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画骨画心难画你

更新时间:2019-11-18 16:09:44

画骨画心难画你 已完结

画骨画心难画你

来源:快阅小说 作者:落猫 分类:短篇 主角:许南,沈晓湘

小说主人公是许南沈晓湘的书名叫《画骨画心难画你》,本小说的作者是落猫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是能画事为实的高冷少女漫画家,一个是新入职的怪力女检察官,两人因一桩离奇的杀人案相识相知,在寻找弑母凶手的路上,两人遇到了关于一些身份奇异之人,诸如不死不老的双重人格少女漫画编辑,能够随意转换身份的特殊性癖好者等委托的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先生,你为什么会想到做漫画家呢?”

沈晓湘回去以后,好好地去了解了许南。也了解到了他会成为漫画家的事。

听说,早些日子,许南随手在公园椅子上画的漫画,扔到垃圾桶,被小孩子贪玩捡了去,小孩的父亲正好是漫画社的编辑,他觉得故事挺有意思,拿回公司一审,没想到却真的通过了审核。

编辑便通过小孩捡到纸的地方找了去,几番寻见,总算是拿下了许南这个雷打不动的人。

这当然是一件很好的事,许南也很快在杂志上刊登了连载,读者十分赏脸,许南的薪水也不断增加。可有一点很奇怪——

沈晓湘从许南书架上抽出一本杂志来,似乎是翻到了许南的作品那几页。

“我有一事不解,为什么许先生画的会是少女漫画呢?”

沈晓湘翻开的那页,正是漫画的**部分,充满了让人心里小鹿直撞的情节和烘托气氛的艾1魅的泡泡网点。

“怎么,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太大了!笔名粉色小淘,怎么想都是女孩子会用到的名字嘛!要是读者们知道作者是先生你的话,少女心都会破碎的!”

许南笑也不笑,拿着勾线笔就只管勾线。“你以为你没有的少女心,就是这么脆弱的东西吗?笔名是责编帮我想的,有钱挣不就行了吧。还有,为什么你又来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还会再来的。”沈晓湘将书放回书架,扫视了许南的房间一圈,还是一如既往的乱。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许南想大概是责编来了,昨天正好说了要来讨论故事分镜。许南便使了个眼色给沈晓湘。

沈晓湘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示意自己会乖乖地坐在一边,等他事情弄完了再说。许南无奈地浅笑,然后无奈地叹口气,她难道一点都不忙吗?

许南回应敲门声,将门打开。果然是编辑,特别和蔼的文艺先生,带着复古的圆框银边眼镜,穿着整洁的西装,手提一大沓资料,另附有一袋点心。

许南不喜欢吃甜食,可想这点心百分之八九十就是给他自己带的。

“许老师,这是我特意买的慕斯蛋糕。”

“谢谢,等会再吃吧。”许南也不戳破,接过袋子便放回桌上。

编辑脱了鞋,便进屋,一眼就瞧见了在旁坐着的沈晓湘。沈晓湘急忙起身:“不好意思打扰了。”

“这位是?”编辑向许南问。

许南头痛地挠了挠发。“她是警察,好像叫沈晓湘。这位是我的编辑,柯海明。”

“警察?”柯海明重复着许南的话,“啊,对了。好像许老师家附近最近有人被杀了,真是可怕。许老师一定要小心。”

“不是附近,就在隔壁。”沈晓湘补充到,“你好,柯编辑。”

“太可怕了。许老师一定要当心!”柯海明扭过头,又对沈晓湘说,“沈警官,希望你们早日捉到凶手!”

那是当然,沈晓湘%有成竹地点点头。

柯海明拿出一沓关于风景的资料图片,让许南用作背景的参考资料。

明明已过立春,沈晓湘却发现柯海明的小指关节上生了紫红的冻疮,皮肤龟裂,褶皱处隐约可见粉红色的皮肉,看样子是最近才长的。

沈晓湘想,编辑也真是很辛苦。

许南的漫画中,男女主人公正处在互相喜欢却还没表白的阶段,下一期的连载就是要画他们在约会时经历了令人心跳的场景,然后情意绵绵的画面。

在关于背景选择上,许南和柯海明总是不能达成一致。他认为应该选择在桥上四周灯火阑珊的背景,而许南却想以黄昏时分人群攒动的地铁站口为背景。就这一点上,许南俩谁也不服谁。

“所以说,沈警官你选择支持谁?”

沈晓湘静静地在自己的笔记上写着:

死者和儿子两人居住在那间房子里,好像两人都不会做饭,厨房没有烹饪过的痕迹。近几天的外卖单也在垃圾桶里被找到了……

正思考,沈晓湘猛地被两人一把抓起来,一副被挟持的弱小的动物的表情。“怎,怎么了?”

两人长叹一声,对赶不上两人思路的沈晓湘一番引入。看样子是很重要的问题,沈晓湘觉得自己也不能以一般的心态来看待,她翻到笔记新的一页,在上面写下一番文字研究。

“那么,针对这个问题,我是支持编辑的。我认为,地铁站口人流量太大,如果选择在这里表白的话,男女主人公可能会被挤散,更可怕的可能还会引发单身人群嫉妒。因此,我选择编辑。”

“其实我觉得编辑这个也不是太好。晚上,走夜路危险。还是早点结束约会,回家……”

许南一沓纸糊在沈晓湘脸上,一看她就是没谈过恋爱的类型。

“难道不应该回家吗?晚上多危险!”

“找你问真是我的失误,”许南揉着太阳穴,“还是请你去看电视吧,看点爱情剧或许对你能有所启发。”

说着,他顺手拿起身边的遥控器,按下电源键。

电视机打开正锁定在新闻频道。主播似乎正在播送一则紧急情况。

今日,XX街道XX小区内一住户发现隔壁邻居家有大量蝇蚊飞动,且屋内传出阵阵恶臭。期初该住户以为是下水道堵塞造成的发臭,在向物管反映后,物管人员经检查发现下水道内并无异物堵塞。该住户这才悚然报警,警察撬开房门后发现该户人家一家惨死家中已近一个月的时间。尸体经检验是该户家庭的户主和其妻子,以及他们的二儿子。而让人奇怪的是,他们的大儿子却不见踪影,现场经血液鉴定也发现了大儿子的血液。不排除其被掳走的可能性。

沈晓湘神色凝重,看来世上的杀人魔远不止一个两个。

突然电视机黑屏了!柯海明将遥控器放回桌上。他抓抓头发,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瞟到电视屏幕,谁都看得出来他很害怕。

柯海明很抱歉地推推眼镜,“对不起啊,我们可不可以不看新闻了。我……不是很擅长应对这种流血事件。快,许老师,我们抓紧时间把分镜确定好吧。”

正是因为柯海明有些晕血,无论是真实的血还是漫画里的血,他都不敢看,有些时候连想都不敢往脑子里想,不然就会犯恶心,然后昏过去。

这倒好,在应聘的时候,他本想进入文学部门结果被错分在了少女漫画部,所谓人倒霉就倒霉在这种地方。

今天一见面,许南就发现隐藏在他眼镜下,紫黑色的黑眼圈,眼白浑浊,看样子最近他工作十分繁忙,他又是一个不善拒绝的人,也听他说过被其他同事拜托分担工作的事情,这次说不定也是这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爱情
  2. 短篇美文
  3. 婚恋小说
  4. 职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