿子。

围聚在秦晋身后的佐吏们在低声议论着范长明,陈千里回头狠狠瞪了那几个佐吏一眼,他们缩了下脖子,瞬间就没了动静。一场血腥的刑杀让所有人都心怀畏惧,看到少府君的面色阴沉似水,便都知趣的闭上了嘴巴。

这其中与县廷一干人站在一处的郑显礼则显得有几分格格不入,他对秦晋这种以杀人震慑人心的方法是持保留意见的,但是鉴于此人面对逆胡叛军历次都能化险为夷,反败为胜,便也认定这未必是秦晋的泄愤之举。

前日城外一战,死伤无算,秦晋一手带出来的团结兵折损了大半,就连丁壮们都是十损其四,秦晋的确是愤怒了,这才有了今日涧河内的大刑杀。

刑杀结束,百姓们们被组织起来返回新安城,原本人声鼎沸的东关城外立时就变得一片萧索,只有一人多高的冰墙上,那一字排开的头颅倍显狰狞可怖。

心腹们紧随在秦晋的身后,他们对这位杀伐决断的秦少府早就佩服的五体投地,相信只要有他在,新安便会守的如金汤城池一般。不过,这几日已经有人开始在私下里议论,高仙芝的二十万兵马究竟什么时候能抵达新安!

“走,去城南!”

这一日,秦晋的话少的出奇,上马之后,一抖缰绳,战马向东关城与南山之间的皂河谷地奔去。陈千里、契苾贺、郑显礼也拍马跟了上去。

十数匹战马很快便从关城与南山间的狭窄谷口进入,这个所谓的谷地不过是皂河封冻形成的,一旦出暖开化,再想进入却是难上加难。与外面深可及膝的大雪不同,谷地封冻的河面上仅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学壳,马蹄踩踏上去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这条河谷大概有六七里长,走了约有三四里的路程,河面逐渐宽阔了起来。显而易见,出口处狭窄,河水自然就会变得湍急,难以行船,以使关城险要。只不知这是当初建造关城的人故意为之,还是山势水势原本就浑然天成。

不过再往前走,山势便突然变得陡峭起来,连带着河谷也在逐渐收窄,再也不能几匹马并排前进!

一行人都被秦晋弄得满头雾水,这皂水河谷虽然可以作为通往新安城以西的通路,但却紧邻着新安南城,地势险要极了,并不会对死守新安构成威胁。

而秦晋却突然发问了,“郑将军,那日足下从这条谷地经过时,城上可曾有人注意到你们?”

郑显礼被问的一愣,继而仔细回想一番后,便摇摇头。

“那日鹅毛大雪下的几步远就难以视物,我又命部下以麻布包裹了马蹄,行走在谷中便悄无声息,人们的心思都在危在旦夕的东关城上,没注意到,也是情有可原!”

可秦晋却突然面色一变,声音变得已经有几分阴冷。

“如果再有一个这样的雪夜,东关城会不会再次上演这种情况?”

契苾贺陡然醒悟过来,失声道:“难道蕃兵会有可能从此处过……”愣怔了一下,他又信心满满的道:“少府君不必忧虑,咱们在谷口如涧河内冰墙那般炮制,将这河谷封堵就是,蕃胡叛军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别进来,除非他们生了翅膀!”

他的建议得到了人们的同声附和,不过郑显礼却觉得,秦晋亲自走了一遭这河谷,绝非仅仅是要封堵谷口这么简单。

果然,秦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不 ,不要封堵,我就是要让蕃胡叛军,趁着大雪之夜进入这里,正好给他们来个火烧皂河谷!”

郑显礼听罢,不禁为秦晋的想法击掌叫绝,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此计虽好,怕只怕逆胡叛军不肯乖乖入彀啊!”

直到此时,秦晋的脸上才露出了些许笑意。

“这就要感谢我们的范啬夫了!”

众人一阵愕然,谢他何来?

秦晋忽然指着这谷中薄薄的雪地上一条深浅不一脚印直向西延伸而去,“难道诸君就没注意到,这新下的雪上有新踩出来的足迹吗?”

“难道?”

陈千里失声道,“难道是范啬夫派了奸细来探查这条谷地?”

秦晋指着身边的户曹刘四道:“你来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刘四这才带着一副献宝般的表情上前道:“说来惭愧,俺有个表叔家就在长石乡,也是巧了,今日一早俺在南城上当值,正瞧见俺这表叔从那峭壁上攀爬下来。当时俺就扯着脖子问他,冰天雪地的来作甚,他只说趁着大雪来打几只野兔,开开荤。百姓乡民们经常由此攀爬,上山打猎砍柴,俺也就没多想。可过后越想越不对劲,就把这事告知了少府君……少府君当时就断定此人是范啬夫的奸细!”

众人没想到今日一早居然还有这样一段插曲。刘四咽了口唾沫又道:“俺当时还不敢相信,俺那表叔果真从了范啬夫那老竖子,然后就打发俺兄弟去长石乡走了一趟,诸君猜猜结果如何?”

“别卖关子,赶紧说!”

契苾贺被刘四弄得不耐烦斥了一句,刘四吓得一缩脖子,也顾不得卖关子了,乖乖道:“俺表叔那个里跟着范啬夫走的不下百十号人,俺表叔就是其中之一!”

听到此处,契苾贺冷笑道:“这回范啬夫老竖子又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他很快又意识到了什么,脸上显露出几分忧色。“咱们沿着东关城外的涧河修了两道冰墙,又凿开了涧河河面的厚厚坚冰,滔滔河水岂不是阻碍了他们进入这皂河河谷?”

“也不尽然!”陈千里跺了跺脚下的覆盖着雪层的皂河冰面,“皂河流出河谷,在东关城外与涧河交汇,咱们可没将冰墙修到皂河上啊。相反,如果得计太容易,反而会让多疑凶残的逆胡叛军有了警觉!”

众人击掌喝彩,认为陈千里分析的很是合理!

秦晋当场下令。

“陈千里,回城后立即清理府库,将全部火油搬到南关城墙上备用。”

陈千里轰然应诺!

“契苾贺,令你带人多备柴草......”

大唐将倾

大唐将倾

作者:五味酒 类型:仙侠 状态:连载中

层次井然,结构严谨,行文洒脱,趣味隽永。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看得出来是在用心的写,不错!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