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都市> 爱上喝白开水的男孩

更新时间:2019-09-22 17:32:46

爱上喝白开水的男孩 已完结

爱上喝白开水的男孩

来源:快阅小说 作者:白夜 分类:都市 主角:梁子渊,简心彤

《爱上喝白开水的男孩》是白夜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梁子渊简心彤,书中主要讲述了:作者用才华横溢、幽默风趣的语言描写了青少年男女之间纯真的友谊与爱情,一看开头我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相当可爱也相当有趣,真的也很好看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简心彤坐在礼堂外的阶梯上,看着人群自礼堂离开。

礼堂内一片灯火通明,喧嚣的声浪藉由不时开启的门扇,泄漏而出。

好痛……

简心彤低下头,看着自己摊开的双掌。

表演圆满结束了,尽管缺了键盘,但就着已经录好的练习曲,整个公演总算有惊无险,成功完成。成功的那一剎那,她激动不已地鼓掌,很用力,拚命地拍,自双掌传来的麻痛感觉似乎也因此蔓延开……直延伸到心里……

她为众人表演成功感到高兴,为自己没有拖累众人松了一口气,却也同时因为无法成为其中的一员,心中难免觉得酸涩。

本来想在表演成功后,开口约梁子渊的,如今,简心彤已经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要说……

虽然我没有帮到忙,但是,为了庆祝你表演成功,所以……

这些话,简心彤说不出来。在现在这种心境下,无论什么理由和借口,她都开不了口。

她喜欢梁子渊,不论有没有参与表演都一样。但默默地在角落看着他、支持他,永远都比不上与他站在同一个地方,一起参与、一起紧张和欢笑。

在简心彤心中,与梁子渊同台已经不知不觉变成一种她已经接近他的证明。也因此,一瞬间失去这个证明,让简心彤自信全失。

简心彤不知道在外面坐了多久,只知道礼堂偶尔传出的喧闹声小了很多。

这表示,人群渐渐散去,缠着表演的人拍照聊天的人也少了。这同时也表示,她该进去帮忙大家收拾东西……

但,她不想进去。

那些沉浸在喜悦亢奋的人群中,她显得太格格不入了。更何况,他们看到她,一定会想起她无法参加表演的原因。她不想让他们的喜悦减低半分……

幸好,前几天娃娃和迷迷问到表演的事情时,她没有告诉她们什么时候,在哪里表演。否则要是她们今天来了,一定会大失所望。

舞台上,不会有她……

简心彤抬起头,望着黑压压的天空。

月亮不见,连星星都黯淡得像是即将熄灭。

她其实不需要太难过的,尽管她努力奔跑过,如今顶多……一切只是回到原点。

只是,回到原点后,起跑的枪声,何时会响起呢?

错过了第一次的枪声,她还有第二次的机会吗?

不!她不能这么悲观。

她还有补习班……在补习班里,他们可以见面。不是吗?

突然间,眼前一片水雾,景物瞬间扭曲。

简心彤连忙垂下头,双手盖住眼睛……

想哭……

因为补习班里,不会有舞台上,心灵默契接触的零距离……

好懊恼……好生气……

为什么谈恋爱要这么辛苦?

好不容易找到简心彤,却发现她一个人坐在外头发呆。

一定是为了不能上台表演而难过吧?

赖芸庭比所有人都清楚,与梁子渊同台对简心彤的意义。简心彤目前心情的低落可想而知,但她可不认为完全无法补救。

她得去劝劝简心彤,让她振作点。

想着,赖芸庭拉开礼堂的门,走到外面,正想开口唤简心彤时,一道身影让她猛地摀住嘴巴。

那是……?

眼珠子转了几转,连忙又闪进礼堂,接着笑容在赖芸庭脸上扩大再扩大……

呵呵……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简心彤踩着脚踏车,机车、汽车一辆辆自她身边呼啸而过。

红色的车灯划过街道,两旁商店美丽的霓虹灯在闪烁。都市的夜晚,炫丽得连白天的太阳都为之失色。

这样美丽的景致,却没将简心彤的心照亮。

低落的情绪,随着踩过一条条街,越来越沉重。

少了另一个人的身影和脚踏车轮转动的声音,寂寞晕染开,像巨兽般吞噬她。

解散时,梁子渊说他另外有事情,所以不能陪她回家。简心彤强打欢笑地故做不在意,心里却好想哭。

明知道梁子渊不是那种会因为她没有参与表演而看轻她的人,她却还是有受伤的感觉。

一瞬间,她很想追问梁子渊,究竟有什么事情,会让他打破这段时间都送她回家的惯例。

当然,她不能问。

只能在心里悄悄否定了赖芸庭的话。

解散前,赖芸庭一脸艾1魅地对她说恭喜,说她因祸得福。简心彤第一个想到的是梁子渊。

我打赌梁子渊一定很心疼妳。赖芸庭信心满满地丢下这句话。

只是不久之后,梁子渊就要她一个人回家。

她不懂她该相信哪一边。

梁子渊心疼她了吗?如果是,他怎么舍得丢下她一个人?

眼前突然模糊,正伸手抹去眼泪,眼角却撇见一个影子,随即尖锐的煞车声连同轮胎强力摩擦地面发出的叽叽声跟着响起。

来不及有任何想法,在瞬间的脑袋空白中,强烈的撞击让简心彤的身体甩了出去,眼前的影像混乱闪过扭曲……

好痛!

梁子渊站在门外,望着熟悉的不锈钢门,踟蹰不定。

昨天表演结束,他找遍了所有乐器行,终于找到愿意立刻替他修理键盘的乐器行。

这个没问题,明天中午之前你就可以来拿了。

当乐器行老板这样告诉他时,他高兴得差点飞起来,几乎忍不住想立刻告诉简心彤。但,出于莫名的期待,他忍下来了。

他想亲自带着修好的键盘来给她,送她一个惊喜。

他会看到简心彤可爱娇憨的笑容。

想到这里,梁子渊发现自己的心跳有点不受控制了。

甩了甩头,梁子渊深吸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手指笔直地往门铃而去……

喀啦一声,梁子渊的手僵在距离门铃不到一公分的位置。

有人出来了……会是简心彤吗?

这突然的变化,让梁子渊反应不及。还没想到该摆出什么表情,一个犹带稚气的大男孩站在拉开的门内,见到外头站着的梁子渊,明显地愣住了。

那个……梁子渊尴尬地寻思怎么开口问。

这男孩是简心彤的弟弟?

大男孩先是一愣,随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喔~~!大男孩艾1魅地拉长声音:你是找我姊的对吧?

是……梁子渊机械性地点点头,一点完才又连忙补充:我找简……

话还没说完,大男孩就蹦了起来,大叫:

简心彤!

喊叫着,门也不关了,就冲了回去。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老姊!老姊!大男孩一边跑一边叫。

知道什么?梁子渊满头雾水……但起码他确定了这男孩是简心彤的弟弟。

老姊!

弟弟的声音第N次传来,简心彤愤怒地掀开棉被,探出头来。

干嘛啦?难道不知道身心严重受创的她很需要一个人安静安静吗?

昨天被那辆机车撞翻,昏了几分钟,醒来还被那个机车骑士骂,她的心情已经down到马里亚纳海沟里去了。

这是什么世界啊!她堂堂骑在大马路上,被从小巷子转出来的机车撞个正着,已经够倒霉了,竟然还要被骂成她是个骑车不看路的人。

到底是谁没在看路啊!

可怜她已经严重受创的心灵,禁不起骑士那阵劈头乱骂,只得含泪牵着坏掉的脚踏车走回家。当天还不觉得如何,哪晓得今天一早起来,骨头全像要散架似的,手臂膝盖全是瘀青。

她是招谁惹谁啊?犯太岁也不是这样犯的吧?

正在哀怨之际,弟弟的声音再度传来:

妳的阿娜答找妳啦!

阿娜答?

梁子渊!

简心彤一下跳了起来,冲到门前,一把拉开:

他在哪里?

还说那不是妳男朋友咧?简孝璋笑得很得意:被我套出来了吧?

简心彤无心理他,只瞪了弟弟一眼:

说啦!他打电话来吗?

不是啦!简孝璋受不了地翻翻白眼:他在门口。

门口?

今天没有团练吧?

简心彤一愣。

他说要找妳喔。简孝璋又瞇起眼睛,艾1魅地道。虽然从头到尾都是他说的,不过,那个人也没否定嘛!

找她?

简心彤心跳一下狂飙到一百二十,脚步一跨就想越过弟弟冲到楼下去。

简孝璋见状,一把拉住姊姊。

干嘛?简心彤怒瞪着弟弟。

简孝璋叹了一口气:

姊!妳马帮帮忙。妳还穿睡衣耶!

他保证她一定不愿意让门外的那个人看到那一身Hello Kitty图案的睡衣的。

呃!

简心彤的脸腾地一下,全红透了。

要、要你管!逞强地丢下这句话,立刻转身甩上门,赶忙换衣服去。

门外传来简孝璋嚣张的笑声:给妳一分钟喔!超过我就去跟他说妳不见他啰!

你要敢这么做,你就死定了!简心彤咬牙怒道。

可恶的死老弟,真是讨厌死了。

真急死人了!要穿什么衣服呢?

简心彤一方面怕梁子渊等太久,一方面又担心自己太邋遢,抓了好几件衣服出来之后,才又想到自己手臂和脚上的瘀青,瞪着眼,只能有些不甘地抛弃那些漂亮的服装,匆匆套上一件衣服,赶忙开门冲下楼。

门外,梁子渊傻站着。

他在等简心彤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等着等着,却越等越心焦,越等越无法控制心跳……

看看手腕上的表,才不过过了一分钟。怎么他紧张得好像期末考试的倒数三十秒呢?

再一次将视线凝注在半开的大门,梁子渊突然傻住……

一瞬间……他懂了。

他现在的表现,活脱脱就是人家说的恋爱征兆。

梁子渊彷佛被天打雷劈似的,僵直站着。

梁子渊正被突如其来的领悟震得无法反应时,却见简心彤小跑步出来,一身鹅黄色长袖家居服,配上稍稍凌乱的头发看起来格外可爱,白嫩的脸上因为跑步而染上两抹漂亮的粉色。

梁子渊的心跳再度失控……一瞬间俊脸发热。

简心彤才刚跑到大门口,正想说些什么,却迎上梁子渊直勾勾的眼神。

从来没有过这样视线相交的时候,简心彤感觉%腔急剧震动,微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简孝璋跟着出来,见到的就是脸红对看的两个人。

姊!等一下妈妈就回来啰!简孝璋好意提醒,只是口气说不出的艾1魅。

要是妈妈回来,看到她女儿跟个男生在门口对望,肯定会发疯的。

这一叫,把两人都叫醒了。

简心彤一慌,才想到她刚刚竟然也没招呼梁子渊,就顾着发傻,一时间倒是尴尬起来了: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梁子渊摆了摆手,连忙道:

没,我没等多久。

梁子渊此时也有些脸热,毕竟方才是他直勾勾地盯着简心彤瞧。以往跟简心彤相处还不觉如何,现在一发现自己的心意,不知怎的,一面对简心彤,心里就紧张得不得了。

今天要团练吗?简心彤半紧张地问。

除了团练,梁子渊从来没找过她。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她心不在焉的,竟没听到团练的消息?

没有。简心彤这一问也让梁子渊想起他今天来的目的。

转身抱起放在旁边,巨大的乐器盒,递给简心彤。

这不是……?她的键盘吗?

简心彤想起乐器盒里是已经支离破碎的乐器,不由落寞。想来梁子渊是特意把已经用不上的乐器送还给她的,她却还沾沾自喜地以为梁子渊是来看望她的……

谢谢你帮我送回来。简心彤强打着笑容道:我昨天真是的,竟然忘记把这个带回来了。

简心彤的笑容看得梁子渊心头一疼,突然很想握握她的手、拍拍她的背……

出于这样的触动,心里的紧张突然消失了。

梁子渊直视着简心彤:

昨天晚上,我把乐器拿去修理了。

咦?!

简心彤一惊。昨天梁子渊不送她回家,难道就是为了把她的乐器送去修理?

简心彤惊讶的脸让梁子渊露出笑容:

那家乐器行的老板很好,他答应立刻帮我修理,所以今天就可以拿了。

简心彤着迷地看着梁子渊脸上的笑容,又一次感觉到自己心里满溢的感动。

为什么梁子渊总可以让她越来越喜欢他,越来越着迷?

……谢谢你。感觉喉咙梗着什么似的,简心彤好不容易才能够开口道谢。

闻言,梁子渊笑着将乐器递给简心彤。

简心彤傻傻地接过,视线还是离不开梁子渊温柔的笑脸。

乐器遭破坏后,简心彤彷佛一下子失去动力,根本想不到修理的事情,没想到却是梁子渊注意到了,还瞒着她亲自将乐器拿去修。简心彤此刻的感觉已经不是感动两字足以形容的。

简心彤觉得喉咙阻塞,情感堆积在%.口,闷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怔怔地看着梁子渊。

还有一场表演……梁子渊脸红了红:我、我很希望妳能参加。

说完这些话,梁子渊整张俊脸已然涨红,而简心彤则是无法反应地呆立当场。

这话,是不是表示,梁子渊对她也不是只有寻常的感情呢?是不是梁子渊也很期待和她同台呢?

见简心彤没有反应,梁子渊也有些慌张了,左右张望一下,又沉默了一会,才支支吾吾地道:

那、那我先走了……

说完,对简心彤点点头,便回头牵起脚踏车。

见状,简心彤终于回神。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冲动,简心彤冲向前,拉住了梁子渊的手。

下次、下次表演完,星期五,你可以陪我去看场电影吗?简心彤感觉自己紧张得连声音都在发抖,但她还是说出来了。

低着头,简心彤不敢看向梁子渊,就怕会看到梁子渊嫌恶的表情。尤其在梁子渊迟迟没有回应时,简心彤更是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是不是太冲动了?

简心彤不由有些懊悔。

忽然间,简心彤发现自己的手正不合宜地抓着梁子渊的手。白皙的双手衬着梁子渊古铜色的大手,突然显得有些刺眼……

悄悄的,简心彤抽回手。

没想到,简心彤手才动,突然感觉双手一紧,竟是梁子渊抓着她的手了!

简心彤诧异地抬起头,正好看到梁子渊仍带红晕的俊脸。

好。梁子渊吞了吞口水,安抚紧张:星期五这个时间,我来接妳。

匆匆说完,梁子渊抓着简心彤的手也松了。

跨上脚踏车,梁子渊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简心彤:

Bye-bye!

说完,他踩着脚踏车走了,而简心彤则是一路目送他从视线里消失……

他答应了……

他真的……答应了!

她没听错,梁子渊答应了。

好高兴!好高兴!

简心彤抱着乐器,脸上笑着,心头甜蜜的感觉强烈到无法以笑容表达。

眼角湿润,眼泪溢出眼眶,待抹了一手湿,才愣了愣,随即绽出大大的笑容……

她……成功了!

直骑了好一段路,梁子渊才重重喘了几口气。

好紧张……

尤其当简心彤抓着他的手时,他的心脏简直是失控狂飙,更别说后来简心彤的那番话了。

那一瞬间,他简直是脑袋空白,好一阵子都无法反应。

红灯亮起,梁子渊停下脚踏车,不自觉举起那只被简心彤握过的手。

简心彤的手,暖暖软软的,很令人心动的触感……所以当简心彤想收回手时,他反射性地抓住它。

他太唐突了,可他也知道,要是再来一次,他还是会这样做。

叭!叭!

喇叭声让梁子渊回过神来,这才发现绿灯已经亮了,连忙用力踩下踏板。

越过马路,梁子渊的心思又回到方纔那件事。

星期五,他要跟简心彤去看电影。

这算约会吗?

简心彤是为了感谢他?还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他?

不管怎样,他还是得想想哪家电影院好些。

他本来就鲜少看电影,看来是得请教其它朋友了……

梁子渊发现,他开始在心里认真筹划星期五的行程了,而且认真程度,似乎不亚于对表演的关心。

对简心彤的感觉,从察觉到现在,不过短短不到一个小时,却迅速成长茁壮,让他整个心思都随之摆荡。

或许,他早就喜欢上简心彤,所以才会在察觉之后,所有被自己压抑过的感情,一下子全涌了上来。

梁子渊摸摸%.口。

心跳好像还缓不下来,但出奇的,他不讨厌这种感觉。

自从梁子渊送回了键盘,简心彤一颗心就总是悬着。一看到乐器,就忍不住脸红。

在下一次表演前,还有两次团练。简心彤学乖了,就是再麻烦,也要将乐器带在身边。

练习的过程相当顺利,倒是和梁子渊的相处有些奇怪。

梁子渊还是在团练当天来接她,偶尔也帮她背乐器,但,他们之间话更少了。

也说不上冷漠,只是视线对上了,就忍不住想移转开。

简心彤知道,她移开视线的原因是因为想到那天的事情,又想到星期五的约会,每一想起此事,简心彤心脏跳动的速度根本无法控制,只怕再多看梁子渊一眼就会喘不过气来。

或许梁子渊也是这样的心思,于是两人间的互动,反而少了。

赖芸庭自然看出了不对劲,趁着练习的空档,挤到简心彤旁边:

喂!妳跟梁子渊怎么啦?

简心彤看了赖芸庭一眼,慌慌张张地低下头来:

没、没有啊!

妳当我三岁小孩吗?赖芸庭瞪着眼:你们最近有点艾1魅耶!

惊讶地抬起头来,眨了眨眼:

有、有吗?

他们之间的感觉有那么明显吗?

有!赖芸庭肯定地点点头:我敢肯定现在全社的人都猜到妳跟梁子渊有关系。

闻言,简心彤一张脸全红透了,却又忍不住紧张兮兮地道:

有、有那么明显吗?

虽然她很高兴能跟梁子渊联想在一起,但也不免有些不安。这几天,她总是患得患失的,一会儿觉得梁子渊对她应该也有意思,一会儿又觉得说不定是她胡思乱想、自作多情,更开始担忧起星期五那天,会不会有什么天灾人祸,或者半途杀出什么状况,搞得两人不欢而散……越想越没信心,越没信心就越想更多,想这想那,简心彤觉得自己的大脑快要因为过热而当机了。

真是恼煞人……

当然啦!说到这个,赖芸庭语气显得有些亢奋:一会儿是妳瞧他,一会儿是他瞧妳。妳说明不明显?

简心彤一听,心里一边困窘,一边却觉得欢喜得紧。

因为,梁子渊原来也一直注意着她,是不是也同样和她一样患得患失?

见简心彤羞答答的模样,赖芸庭咧出个贼兮兮的笑:

嘿!妳是不是跟梁子渊告白了?

要不是这样,梁子渊那副古板模样,要主动察觉简心彤的情意,难度怕是有点高哩。

告白?简心彤大惊失色:

没有啦!

她才不敢呢!约梁子渊出去,已经是她最大的突破了。现在想想,如果当时不是被感动激励,恐怕也开不了口。

啊?没有喔?赖芸庭失望了一下,一会儿又振奋起来:那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啊?

简心彤扭扭捏捏的,犹豫着该不该说出来。

说啦!赖芸庭抓着简心彤的手就是一阵摇晃:我是站在妳这边的耶!

简心彤踌躇了一下,不自觉望向那个方向,在与那熟悉的视线交会后,又立刻低下头来。

没有什么啦!

这么害羞的事情叫她怎么好意思在这里说咧?何况,约会结果还不知道是好是坏,她就是不想太早让人知道……

怎么可能?赖芸庭见简心彤怎么都不肯说,不禁嘟起嘴巴,委屈地看着她。

赖芸庭的表情就像简心彤欺负了她似的,简心彤撑了一会,终于叹了口气:

先别问好不好?以后我一定告诉妳。

以后?赖芸庭的双眼再度闪闪发亮:多久以后?

呃……

下个礼拜吧。下个礼拜离星期五还有两天缓冲期,这样会好一些。何况,昨天晚上,娃娃和迷迷就知道她开口约了梁子渊,吵着一定要让她们第一时间得知结果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爱情
  2. 古代言情
  3. 短篇美文
  4. 现代修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