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道途之苍水密传

更新时间:2019-11-18 20:59:49

道途之苍水密传 已完结

道途之苍水密传

来源:万读小说 作者:小道友 分类:灵异 主角:张苍泽,苏苍清

最新小说《道途之苍水密传》主角张苍泽,苏苍清,是小道友最新完结的灵异小说,张苍泽,苏苍清小说讲述了我叫张苍泽,我是一个道士!我将带你走进我这五十年的道士生涯。我的道途,持道心踏过之路。东北挂尸树,苗疆盗人墓,阴兵借阳道,南征北战路!看我带领华夏群英踏碎这漫漫道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场的大概二十多个人,跟原来说的,是一个人不一样啊,估计都是像师傅一样,都各自带着自己的徒弟来的吧。这对于这种场面真的震惊,尤其是那个跟我同龄,敢称呼师傅为渊松兄弟的那个小孩,真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华爷坐到了椭圆会议桌的上座,我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师傅旁边。“好了,安静一下吧,会议现在开始!”咚咚咚敲门声响起,正有人要开门,门便打开了。熟悉的身影,白发苍苍,但是眼神凌厉的老头。而且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孩子。白发老头,自然就是那个慈眉善目的局长了,但是我总觉的他的眼神有点虚伪的意思。“今天算上我一个,毕竟事情不小,我觉得我有必要参与一下”白发老头声音悠悠然的传来,声音不大,但是传遍了整个会议室。“杨不悔!你来干什么?”师傅微露怒色大声道。杨不悔就是这个局长?我看师傅不待见他,我也跟着对这个杨老头有点厌恶了。“哈哈哈别这么排挤我啊,我以前也跟你也是战友吧。”杨老头面戴微笑,对于师傅的话语,没有一丝不悦。“别他妈跟我提战友,我没你这个战友,我可知道”师傅话说了一半。杨老头打断道“我怎么了?再长这么多人没证据就别冤枉人哦”师傅直接要说的话直接就被噎回去了。我看见师傅脸色极其难看,小孩子都能看出来师傅是愤怒了,但是师傅绝对是个随性之人,面对这个杨老头怎么就憋回去了?恐怕他俩的故事绝对不少啊。杨老头说罢,带着身后的孩子,坐到了师傅对面的座位。师傅做的是椭圆形桌子的上位,这个杨老头做得是师傅位置的对面,看样子是跟师傅卯上了。“我给大家介绍一下”杨老头把带进来的孩子,抓到了身边“我儿子,收养的,兼徒弟。来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那个小孩狂气不小,大声说道“我!杨霸天,杨不悔的儿子兼徒弟,见过各位!”说着对我笑了一下。那种笑容是看不起的笑,好像是在嘲笑,对我就无所谓了,但是这个小子,看我师傅的眼神好像是藐视!我的师傅我绝对不允许有人看不起!那小子哪里来的底气这么看我师傅?我奈不住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破口大骂“你算哪跟葱?你爹没教你什么叫礼貌?来!单挑!父子局!老子可不怂你!”我这一骂,场面紧张起来,坐在桌边的众人大人隐隐做笑,有的对我投出赞许的目光,最重要的是我的师傅!我的师傅见我这么无礼竟然不为所动,这让我更加有底气了。同样对面的杨老头也不为所动。其实,我知道,如果师傅想想阻止我,或者吓吓杨霸天那小子,其实只需要你个眼神就能让我俩吓得尿**。师傅不为所动,就意味着我可以任意妄为!对面的杨霸天,跟我年龄差不多,见我口出狂言,更加不客气了。他站在小凳子上,一只脚踩着桌子,反骂道“擦,你又算哪根葱?老子会怕你?来单挑啊!输的跪下叫爹!”场面火药味十足,我俩随时都能打起来。虽然我没带唐刀<天苍>,但是我们阳武门的拳脚功夫也很厉害的,我们阳武门,可是为数不多的道家与武家共传的!“阿弥陀佛!小孩子,不懂事,看在我的面子上,别打了。”一个大光头长了一声佛号说道。我和杨霸天异口同声说道“老秃驴,别插嘴?”话音一落,师傅对我骂道“苍泽!不得无礼!”师傅呵止我了,然而对面的杨老头却没管杨霸天。这局长室几个意思?杨霸天见自己家长辈不管,更加猖狂“老秃驴!念你的经去吧!”这句话,真的极为不敬,不知道杨老头是怎么教的!师傅脸色更加难看了,连那个大光头都面色严肃。两个人,每个都散发出了惊人的威势。我感觉,身边挂风了!那风,是两股,源头分别是那光头,和师傅。包含着怒气,以及恨意,感觉随时都可以爆发战斗一样。而目标是杨老头,师傅和那光头,和杨老头究竟有什么故事?尽管矛头指向的不是我,我站在旁边**都被吓得直打寒蝉!师傅散发出了一种带有痛恨的气势,大光头散发出了阵阵的杀气,一个和尚,竟然散发出了杀气!果然,我的要走的路还很长!会议室的纸张无风自动,所有的纸张都吹向了杨老头的方向,当人中途经过了杨霸天那小子身边。滴答!~滴答!~滴答!~杨霸天那小子一条腿搭在桌子上,另一条腿搭在凳子上,..悬着,只见杨霸天..不断地有水滴滴下来。这小子吓尿**了!而且两条腿抖的厉害。杨老头他额头之上挂上了虚汗。“好了,别闹了,霸天,快快赔礼道歉。”杨老头严厉道。杨霸天,吓尿了**,两腿哆嗦的走了下来。然后,磕巴的说道“你,你,你们等着,等、等、等、等我长大了的!哼!”说罢,脸通红的做到了椅子上。师傅见杨老头示弱了,笑着说道“好啦好啦,开会吧。”杨老头依旧是慈眉善目,云淡风轻的表情,不过对比之前来看,感觉杨老头脸色插了些许。杨老头偷偷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埋怨的说道“哎呀,真热啊。”其实在场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又没揭穿。在座的众人,交头接耳的的声说这些什么。大意都是说什么,哎呀,渊松这回找了个好徒弟之类的。原本一口气闷在%.口的我,听了这些夸我的话,小脸蛋顿时就红彤彤的了。师傅站起来说“在座的各位,咱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团聚一堂了。各自有了徒弟,都做下自我介绍吧”杨老头见师父先站起来说话,貌似掌握了会议的主导权,也马上站了起来“各位都是华夏十二地支,渊松说的对,咱们的后辈都是要认识的。”杨老头,貌似从师傅嘴中抢到的话语权,在座的众人,没有一个人给杨老头好脸色的。这个二分局局长,究竟得罪了多少人?大家根本就没理会杨老头,可见杨老头局长的身份压不住这些人啊,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华夏十二地支究竟有多厉害?我刚想问师傅,在做的人就各自开始了自我介绍。我刚进门看见一个贼眉鼠眼的老头,大概七八十岁,身边跟着一个差不多与我同龄的孩子。那孩子跟那老头一样,贼眉鼠眼,三角眼,小胖子,肚皮圆滚滚的。那贼老头轻推了一下小胖子,小胖子不好意思的站起来了:“大家好,我叫窃风云,是盗云门掌门之徒,哦哦哦,不是道士的那个道,是盗窃的那个盗,其实就是小偷而已。”这个小胖子挺可爱的,圆头圆脑,却长个老鼠三角眼。小胖子身边的贼老头,站了起来“子鼠之偷天鼠,盗天见过各位!”然后向四周抱拳。坐下之后,之前那个跟师傅一起针对杨老头的老光头推了一下他身边的小光头。小光头豪不害羞,站起来唱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小僧圆善,流光寺主持之徒见过各位前辈。”小光头说完那个老光头站了起来唱了声佛号“阿弥陀佛,丑牛之屠魔牛,圆净,见过各位”这个老光头面色凶神恶煞,而小光头面色和善,但又不缺一丝坚韧。老光头坐下之后,现场莫名陷入了寂静,气氛很严肃。师傅站了起来“白牙的事以后再说吧,略过吧。”白牙是谁?听之前的两个长辈的说的顺序应该是十二生肖。老鼠,牛,老虎,兔子,龙,蛇,马,羊,猴子,大公鸡,狗,猪。十二个动物。刚好十二个,对应着华夏十二地支。老虎不在的话,就轮到兔子了。在我刚进来时,那个敢称呼师傅为渊松兄弟的小孩子站了起来。脸色无辜,好像还不清楚状况,完全没了之前称呼师傅为“渊松兄弟的那股霸气,很可怜的说道“我叫姜仁,鬼传老疯一脉。”说罢就坐下了。”鬼传,我听师傅提起过,反于阳武门的仙传。鬼传是鬼修,住入某一样物件。例如,孔师叔给我的魂玉,就能住入灵魂。阳武门的传承就是杨武真人升仙之前,动用逆天秘术,分裂五个灵魂,于不同物品之中,才保住传承的。姜仁坐下之后,紧闭双眼。没一会儿,又睁了开来。此时姜仁换上了狂妄而不失风度的表情“卯兔之鬼疯兔,疯华见过各位!”说罢又倒在了座椅上,闭上了双眼,睁开之后,又换成了小孩子应有的表情。接下来轮到龙了,在场各位究竟谁是龙呢?此时师傅轻轻推了我一下,我明白应该轮到我了。我站起来对四种鞠了一躬,说道“晚辈,张苍泽,阳风武极门山字脉首徒,见过各位前辈!”四周的人见过我经过华爷和老光头气势经过而没有太大反应,各个都对我竖着大拇指。桌子对面的杨霸天连更黑了,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你死定了”我根本不理会他,我坐下之后,师傅站了起来。我一直很期待师傅的名号,一定很帅。师傅站起来说道“辰龙之天苍龙,华渊松见过各位!”师傅的名号是天苍龙,跟唐刀<天苍>是有关系的,当年师傅手持拔不出来的唐刀<天苍>创出一片名声,唐刀<天苍>的名声根本就没人知道,因为大家都以为师傅武器是棍子,所以都称呼唐刀<天苍>为灭妖棍。师祖传下来的宝刀,名号没有流传开来,那只吧“天苍”二字,带入自己的称号里来了……所以名号就用了刀名<天苍>。师傅说完之后,会议室里竟然响起了掌声,不愧是条龙!是这十二地支的领头人。能跟师傅相提并论的只有老虎了,然而那个老虎根本就没来。掌声过后,一个小姑娘站起来“小女子,萧怀儿,万毒宗掌门之徒。”万毒宗这个名字像极了邪教,当时我也是这么以为的,然而这宗派名字虽然不正,但是传承的可不是邪道。据师傅说,万毒宗是道家医字脉自立为宗的。就像阳武门山字脉修道方法跟主流完全相反,万毒宗治病救人的法子跟主流医字脉也不同,当然这就是后话了,现在暂且不提。小姑娘很可爱,头发自然披搭到肩头。区别于苏师妹的清纯,萧怀儿有着,不符合他年纪的妖艳。萧怀儿坐下之后,他身边的妖艳女子,站起来“巳蛇之五毒蛇,艳香见过各位。”坐下之后头转向我对我抛个媚眼,说道“以后叫我艳姐姐”艳姐姐年龄估计和方师姑一样。不过艳姐姐是那种,无论外表多老,心里永远十八的哪种类型。我一想想眼前这个妖艳女子其实一百多岁,我就浑身鸡皮。我处于礼貌问题,忍着鸡皮疙瘩回了一个道家礼。接下来,站起来的这个人,这个人样子比我大一点,应该十六岁左右,带着护额,护额上写着大大的“虫”字。少年说道“晚辈,红日苗寨,丁绝之子,丁义,见过各位前辈。”丁义身边坐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穿着蓑衣,根本看不清容貌,面具上画着太阳,太阳中间画了一只“虫”字。面具男应该就是丁绝了,丁绝站起来声音阴沉的说“午马之养虫马,丁绝,见过各位。”说罢就坐下了。看来这是来自于一个叫做红日苗寨的苗疆寨子,很神秘。丁绝坐下后,一个白净的男孩子站了起来开朗的说道“我叫左户,湘西赶尸英雄丁窗之徒,见过各位前辈。”说罢,开朗男孩左户坐下,他身边的男人站起来了。这个男人,长相应该是被毁容了,极其难看,好像被硫酸泼过。男人声音沙哑,听起来不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更像是从腹部发出来的,这个男人说的应该就是腹语了吧。那人嘴巴和脸皮基本都连在一起了,能张开的幅度不大。但是说啊声音却不小“未羊之赶尸羊,丁窗,讲过在座各位”我大小接受的教育就是绝不以貌取人,失踪的老爸这么教,师傅也是这么教的。丑陋至极丁窗,我没什么反感,但是对于慈眉善目的杨老头,我却心生厌恶。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灵异小说
  3. 玄幻小说
  4. 恐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