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曲谱网 - 曲谱,简谱,歌谱,乐谱,曲谱网,简谱网,歌谱网,乐谱网,钢琴谱,歌谱简谱网,中国曲谱网,中国歌谱网,中国乐谱网,二胡曲谱,笛子曲谱,古筝曲谱

当前位置: 首页 > 戏曲剧本 >

曹禺??雷雨(二)_戏曲剧本

时间:2006-12-14 18:54来源:中国曲谱网 作者:曹禺 点击:
第一幕 开幕时舞台全黑,隔十秒钟,渐明。 景??大致和序幕相同,但是全屋的气象是比较华丽的。这是十年前一个夏天的上午,在周宅的客厅里。 壁龛的帷幔还是深掩着,里面放着艳丽的盆花。中间的门开着,隔一层铁纱门,从纱门望出去,花园的树木绿荫荫地,并且听见蝉在

  第一幕

  开幕时舞台全黑,隔十秒钟,渐明。

  景??大致和序幕相同,但是全屋的气象是比较华丽的。这是十年前一个夏天的上午,在周宅的客厅里。

  壁龛的帷幔还是深掩着,里面放着艳丽的盆花。中间的门开着,隔一层铁纱门,从纱门望出去,花园的树木绿荫荫地,并且听见蝉在叫。右边的衣服柜,铺上一张黄桌布,上面放着许多小巧的摆饰,最显明的是一张旧相片,很不调和地和这些精致东西放在一起。柜前面狭长的矮几,放着华贵的烟具同一些零碎物件。右边炉上有一个钟同话盆,墙上,挂一幅油画。炉前有两把圈椅,背朝着墙。中间靠左的玻璃柜放满了古玩,前面的小矮桌有绿花的椅垫,左角的长沙发不旧,上面放着三四个缎制的厚垫子。沙发前的矮几排置烟具等物,台中两个小沙发同圆桌都很华丽,圆桌上放着吕宋烟盒和扇子。

  所有的帷幕都是崭新的,一切都是兴旺的气象,屋里家俱非常洁净,有金属的地方都放着光彩。

  屋中很气闷,郁热逼人,空气低压着。外面没有阳光,天空灰暗,是将要落暴雨的神气。

  开幕时,四凤在靠中墙的长方桌旁,背着观众滤药,她不时地摇着一把蒲扇,一面在揩汗,鲁贵(她的父亲)在沙发旁边擦着矮几上零碎的银家俱,很吃力地;额上冒着汗珠。

  四凤约有十七八岁,脸上红润,是个健康的少女,她整个的身体都很发育,手很白很大,走起路来,过于发育的乳房很明显地在衣服底下颤动着。她穿一件旧的白纺绸上衣,粗山东绸的裤子,一双略旧的布鞋。她全身都非常整洁,举动虽然很活泼,因为经过两年在周家的训练,她说话很大方,很爽快却很有分寸。她的一双大而有长睫毛的水凌凌的眼睛能够很灵敏地转动,也能敛一敛眉头,很庄严地注视着。她有大的嘴,嘴唇自然红艳艳的,很宽,很厚,当着她笑的时候,牙齿整齐地露出来,嘴旁也显着一对笑涡,然而她面部整个轮廓是很庄重地显露着诚恳。她的面色不十分白,天气热,鼻尖微微有点汗,她时时用手绢揩着。她很爱笑,她知道自己是好看的,但是她现在皱着眉头。

  她的父亲??鲁贵??约莫有四十多岁的样子,神气萎缩,最令人注目的是粗而乱的眉毛同肿眼皮。他的嘴唇,松弛地垂下来,和他眼下凹进去的黑圈,都表示着极端的肉欲放纵。他的身体较胖,面上的肌肉宽驰地不肯动,但是总能卑贱地谄笑着,和许多大家的仆人一样。他很懂事,尤其是很懂礼节,他的被略有些伛偻,似乎永远欠着身子向他的主人答应着“是”。他的眼睛锐利,常常贪婪地窥视着,如一只狼;他是能计算的。虽然这样,他的胆量不算大;全部看去,他还是萎缩的。他穿的虽然华丽,但是不整齐的。现在他用一条布擦着东西,脚下是他刚擦好的黄皮鞋。时而,他用自己的衣襟揩脸上的油汗!

  贵:(喘着气)四凤!
  四:(只做听不见,依然滤她的汤药)
  贵:四凤!
  四:(看了她的父亲一眼)喝,真热,(走向右边的衣柜旁,寻一把芭蕉扇,又走回中间的茶几旁听着。)
  贵:(望着她,停下工作)四凤,你听见了没有?
  四:(厌烦地,冷冷地看着她的父亲)是!爸!干什么?
  贵:我问你听见我刚才说的话了么?
  四:都知道了。
  贵:(一向是这样为女儿看待的,只好是抗议似地)妈的,这孩子!
  四:(回过头来,脸正向观众)您少说闲话吧!(挥扇,嘘出一口气)呀!天气这样闷热,回头多半下雨。(忽然)老爷出门穿的皮鞋,您擦好了没有?(拿到鲁贵面前,拿起一只皮鞋不经意地笑着)这是您擦的!这么随随便便抹了两下,??老爷的脾气您可知道。
  贵:(一把抢过鞋来)我的事不用不管。(将鞋扔在地上)四凤,你听着,我再跟你说一遍,回头见着你妈,别望了把新衣服都拿出来给她瞧瞧。
  四:(不耐烦地)听见了。
  贵:(自傲地)叫她想想,还是你爸爸混事有眼力,还是她有眼力。
  四:(轻蔑地笑)自然您有眼力啊!
  贵:你还别忘了告诉你妈,你在这儿周公馆吃的好,喝的好,几是白天侍候太太少爷,晚上还是听她的话,回家睡觉。
  四:那倒不用告诉,妈自然会问你。
  贵:(得意)还有?啦,钱,(贪婪地笑着)你手下也有许多钱啦!
  四:钱!?
  贵:这两年的工钱,赏钱,还有(慢慢地)那零零碎碎的,他们……
  四:(赶紧接下去,不愿听他要说的话)那您不是一块两块都要走了么?喝了!赌了!
  贵:(笑,掩饰自己)你看,你看,你又那样。急,急,急什么?我不跟你要钱。喂,我说,我说的是??(低声)他??不是也不断地塞给你钱花么?
  四:(惊讶地)他?谁呀?
  贵:(索性说出来)大少爷。
  四:(红脸,声略高,走到鲁贵面前)谁说大少爷给我钱?爸爸,您别又穷疯了,胡说乱道的。
  贵:(鄙笑着)好,好,好,没有,没有。反正这两年你不是存点钱么?(鄙吝地)我不 是跟你要钱,你放心。我说啊,你等你妈来,把这些钱也给她瞧瞧,叫她也开开眼。
  四:哼,妈不像您,见钱就忘了命。(回到中间茶桌滤药)。
  贵:(坐在长沙发上)钱不钱,你没有你爸爸成么?你要不到这儿周家大公馆帮主儿,这两年尽听你妈妈的话,你能每天吃着喝着,这大热天还穿得上小纺绸么?
  四:(回过头)哼,妈是个本分人,念过书的,讲脸,舍不得把自己的女儿叫人家使唤。
  贵:什么脸不脸?又是你妈的那一套!你是谁家的小姐???妈的,底下人的女儿,帮了人就失了身份啦。
  四:(气得只看父亲,忽然厌恶地)爸,您看您那一脸的油,??您把老爷的鞋再擦擦吧。
  贵:(汹汹地)讲脸呢,又学你妈的那点穷骨头,你看她!跑他妈的八百里外,女学堂里当老妈:为着一月八块钱,两年才回一趟家。这叫本分,还念过书呢;简直是没出息。
  四:(忍气)爸爸,您留几句回家说吧,这是人家周公馆!
  贵:咦,周公馆挡不住我跟我女儿谈家务啊!我跟你说,你的妈……
  四:(突然)我可忍了好半天了。我跟您先说下,妈可是好容易才会一趟家。这次,也是看哥哥跟我来的。您要是再给她一个不痛快,我就把您这两年做的事都告诉哥哥。
  贵:我,我,我做了什么啦?(觉得在女儿面前失了身份)喝点,赌点,玩点,这三样,我快五十的人啦,还怕他么?
  四:他才懒得管您这些事呢!??可是他每月从矿上寄给妈用的钱,您偷偷地花了,他知道了,就不会答应您!(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