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一只汉子翻墙来

更新时间:2020-03-13 02:32:44

一只汉子翻墙来 已完结

一只汉子翻墙来

来源:万读小说 作者:非衣 分类:言情 主角:傻子,兰芳

新宠小说《一只汉子翻墙来》主角傻子,兰芳,是非衣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傻子,兰芳小说讲述了兰芳为了葬爹葬娘,给婆家当牛做马多年,婆婆却一逼再逼,相公不爽就给一顿打。拖着遍体鳞伤,她痛定思痛,一定要让看不起自己的人,后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阿三呵呵笑,说:“这可是大补的,买都买不来的,你居然这般糟蹋东西,真是暴谴天物!”

  “与我何干?再说了,你又如何知晓的这么清楚?莫不是你已经……”兰芳看着陈阿三,他不笑的时候,其实看着很阴沉,很吓人。

  就像是此刻。

  明明刚才还是一副如沐春风般的高兴,此刻一听见兰芳说这样的话,那张脸顿时阴沉下来。

  兰芳看着他像是要发怒的样子,不由得缩缩脖子,往后退了退。

  半晌,陈阿三看着她那胆小的样子,轻嘲的一笑,道:“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不过,你最近的胆子似乎是大了点。上次忤逆我也就算了,今日居然敢多嘴盘问我的去向?”

  ‘啪!’

  狠狠的一巴掌,清脆的响声过后,兰芳的脸颊,瞬间绯红一片,脸颊连着舌头,顿时满脸满嘴的的疼。

  兰芳捂着脸闭着泪眼,看也不愿意再多看那个眼神比冬日里的寒风还要冰冷割人的男人。

  陈阿三满眼鄙夷的说:“爷们要去何处,不是你该过问的,这一巴掌就是教训你多嘴的下场。你且给我记清楚,不管爷们有没有去过那勾栏院,你只管闭上嘴巴就成了,再敢乱说乱问,败坏我的名声,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陈阿三说完便转身,离去之时,回头看着,皱眉道:“你进我陈家这么多年无所出,我没休妻已经是对你开恩,不过是想着被休的妇人大多生活艰难,不忍你小小年纪便无家可归。如今你却不知感恩,三番四次的忤逆我,许兰芳,你一个生不出孩子的女人,还敢不敬夫君,今夜你且给我好好的想想,真想做那被休弃的妇人吗?”

  陈阿三说完,头也不回的去了自己的屋里。

  烛光下,他看着桌上的书本,缓缓的叹口气,想自己年近二十了,居然连一子也无,着实遗憾。

  在想想兰芳那个丫头,更是觉得头疼,怎么就是怀不上呢?

  反正,距离会试不过一年时间,再等她一年,若是依旧不能为陈家延续香火,那就别怪他翻脸无情了!

  刘凤本来就打算睡了,后来听见外面厢房门吱呀一声,便知道儿子是去那丫头的屋子里了,她便支着耳朵在偷听,生怕兰芳将她的破事儿说出来。

  趴在窗子上听了半晌,原来是儿子有兴致,这才回到chuang上去,摇着扇子。

  过了一会,便又听见那厢房门吱呀一声,还没起身,便听见儿子说什么休妻的,她便立刻乐的支起了身子,笑的得意。

  看来儿子也是厌烦这jian丫头了,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养着也是浪费粮食,还害的一家人出了门就被人家看不起,说什么祖上没功德,连个孙子也没有,每次听见这些话就像去把那些长舌妇的嘴给撕烂!

  、

  刘凤摇晃着扇子,想着一年之后,儿子考上了秀才,再把这丫头给卖了,然后再给儿子娶一个知书达理的娘子,生一堆的大胖孙子,那以后的日子,可就舒心了!

  兰芳一动不动的躺着,睁着一双空洞无神的眼,仿佛是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一般。

  陈阿三的话,句句伤人,字字诛心,那颗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再次被他无情的言语狠狠的刺伤,血流不止。

  呵呵,说什么没有休弃自己是对自己开恩?

  一个女人生不出孩子,难道一定就是女人的问题吗?

  难道就没有人想过,也许是男人有问题吗?

  就因为没有孩子,一次又一次的被他们羞辱,折磨,看不起,被当做牲口一样的使唤。

  兰芳恨透了,恨透了这样的生活!

  空洞的眼里,逐渐流出了一滴晶莹的泪珠,她缓缓的撑着手臂坐直身子,穿好衣裳。

  那双有些灰暗的眸子,看着桌上的那一站昏黄的油灯,半晌,目光猛然迸发出一种决然的光亮,她走下chuang,伸手一把将那烛火压灭,滚.烫的灯油在她手心炸开,剧烈的疼痛灼烧着她的心,泪光闪烁中,她咬牙恨恨道:“陈阿三,你无能,给不了我一个孩子。那就别怪我,给你戴一顶帽子了!”

  黑暗中,兰芳坐在了桌前,月色依稀从门外洒进来一地银光,照着桌前的人影,有些缥缈之感。

  她正在算日子,以前四处求医的时候,刘凤曾经带她去了一个地方,那个女医说,每个月其实都有两天最容易受孕的日子。她按照那个女医的说法,用手指在桌上划拉着自己月事的时间,然后掰着手指算了算,半晌,看着门外天上那一轮明月,喃喃道:“十日后……”

  天色渐渐破晓,天边泛着鱼肚白的云彩,阳光慢慢洒满大地,带来逐渐灼热的温度。

  兰芳挎着篮子进山,一身绿色的布裙,梳着妇人发髻,行走在青山绿水之间,渐渐看不明确。

  天气渐渐热起来,山里的树木多,倒是有些阴凉的感觉。她到了山脚下,四处环顾,没有看见傻子的身影。

  她心里想着,只有十日的时间了,若是傻子因为天气太热不愿意出来玩了,那么她的计划只能再一次的暂时放下了。

  一天时间下来,兰芳并没有见到傻子,她心里有些忐忑。

  八天过去了,而那晚之后,陈阿三似乎也格外的用功了,每日回去便是温书,吃了饭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不再来厢房里。

  这八天之内,兰芳每天出去都没有见到傻子,她开始心急了。

  好不容易计算好的,不能就这么放弃了,现在,早一日怀孕,她都能够早一日松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要做点什么,因为傻子毕竟是个傻的,或许几天不见,已经将自己忘了呢?可是他最近又没有出门来,在外面总是遇不上,所以兰芳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去傻子家附近转悠转悠,看看他在不在。

  黄昏时分,天色快要黑下来,刘凤放下手里的针线,看着兰芳进了厨房准备做饭,想着有个能干活的儿媳妇其实也挺好的,这夏天那么热,只要让她进去做饭就行了,自己能在外头舒舒服服的扇扇子,不流汗,多好啊!

  可正得意着呢,没片刻,却见兰芳拿了扁担挑了水桶出来,说:“婆婆,缸里没水了,我去挑满回来。”

  刘凤一听她要去挑水,那不就是没人在厨房里烧火做饭了,于是便皱着眉头道:“早些时候干嘛去了,偏偏做饭的时候去挑水,是不是嫌热不想烧火做饭啊!”

  “不是的,我白天不是去找参了吗,半晌回来的时候又去了河边洗衣裳,这才刚刚把衣裳拿回来,还没来得及去,我这就去,婆婆你要是嫌热就先坐着,等我把水缸挑满了,我回来在做饭!”

  兰芳知道,刘凤是不会去挑水的,自从自己能够挑上扁担之后,她再也没去挑过水了。

  果不其然,刘凤是不愿意去挑水的,只不高兴的说:“去吧去吧,等你挑水回来天都黒透了,那时候再做饭赶得上三儿回来吃吗?”她说着很是烦躁的站起来,往厨房去,一边问:“水缸里一点水也没有了吗?够不够今晚一锅饭的水?”

  “晚饭是够的,就是一会没水刷碗。”兰芳看刘凤开始添水做饭了,这才挑着扁担往村东头去。

  天气热,许多人都在外头乘凉,一路上,兰芳不知又被多少人悄悄嘀咕了,可她此刻却再也不在意旁人的眼神和话语,她在意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此刻,坐在水井不远处老树下,那个正在玩树叶的傻子!

  兰芳将水桶放在水井边,看看四周,这会暂时没人来挑水,她便捡起地上的一颗小石头,远远的冲着傻子扔过去。

  那石头掉在了傻子的脚边,滚了两下,停住了。

  傻子看着那飞过来的小石头,愣怔了片刻,才转过头来,远远的看见蹲在水井边上的兰芳,便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立刻扔下了手中的树叶,跑了过来。

  兰芳看着他笑着跑过来,心里松了一口气,想着他果然是记得自己的,不过也许是最近太热了,他娘不许出去乱跑了所以才在山里瞧不见他。

  傻子跑过来之后便直接坐在了兰芳的面前,一点也不知道顾忌地上脏不脏,傻乎乎的笑着,似乎也很高兴看见她。

  兰芳抬头看看四周没人,便冲傻子笑着说:“你最近怎么不去山里玩了呀!”

  傻子傻笑着,那张嘴没有蹦出一个字来。

  兰芳自然知道他不会说话,也没指望他回答,但是看看天色还没黑,或许会有人来,也不敢跟他多说,只又说了一句:“你先别走,我一会再来,你先在这里玩一会啊!别走啊!”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宅斗权谋小说
  3. 古言女强小说
  4. 现言宠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