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末日机甲风暴

更新时间:2019-11-18 20:39:48

末日机甲风暴 已完结

末日机甲风暴

来源:万读小说 作者:欢颜微凉 分类:玄幻 主角:欧阳纯白,欧阳雪

最新小说《末日机甲风暴》主角欧阳纯白,欧阳雪,是欢颜微凉最新完结的玄幻小说,欧阳纯白,欧阳雪小说讲述了你有过后悔的事么?你有过就算知道这样会做会后悔,也必须去做的事么?将世界的命运与自己仅仅相连的少年们,虚妄之下的真实,编制成谁那高高在上的王座?这个世界的王,即将醒来。那么,选择吧,在这末日之后的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引子

埃及,狮身人面像大道

“居然还能被找到。”发掘地点旁边的居民楼里,传出个有些苍老的声音,一位年逾60的老者眼睛注视着发掘地点的尘土飞扬。

“是谁走漏了风声么,大人。”他身后的中年男子神情紧张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想不是,就算他们挖出来也没用。”老者的眼神变得明亮起来。

“是,是这样啊。”男子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那种东西,不是我们可以使用的。”老人缓缓的转过身来,盯着男子的眼睛,男子不禁的有些害怕的后退一步。

“怎么?怕了么。”老人嘴角抽动了两下,好像是嘲笑,“你的那个收养的孩子要来了吧。”

“是的。”男子点了点头,“虽然我不希望他知道这些事。”

“这条‘狮身人面像大道’已经挖了多久了。”老人突然叉开话题。

“已经八年了。”男人不知道老人问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但是最近才被媒体知道了,不过还好,我们的口风很紧,那个媒体已经被我们收买了。”

“1200个狮身人面像,八年,也该到达那最后的地方了。”老人重新转过身看着那飞扬的尘土,“他该来了。”

“什么?”男人有些不解,“您说,什么该来了。”

“阿瑞纳斯,你难道还没听懂我说的话的含义么?”老人的语气里在责怪男子的愚钝。

“弟子不是很懂。”男人谦卑的说道。

“你不会该以为我找你那个领养的孩子来,就是为了让他加入我们这个组织的,用他的天赋来壮大我们的势力,你以为我要做的仅仅如此?”老人坐到沙发上。

“老师,如果不是这些,那干嘛需要他呢,他也不过是个孩子。就是学习的能力比一般孩子要强一点,加上会读古埃及文之类的能力。就算其他的孩子稍稍比他聪明一些,应该也不难吧。”

“你果然还是没有识人的天赋啊。阿瑞纳斯。”老人喝了一口酒,“如果仅仅是因为他的这点能力根本不值得我去注意,因为他连你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至少你的【判断】,很准。但是对人的【判断】,好像就差了一点吧,哈哈。”

老人不温不火的开了一个玩笑。在这个高科技发展的时代里,还有多少人记得曾经的时代,那些曾经古老的文明。

“我看中了他。”老人这样说道。

“可是他并没有任何异于常人的能力,也不会我们【同盟】的术士……”

“所以他才是最可怕,隐藏最深的叛世者。”老人的眼神里多处些许的期待,“你知道最近亚洲那边的科学家的新发现么?哦,或许都不是新发现了,听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亚洲那边的科学家似乎解读人类基因之后,有了重大的发现,似乎可以通过激活DNA上的代码可以激活人类身体里的潜意识能力。类似于超能力,或者更加可怕的能力,也有类似你那种【判断】的能力。”

【判断】,能对选择性事物或者问题作出强有效的正确判断,往往这种判断都是至关重要的。所以阿瑞纳斯才得以一直留在老人的身边。

“那是什么能力?人工创造出的能力?”男人不解。

“他们称有这种能力的人叫【谕神者】,意为接受神谕的人。”老人眼神里的光飘忽不定,“不过这是他们的秘密研究,外界对此还一无所知。”

“怎么可能。”男人差点跳了起来。

“很惊讶吧。”老人笑了笑,“如果这项发现是真实的话,那么今年所谓的诺贝尔奖大概全部都会被那些黄皮肤的家伙拿去了吧,而且,这一定可以轰动这个星球才对吧。而且这是一项足以改变人类历史的发现吧。但是为什么。他们却从来不对外界说明?”

“是谣传?”

“不,因为我已经拿到他们的基因激活剂了,虽然说是实验品,但是至今还没有什么副作用的消息。”老人%有成竹的说道。

“您——有?”男人张大了嘴巴。他不敢相信的不是可以弄到那种极为保密的药剂,而是一向对于古文明热衷到疯狂的老师居然会亲自去接受高科技的东西。这一点反而更让他吃惊。

“怎么,你以为我真的是个老古董里?”老人开着玩笑,“我并不是厌恶这个充满了机械和钢铁的时代,我也不是说那些东西不能带动人类的发展,我只是,不习惯去接受而已,但是如果那种东西真的能够办到我们所办不到的事,甚至能够办到让我们可以亲眼触碰我们瞻仰的神明,我为什么不愿意去相信他和使用他?”

“触碰神灵?”男人的身体猛的抖了一下。好像自己的老师说了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来。触碰神灵,那是在一些人眼里被视为禁忌一般的举动,妄图触碰神灵的人甚至可以被无理由的处死,但是男人看到了自己老师眼中的那种狂热。那种从来没有过的冲动神情,男子本来想说出口的话又咽回肚子里。

“怎么了?”老人看到阿瑞纳斯脸上的表情以为他有什么心事。

“没什么,老师,你是说通过这些人,可以沟通神灵?”

“泄密过来的消息确实是这样。而且这种【谕神者】会具备一些异能力。”

“……”这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发现,阿瑞纳斯心里清楚的很,让人类随便的接触这类的异能力,恐怕真正的世界末日就不远了。而且就算是他自己的【判断】这种能力,也不可以或者说根本不能随随便便的使用。必须具备了一些的条件之后才可以使用。

“为什么要找孩子。”这是阿瑞纳斯不理解的地方。

“希望。”老人看向窗外,已经是快接近日落西山的时候,外面的云层渐渐的红了起来,“至少孩子们的心灵是纯洁的,就算有一些恶魔想要侵蚀他们的心灵,我也要相信,他们要比大人更能够抵挡住恶魔的**。”

“可是让孩子去接受——”

“还记得我第一次带你去探险时,你在那巨大的金字塔里说了什么么?”

“我——”男人反映一下子变得迟缓起来。

“我问你‘如果恶魔真的突然出现要将我们带走,以来惩罚我们擅闯陵墓之罪,你怎么办。’你说‘老师,不怕,如果他真的是恶魔,我一定要用我手上的撬对着他的脑袋狠狠的来一下。’我问‘如果他侵入你的心灵,控制你的思想呢。’你却说‘不会的,因为我对神的虔诚和热血足以消灭它’。”

男人沉默了。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老人脸上露出了写疲惫,“当然不止你的儿子,我的孙女也会和他一样,接受这个实验。因为我带回的药剂并不多,最多只能两人使用。”

“老师,您孙女她。”阿瑞纳斯见过老人的孙女,是个非常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大的年纪。”

“没关系。既然是我的孙女,那她就应该接受这项试炼。”

咚咚咚——

传来敲门声,男人的直觉是自己的儿子,门一打开,果不其然,自己的宝贝儿子精神奕奕的站在外面。

“嗨,老爸。”感觉向在和自己的朋友打招呼。

“特罗奇,你终于来了。”男人脸上出现了点点自豪之情。

“您好,祭司先生。”男孩礼貌的和老人打招呼,“在门口似乎是遇见了您的孙女,所以就和她一起过来了。”

“爷爷。”从特罗奇背后闪出来一个小女孩,看上去可爱极了,圆圆的脸蛋,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跟我来把。”老人好像立刻就要进入正题似的吩咐着眼前的人儿。

四个人走进了这栋居民楼的暗门之内,准确的说,这一栋居民楼都属于这个老人的,这也作为他们组织的秘密基地的一部分而存在。

四人鱼贯的走进暗门,暗门之内也是一个不小的房间,看上去应该像是作为办公室一类的用途。实木的书柜,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地上却没有铺上地板,而是铺上了旧黄色的地毯。

“稍等一下。”老人快步的向着那张办公桌走去。好像很是激动的样子。他拉开抽屉取出个盒子来,盒子不大,看上去应该能装下两只注射器。

就在阿瑞纳斯这么猜测的时候,盒子被打开了,里面果然是两只注射器,针管里是一种翠绿色的液体。

“你们坐到这来。”老人招呼两个孩子来到办公桌前的地上,让他们席地而坐。两个孩子乖乖的并排席地而坐。

“怕疼么?丽丽娜?”老人摸了摸女孩的头。

“不怕。”

“来吧,祭司大人。”特罗奇已经捋起了袖子。

“阿瑞纳斯,来给他们注射,我要开始祈祷仪式了。”老人招呼阿瑞纳斯过来。

“我以最高祭司的身份为你们祈祷,同时要求你们,今天在这里发生的一切,看到的一切都不能告诉任何人。违者,将会遭到吾神的遗弃。”

两个孩子点了点头。

“开始吧。”随着老人的令下,阿瑞纳斯开始为两个孩子注射针剂。

唰,唰,唰——

是气流高速旋转的声音。两个孩子长大了嘴巴,在他们的身下,一个巨大的暗金色的魔法阵在他们的身下缓缓的旋转着,魔法阵上尽是看不懂的符号,就算是这两个被称为天才的孩子,也无法解读这上面字符的含义。

“唔,这是——”两个人感觉到了一股祥和的力量涌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就是——魔法么?”特罗奇看着缓缓流转的魔法阵,轻轻的用手抚摸着。

“孩子们,将我教你们的经文念诵出来,也许,你们会发生一些变化,但是不要怕。它会让你更加接近我们的神明,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来把,将你们的心释放吧。”

——

许久,当两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漆黑。

“怎么样。”老人迫切的问道。

“爷爷?”女孩揉了揉眼睛,稍稍适应了一下屋内的光亮。

“怎么样。身体会有什么不舒服么?”

“还,还好!”特罗奇站起身来蹦了两下,即不能飞,也没变成超人,只是脸色要好的多。精神头也要好上加好。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么?”老人不甘心的再次询问道。

“没,没有。”特罗奇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倒是刚才那个就是真正的魔法么?简直太棒了!”

老人的脸上有些失望,看来实验确实失败了。

“特特,来拉我一把,我站不起来了。”女孩似乎是因为腿盘坐太久僵硬了。

“就说嘛,让你好好的和我去锻炼的。”男孩伸手将女孩拉了起来。

就在两只小手交错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突然发出金色的光芒,一只金色的轮盘影像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然后许多的画面飞快的从轮盘的虚影中闪过,让人根本来不及辨识。

“这是……”老人激动的身体都有些哆嗦。

两个人把手放开,光影慢慢的消失了。两人尝试着再次将手握在一起,什么也没有发生。

“那是什么?”特罗奇看向自己的父亲,阿瑞纳斯也被刚才的景象惊呆了。当然,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时光之盘】。”老人哆哆嗦嗦的说道,“神的器具。”

巴西上帝之城

“该死的。”光头佬咒骂了一句,眼看着那两个幼小的人影闪进了前面的小巷。

这里是巴西,上帝之城。

一个白天和夜晚完全不一样的城市。

两个世界,两种繁华。

光头佬急促的声音招呼着身后的两人:“白痴,快点跟上。”

在领头的呼唤下,三个人向刚才的人影追过去,他们的目标是一对姐弟,8岁的弟弟和10岁的姐姐。

“姐……姐。”男孩满头大汗已经跑不动了。

“不行,艾德,我们必须跑出去。”姐姐紧紧拉着弟弟的手,不敢向身后看一眼,“糟了。”

女孩发现自己跑进了个死胡同,身后的脚步声随即而至。

“小崽子们,跑不掉了吧。”光头看见这是个死胡同,脸上的紧张烟消云散,他一脸笑意的打量着这对姐弟。

“我能问一个问题么。”女孩出奇的冷静,“为什么要对我的爸爸妈妈开枪。”

“那是个失误。”光头假惺惺的露出一脸悲伤,“要怪就只怪他们不把你们交出来,交出来的话,死的就该是你们,而不是你们的父母。”

“为什么我们要死?”

“不知道,这是,上头的命令——”光头拿出带着消音器的手枪,“和这个世界说再见吧。”

“放过我弟弟,我死好了。”女孩冲到了枪口前,将男孩护在身后。

“不行。”光头男子弹上膛,“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先杀你弟弟吧。”

砰——砰——

两声微弱的枪响

一枪打中女孩的腿,一枪随后打中男孩的左%。

“艾德!!!!!”女孩回过神,死死的抱着弟弟的身体,没空注意自己血流不住的**,“艾德,艾德,醒醒。”

“结束了!”光头大踏步的走到女孩的身边。举起装上消音器的手枪

“是么?结束了呐,呵呵呵呵。”充满寒意的笑声,光头吓的浑身一抖,女孩身上爆发出一股阴森的气息,她抬起头,一双血色的红瞳直直的盯着光头男。

“他·妈·的——”男子一边咒骂连开三枪,“呃啊——”

可是传来的却是男子自己的惨叫声,三颗子弹直直的打穿了他的肚子。

“老大!”后面两个人感觉不妙,迅速跑上前来。

“死吧!”如地狱中传上来的声音,女孩不知从来得来的力量,只是坐在地上一把抓起两个男子的脚,将两人重重的撞在一起。然后扔飞了出去,她右手出现一把比她人还高的金色镰刀

“那我就来先杀掉你吧。”女孩眯着眼睛舔了舔嘴唇,将金色的镰刀举了起来。

“羽蛇神?“|男子嘴里咕噜咕噜的冒出只言片语,身为组织的小头目,对于他们的背景他还是略知一二,他惊恐的看着女孩背后的黑影。

“嘿。”女孩咧开嘴笑了。不过那笑容,美丽到可怕,凭空出现的金色镰刀被女生扛在肩膀上,“杂·种。”

男人腿一蹬一蹬向尽可能的离女孩远一点。女孩的腿上依然往外留着血,但是她好像丝毫没有感觉一把,扛着镰刀走到了光头老的身前。

“你知道的还不少嘛。”10岁女孩猛踹成年男人肚子的场景不多见吧。

并不是光头佬真的知道什么神的。而是他看到了女孩背后如同背后灵一样存在着的巨大阴影。像极了一条长出了翅膀的大蛇。就突然联想到了那个。

羽蛇神,阿兹特克文明的神。

女孩举起镰刀,男人差点就要吓到失禁,对于他们这种拿钱办事的打手们来说,欺软怕硬,软柿子是最好的选择,一旦遇到的不是这样的货,他们就要考虑下自己的立场了。

“就算在黑夜里,吾依然可以可以接受到金星的照耀。”女孩舔了舔带血的嘴唇,“吾不会让你的血弄脏我。”

“啊——”连惨叫声都没喊出口,光头男就从这个小巷完全消失了,准确的说,是被【分解】掉了,变成如同这空气一样的存在了。

两个黑衣男子拼命的向外爬着,不敢回头,而女孩则压根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个,她拿着镰刀走回了自己弟弟的身边。她看着自己已经死去的弟弟慢慢的跪了下来。刚才那种邪恶的气息从她的身上一散而尽,就像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如同虚幻一样。但是还是有一样东西说明了刚才的一切并不是虚幻的存在,那就是女孩手上那把金色的镰刀。

“你想救他么?”一个冷漠的女声问女孩。

女孩似乎是突然醒过来一般四处张望,紧紧的抓着自己弟弟已经冰凉下去的手。

“你想救他么?少年。”

“你,你是谁?”女孩的声音里面有些害怕了。

“别怕。你刚才不还拿着吾,将坏人绳之以法了么。”

“啊。”女孩这才发现她依然紧紧的握着那把比她人还高的金色镰刀。她向丢掉它,但是压根就丢不掉。镰刀一直紧紧的粘着她。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女孩盯着金色的镰刀看着。

“吾是神,吾就是那个男人口中的羽蛇神,只不过现在只能以这种方式和你见面,你就是把我当成你们人类的鬼一样好了。”

“你能救我的弟弟?”女孩急切的问道。眼神中害怕里有多了些许的期望。

“当然可以。”女人说道,“但是吾不做不平等的买卖,我可以救你的弟弟,但是你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

“随便你,只要你能救她,哪怕我的——”

“吾不要你的命。”女人的声音悠悠的说道,“我要的,是你这一生的命运。”

“我愿意。”女孩握紧了拳头,她看着躺在冰冷地面上的弟弟。轻轻的抚摸过他的脸颊。

“成交。”女人愉快的答应了。

“我阿兹特克的术式,每个人一生只能使用一次的术。你拿着【金耀石之镰】自然就可以使用出来了。”

“要怎么做。”女孩询问道。

“契约吧。和吾签订下契约吧。”女人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

女孩割破手指,将血抹在自己握住的位置。

“以汝之肉,以汝之血,守护者。吾欲降临这片天地,吾与汝之契约。以汝之血召唤吾,吾为汝,唯一之神。”

女孩的血沿着金色的镰刀柄留到地上,自动的在地上流动起来,围绕着女孩,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魔法阵,血液自头到尾合一,再变成了一个完整的魔法阵。红色的光芒乍现。女孩吓的惊呼出来。

“没关系。没有任何人可以看到这里的一切。你只需要将汝的愿望,汝的愤怒,汝的悲伤,汝的愉悦,将汝一切的情感让吾感受到,我们便会连成一体,你就可以使用神才能使用的术式。”

魔法阵渐渐的消失。女孩血红色的双瞳慢慢的在黑暗的巷中睁开。她走到弟弟爱德面前。将自己的血抹在弟弟的嘴唇上——

“醒来吧,我的弟弟。吾以神之名,”

男孩的嘴角动了动,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姐姐?”男孩的眼睛清澈而透亮。

欧洲希腊

玛利亚学院,这天来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精致的脸上有些焦急。她快步的向学院教师办公楼的四楼走去。那里是校长室。

咚咚咚——

“请问,莫甘娜夫人在么?”连问话的声音都有些焦急。

“请进。”看样子莫甘娜夫人现在正在办公室。女人的表情放松下来了。

女人推门而入,看到一位看上去有六十多岁的老人做在校长的位子上,正在阅读着文件。这所学校的校长,莫甘娜夫人。

“小安妮?”莫甘娜夫人显得很开心,“你终于来了。我正愁没人陪我喝下午茶呢。要来一杯么?”

莫甘娜站起身向茶具走去。

“不了,校长,我想出大事了。”安妮焦急的说道。

“你是说要找那个叫尤娜的女孩就行了?”此时莫甘娜校长和安妮研究员快步的穿梭在教学楼的走廊里。

“我想是的。”安妮脸上的肉都因为走动微微颤抖。

“为什么要找她呢。据我所知你们那个实验应该还在实验阶段啊。”莫甘娜夫人刻意降低了音调。

“那是对其他有关机构还有极少数的知情人是这么说的。”安妮都快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了,“成品早就开始实验了。”

“怎么会。”连莫甘娜都有点吃惊了。

“所以说我才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他们突然说要找什么混血儿。”

“我记得那个叫尤娜的女孩是有中国血统的吧,长的又可爱。学习也是十分的好——”

“快点吧。妈妈。”安妮抱怨道。

“可为什么非要找她呢。”莫甘娜夫人不解。

“不是非要找她,而是突然给我门下达找一些混血儿作为实验的对象的指令。”

“混血儿有那么多,真是——”

“妈妈。”学校不大,但是莫甘娜夫人着急也没看尤娜班上的课表,所以现在还在找,安妮看样子快要到极限了,“还没找到么?是我门研究所所长特意的告诉我,特别嘱咐,一定要找到有中国血统的女孩,年龄就是那个尤娜那么大的。所以我就直接过来了。我记得,她是孤儿对吧。”

“嗯嗯。”莫甘娜夫人一边寻找着教室点着头,“嘿,安妮,到了。”

“安娜老师,能打扰一下么,我想找个孩子。”莫甘娜站在教室的门口对着教室里面的中年教师喊话。

“可以,莫甘娜夫人,请问您找谁。”

“叫那个尤娜出来一下好么,那个中国血统小女孩。”

“尤娜。来一下。”老师对着一位正在角落里看着书页的孩子喊道,女孩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女孩回过头来,幼小的面容里透露出一丝的坚忍,眸子乌黑发亮,头发被老师扎起的羊角辫看上去可爱极了,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像极了一位高估的小公主,

“老师。”叫做尤娜的小女孩应道。

“可以检查下她的背部么?”莫甘娜夫人将尤娜带进旁边的更衣室,小尤娜发现更衣室里面还有一位年轻妇女在那里等着,看上去应该像是某个机构的研究人员,因为白色的大褂还没有来的及换下来。当然,那就是莫甘娜的女儿,安妮。

“小姑娘,请戴上这个。”女人很温柔的将一只白色的手环戴上小女孩的右手,将手环的按钮依次按下。

“请闭上眼睛,然后集中精神,不管你去想什么事情,集中精神想一件事就好,拜托了。然后我说可以睁开眼睛了,你就可以睁开眼睛了。好吗?”女人摸了摸尤娜的头。

女孩懂事的点了点头,然后安静的闭上眼睛。这时候尤娜的身上只穿了内衣和**,裙子已经脱掉放在一边,当然,这是安妮吩咐的,虽然尤娜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还是很听话的照做了。

“看吧!”女人用嘴型和莫甘娜夫人传递着信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孩很乖的还努力的在自己的脑海里回忆着她的那些美好记忆。不过莫甘娜和安妮都已经发现了女孩的异样,女孩的身上周围好像围绕了一层淡淡的光环般物质,就有点像教堂里的圣像一般。

“这是——”莫甘娜情不自禁的捂起了嘴巴。

因为女孩的后背上,渐渐的显出了一个印记模样的东西,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银白色的,像是那种银白色水粉画上去的感觉。印记不是很大,占据了女孩半个背部。

“这是——”莫甘娜夫人差点叫了出来,她捂住自己的嘴巴竭力的不让自己失态。

“选中者的印记。”女人开心的说道,“乖尤娜,把眼睛睁开吧。”

听到女人的话,尤娜把眼睛睁开,莫甘娜校长已经把连衣裙拿了过来帮她穿上。

“老师!”尤娜把安妮当成了保健老师,看着她自己手上那个漂亮手环测量仪器,“这个是什么?”

“这个啊。”安妮的心情突然变得十分的好,她现在正在重新的帮着尤娜梳着头发,“是一种全新的仪器。可以,对身体进行全面检查的。”

“那为什么只找我一个人?”当然,这种蹩脚的谎话连孩子都骗不过去。

“那是因为——尤娜,你长大想做什么?画家,歌手还是别的什么?”安妮突然岔开了话题。

“唔。”尤娜思考了一会儿,“作家。”

“……”这个回答到让安妮觉得有些惊讶,眼前的这个女孩好像和别人总是不太一样,“为什么呢,要当作家?”

“总觉得把东西写下来的那种感觉很美妙。”尤娜眯起眼睛,不知道是因为安妮给她梳头梳的很舒服还是因为自己又开始回忆起写文的时候的感觉,总之尤娜现在是一脸幸福的模样,“将那些愉快的事,讨厌的事,不开心的事全部都给记录下来。以后再翻起来看的时候就会特别有意思。”

“那么那些丑陋的事呢?”安妮突然问道。

“什么?”安妮没有听清楚。

“没什么,我是说,如果有一天需要你同样去记录这个世界的丑陋,贪婪那你还当不当作家了?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完美的。”

“那我就用我的笔去纠正它。将它记录下来,再用文字的力量纠正它。”

安妮愣住了,她不相信这样的话可以从一个孩子的口中说出来,而且说的这么坚决。放佛是已经看到了未来的光景。

“尤娜。如果将来让你做一件对这个世界都有用的事,你愿意去做么?”

“嗯。我愿意。”尤娜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爽朗。

“如果这件事很危险呢。也许,十分的危险。”

尤娜没有说话,这样的问题对于这样一个孩子来说已经显得十分沉重了,所以安妮脸上也显出那种明显的歉意来。

“老师!”尤娜叫了一声,“如果这件事只能由我去完成的话,就算危险,我也会接受的。毕竟,这不是为了我一个人。”

这次该轮到安妮沉默了。她沉默了很久很久。

“老师?”尤娜感觉正在给自己梳头发的手不动了。

“嗯,嗯嗯。”安妮从神游的状态回到现实来,“尤娜,你是住在学校的吧。”

“嗯。”本来安妮就是被领养来的孩子,但是由于养父母家突然出现了状况,才会把安妮放在玛丽亚学院这样的慈善学校里,学校的经费基本都是靠社会各界的募捐和一些大的教会支持。

“和我回家吧,从今天起和我住一起。我想教你更多的东西。”

安妮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阿姨。

“你想改变自己的未来么?安妮,就像小说中的那样?”

中国,T城

“姐姐,吃饭了。”一位看上去只有小学生模样的男孩站在实木门外敲了敲门。

半晌,没有任何动静。

“雪姐姐。吃饭了。”男生的声音变得有些着急,“爸爸妈妈叫你呢。大姐二姐都去了。”

过了几十秒还是没有反应,男孩有些失望,似乎放弃了这个任务。就在转身的时候,身后传来开门声。

“姐姐?”男孩立刻把头转了过去,一位漂亮的女孩站在那里,黑色的短发,眸子乌黑发亮,虽然脸上不知道为什么挂着泪痕,但是却依然挡不住女孩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耀眼的光芒。

“喂,云笙。”女孩走到男孩的面前诡异的笑了起来,“帮姐姐一个忙吧。”

说完,捏了捏男孩那张肉乎乎的小脸。

使劲的,捏了捏。

“干什嘛?呜……”男孩眼角都泛出了泪花,但是还是忍受下来,揉了揉眼角,“什么忙?”

“帮我找个东西。好么?”女孩的左瞳亮了起来。她抱了抱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弟弟,紧紧的抱在怀里,好让他看不见自己眼睛的变化。

女孩子身上特有的香气扑面而来,男孩的脸色有些微红。好像这是他的最小的姐姐第一次抱他,那种感觉,就和他去世的母亲一样。

“嗯。”男孩点了点头,“找什么东西?”

“神。”女孩轻声的低语着。

中东地下礼堂

一位中年男子行走在一篇黄沙之中,这里是类似沙漠的地带,周围荒无人烟,只有几个土丘孤零零的突起在那里。

男人穿过黄沙的边缘地带,在接近中间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走了一个奇怪的曲线,走向另外一边,然后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又按照相同的方法走了三次。

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他看了看周围,现在是晚上,这里不会有人经过,最多也就是各种基地组织的巡逻车。但就算是巡逻车,也不会到这种地方来。

男人突然跪了下来,像是祭拜什么一样,磕了一个头,以额贴地,然后他在周围的地方开始摸索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就这么搜寻了一会,他好像是找到了什么东西,使劲的拉了拉,原来是一跟铁链,男人握住铁链站起身来,使劲的向外面拉了拉。伴随着轻微的声响,在男人身边五米远的地方,的地面突然“下陷”,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仔细看去,便能看出来,这是一处人工挖掘的一个地下通道之类的东西,陷下去的部分是一道暗门,男人从口袋里掏出手电筒,向暗门里照了照。可以看见延伸下去的石块楼梯。男人的身体慢慢的消失在这一片黑夜中。

暗门之内,是一条通向下面的石梯,看样子会通向不浅的地方。男人拿着手电筒照着路一边慢慢前进,石梯尽头便是平地了,男人将手电筒的光照向一个他十分熟悉的方向。手电筒的光扫过的地方,好像有一扇门,应该也是挖这个地洞的人或人们做的。

男子快速的向那扇门移动,然后轻叩门扉。

咚——咚咚——

是很有节奏的敲门声,应该是暗号之类的。

然后里面传出来了人的声音,似乎是在对暗号一般,但是却不是世界上现存的任何一种语言。男人在对话之后,门慢慢的打开一道缝,他快速的侧着身子钻进门内。

“都到齐了吧。”一个苍老的声音问道。

大致看去。这是一个漂亮的地下礼堂。因为和外面做礼拜的礼堂规格相差无几。但是风格却是截然不同的,也不是现在世界上存在着主流宗教里的一种。让人感觉到最不同寻常的就是这个礼堂的奢华程度,金色的墙面,一尊神像伫立在礼堂的正中,神像前是供奉用的桌子,桌子前是一张石头砌成的方桌,齐腰高,古朴而又显得厚重,现在再看向这些人,竟然是统一的金色披风,闪的人眼睛有些发花,金色的披风边缘都有着金色的镶边,披风的系带上都有一颗很大的不知名的宝石。就连神像面前供奉桌上的装饰品上也都有着宝石镶嵌。

这是一个极其奢华的聚会么。

“那些无知的人类——”站在众人领头处的那个白发苍苍的老着高声说道,看样子他应该就是这个会议的中心了,“竟然敢如此践踏我们的神。”

老者说完这句话,下面的人都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但是——我们已经成功的把他救了出来。”老者声音里充满了兴奋,“我门要向我们最忠诚的朋友,致敬!”

老者将众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到刚才那个男子的身上来。

“您对神的虔诚一定会唤来回报,我们伟大的安努神!”男人带头对男人行礼致意,剩下的人纷纷也对男人表示他们的感谢。男人也同时回礼。

“那么,仪式开始吧。”老者拄着一跟极长的法杖走向那张齐腰高的石台。

一个小男孩正闭着眼睛躺在石台上。石台看上去小,却能够让这个8,9岁的小男孩完全的躺在上面。小男孩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胖嘟嘟的小脸看上去可爱极了,天生的金色的头发安静的搭在额前。

“大主教,这就是【谕神者】?”有人问道。

“嗯,是的。”老主教点了点头,“【谕神者】,源自于AcceptOracle,接受神谕之人。我们为此探寻了这么多年,可是没想到居然被所谓的现代科技打败了,他们居然先找到了这种人。”听老者的话语,似乎对这个充满着高科技的时代表示了自己严重的鄙夷态度。

“但这不重要——”老者的目光扫视了一圈,“重要的是,那帮无知的科学家居然要拿我们未来的神做些可笑的实验!这——是我绝对不能够容忍的!所以我拜托我们的盟友,将这个孩子从实验室里救了出来。现在那帮笨**们肯定发了疯的搜索者这片大地。呵呵呵。”

老者兴奋的笑出了声来,历经沧桑的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表情。

“大主教。我们如何做?”

“不急。”老者走到石台前面,所有人都围拢了过来,“虽然现代科学让人看上去可笑。但是也不得不说他也帮了我们一个大忙,他们引导了这孩子的心智,以至于他可以接触我们的神。”

老者从口袋掏出了一张牛皮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常人根本看不懂的文字。

他将一颗很大很漂亮的鸡血石放在男孩的额头。

“我以我最忠诚的心,唤醒您的到来,我们伟大的神!”老者闭着眼睛,双手拿着羊皮卷,突然,从石台的底部,一个金色的小型魔法阵急速的旋转,散开,

老人慢慢睁开眼睛。瞥见了脚下金色的光芒。他拿出银色的小刀,割破自己的手掌,颤颤巍巍的将自己的血滴在了金黄色的魔法阵里。金黄色魔法阵中间的急速选转的小图案转动的速度明显的降了下来。老人握紧拳头,让血继续的滴进魔法阵里。等魔法阵平稳的以很慢的速度转动的时候,老人才停止了滴血。左右两边离他最近的两个人,一把架住他的胳膊,不然老主教就站不稳了。

老人的脸色有些苍白,但是还是隐隐的透着兴奋,似乎有一件重大的事件就要完成了。他摆了摆手,示意旁边的人自己没什么事,然后站直了身子,

“神啊。醒来吧,我们是您最虔诚的使徒,我们用生命之光的照耀,期待着您的到来,为这漆黑的世界带来您无尽的光明吧。”

老人随即跪了下来。其他人也一同跪在了地上。

金色的魔法阵好像听到了老人的召唤般的又开始旋转起来,从魔法阵里散发出的金色光芒开始汇聚在男孩额头的鸡血石里。

老人颤颤巍巍一动不敢动的跪在那里,金色的光芒越来越盛,然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啪嗒——

鸡血石从男孩的额头上掉了下来,摔得粉碎。

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将头抬了起来。

“唔?”传来男孩睡醒的声音,老者赶忙爬将起来,盯着石台上的男孩看着。

“神啊。”老者唤了一声。

男孩坐起身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睁开了眼睛,左边的瞳孔是金色的,右边却是红色的。

“神?”男孩盯着眼前的糟老头问道,语气却像是那种桀骜不驯的少年一般。缓缓的嘴角上扬。他环顾着四周,直到看到了安努神像。

“是的,我们是您最虔诚的信徒。请带领我们走出世界末日的劫难吧——”

“是安努的信徒吧。”男孩站了起来,“老东西。”

“????”老人猛的抬起头来,心里却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他看着那双异色的瞳孔。颤抖着说不出来话。

“没想到居然是你们想要召唤我。”男孩右手出现了金色的魔法阵,一把金色的怪异长剑被男孩从魔法阵里拿了出来。

“我不是你们的神。”男孩将黄金剑指向老人的鼻尖,舔了舔嘴唇,“神什么的。早该死了。”

放佛是从地狱里的恶魔,男孩的话语真是禁忌中的禁忌。

“你——”

吉尔伽美什,这个身体我就暂时借用了。

男孩是这么说的。

你们人类的末日,就快到来了。

他笑道

中国M城

“姐姐,姐姐,你在干什么?”年幼的欧阳纯白活蹦乱跳的在自己姐姐的身边转来转去,并且乐此不疲。

“别转了,我都晕了。”女孩一把抓住疯跑的欧阳纯白,“别跑了把自己撞着,伤还没好呢。”

“没关系,没关系。”欧阳纯白拍拍自己的*脯,像个小大人似的,“男子汉嘛,一点小伤不算什么的。”

“真是。”女孩看上去不比男孩大多少。但是却也有了姐姐的样子,她一把将欧阳纯白抱了起来,放到自己的膝盖上,“坐着,不许乱动。”

“唔——雪姐姐。”欧阳纯白挣扎了一下,放弃了。

“笨**。伤都没好还跳,跳。”姐姐看着欧阳纯白头上裹着的纱布,“疼么?”

“不疼。”欧阳纯白左一动,右一动,就是不让欧阳雪好好看。

“不许动。”欧阳雪扭了一下欧阳纯白的脸。男孩老实了。

头上的伤是上个月弄出来的。当时吓坏了欧阳家的两个老人,本来是打算去姑姑的研究所去玩。结果,意外发生了。欧阳姐弟两个遭遇了实验室的意外——实验室突发大火。火势瞬间席卷了整个研究所,火势大的可以说是M城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的火灾,就当欧阳妈妈哭着一张脸和欧阳爸爸一起火速赶往现场,也许是老天保佑,从火场里救出的两个小黑炭,一个是欧阳纯白,一个是欧阳雪,欧阳妈妈喜极而泣,更令人惊讶的是。欧阳雪只是受了皮外伤,而欧阳纯白也仅仅是被烧掉了一点头皮。

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这样的情况吧。

欧阳雪醒来的早。欧阳纯白则是昏睡了好几天才醒过来。头上被裹着纱布,小纯白坚持着不要在医院待着,欧阳纯白的爸爸妈妈无奈,看的好的也差不多了,就决定让两人在家修养。

“走。要换药了。”欧阳纯白很自觉的从欧阳雪大**上下来,爸爸妈妈都不在。欧阳雪必须附起带着弟弟去换药这项艰巨的任务。

“走吧走吧。”欧阳纯白反而催促道。

“姐姐,你说电视上面说的那个世界末日会到来么?”欧阳纯白问道。

“干嘛问,这个问题,你是小鬼,想那么多复杂的问题干嘛。”欧阳雪将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

“姐姐,你也是小鬼。干嘛总说我是小鬼。”

“那我也比你大,小鬼。比你大一分钟都是比你大。”欧阳雪假装生气道。

“切。”欧阳纯白哼了一声,“小鬼。”

“找打是吧。”欧阳雪扬起了粉拳。

“要你管。”纯白一边做着鬼脸一边就准备跑开,欧阳雪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拽了回来。

“别跑,马上头一晕就摔个跟头。”

“……”欧阳纯白好像是有点发晕了,就没有再抵抗。

“姐姐,你说世界末日来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世界变得黑乎乎的?”

“你今天干嘛老问这个问题?”欧阳雪不高兴了。

“唔,没什么,我就想知道世界末日之后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太阳变成了2个?还是外星人会来?还是我们都不在了。”欧阳纯白幼小的脸上掠过一丝悲伤。

“不会的。”欧阳雪说道。

“唉?你怎么会知道?”欧阳纯白傻傻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当然不会啦。这些东西,都是骗人的嘛。什么世界末日啊,地球毁灭啊。当然不可信了。”

“可是电视上那些人说的似乎很有道理啊。而且还有不少人信咩。”欧阳纯白问道。

“那种东西是骗小鬼的啦。”欧阳雪的脚步不觉得快了起来。

“哦哦。”欧阳纯白点点头,露出原来如此啊这样的表情。但是他却没发现欧阳雪脸上那一丝一直存在着的阴霾。

希望那个“世界末日”可以迟点到来。

女孩心里这么希望着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小说
  2. 玄幻小说
  3. 奇幻小说
  4. 现言宠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