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军事> 流弹的故乡

更新时间:2018-09-19 10:59:23

流弹的故乡 已完结

流弹的故乡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何楚舞 分类:军事 主角:穆香九,邓巧美,何楚舞,邓巧美

流弹的故乡小说阅读,军事小说流弹的故乡由作家何楚舞创作,趣扑文学网提供流弹的故乡最新更新章节,更多精彩尽在趣扑文学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娶城里的姑娘,穆香九还得读书,不读书就不懂道理,不懂道理就永远是屯子里的猪。穆老栓曾把东珠卖给过邓巧美的叔叔,一打听,邓巧美正开学堂呢。

穆香九顺利来到了邓公馆,听邓巧美的话,跟李先生读书,认识了杜连胜,看上了郝玉香。穆香九进学堂的那天,穆老栓撒手人寰,穆香九给邓巧美磕头认干娘,把邓公馆当了家。

杜连胜认定郝玉香是他的奶媳妇。穆香九也有自己的道理。穆香九不仅想娶个城里的姑娘,将来还想生个城里的儿子,将来也能娶一个城里的儿媳妇,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地从小汽车里走出来,举手投足都像仙女。

先娶媳妇,生个儿子。不耽误给穆家传宗接代,自己的心愿也圆了。

穆香九盯着郝玉香的腚是有道理的。腚大生儿子。穆香九把认识的,不认识的姑娘的腚都看过了,大的不多,又大又圆的只有郝玉香。这么一比较,郝玉香算是拔了头筹了。

穆香九还想和杜连胜做兄弟,就想把事情说开。

穆香九拦住想走的杜连胜:“知道我为啥盯着玉香吗?”

杜连胜:“你是我兄弟,你看你嫂子的……大不敬”

穆香九:“我比你大,我是你哥。”

杜连胜:“你几月生的?”

穆香九:“大年初一,分秒不差。”

穆香九刚才摔了杜连胜一个跟头,杜连胜想拍掉裤子上的灰,可他扬扬手,把手放下了。穆香九欺负他,打他,还要跟他争媳妇,他不能怂。

不当着穆香九的面前拍裤子,和被穆香九打了相比,不能当着他的面哭鼻子是一个道理。挨打了,不服不算输,哭了就输了。一输就是一辈子,场子再也找不回来了。

杜连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生的,他想问穆香九几月份生的,穆香九要是说八月,他就是七月,穆香九说三月,他就是二月。可是穆香九一张嘴把他难为住了,穆香九说他大年初一准时出生。他肯定大不过他了。

杜连胜知道穆香九蒙他呢。只有说,我也是大年初一,分秒不差。咱俩一样大。不过这样,他的三连胜终结了,他没在年龄上占了穆香九的便宜,没赢就是输。

穆香九没来邓公馆的时候,杜连胜是孩子王。十几个男孩子睡大通铺,他睡半张炕,其他孩子睡另半张炕。穆香九一来就改了规矩,和他挤在一起。当晚临睡的时候还说,他睡觉有毛病,让孩子们多担待,说的诚恳至极。杜连胜不怕睡觉有毛病的,这些孩子里有睡觉咬牙的,打呼噜的,还有尿泡小的,半个时辰上一趟茅房的。他不在乎。

灯一熄就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穆香九先是打了一会长短不一,毫无规矩的呼噜。随后跳起来,开始摸杜连胜。摸不是真摸。穆香九的手离着杜连胜的皮肤有几毫米的距离,像是摸到了,可还差了几毫米距离。这种摸不到比摸到反倒更让人毛骨悚然。

穆香九摸的时候,嘴里还念念有词:“割猪,割猪,掐头去尾,一刀了。”

杜连胜一脚踢翻了穆香九。穆香九躺在地上,如同大梦初醒。跟杜连胜解释,说他学过劁猪,还有梦游的毛病。孩子们吓坏了,杜连胜不能怕。他心里琢磨,你再梦游,我就踢,我不信你真把我当猪劁了。

杜连胜不怕,其他的孩子怕。孩子们第二天一起找到邓巧美。于是邓巧美给穆香九搬了家,自己住一个房间。杜连胜气呀,他第一个拜了邓巧美当干娘,他是邓家的大少爷,他和孩子们睡大通铺,穆香九刚来就自己一个房间。没天理了!

从此杜连胜时时刻刻都在寻找赢穆香九的机会。穆香九拳头硬,他打不过,穆香九虽然认字比他晚,可脑子灵光,李先生总是夸他。有一次,邓巧美还因为穆香九背会了九九乘法口诀,奖了他一身新衣裳。杜连胜四岁就会背九九乘法口诀了,邓巧美也只是笑了笑。

杜连胜是邓公馆的大少爷,做的不好,有人评头论足,做的好了,无论多好,竟变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杜连胜憋着一口气,穆香九这个野驴,凭什么抖抖小机灵就能获得所有人的赞赏,尤其能得到邓巧美的奖励。

杜连胜今天大赢特赢,他不跟穆香九计较。当时的杜连胜觉得,他阻止了穆香九盯着郝玉香的腚,这是他的重大胜利。五年后,两兄弟再聚首,杜连胜还是想赢穆香九,可是穆香九处处和他作对,时时占他的便宜。每到这个时候,今天他吃到,而穆香九没有吃到的猪蹄子,就成了他反击的法宝。一开始杜连胜说猪蹄子又香又滑,闪着亮光,吃一口,就像把星星吞进了肚子里。为了刺激穆香九,猪蹄子变得越发神奇。普普通通的炖蹄子在杜连胜的杜撰下,开始增加了卤肉、海鲜、野味,他恨不得把猪蹄子夸成缠了金箍,镶了玛瑙,天上有佛祖保佑,地下有土地公庇护的无价之宝。

杜连胜今天赢了,虽然被穆香九摔了个跟头,可他赢了,不计较。

杜连胜炫耀够了,想走。穆香九不让。

穆香九说:“我也是干娘的儿。”

杜连胜脑子和穆香九比起来,一个是时针,一个是秒针。穆香九脑子转了六十圈,杜连胜的脑子才动了动。

穆香九想说的是,郝玉香是邓巧美的奶媳妇,他拜了邓巧美当干娘,就可以娶郝玉香了。杜连胜不明白穆香九想说什么,却急于想成为邓公馆唯一的少爷。

杜连胜说:“我给干娘磕头的时候,你还在香火屯烤蚂蚱吃呢。”

穆香九干脆挑明了:“我要娶郝玉香。你就别惦记她了。”

杜连胜急了:“不行!”

穆香九:“李先生提倡自由,什么说话自由,婚姻自由。她嫁谁,听她的,你算哪个井里的蛤蟆?”

杜连胜更急了。穆香九手巧心细,一会编个花环给郝玉香,一会捉蛐蛐逗她,还有一次,穆香九折断了一只鸽子的翅膀,让郝玉香给鸽子治伤。郝玉香还到处夸穆香九,说他可仁义了。穆香九会讨好女孩子,要让郝玉香选,杜连胜毫无胜算。

杜连胜挡在穆香九身前:“我说不行!”

穆香九一伸手,杜连胜又倒了。

杜连胜狼狈不堪地跳起来,下意识拍拍沾了灰土的裤子,再次挡住了穆香九。

杜连胜:“七十七!你欠我七十七个跟头!别以为你学过几天功夫就站在房顶看人。要比就比写字,你会俄文吗?”

邓巧美教过杜连胜一些俄文,可杜连胜连字母都记不清。他只会一句“呀留不留介别亚”,据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爱你。他准备说给郝玉香听。

穆香九笑的很隐蔽:“敢不敢打赌?”

“不赌!”

“我不是问你赌不赌,是问你敢不敢?”

杜连胜僵着脖子,喊破嗓子:“不是不敢,是干娘不让赌!尤其是你!”

杜连胜又差点被穆香九绕进去,幸好这回转过了弯。

穆香九从记事开始,生活就很规律。白天练拳游水,晚上抱着酒瓶子站在穆老栓身后,看他赌钱。赌局刚开始穆老栓还记得不能让还没有桌子高的穆香九摸牌,更不能让他喝酒。赌兴上头,穆老栓就全忘了,他是掷一把骰子喝一口酒,赢了钱也灌穆香九一口,上茅房方便的时候就让穆香九替他玩两把。

穆香九长到十二岁才告别了这种生活。他白天还是游水练拳,到了晚上就不再跟着穆老栓,他嫌穆老栓耍的赌注太小。穆香九赌钱从不跟穆老栓要钱,他能潜水能上山,来钱的道道多着呢,穆老栓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遇到外乡来的高手,还得请穆香九帮帮场子。

穆香九终归还是赢多输少。

邓巧美不让穆香九出门,一则是担心他拳脚伤人,二来也是想拔了他的赌瘾。邓公馆里没人跟穆香九赌钱,可他有自己的法子。天上飞的大雁,地下爬的蚂蚁都能赌一赌,赌注变成了弹脑门,抄课业。进了邓公馆两个月以后,穆香九就很少自己洗袜子了。

穆香九六岁学武耍钱,杜连胜三岁背诗,武打文斗,都不够公正。

穆香九想了个主意:“要比就比谁都没练过的。”

杜连胜来精神了:“比啊!谁怕你啊!”

穆香九:“跟我来!”

杜连胜和穆香九站在了一人多高的院墙上,两人隔着十几步的距离。穆香九想出的办法是臀击赛。规则是,谁用**把对方撞到了院墙下面,谁就赢了。杜连胜琢磨了好一会,他觉得穆香九的拳头能打人,脚能踢人,可**什么都干不了。况且他比穆香九瘦小,身子灵活,要说撞**他占便宜。

头上是青天白云,院墙下面是一片沙土。两个憋着劲的小伙子展开了一场诡异的决斗。

两人倒退着朝对方逼去,沉稳,谨慎,如临大敌。正当两人快要接近,一场臀击大赛就要开始的时候。

穆香九忽然大喊:“等会!”

杜连胜像是狂奔的战马被猛然勒住了缰绳,硬生生把劲收了回去。

杜连胜:“认输了?”

穆香九说:“打赌就得有个彩头。你说你输了怎么办?”

杜连胜:“你想想你有啥东西能输给我吧。我准赢。”

穆香九:“那就这样,谁赢了,谁娶郝玉香。开始!”

穆香九说完,不待杜连胜反应过去,一**撞了过去。杜连胜被撞了个猝不及防,顿时倒了下去,不过他趴在了墙头上,**夹住了院墙。

穆香九:“郝玉香是我的了。”

杜连胜忽略了他不想用郝玉香当赌注,不停地说:“我没掉下去,就没输。”

穆香九说:“再来。”

杜连胜爬起来,这回他加了小心,爬起来的时候紧盯着身后的穆香九,唯恐他使诈。穆香九却很老实,等他爬起来。

臀击大赛正式开决。开始两人试探着**,你撞了我一下,我撞你一下。渐渐的两人使上了浑身的力气,只要先把对方撞下去,哪怕自己也掉下去,那也算自己赢了。

杜连胜脸色通红,浑身冒汗,按照穆香九对孕妇生孩子时候的情况推断,他该是把生孩子的劲都使出来了。穆香九也使劲,不过开始挪动步伐。

最后的决战开始了,两人都铆足了劲撞向对方,一下,两下,穆香九像是没了力气,开始后退。杜连胜似乎看到了顶着红盖头的郝玉香正羞红了脸颊,朝他眨眼。第三下的时候杜连胜用尽了全力,他要一**定乾坤。可穆香九忽然抽身,不后撞,而是朝前跳了出去。穆香九一跳,还是稳稳地落在墙头,杜连胜却一**撞空,收不住劲,身子一歪,掉了下去。

穆香九赢了。杜连胜的厄运却才拉开序幕。

邓公馆的院墙分内外两侧,一侧是邓公馆的院子,另一侧是小巷。小巷里有各种小贩摆的摊子。杜连胜掉下去的时候,身子正砸在一筐鸡蛋上。

穆香九在墙头大喊:“我赢了!”

杜连胜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不顾头上,脸上,**上的蛋清蛋黄碎蛋皮,想和穆香九争论。卖鸡蛋的老大娘一把拽住了杜连胜。

卖鸡蛋的老大娘一点都不着急,她很高兴,很久没遇到这么大的主顾了。

邓巧美赔了老大娘的鸡蛋,还要罚杜连胜。

邓巧美有自己的一套惩罚方法。惩罚方法针对每个孩子的特点,各不相同。她不提倡饿肚子,穆香九是个例外,他吃的多,一顿不吃就心慌,他犯了错,饿他一顿是对他最大的惩罚。杜连胜也调皮,邓巧美认为他调皮是因为浑身的力气没地方使,就给他使力气的机会。

邓公馆花园的东北角永远有几百块青砖。杜连胜惹了祸,就要把几百块青砖搬到西北角。这种惩罚并不折磨人,折磨人的是,把几百块青砖搬到西北角以后,还要再搬回东北角。因为那些青砖原本就在东北角。

第二次的祸因“腚”而起,受到惩罚的却是杜连胜。然而,杜连胜搬完了砖就不生气了。他要把郝玉香抢回来。

猜你喜欢

  1. 探险寻宝小说
  2. 军事小说
  3. 王朝争霸小说
  4. 古言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