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民国魔术师之神仙索

更新时间:2019-11-18 16:02:57

民国魔术师之神仙索 连载中

民国魔术师之神仙索

来源:快阅小说 作者:古承阳 分类:言情 主角:袁述,孟若初

经典小说《民国魔术师之神仙索》是古承阳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袁述孟若初,书中主要讲述了:军阀之子出任警察署虚衔署长,与魔术师携手破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对,这个孟崇古就是你们去查的那个绑架案受害者的父亲。”

胡承朔压低声音对任彪耳语道。

“今儿个在我的欢迎宴会上,这位孟先生当众指认许师长就是绑架案的罪魁祸首,直接把事情捅大了,搞的他们舅甥俩灰头土脸,查案的事因此被直接甩到了我头上,我初来乍到,对这趟浑水的深浅一无所知,所以一会儿还得有劳任大哥明里暗里多多指点我……”

“这人要干什么?这不是拿自己闺女的命开玩笑么!”田壮不解地问道。

“田兄弟你先不要激动,孟先生是个聪明人,他这样做,我想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

胡承朔还没来得及开口,任彪便先解释道。

“我猜,他可能还是想借助舆论的力量掣肘许师长的行动吧,毕竟他本人就是这一行出身,摊上大事之后有这样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事情被他这么一闹,明天肯定会见报,到时候全滨城乃至全北疆都会把目光放在这件事和这几个人身上。暗事好做,明事难成,许师长他们一旦有了顾虑,投鼠忌器,孟小姐的人身安全也就暂时无忧了。”

“孟小姐性命无虞的确是好事,可是这样一来,就该咱们为难了……”

胡承朔意味深长地感慨了一句,而后和任彪、田壮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三人心照不宣地一齐苦笑。

“任大队长回来了,正好,我有个事要交代给你。”

曹醇带着手下从地下拘留室的方向出来,正遇到胡、任、田三人在大厅里说话,于是径直朝他们走了过来,并从口袋中掏出一串钥匙,丢向了任彪。

“胡署长带回来的那个姓孟的夫子我已经带到地下的拘留室里暂时关押起来了,看管嫌犯是你们巡逻队的责任,我就不狗拿耗子了,钥匙你拿好。看在同僚的份儿上,我提醒你一句,里面**现在可算是整个滨城头等重要的人物了,你和你的弟兄们必须严加看管,万一出了差错,会让咱们的胡署长很为难的!”

“多谢曹队长指点,份内事我一向不敢怠慢。”任彪伸手接住钥匙,然后抱拳拱手。

“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曹醇扫了他一眼,没有再理会,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胡承朔伸手拦住了他。

“曹队长且慢,我还有事要说呢。我这个人做事从不喜欢拖沓,刚刚回来的路上你也都看到了,那么多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都在紧盯着这个案子,无论是为了调查真相营救人质,还是为了还许师长一个清白,彻查案情都刻不容缓,所以我想冒昧地问一句,能不能请曹队长帮我一起调查呢?”

“胡署长就算不说,我也肯定是要帮忙的。”曹醇看看三人的表情,心下顿时有了戒备之心,于是用挑衅地语气反问道,“只是不知道胡署长打算从那开始查起呢?”

“曹大哥不要误会,虽然查案的规矩我现在还不太清楚,但是‘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的道理,还是知道的,我并没有要质问曹大哥的意思。”胡承朔回答道,“刚刚在宴会上一通折腾,我根本没来得及吃点东西,听说任大哥他们俩忙活一上午也都还饿着,所以我想找个地方请两位队长一起吃顿便饭,顺便请教一下该如何查案,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胡署长太见外了,您初来乍到又是署长,理应是我们给您接风才对。”任彪应和道。

“曹大哥你的意思呢?”胡承朔又向曹醇问道。

“给胡署长接风,于情于理都是应该做的。”曹醇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既然你们都没意见,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真是太好了,今天的情况实在特殊,喝酒就没必要了,所以我看要不然这样吧,刚刚听说这个姓孟的夫子家周围好像有个不错的馆子,咱们一会儿就去那吃,吃完之后我也正好顺道亲自去勘察一下孟家的案发现场,怎么样?”

“胡署长想得很周到。”任彪和田壮、胡承朔二人交换了下眼神,点点头接茬道,“那就由我来带路吧!”

吃完午饭之后,胡承朔在曹醇、任彪和田壮三人的陪同下,前往孟崇古的住处,四个人走到胡同口时,发现这里也已经被记者们围得水泄不通了。

“胡署长你不是本地人,所以可能不太清楚,这个耍笔杆子的孟夫子在滨城还是挺有名气的,所以知道他家住在哪的人很多。”

曹醇从口袋中掏出个哨子,在那帮记者还没把他们团团包围起来之前,用力吹响。

“退后退后!警察署办案!无关人员马上给我闪开!”

“胡公子?大家快看,这就是新上任的胡署长!”

一个年轻男记者无视哨子的警告,凑上前来想采访,被曹醇一巴掌推了个四脚朝天。

“说了让你们退后,没听见吗!再敢阻拦办案把你当嫌疑人抓回去!”

曹醇对那人厉声呵斥,而后再次吹响哨子,在前面开路。

穿过人群来到孟府门前,胡承朔没有着急过去敲门,简单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地形之后,他指着巷子的另一端问道。

“那边通向什么地方?”

“那个方向四通八达,前后左右都能走得出去。”身为巡逻队队长的任彪回答道。

“听说这里早在乾隆年间就盖起来了一片居民区,那时候的街道建造的像棋盘一样横平竖直,住宅建筑规划的也都整整齐齐。后来从光绪年间开始,陆续有人偷偷摸摸进行私人扩建,才渐渐乱了章法,上午来的时候我和田兄弟已经打听过了,这一片如果不是常来常往的人,是很容易走进死胡同的,所以我们猜,那个绑匪应该就是吃了这个亏。”

“哦,是这样。”胡承朔点了点头。

“有人吗?开开门,我们是警察署的!”

田壮咣咣地敲了半天孟家的大门也没见有人来开,还以为孔妈是出去了,正准备离开时,一脸憔悴的孔妈才磨磨蹭蹭地打开门探出头来。

“原来是官老爷您啊,我还以为又是那些人问东问西呢……你们忘记什么东西了么?”

“大妈您好,我是咱滨城新上任的警察署署长,胡承朔。”

胡承朔走上前去,又端出了参加欢迎宴会时的官腔,一本正经地对孔妈说道。

“今天上午我在欢迎宴会上见到了孟先生,对你们家孟小姐的事情,也有了些了解。一个才十几岁的小姑娘,突然遇到这么不幸的事,这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况且这又是我上任以来遇到的第一个案件,所以特意亲自前来勘察现场。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处理这个案子的,同时也希望您可以竭尽您所能,帮助我和我麾下的兄弟一起努力,争取让孟小姐平安归来,您看这样好么?”

“哦对对对,我记起来了!您就是今天早上那个官老爷对吧?快请进快请进!”

孔妈毕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听完胡承朔的这通官话之后当了真,立刻恢复了七八成的精气神,一边千恩万谢,一边将胡承朔四人请了进去。

“大妈,您先别忙活了,咱们还是先来谈一谈这次的案子吧。”进得屋来,见孔妈一直在忙活着端茶倒水,胡承朔连忙叫住了她,“案发地在哪里,方便带我去看一下吗?”

“上午这两位官老爷不是已经看过了吗?”孔妈问道。

“他们两根本不懂侦缉,上午只是先来初步调查,并且保护一下案发现场而已,所以我和胡署长才会再来一趟。”曹醇回答道,“废话留着有空的时候再说吧,案发现场到底在哪?”

“哦,俺知道了,官老爷的意思是说,这二位只是王朝马汉,官老爷您才是真正行家里手,是这个意思不?”

听了这话,曹醇翻了个白眼,任彪和田壮对视一眼各自苦笑,胡承朔咳嗽了一声以示警告,但碍于面子,还是厚着脸皮点了点头,对孔妈的猜测表示了认同。

“的确是这么个意思,但是叫官老爷还是不至于,叫我小胡就行了。”

“您看我这妇道人家的,没怎么见过世面。现在都是叫长官了是吧?”孔妈边说边引着他们往二楼走,“哎呀,这可真是菩萨保佑啊!”

“行了,都别笑了,正经点。”胡承朔白了他们俩一眼,“拿好纸笔,跟上。”

孟府二楼的状态保护的很好,和案发当夜相比没有什么差别。胡承朔走上楼梯后抬眼打量了一番,上面的整体面积与一楼客厅是相同的,只不过以中间楼梯为界限,分为了左右两间。右手边这间推开门一瞧是个书房,书桌书橱一览无余,左手边这间则是孟若初的卧室。

推门而入,整个房间约莫两丈见方,南北两扇窗户,通风采光效果都很好,门在西南位置,推门正对梳妆台,chuang头朝向东北方向,chuang尾立着一排衣橱。

屋内窗明几净一尘不染,chuang铺上的枕头被褥,衣橱中的衣物,窗台上的花草和小鱼缸,书桌上零零散散的照片,饰品,首饰盒等小物件全都摆放的井井有条,若不是梳妆台前的椅子倒在了地上,房间正中的横梁上又莫名其妙地挂了一盏黑色灯笼,胡承朔还以为孔妈已经收拾过案发现场了呢。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热血爽文小说
  3. 婚恋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