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仙侠> 天赐良神

更新时间:2020-03-12 14:04:19

天赐良神 已完结

天赐良神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醋溜土豆丝 分类:仙侠 主角:白染,五五

天赐良神小说阅读,女主角为五五的小说名叫天赐良神,是最近非常热门一部仙侠小说,主要讲述了:我颔了颔首,反应过来正想问问他是如何得知,却听他又继续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神医走后,白染的脸色一天不如一天,可他仍坚持着要自调生息,恢复神力,我见他实在调得艰难,便把心一横问了那神医的住处,想着还是再去求一求的好。

老婆婆说神医是城中医术最高明的大夫,说他曾医治过不少为妖魔所害的人,我念着既然能被称作神医,本事应当不差。

待我走到半路,这才意识到我如今的处境亦是凶险万分。只因我要去的不是别的地儿,正是那云坤城,那座赫赫有名的天师城。

可眼下白染的情况不容乐观,无论迟暮,我终究还是要走一遭的。

我敛了妖息,尽量往那人烟稀少的地儿走。云坤城的楼台屋宇鳞次栉比,我穿梭其间,不禁为其繁盛的景象而艳羡不已。

一个不经意抬眸,我恍惚瞥见大街上好像贴了个什么布告。只是众人围过去稍稍停留了片刻,又迅速散去,莫非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待人烟散尽,我停下脚步向前探了探,原是城主一月后将大婚的檄文。寻常人家成亲我已司空见惯,倒还未瞧过城主大婚是何派头,若得机会,真想去凑番热闹。

这般思量着,我又继续往前走,将将走出几步,脚底忽感一阵剧烈的响动,原本匿于人群之中的妖兽,天师纷纷撕下面具,持着兵刃动起手来。

繁华祥和的云坤城顷刻间变成了一座修罗场,血流成河,妖首成山。

想是我从未见过人妖混战的盛大场面,一时忘了逃命,竟愣在中间静静观战。

倏然,不知是谁推了我一把,恰巧将我推到架着一柄天罡大刀的魁梧天师跟前,他此刻对着一只三眼妖怪摆的是手起刀落的姿势。

“怎么?你也想尝尝这降魔刀的滋味?”彪悍天师咔嚓一声一刀解决了那只三眼怪,又提起腰间的酒葫芦朝着他的宝刀洋洋洒洒喷了口水后,继而过来看我。

那双恶狠狠的眸子瞧得我心里发怵。

“我不是妖怪!”我笑得很傻很没底气。

忽然,他从我身后像是瞧见了什么骇人的东西,浓眉一皱,“就你那点道行,还不够我的降魔刀塞牙缝,少拦着我除魔降妖。”言罢他一把推开我又追着我后头的妖怪,提刀杀去。

还好,躲过了一劫。

等我寻到随缘居的时候,已然夜幕垂临,伸手不见五指。

山路颠簸,我跌了一跤又一跤,是以待随缘居的小童打开门栓瞧见我时,差点没把他下个半死,他捂着%.口拍拍**上的纤尘站起身来。

这时,屋里有人问起了我来。

我笑盈盈望着小童,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脸蛋,“我想见见神医大人,还请小童进去替我通禀一声。”

却见那小童颇是嫌弃,拿袖子擦去我留在他脸上的泥淖,诚不欺我地回头应到:“师父,又是只想觊觎您医术的蘑菇精。”

“那便替为师好好送客。”

那小童抄起手来,对我冷眼相待,“你也听到了,师父不见外人。你是想横着回去,还是竖着回去?”

想我在梅花镇也是吃闭门羹长大的,什么场面没见过,如此怎能打发得了我。

“我不是来偷师学艺的,我是想带你师父一起回去。”我殷殷切切老实回他。

他一听,怒从中来,指着我道:“好哇!还想打我师父他老人家的主意。师父他老人家圣洁无上,哪能被尔等污秽小妖沾染了去,还不速速离去。”

他关门的声响振聋发聩,惊得我连连后退一步,但我却也不丧气,屁颠屁颠跑到院子外掐了个穿墙诀要偷偷穿墙进去。

岂料他家院墙堪堪是用铁做的,我根本入不去,气得我在院外直跺脚。

“甭费劲了,若没点本事,我师父他老人家如何担得起神医这个名头,何况你也不是头一个了。”院外悠悠传来那小童的嗤笑声。

呔!这个小娃娃小小年纪就学着他师父出言不讳,咄咄逼人,等长大了还不得气死多少人去。

我好不易寻到这里,其间还险些命丧天师之手,断不能如此无功而返,白染还等着我拔了救命稻草回去呢。

哼,想我洛五五半点旁的本事没有,却独独磨人的本事不小。我在随缘居外搭了个棚守着,我就不信我堂堂三百岁高龄还斗不过他个七岁的小娃娃。

于是乎,小童出门买菜,我便跟在后头当苦力;小童上山采药,我又担起看门的差;小童要煮饭,我连忙跑过去擦石生火。

几日下来,我过的竟比在仙露馆还苦。

这日午后,小童吃饱喝足撑着圆鼓鼓的肚子,出门来消食,我照例又追上前问了问他家师父的好。

他斜眼打量了我一眼,叹了口气,道:“这几日倒也难为你了,师父说姑且可以见你一面。”

得他师父应允,我连忙三步两跳奔进院内,但见一个清瘦的蓝衣公子正坐在院子里捣鼓着什么东西。

我走过去正想一探究竟,他忽的转身递了包草药给我,“你拿回去每日用琼汁煎煮一次,他便能好转。”

我懵然无措地点了点头,此时小童也消完积食摸着肚子走了进来。

我伸手戳了戳小童的脑门,哭笑不得:“早知你有一个这么好说话的师兄,我也就不会缠着你这么久了。”

“洛方,你去取些琼汁来。”蓝衣公子轻轻摆了摆头,对小童吩咐道。

“是,师父。”小童轻声应道,临走时冲我小声嘀咕,“你非但没本事,还是个没眼力见的妖精。”

小童日日我师父他老人家的叫,我还以为那神医定然是个得高望重的老者,不想他竟然如今年轻。

“你也别杵在那儿了,与我说说他是如何受的伤。”神医收拾好石桌上的研钵,转身往屋里走。

我愣了一会儿,这才小步跟上。

屋内。

神医闲手翻着案上的手札,抬起一双清澈的眸子,问我:“他可是中过梦貘幻术?”

“不错,在青蚨宫。”

我颔了颔首,反应过来正想问问他是如何得知,却听他又继续道,

“以他的灵力,根本不可能中这梦貘术,除非是他自愿入境,想来便是为了救你。这梦貘兽乃上古凶兽,虽为圣光仙人所俘,终究魔性难消,若一个人入那幻境定然尸骨无存,好在他有万年的修为傍身,才不至于此。”

我蹙眉,“可以他万年的修为,又怎会伤重至此?”

“你有所不知,这里头的九重幻境,每一重都有魔毒,且重重不一,能在里头呆到第九重绝非常人。而陷入这幻术若想出来,唯有一个法子,便只有一死,还必须是横死,多少陷入此幻术的人都不曾想到以死谋生的法子,是故大多葬生于此,这当中还包括曾经叱咤风云的先火神。”

那时的我也是被白染一剑毙命才返回现实中来。原来那时,便是他救得我。

“若依你所言,为何我却没有中那魔毒。”白染说万事都需警惕,他的话,我又能否相信。

神医嘴角挂了一抹隐秘的笑意,埋头不再看我,“那便要问问你自己了。”

问我自己,我又哪里知道,他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你日后便会明白,你今日且在我这儿歇息一晚,明日我再随你去瞧瞧他。”神医合了手札,起身要领我去厢房。

我却是心急如焚,“为何不即刻动身,再晚些,仙上恐有性命之忧。”

“仙上?他不是你家相公么?”他挑了挑眉,一副玩味模样,“你莫非也太小看他了。堂堂昆仑上神,岂会如此短命。”

我殚精竭虑一夜无眠,等雄鸡将将晨起连忙叩响了神医的房门。

神医满目惺忪,打开房门望着我悠悠道:“今日我就不去了。”

"堂堂神医,岂可言而无信。”我一把拂开他的门板,大有斥责之意。

他不慌不忙,迈出房来,唤了落方让他端盆水来,又与我解释,“他已经不在那儿了。”

我绕是不信叉起腰,瞪着两只圆鼓鼓的眼珠子,将他怒目盯着。

他笑得颇有些无奈,“怎么,不信?也罢,我便随你去一趟吧。我怎么觉得我这被求的竟比求人的还讨欺负。”

不待洛方端水来,神医已被我拽着往回走,只是回到院落时,老婆婆与老爷子正叹着气,连连摇头。

莫非?

我来不及招呼神医,直奔向白染那屋,不料屋子里果真没了白染的影子。

老婆婆快步走进来,连叹三声,“小娘子你怎么才回来,你家相公昨日才见好转,得知你去的云坤城出了乱子,死活不顾安危要去寻你,我们怎么也拉不住他。”

只怪我,没能早些赶回来。思及此,我连忙转身要回云坤城,还未走出房门就被神医一把拉住。

“云坤城里群妖作乱,你要去送死我自然并无意见,只是你若去了,只怕当真再也见不到他了。”

“你此话是何意?”

神医松开我,继续笑道,“因为他去的并非那云坤城,而是九天云霄殿。”

我微微一怔,睁目将他盯着,“你怎么知道,你究竟是谁?”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小说
  2. 玄幻小说
  3. 仙侠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