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异能> 大道弥天

更新时间:2019-09-22 18:07:47

大道弥天 已完结

大道弥天

来源:快阅小说 作者:阿兽 分类:异能 主角:萧北辰,小鱼

小说主人公是萧北辰小鱼的书名叫《大道弥天》,本小说的作者是阿兽倾心创作的一本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萧北辰与同门富源发现灵石矿脉,为了独吞奖励,富源谋杀了立下最大功劳的萧北辰,萧北辰的身体被一根古怪的石笋贯穿,却在一块神秘玉佩帮助下复活成为了一个少年。<br>神秘玉佩理直气壮认为自己对萧北辰有生身之恩,至少也算是一个後娘。重生的萧北辰无法回到原来的门派,经历过人心的险恶,萧北辰知道自己复活成少年的秘密绝对不能暴露,为了日後的发展,他不得不来到了万里之外,修士汇聚的荒集。<br>在这里萧北辰开始了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千炼堂的那个学徒将要再次开战,这一次面对的对手不再是雪阳宗的人,雪阳宗的人据说被流云大人狠狠敲打一顿之后逐出了荒集,因为他们在擂台上违规使用阴雷。

这一次北辰面对的是筑基期的对手,南燕盟的女少主南飞燕,那个总喜欢假扮成油头粉面男子的南大小姐。

开赌的档口顿时增加了多个,魏胖子开的档口最受人关注,押注的人也最多。魏胖子上一次开档口,甚至流云大人也在他那里下注,这就是对魏胖子信誉的肯定,这是金字招牌。

在荒集中成名不易,各行各业的人才数不胜数,能够在这熙熙攘攘的数万修士之中立下自己的名号,那需要有特长还要有一点点的运气。

千炼堂的北辰不过是练气期的小毛孩子,许多人认为北辰能够成名,第一条是因为他是破败的千炼堂唯一的学徒。第二个原因是这个小子长得过于俊美,太让人关注。第三个原因就是他接连打败了两个雪阳宗的弟子,还是干脆利落的绝杀。

当南飞雁对萧北辰提出挑战,萧北辰痛快答应下来,这就注定了萧北辰要在荒集留下自己的名声。练气期有胆量接受筑基期高手的约战,这需要勇气,也更容易让人感到刺激。

各个档口几乎是一面倒的押注南飞雁获胜,南飞雁身后是南燕盟,一群依靠在荒集外围干不法勾当的败类修士组成的联盟,他们的实力比雪阳宗强太多了,当然名声也更恶劣。

这一次南飞雁挑战萧北辰,没有人认为南飞雁不会全副武装。况且筑基期和练气期的实力差距太悬殊了,人们普遍认为萧北辰必死无疑,甚至是一个照面就会惨死擂台之上。

萧北辰走路有些踉跄,明天就是开战的日子,萧北辰却浪费了这十天的大好时光,萧北辰也觉得自己的胜算不大,毕竟差距摆在那里。

筑基期啊,哪怕是自己依然处在筑基期,面对背景强大的南飞雁也没什么胜算,石娘为什么要求自己答应下来?这不是送死吗?

仅仅改造了一条经脉,萧北辰没察觉自己有什么脱胎换骨的变化,甚至还有些控制不住力量,导致走路的时候也踉踉跄跄。

萧北辰仿佛喝醉就一样来到火炉前,拿起天工锤子,锤子好像变轻了。萧北辰等待铁锭烧红,他夹起铁锭放在砧板上,天工锤子落下。

萧北辰发誓,自己绝对没用力,烧红的铁锭上直接变成了一张铁皮。小鱼的眼睛快要凸出来了,北辰的力量怎么这样大?

当萧北辰出来后,小鱼就偷偷关注着萧北辰,她看的清清楚楚,萧北辰绝对没用力,就是那么随意的用天工锤子敲了一下,厚厚的铁锭就变成了薄铁皮。

萧北辰挽起天蓝色道袍的袖子,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没什么变化,可是力量和改造血脉前简直是天地之差。

萧北辰拿起另一块铁锭,他没有放在火炉上而是五指用力,方正的铁锭在小鱼震惊的眼神中变成了一个不规则的铁球。

吴伯在侧面喝道:接着。

沉闷的风声响起,萧北辰转头,翻腕一抓,飞来的沉重盾牌被萧北辰抓在手中。摆脱了沉珂的吴伯大步走过来说道:既然你的力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你在明日的荣誉之战未始没有获胜的机会。

萧北辰惊讶地说道:吴伯,您康复了?

吴伯康复是在萧北辰承受不住血精的冲击而开始修炼搏杀秘术的时候,那个时候萧北辰快要失去理智了,他不记得吴伯出现。

吴伯有些尴尬地说道:凑巧得到了一位前辈的指点,侥幸化解了奇毒。本来我也在担忧你明日的战斗,见到你的力量如此可观,我想明天我也应该押上全部身家,赌你赢。

小鱼惊喜交加的说道:吴伯,北辰真的能赢?还有这面盾牌从哪里来的?

吴伯取出一柄长剑说道:烂船还有三斤钉,千炼堂明面上的资本没了,人也走光了,可是我还在,老主人留下有些家底依然在。

北辰,我会用最快的速度攻击你,你挡得住我的攻击,你就能够打败南飞雁,我坚信你行。

半人高的盾牌两面蒙着妖兽皮,中间肯定是厚厚的金属,而且是篆刻了符文的金属。

盾牌重达三百多斤,当萧北辰试探着注入真气,盾牌变得轻盈起来,盾牌表面的兽皮还迸发出灰色的符文,形成了一层额外的护盾。

长剑爆发出尖锐的呼啸刺过来,萧北辰迅速把盾牌扣在左腕上,身体躲在盾牌后面向前迎击过去。

长剑偏转,剑身抽在了盾牌上,吴伯使用了两成的力量,没想到这两成力量根本没有挡住萧北辰,躲在盾牌后的萧北辰合身撞向了吴伯。

吴伯迅速闪身,萧北辰横过盾牌斩过去,吴伯左手按向盾牌,萧北辰低吼一声,吴伯竟然被恐怖的力量推得向后退去。

吴伯脚下生根,千炼堂的地面是巨大岩石铺就,吴伯向后退的时候,脚下的岩石出现了两道沟壑。

眼看着吴伯被推向火炉附近,小鱼急忙喊道:不能退了。

萧北辰停下来,吴伯狂喜看着萧北辰说道:全部力量?

萧北辰抓抓头发说道:七成。

小鱼和吴伯异口同声的说道:天哪。

七成力量,就让吴伯无法抗衡,吴伯可是元婴期的存在,萧北辰只是一个小小的练气期修士。

萧北辰向后退了几步说道:继续,我还是第一次使用盾牌。

吴伯摆手说道:第一次使用,你就能够利用时机把我逼退,我不相信南飞雁有我的战斗意识,不需要和我切磋了,你独自领悟就好。把你们手头的灵石交给我,咱们也玩一把大的。

荒宫是荒集之中的圣地,不可侵犯的圣地,五大守护者就在这里,他们监督着荒集的一举一动。

今天当值的流云看到水月镜中萧北辰和吴伯的切磋,眼中**着盈盈的笑意,原来还有这样的底牌,看来这次又有的赚了。流云起身悠然走出荒宫,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后面响起道:流云,又准备去下注?

流云微愠说道:不可以吗?谁规定守护者不能下注?

那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老夫也颇为认同你的说法,所以你帮我押注在北辰身上。

五张玉卡飞来,苍老的声音很随意的说道:简单的玩一玩。

流云气得手发抖,五万灵石也叫简单的玩一玩?他下了这样的重注,肯定要把赔率压下来,这等于从流云的口袋里抢钱。

现在档口是一面倒,北辰和南飞雁的赔率是一比七,押注北辰获胜的话,只要北辰赢了,那就是七倍的暴利,流云还准备利用这个机会狠捞一把呢。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窃取胜利果实的老家伙,这也太不要脸了。

那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北辰刚刚来到荒集的时候,老夫帮他化解了雪阳宗的麻烦。老夫看好这个小伙子,在他身上押注也算是看得起他。

流云的鼻子快要气歪了,想捞钱就说捞钱的事情,扯什么交情有意思吗?再说当自己面说这些,自己和北辰有什么关系?买好也不至于买到自己头上。

流云恨恨说道:你成为守护者多年,早就攒够棺材本了,何至于和我一起抢小钱?

苍老的声音叹息说道:亲生子不如手边钱,况且老夫要做一件大事,算你一份如何?

流云痛快把五张玉卡收起来,早这样说不就没事了。这个老家伙虽然贪鄙了一些,却从不撒谎,他说要做大事,那肯定是大好事。

守护者有自己的尊严,除了流云这样生冷不忌的新晋守护者,其他的四个守护者爱惜羽毛,绝对不会出面干押注的事情,丢不起那个人。

流云准备飞出去,苍老的声音提醒道:分开投注,一共有六个档口开赌,千炼堂的小家伙们肯定要去魏胖子的档口投注。

流云心中狂骂,老家伙以前肯定没少干这样的事情,早就摸清了门路,看来自己还是不够脸厚心黑

萧北辰在院子里狂暴出击,在山里被石娘呵斥之后,萧北辰终于明白搏杀秘术不仅仅是战斗的技巧,还有许多能力没有发掘出来。

力劈秦山和铁索横江可以让**爆发出恐怖的力量,让萧北辰的移动速度暴增。不仅仅如此,当身体倾倒,双拳和双肘同样可以精确控制真气让身体移动。

膝盖也也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那需要看当时的情况如何,随机应变才是搏杀秘术的精髓。

固定的招式是入门的基础,让萧北辰领悟真气运行的诀窍,掌握搏杀秘术拥有远程攻击的能力。领悟之后如何变通使用,那就要看萧北辰自身的悟性。

萧北辰藏身在盾牌之后,忽然挥出一拳,或者踢出一脚,萧北辰控制着自己的力量,不让真气外放,否则千炼堂非被他拆了不可。

猴子偷桃爪能够外放真气了,萧北辰施展这一招的时候察觉到真气运行突破了某种桎梏,真气随时能够迸发出去。

缩在盾牌之后,拳、爪、掌、肘、膝、腿的攻击千变万化,更有玄级飞剑不时挥出。还有藏在靴子里的窃道钩,这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小鱼早就忘记了锻造的事情,她目眩神迷的看着身影闪烁的萧北辰,萧北辰的飒爽英姿怎么看也看不够,真是太帅了。

这一战必须胜,萧北辰的那张玉卡还有妖丹,以及七息木全被吴伯带走了,甚至那颗阴雷也被借走。小鱼手中的数千块灵石也被带走,被吴伯拿去下注了。

这一次千炼堂豁出去了,要么赢得沟满壕平,要么输得人死财空。萧北辰觉得压力巨大,他必须全力以赴。

荒集震惊了,千炼堂这是豪赌了,难道他们真的有获胜的信心?当流云分别在六个档口押注,许多坚信南飞雁必胜的赌徒犹豫了。

南燕盟自然会押注南飞雁胜利,当吴伯下注,流云也押注萧北辰获胜的消息传来,南燕盟调动了大批的灵石,他们坚信南飞雁肯定会胜利。

南燕盟不是穷山沟里的雪阳宗,南燕盟能够在荒集立足,他们有自己的底气。经过精心准备的南飞雁就算是面对金丹期的真人也能斗上一斗,小小的练气期修士,那算什么东西。

再说吴伯已经把阴雷压在了魏胖子的档口,荣誉之战的时候萧北辰就算想要违规使用阴雷也不可能,那么他还有什么翻盘的机会?

南飞雁用火种赌萧北辰的牛皮,结果掉进了窟窿里,这已经传为了笑柄,南燕盟的脸丢光了。这一次的荣誉之战,南燕盟必须赢,如果输了,整个南燕盟在荒集就无法抬头。

许多修士拿不准主意,预先押注南飞雁的人为了防备损失,他们转头押注萧北辰,这样无论哪一方获胜,他们的损失也会降到最低。

流云出手之后,一面倒的赔率顿时被打压下来,南燕盟的人虽然调动了大批的灵石,不过更多的修士参与下注,赔率竟然被稳定在一比一。去掉开赌的庄家抽水,下注十块灵石如果押中哪一方,都可以赢得九块灵石。

这是练气期对筑基期,破落的千炼堂对鼎盛的南燕盟,赔率竟然被打压到水平的程度,显然大家不是很看好南燕盟。

以往就算是金丹期的真人对决,也没可能牵动这么多人的神经。据说这一次参赌的人太多,守护者将开启甲字号的擂台,那可是给元婴期的真君提供的决斗擂台。

丁字号的擂台,门票是一块灵石。甲字号的擂台,门票就跳到了十块灵石,这也是守护者赚钱的手段之一。

荒集的规矩是谁挑战,谁付出擂台的使用费。南燕盟不可能申请使用甲字号擂台,是守护者集体做出的这个决议。

甲字号擂台能够容纳两千人观战,如果满座,那就是两万灵石的收益,去掉给获胜者的分成,以及擂台的维护费用,至少也有一万块灵石的纯收入。

十块灵石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如果押注成功,十块灵石就能变成十九块,对于手头不宽裕的修士来说,观战是次要的,赚钱才是真的。

巳时左右,萧北辰在小鱼和吴伯陪伴下来到了擂台区,这里已经人满为患。连续两次获胜的萧北辰能不能打败南飞雁?这牵动了太多人的利益。

南燕盟的人还没有到,流云已经等候在那里,见到萧北辰到来,流云勾勾手指。石娘顿时酸溜溜地说道:那个娘们在叫狗呢。

萧北辰的脚步戛然而止,流云的眼中闪过讶异,小鱼偷偷退了萧北辰脊背一下,萧北辰硬着头皮走过去。

流云笑吟吟问道:胜算如何?这次本座可以在你身上投了重注。

萧北辰说道:吴伯说本来赔率很高,就因为您投注太大,导致赔率被打下来了。

流云震惊地看着萧北辰这个黑心的小子,自己为他做了那么多,他竟然敢埋怨自己投注太多,他还有没有良心?

小鱼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得罪了流云大人,今后北辰将会在荒集寸步难行。

流云没有动怒,而是笑眯眯地说道:档口还没有停止,要不要*再投入一些?

萧北辰顿时被打败了,流云家大业大,她真的再投入一些,千炼堂的收益将会更低。

萧北辰拱手说道:胃口不宜太大,容易撑着,细水长流才是硬道理。

流云的手指轻轻揉着面具说道:也有道理,不过你一次次的面对强敌,真的不怕死?

萧北辰挺起%膛,露出视死如归的派头,流云莞尔笑道:年轻人总是充满激**,真羡慕你们。

石娘在萧北辰脑海中补充说道:这个小娘们在说你幼稚,别以为她是在夸你。

萧北辰只能装作没听见,流云见到萧北辰神色古怪,自然想不到萧北辰的无良后娘在诽谤自己。

远方传来喧哗,南燕盟的大队人马浩荡到来,远方的修士自动让开道路,南飞雁换了一身精干的女式战甲昂然走在最前方。

翠绿色的战甲把南飞雁修长的藕臂**露出来,纤细而富有弹性的腰肢与雪白的**也露出了一部分。

贴身的战甲把南飞雁凹凸有致的身材显露无疑,以前谁也没想到那个总爱打扮成男子,还显得娘娘腔的南飞雁身材如此有料。

南飞雁脸上的脂粉也消失了,露出了娇俏的瓜子脸。一条细细的金链束在了额头。眉心处一个深碧色的宝石在骄阳下闪耀着妖异的光芒。这一刻南飞雁光彩夺目,她就是今天的主角,万众瞩目的唯一焦点。

小鱼担忧地看着萧北辰,发现萧北辰的目光落在了南飞雁高耸的*前。小鱼自卑地低头看了看自己,桃子和西瓜的差距,怪不得北辰会被吸引目光。

小鱼不明白萧北辰心中想些什么,萧北辰在考虑自己的偷香窃玉爪,石娘要求萧北辰抓南飞雁的%,还必须告诉石娘手感如何,萧北辰考虑的是自己一只手能不能扣住那个令人惊心动魄的雪白半球。

不仅仅男修的目光贪婪落在南飞雁身上,女修的目光也被吸引。许多自惭形秽的女修心中愤怒,真不要脸,穿得这么风骚是来打架还是卖**?

小鱼怯生生地说道:北辰。

萧北辰转头,小鱼扭捏说道:不要被她迷惑,这是你的敌人,被美色迷惑,你会很吃亏。

萧北辰有些羞臊,盯着对手的**看,还被小鱼发现了,真丢人。石娘嘲讽的笑声肆无忌惮的响起来,萧北辰自然对此无视,反正被石娘嘲笑太多次了,萧北辰已经免疫。

南飞雁来到流云面前,躬身说道:大人,我的赌注带来了。

一个被层层符箓封印的墨玉罐子递到了流云面前,萧北辰拿起放在脚边的牛皮卷也送过去说道:大人,这是我的赌注。

哄笑声响起,南飞雁错误的以为牛头妖的兽皮也是宝物,结果贸然提出用这个做赌注,现在牛皮带来了,南飞雁这个哑巴亏吃定了。

流云也有些忍不住笑意,南飞雁这傻孩子总想投机取巧,这次丢人现眼了。而且她把自己逼到了绝路,若是真的败给北辰,南飞雁今后怎么在荒集立足?

流云手一翻,墨玉罐子和牛皮被她收入了芥子指环,流云转身,甲一号擂台的房门开启,露出了里面空旷的擂台。

甲一号擂台使用的是特殊的空间道法,外面看起来并不大,里面的空间自成格局,可以容纳两千人观战,而擂台更比萧北辰前两次进入的丁九号擂台大了数十倍,这样才能容纳真君对决。

占地数十亩的擂台,萧北辰和南飞雁上去之后相隔极为遥远,萧北辰意识到麻烦了,他和对手的距离遥远,不利于他的战斗。

预定的战略是侵入到南飞雁附近,现在南飞雁完全可以利用距离的优势,使用飞剑和法宝凌虐萧北辰。

南飞雁的眼中露出笑意,流云大人给自己创造了良机啊,一个不会飞行,还无法使用飞剑和法宝的对手,这就是一只软脚虾,想怎么虐待就怎么虐待。

观战的人陆续缴纳灵石进入,当投注萧北辰的修士见到对战双方相隔将近一里之遥,怒骂声顿时响了起来。

萧北辰的优势是近身搏斗,守护者大人却提供了这么辽阔的擂台,这不是他送死吗?这还怎么战斗?还不如直接给萧北辰一把刀,让他干脆自我了断省事。

喧闹声越来越嘈杂,流云森冷的眼眸扫过看台,人们顿时安静下来。流云目光扫过南燕盟的数十个人,她缓缓说道:这才公平,否则南飞雁必死无疑。

人们惊愕,北辰的优势有这么大?以至于流云大人认为距离过近的话南飞雁毫无胜算?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腹黑小说
  3. 都市异能
  4. 热血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