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异能> 三目雷神

更新时间:2019-09-22 17:27:52

三目雷神 已完结

三目雷神

来源:快阅小说 作者:常青 分类:异能 主角:秦鹰,佚名

小说主人公是秦鹰佚名的书名叫《三目雷神》,本小说的作者是常青倾心创作的一本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始皇陵冬至祭中,异象层出。秦鹰屡获奇遇,除了丹田中出现了一只玉斗,额头正中还赫然藏了第三只眼睛,名为「破妄之眼」!机缘巧合,秦鹰得以踏入仙门万山宗,却因五漏体的体质而受人白眼。忽而有一天,秦鹰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叫作雷尊的人,秦鹰从而知道自己的体质并非仙师们鄙夷的五漏体,而是上古圣体──五府玲珑体!反修九天神雷引,秦鹰以雷符辅助,修为突飞猛进;再加上破妄之眼的帮助,秦鹰更是如虎添翼。仙路漫漫,他人举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石沧海满意的扶起秦鹰,在虚空中一抓,顿时有一把土黄色的长剑出现在他的面前。石沧海抓着秦鹰的手,飞身跃到长剑之上,长剑顿时迎风见长,变得如同一叶枯舟般大小,载着石沧海和秦鹰向远方飞去。

等到落于地面,秦鹰惊讶的俯瞰四周,道:这是我们泰山别院?

出乎秦鹰的意料,在万山宗垫底的泰山别院竟然在整个万山宗最中央的巨山之上。

一览众山小,从这里望下去,即便是万山宗的宗门也相形见绌。

石沧海苦笑了下,道:如今泰山别院也只有这一项好处了。他指着周围群山,笑道:这便是清静。

秦鹰笑了笑,转头看向四周,只见泰山之巅上有大量的建筑,从山顶至下,几乎覆盖了三分之一的山体,简直如同此起彼伏的浪涛。不过这些建筑也看不出究竟建于什么年代,绝大多数都已坍塌;少数虽然仍能勉强住人,不过也残破不堪,距离残垣断壁只有一线之隔。

这简直是一片废墟,真不知道万山宗为何弃之不顾?不过石沧海无意多说,秦鹰也没想多问,就尾随着石沧海走向一处相对完整的院落。

这里面住了泰山别院的所有人,总共才九个。

石沧海和他的夫人吴氏膝下无子,带着七名弟子独守泰山别院。

石沧海带着秦鹰与大家打了招呼之后,便给他安排了一座院落。

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泰山别院除了石沧海夫妇之外,几乎每人都拥有一座院落。秦鹰被分配的院落虽然残破,却宽敞明亮,前面的庭院有半亩方圆,后面本来是一座后花园,现在已经被石沧海改成了菜园,秦鹰这才知道泰山别院的食物多数都是自给自足。

石沧海的几个弟子也都颇为质朴,帮着秦鹰收拾好了院落,这才告辞而去。

秦鹰看着师兄们离去之后,连忙关闭房门,迫不及待的在房中翻找起来。

终于,秦鹰在抽屉里找到一面铜镜。

秦鹰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将铜镜抬起,镜面上顿时出现他的容貌。

秦鹰虽然谈不上俊俏,然而也是剑眉星目,尤其目光深邃而坚定,超乎他年仅十四岁的成熟。

额头正中,有一道细若发丝的竖纹,色为鲜红,长有寸余,如非细看,也看不清楚。

秦鹰仔仔细细的查看,最终也没能发现这道疤痕的奇异之处,心想难道自己看到的异象不是出自这道细纹?

秦鹰闭上双眼,血红色的视线顿时再次出现,只是视线穿透了铜镜,落在后面的桌子上。

这可怎么办?秦鹰直觉感到只有通过血红色的视线才能找出问题的关键。他想了想,忽然灵机一动,连忙开门走了出去,并用绳子将铜镜挂在墙外。

回到房中,秦鹰紧闭双眼看向墙壁。视线果然穿透近尺厚的砖墙,落在铜镜上,这一下顿时看出异常。

额头上哪里是什么细纹,分明是一只竖立的眼睛。那只眼睛通体血红,没有瞳孔,看上去十分妖异。

秦鹰悚然动容,趴在墙壁上仔细端详。

仔细看去,那只竖立的血眼中似乎有些什么东西,秦鹰竭尽全力望了过去,赫然发现,血眼中竟然还有亿万只极为细小的眼睛,就彷佛无数复眼般。

秦鹰莫名的感到毛骨悚然,不知道为何自己会长出这样诡异的一只眼睛。然而就在他一晃神的工夫,亿万复眼齐刷刷的一眨,秦鹰的视线顿时穿过那些复眼,看到一片诡异的天地。

那是一片血红色世界,苍穹中血红色的云朵汹涌卷动,大地上则血流成河。无数身着盔甲的尸体几乎覆盖了地面,尸体上凌乱的插着刀枪剑戟,彷佛一座座墓碑。

天地之间赫然有一座小山,更令秦鹰瞠目结舌。那分明是一座尸山!由无数尸体堆积而成。尸山恐怕有数百丈高,也不知其中究竟有多少尸体。

而在尸山顶端,则默默的坐着一个黑影,那人身躯魁梧如山,浑身雪白的战甲已被鲜血染红,手中捧着头盔,任凭凌乱的长发在空中狂舞。

那人的背后有一杆残破的战旗,上面以古篆体写了个大大的秦字。

秦鹰就感觉浑身的鲜血彷佛瞬间凝固起来,那人身上的杀气浓烈得令人恐惧,竟能搅乱苍穹中的云朵。不过他始终低着头,秦鹰看不清他的容貌。

这是梦境?秦鹰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尸山上战神般的人忽然抬起了头,秦鹰本想看清他的模样,不过那人的额头上赫然也有同样的一只竖眼。没等秦鹰看清,便散发出万丈光芒,将秦鹰的视线推出了那个血红的世界。

秦鹰闷哼一声颓然倒地,就感觉头疼欲裂,尤其是额头正中的那道细纹更是剧痛无比,好像要撕裂他的脑袋似的。

秦鹰死死的咬住牙关,接近一刻钟时间之后才慢慢的好转过来。

第三只眼睛是怎么回事?秦鹰将自己抛在chuang上,心惊胆战的揣测着。当他想起那面战旗时,顿时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始皇赢横?难道……尸山上的人就是赢横?

秦鹰在窗前愕然呆立半晌,就感觉心潮澎湃,难以自己,好久之后,他才躺回chuang上,却注定难以入眠。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撞在墓碑上的事绝非巧合,难道冥冥中有什么力量左右了他的命运?

次日,秦鹰眼睛通红的来到石沧海面前。他是彻夜未眠,不过今天才是正式的拜师礼,他不能迟到。

三叩九拜,为师父、师母敬茶之后,秦鹰才算是入了泰山别院。

石沧海将茶杯放在一旁,对秦鹰沉声道:秦鹰,你虽然已经拜师,然而现在你只能算是万山宗的学徒,连记名弟子都算不上,更别谈正式弟子了。

秦鹰愣了愣,询问究竟,石沧海微笑道:你对修仙一无所知,让我来给你讲讲吧!宗主说过,修仙长路漫漫,其实修仙何止漫长,简直是千辛万苦啊!

石沧海沉声道:筑基、开光、融合、心动、灵寂、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渡劫、大成,这是修仙的十一个大阶段,每个阶段又分初、中、后三期。从筑基开始,几乎是举步维艰,不过到了融合期,那时就能看出修仙者与凡间武者的区别了。那时仙灵之气融入道心,咒符术法臻于成熟,才能真正叫作修仙者啊!所以,如果不到融合期,在万山宗也只能是记名弟子。昨天在大殿之上的所有人,除了几位仙师之外,连一个正式弟子都没有啊!

秦鹰一呆,道:连那些白衣人都不算吗?

石沧海笑了笑,道:那些白衣人最多只有开光后期的修为,当然不是正式弟子,所以各位院主才会派他们下山啊!真正的弟子都忙着修炼,哪有那个闲工夫?

秦鹰不禁看了看周围的七位师兄,石沧海见状笑道:别看了,他们都是开光期,都是我的记名弟子。

七位师兄有些窘迫的苦笑了下,他们已经在泰山别院修行数十年,然而因为资质问题,始终没能有所突破。

秦鹰恍然点头,心想难怪泰山别院在万山宗抬不起头来,原来偌大的泰山别院连个正式弟子没有,师父他老人家是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啊!

你这就收拾一下,去华山别院吧!石沧海微笑道。

秦鹰大吃一惊,道:师父,您不要*了?

石沧海哈哈大笑,道:傻孩子,说什么胡话呢?像你们这些刚入宗门的孩子是要在一起学习一段时间的,除了要学习万山宗基础的功法、符咒之外,还要学习一些宗门法规。等到你们进入筑基阶段,才会成为记名弟子,然后由我们这些院主分头教导。万山宗设有启蒙院,现在启蒙院就设在华山别院,你当然要去。

石苍海看了看外面刚刚升起的朝阳,道:你这就动身吧!否则恐怕要迟到了。

秦鹰这才恍然,问道:启蒙院每天什么时候开始授课啊?

两个时辰之后。

那不是还早吗?秦鹰问。

石沧海笑道:别忘了我们在泰山啊!从山上去到华山别院长路迢迢,凭你的脚力,两个时辰能赶到就已经万幸了。

秦鹰这才明白,连忙问明华山别院的位置,匆匆辞别石沧海,顺着山路跑了下去。

一路跋山涉水,秦鹰几乎是一路小跑,才勉强在两个时辰内赶到华山别院。

甫到华山别院,秦鹰这才感受到仙家气象。别院中建筑占地极广而又富丽堂皇,四周云雾缭绕,能看到奇兽异禽在远处信步逡巡。

这里的人气也和泰山别院有天壤之别,随处可见华山别院的记名弟子,秦鹰随便找了一个,问清了启蒙院的位置赶了过去。

启蒙院设在华山别院的后山,是一片如同仙境的所在,山坡鲜花烂漫、青草如茵,小溪如同玉带缠绕着启蒙院,院门外则早已挤满了人。

昨天在大殿上的孩子几乎都在,唯独蒙独不在。秦鹰知道蒙独天资卓越,恐怕是由掌门亲自指导。

孩子们三五成群,自然而然的按照所属别院成了几个小团体,唯独某个团体人数最多,为首的正是大魏皇亲叶知秋。

叶知秋身后,除了有岳成材等华山别院的弟子之外,还有许多来自其他别院的弟子也和他们凑在一起。这些人多数都有同样的心思,叶知秋无论身世还是资质都最为出众,日后成就也绝对在众人之上,能与他打好关系,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去,人数占了所有人的一半。

岳成材发现人群中的秦鹰,脸上顿时露出得意的表情,他用带着鄙视的目光凝视着秦鹰,秦鹰也向他的方向看了过去。

秦鹰虽然明明看到岳成材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却故作没有看到。目光虽然好似看向岳成材,却空洞洞的,穿过岳成材的身子看向远方。

这混蛋竟然无视我!岳成材不禁恼羞成怒,只是他也不想在叶知秋面前没了体面,于是忿忿的冷哼一声,将目光移往他处。

这时,有个中年人在十几个记名弟子的陪伴下来到众人面前。

这人长着一张马脸,双目阴冷无比,目光掠过每张面孔,顿时令所有人感到好似有一条毒蛇在窥伺自己似的,所有人连忙收起笑容,默然站好。

那人一直等到面前鸦雀无声,才冷哼道:一群乌合之众!我倒要看看最后能留下几人。你们这群兔崽子给我记住了,我叫『郑铁壁』,从今天开始就是你们的老师。

郑铁壁背着手在大家面前逡巡一圈,冷哼道:今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要让你们知道,修仙者可不是你们这些猪猡能做的。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我会像铜墙铁壁一样拦住你们这群蠢货。想要通过我的考核踏上修仙之路可没那么简单,最好你们现在就打退堂鼓,都给我滚下山去。

四周一片寂静,郑铁壁满意的看着,冷笑道:看来你们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那好,现在按照我点名的顺序进入启蒙院……叶知秋!

郑铁壁果然第一个就喊了叶知秋的名字,然后就是岳成材……

岳成材踏入启蒙院的时候,回头看了秦鹰一眼,眼中满是挑衅。然而秦鹰的目光仍是呆呆的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气得岳成材几乎绊在门坎上。

一个个孩子陆续走入启蒙院,直到最后只剩下了秦鹰一个。

郑铁壁随手将点名册抛给身后的记名弟子,冷笑着来到秦鹰面前,道:你就是那个十天干灵根外加五漏体?

秦鹰一笑,点头道:没错。

郑铁壁的目光益发阴冷,狞笑道:我知道你是凭着司马云峰师叔的面子才留下的,不过你给我记住,像你这样的废物根本不配留在万山宗,如果你明智的话,最好还是不要耽误你我的时间,滚吧!

秦鹰心底升起一团邪火,脸上却不动声色的微笑道:老师,请问点名册上有我的名字吗?

郑铁壁皱紧了眉,鄙夷的看了秦鹰半晌,最终挥挥手道:滚进去吧!不过在我的课堂上,你不许提问,老老实实待着。

没问题。秦鹰笑了笑,大步流星的走入启蒙院。

启蒙院是一座四处透风,规模颇大的亭子,穹顶雕梁画栋,十分美妙,地面上摆放着一百多张桌椅。

秦鹰进来时,院中几乎坐满了人,唯独最角落的地方还有一张空位。这里的桌椅摆放都极为松散,每人占据数丈方圆,到了最后一排时,距离讲席已经有数十丈远,恐怕连老师的模样都看不清楚,更别说听讲了。

秦鹰不禁冷笑了下,在众目睽睽之下若无其事的走到最后的位子坐好。

郑铁壁也带着记名弟子负手而入,他冷冷的看着座无虚席的弟子,沉声道:今天就是你们的第一课,我将传授你们万山宗基本法门。

说着他一挥手,十几个记名弟子顿时忙碌起来,将功法分发给各位学徒。

秦鹰在后面看着,发现在座的学徒共有三十行,前十行的学徒得到的都是一枚玉符,中间十行的则是一枚铜符,到了最后十行,每人桌子上只有薄薄的两页纸,上面写满了功法诀窍。

九江诀──秦鹰捏着面前的两张纸,不禁暗自冷笑。

郑铁壁分明是把所有的弟子按上、中、下分了三等,显然秦鹰是下等中的下等啊!

这时郑铁壁冷笑道:你们都看出区别了吧?别委屈,因为这就是你们的命。得到玉符的,手触玉符便能将功法烙印在心底,同时还能获得些许真气,有助于你们修炼;得到铜符的,与玉符相比只是没有真气而已;至于得到纸张的嘛……你们自便。郑铁壁嘿然冷笑了声,径自坐在教习位子上打起瞌睡。

秦鹰也不以为意,反正这种情况他也预料到了,于是展开纸张仔细看了起来。

秦鹰越看越皱眉,心中颇有些不以为然。

他在北村时,商公就曾教给他一套功法,名叫九天诀。在秦鹰看来,虽然这两种功法只有一字之差,但九江诀甚至不如九天诀。

北村中只有秦鹰学了九天诀,这种功法极度繁妙,每次运转一个大周天,几乎都要将浑身数百要穴滋润一遍,要不是秦鹰有大毅力、大恒心、大智慧,根本无法学成。

只是学成之后,秦鹰却感觉九天诀进展极慢,修炼了近十年,除了力大如牛之外,也没什么出奇之处。

即便如此,秦鹰也并不觉得灰心,他相信商公,相信他老人家必有深意,所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刻苦修炼,也算小有成就,否则也不可能猎杀鹿虎。

然而九江诀虽然是仙家功法,却与凡间武学并无太大区别。

气沉会阴,分气运至脚底涌泉,然后气返会阴,沿督脉过三关上达头顶,最终汇于舌尖。呼吸相合,周而复始,这便是一个周天;运转三十六遍,就是一个大周天。

愣了半晌,秦鹰忽然想起石沧海所说的话。

不到融合便不算修仙,那就是说,在这之前,其实修仙与修武并无太大区别,这九江诀也就是基础功法,并不会太过复杂。想通了此节,秦鹰也就豁然开朗,心想万山宗将九江诀作为入门功法应该有他的道理,或许日后才能看到成效。

于是秦鹰又将功法抓了起来仔细看了看,然后盘膝而坐,入定修炼。

启禀老师,弟子已经修炼了一个大周天。一个时辰之后,叶知秋微笑着站起身来。

郑铁壁颇为惊讶的张开眼,深深的看了眼叶知秋后,点点头,赞赏道:果然不愧是掌院师兄看中的天才!一个时辰运转一个大周天,你还是五十年来第一人啊!

叶知秋之后,岳成材乃至众多弟子也都在四、五个时辰之内完成了一个大周天,每人脸上都是喜气洋洋。

秦鹰却有苦难言,九江诀看似简单,然而对他而言并无大用。

他几乎在一炷香之内就完成了一个大周天,然而丹田内仍空空荡荡,那些吸入体内的真力都不翼而飞。

难道这就是五漏体?秦鹰的心重重的沉了下去。

到最后只有秦鹰孤独的坐在那里,此时天色渐晚,郑铁壁不屑的看了眼秦鹰,道:今天到此结束,各自回去吧!

郑铁壁拂袖而去后,岳成材嘻皮笑脸的来到秦鹰面前。秦鹰,我劝你还是回家吧!在这里受人白眼是何苦呢?身为同乡,我看着也不忍啊!

秦鹰默默的站起身来,仍是将岳成材当作空气般径自走出启蒙院,把岳成材气得脸色通红。

空中乌云密布,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似乎一场暴雨即将来临。秦鹰孤独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分外沉重。

足足走了两个多时辰,秦鹰回到泰山别院时,已经夜色深沉。

打开房门,桌子上赫然摆着饭菜和一张纸条。秦鹰拿起来一看,原来是师母吴氏为他留的晚餐。

秦鹰感动之余,却根本没心思用餐。他呆坐良久,忽然站起身来冲出房去,径自跑到泰山之巅。

泰山之巅原本有一座极为恢弘的巨殿,不过此时早已变成一片残垣断壁,只剩下几根巨大的石柱直指苍穹。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山顶寒风涌动,隐约中似乎能听到悲怆的呼啸。秦鹰径自来到废墟中央盘膝而坐,再次运转九江诀。

什么五漏体、什么十天干灵根!我倒要看看我究竟能不能练成九江诀。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古代言情
  3. 都市异能
  4. 职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