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灵界邮差

更新时间:2019-09-22 17:17:44

灵界邮差 已完结

灵界邮差

来源:快阅小说 作者:夜未央 分类:玄幻 主角:戴来,柳卿卿

小说主人公是戴来柳卿卿的小说叫做《灵界邮差》,是作者夜未央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经常死去活来的戴来终于离开了生活多年的凌云观,在源动力车上戴来的皮箱被人掉包,戴来得到的皮箱里面有着传承千年的乾坤五行盒。<br><br>无法修习道法的戴来对于符咒有着天生的学习能力,打开了乾坤五行盒的戴来得到了千年之前最强悍的邪道法宝——九子母阴魔。<br><br>戴来“死去”的时候魂魄进入灵界,在这个神奇的世界中存在的,都是生前强大的修道人魂魄,能够自由出入灵界的戴来被灵界里面的人当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无名老者的眼睛盯着温故,他知道温故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虽然温故这些年来一直忍气吞声,而且几乎谁都可以欺负他,但是温故绝对不会软柿子,捏过温故的人必然会遭到报复,只不过现在温故没有实力这样做而已。

无名老者笑笑说道:“卧薪尝胆,温故你这么多年来活得一定很疲惫。”

温故挺起%膛说道:“看到希望的时候,每个人都不会放弃,有了希望才有抗争的斗志,你们虽然能够自保,但是终日担忧别人的滋味也不好受,现在我看到了希望,无法抗拒的希望。”

无名老者放低声音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使劲的吹捧这个孩子究竟有什么野心?”

温故毫不客气的用指头指点着无名老者的%.口说道:“姜庶人,你也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想做什么,我需要拉拢一批真正信得过的人,我们不能再这样窝囊的忍受下去了。”

龙天行和李横舟都凑过来,在灵界里面拉帮结伙的情况很普遍,如果在灵界没有实力又没有可靠的朋友,那就要和温故一样经常受欺负,辛辛苦苦凝聚的金丹随时面临被抢夺的可能。

龙天行向来独来独往,他依靠自己的谨慎而且一直游离在荒凉的戈壁滩,所以还勉强能够自保,他也希望自己能够找到一帮可靠的朋友。

至于李横舟也同样如此,他在灵界有几个朋友不多,深切的感受到力量的微弱,灵界有几个实力不错的团伙已经盯上了李横舟,准备抢夺他的金丹。

姜庶人心中七上八下,温故说得好听,但是温故自身的实力不够,所以把宝押在戴来身上,而且竟然说九子母阴魔就在戴来手上,这自然很有号召力。但是万一温故在吹牛呢?自己和李横舟岂不成了被温故利用的对象。

温故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日后就算知道了温故在撒谎,姜庶人和李横舟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反正温故几乎是一无所有,这样的人已经不怕失去什么了。

温故冷笑看着姜庶人他们说道:“戴来,看来时机还是不成熟,我的计划执行得太早了,在你没有表现出更强大的实力之前,我们根本不会赢得任何人的信赖。”

温故雄心勃勃,他制定好了一整套的计划,这个计划的核心就是戴来,戴来的实力越强大,温故这个计划的可行性就越高。

李横舟宁愿冒险也要完成对戴来的许诺,让温故感到这个家伙值得拉拢。不注重名誉和承诺的人根本不值得拉拢和信赖,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或者是日后都如此,无论这个人的实力有多强大。

如果戴来能够把九子母阴魔带入灵界,戴来绝对可以一呼百应,祈求庇护的人肯定很多,但那个时候谁真正想帮助戴来就不好确认了。

患难见人心,只有在戴来最弱小的时候肯加盟,这样的人才可以共同作一番事业,现在看来真正有眼光的人不多。

龙天行厚着脸皮说道:“温前辈,咱们两个加上戴来就足够了,不需要太多的人,兵贵精而不贵多。”

温故冷冷的看着龙天行说道:“我并不相信你,我上次提出让你取得涤墨符,你竟然一口回绝,哪怕是你稍稍露出诚意,我都不会如此失望。相比之下我更愿意相信李横舟,他才是可以真正信赖的同伴人选,你不行。”

龙天行也知道自己那次拒绝温故之后彼此间的信任很难建立起来,龙天行恼羞成怒的说道:“温故,别给脸不要脸,最先是我认识戴来,你看中戴来有利用价值才硬挤进来,我和戴来才是患难之交。”

温故鄙夷的说道:“患难之交?我只看到了你企图欺负戴来。”

戴来打圆场说道:“温前辈,别计较了,龙四海和扶养我的居士是兄弟,龙天行也算是我的前辈,过去的事情计较没有意思。”

龙天行仰天狂笑,原来戴来和龙四海有这层关系,这就是自己人了,无论温故如何的挑拨离间都没用。

李横舟沉吟说道:“温故,我相信你不会耍我,况且我的确欠了戴来一个承诺,如果大家没有意见,日后我们就同进退,只要李横舟不倒下,就没有人能够欺负你们。”

李横舟生平不愿意欠别人的情,戴来帮助自己传递消息,这个人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且戴来这个孩子不令人讨厌,照顾这个孩子就当做善事了。

戴来可不喜欢别人瞧不起自己,戴来凌空划出接引天雷符,右手结五雷指喝道:“散则成气,聚则成形。五行之祖,天雷无妄。引!”

银白色的雷电划破天际,在众人的目光中打在一块岩石上,岩石轰然炸裂为满天的石屑。

温故他们如同被捏死了,接引天雷符,事实千真万确的摆在眼前,如果谁说戴来需要被别人保护,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姜庶人讪笑说道:“温老兄,奇货可居啊。”

温故故作淡然的说道:“想要利用别人就要提防竹篮打水,我可没有控制戴来的野心,我只想和戴来合作,仅此而已。”

姜庶人明白自己刚才的迟疑错过了最佳的时机,反倒是一诺千金的李横舟让戴来和温故很看重,不过李横舟与姜庶人是多年朋友,温故断然没有把自己摒除在外的念头,当然信誉度要差了许多,就如同龙天行一样。

李横舟大声赞叹道:“小子,有你的,就凭这一手在灵界你就可以混出一番名堂。”

温故露出笑容说道:“李横舟,我也看好你,我只佩服你这种仗义的真汉子。”

李横舟知趣的和戴来并肩站在一起,宁负白首,莫欺少年,尤其是戴来可以在人间和灵界来回穿梭,在灵界找不到的东西可以在人间获得,戴来的潜力正如同温故所说的那样无穷大。

李横舟的脑筋和龙天行差不多,却不代表他缺心眼,李横舟知道自己博得了温故的赏识,而戴来现在对温故言听计从,也就是说李横舟凭借自己的人格混进了温故与戴来的小团体。

温故只想找到一个真正可靠的高手就可以,这个高手需要帮助戴来应付初期的艰难局面。戴来最开始看好龙天行,龙天行却坐失良机,而李横舟比龙天行的实力强,也比龙天行更加的仗义,足够了。

温故冷冷的看着龙天行和姜庶人说道:“老李,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条在线的蚂蚱,最艰难的时候我们共同度过,我敢保证戴来不会亏负你。”

龙天行低声骂骂咧咧的说道:“我也仗义,再说戴来是我二弟的晚辈,我们是一家人。”

温故毫不客气的说道:“你的仗义之前加个字比较适合。”

龙天行迷惑的说道:“前面加个字?什么字?”

姜庶人说道:“假字,连起来就是假仗义。”

龙天行怒不可遏,他挥剑指着温故的咽喉,龙天行还没有被人如此的羞辱过,温故是前辈又能如何?他现在已经是废人一个。

姜庶人拦住龙天行说道:“我们两个都没有温故的眼光,也没有李横舟的心%,如果不想被排挤出去,那就拿出点儿诚意当苦力吧。”

姜庶人很聪明看得也很清楚,也正因为他聪明才耽误了最佳的时机,如果想要补救那只能拿出十二分的诚意。

温故默不作声,戴来也觉得姜庶人有些市侩,这个时候戴来不知道说些什么,自然也装聋作哑,李横舟欲言又止,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姜庶人说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现在我们的实力不算强,但也绝对不算太弱,我们完全可以抢占一个灵气充足的地方养精蓄锐。

那些实力强大的老家伙我们惹不起,人多势众的团伙也要避开,那么我们的选择就不太多,据我所知附近有一个叫做火云坳的地方,那里很隐蔽,而且基本上没有人经常去那里。”

龙天行否决说道:“那个地方的确很少有人去,可是那里有一头能喷火的大家.伙,那个大家.伙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醒,脑子有毛病才会选择那里当老窝。”

温故和姜庶人相互看着,嘴角都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温故和姜庶人都是那种智力高绝的老油条,他们两个能够连手合作简直就是一种奇迹。

两个性格豪爽的人可以成为好友,就算这两个人曾经有过矛盾都有可能成为朋友,但是智力高的人喜欢掌握全局,喜欢和那些不算聪明的人在一起,这样才能高屋建瓴的发挥领导作用。一个队伍中有一个这样的人就够了。

都说英雄相忌,实际上真正彼此忌惮的是温故与姜庶人这种聪明人,如果没有戴来这个契机,温故和姜庶人绝对走不到一起。

温故甚至没有挽留姜庶人,可惜姜庶人意识到了危机,他不但不肯离开,反而非常主动的出谋划策,让温故找不到排挤他的机会。

温故看着李横舟说道:“老李,你有意见吗?”

李横舟摇摇头,如果大家齐心合力,想要对付火云坳的那头怪兽应该有成功的机会,今天是众人头一次合作,如果不出点儿象样的事情说不过去,也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看看其他队友们的实力和大家是否能够同心协力。

温故意气风发的说道:“今天就是我们五人组开张的好日子,大家一定要拿出自己的真本事,别让人小瞧了。”

人多就是力量大,戴来在灵界游荡了许多年,从来没有真正的如此放心过,这几个帮手虽然不见的各个都可靠,想必也不会丢人现眼的临阵脱逃。

戴来现在对自己的实力也逐渐的肯定了,如果能够快速的施展符咒,戴来有信心面对任何敌人。

一路上戴来不断的熟练符咒,以便更快的施展,速度就是生命,如果能够把符咒瞬发,戴来将成为恐怖的存在。

定身符,接引天雷符,这两个符咒的组合绝对强悍,稍稍感到可惜的是定身符的效力太短,只有区区一分钟左右。

如果乾坤五行盒上面的符有咒语配合就好了,那些符咒的威力很强大,决不是低级的定身符所能比拟。

戴来他们一行人直到黄昏来临才到达火云坳的附近,这里已经是青草遍地,不再是一望无际的荒凉戈壁,戴来心驰神往,原来走出了戈壁那个荒凉的地方竟然有如此的美景,那么更远的地方呢?

戴来曾经以为灵界都是戈壁那种冷清的环境,过去的那些年戴来没有丝毫自保的手段,也没有朋友帮忙,他每次都很小心的前进,今天一下午走过的路程比戴来前些年的综合都要多。

空气中隐隐传来闷热的气息,李横舟他们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只有戴来无所谓的东张西望。

龙天行的大拇指在下颌上用力的蹭了一下说道:“我来探路。”

姜庶人也跟了过去,他们两个要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也很有诚意,决不是贪生怕死之徒,就算是心里恐惧也不敢表露在脸上。

龙天行和姜庶人进入火云坳之后,李横舟才说道:“我们也进去,希望可以打个措手不及。”

温故有些紧张,这里面只有温故一点儿实力都没有,绝对是个拖累,如果想要赢得尊重,就要拿出足够的实力。

温故说道:“戴来,在山谷口布下符咒陷阱,就如同你上次对付闪电蚺那样。”

戴来对温故很信赖,这个老人很坦荡,对戴来从来不耍小手段,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就连想要利用戴来都非常诚恳的事先说出来,而不是刻意的先讨好尔后索要条件。

温故越是坦荡,戴来越是放心,戴来相信只有诚意才是交朋友的唯一方法,你能够拿出什么样的诚意,就能够获得什么样的朋友。

因此戴来在林丝雨面前也是如此,就连九子母阴魔的事情都没有隐瞒,只有灵界的秘密没有透露,戴来要留下这个秘密给林丝雨一个惊喜。

戴来这次很有信心,而且非常的卖力,当龙天行悄然回来的时候,戴来已经画出了三十多个符,这些符都是乾坤五行盒上面的符,火云坳里面的家伙只要踩中一个就算彻底载了。

龙天行神色复杂的来到温故面前说道:“出现意外了,有人在里面准备动手。”

温故当机立断的说道:“过去看看,到时候见机行事。”

李横舟抓住戴来悄然飞起,几乎是贴着山壁来到了峰顶,龙天行和温故也悄然跟了上来,趴在地面上监督下面的姜庶人做个手势,众人都小心的伏在地上。

火云坳是个葫芦型,狭小的入口只有三米多宽,透过了一百五十几米而且蜿蜒曲折的入口之后豁然开朗,露出了里面方圆达到上百亩的火红色盆地。

盆地四周的山峰奇异的向内侧倾斜,把盆地包裹成地下宽大,上面狭窄的漏斗,戴来他们正处在峰顶,四周山峰只有十几亩方圆的大小,足足比下面缩小了十倍。

盆地只生长着一种矮小的灌木,橘红色的枝干与枝叶,地面上一股股的热浪向上涌起,灌木的枝叶随着热气随风摇曳。在火红的土壤映衬下如同一片片火海中的蒸腾的火焰。

在盆地的劲头,一头如同蜥蜴的庞大怪兽正蜷曲着呼呼大睡,轰隆隆的鼾声震得地面都在微微颤动,而怪兽的鼻孔随着呼吸喷出浓烟和淡淡的火焰。

两个年轻男子远远的观察着这头熟睡的庞然大物,怪兽的大嘴就足可以把这两个人同时吞下,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在最初就造成重创,想要解决这头怪兽无异于登天。

戴来用眼神询问着温故,温故示意戴来少安毋躁,这个时候最好先观察情况,如果这两个人能够得手是他们的本事没,如果水平不济,那他们就可以给李横舟他们提供重要的线索,下手的时候会更容易一些。

那两个年轻人彼此用眼神交换着想法,逐渐向怪兽靠拢过去,李横舟松弛下来说道:“白活,这两个家伙太嫩了,如果他们能够得手,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李横舟话音刚落,左侧的年轻人释放出一柄锥形的法宝打向怪兽的鼻孔,锥形法宝从怪兽的左鼻孔冲进去,怪兽痛苦的发出惊天动地的号叫声一跃而起。

右侧的年轻人扬手放出一张巨网笼罩向怪兽的头颅,怪兽满是獠牙的大嘴张开,一团庆白色的火焰蓬勃而出,巨网竟然在烈焰中消融。

紧接着怪兽猛然打个喷嚏,锥形法宝从怪兽的鼻孔中喷了出来,这两个年轻人没想到精心策划的行动方案轻松的就被瓦解,这个时候继续战斗就蠢不可及了,他们两个默契的转身就逃。

怪兽旋风般的跃起,如同一座肉山向那两个人压了过去,这两个人亡命的向前飞去,放出锥形法宝的人轻声喝道:“疾!”

身体与锥形法宝合二为一,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狭窄的通道口,眼力稍差的人只会看到一道白光闪过,根本无法发现这是一个驾驭法宝的人。

他的同伴也想要放出法宝,可是法宝刚放出来怪兽已经压了过来,这个人拚命的向旁边一滚,躲过了致命的威胁,法宝却被怪兽的大爪子抓住。

这个人哀号一声使出吃奶的力气,在怪兽起身的时候已经冲到了峡谷口,李横舟兴奋的说道:“快!”

龙天行和姜庶人同时向外通道口的方向冲去,戴来在那里布下的符咒必然会奏效,而逃跑的那个人就是最佳的诱饵。

戴来和温故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山峰上下来,当他们两个来到通道口,李横舟、龙天行和姜庶人正在疯狂的在怪兽身上制造一个又一个的伤口。

那个逃跑的人已经变得缥缈不定,心有余悸的看着这些捡便宜的人。他在冲进狭小的通道口刚刚松了一口气,就感到身体无法动弹了,而怪兽的大爪子狠狠地拍在他身上,然后怪兽喷出的烈焰把他吹出了十几米远。

怪兽的爪子拍散了这个人的身体正好按在符咒上,这个人恢复了自由,怪兽却无法继续行动,李横舟他们正好痛打落水狗,原本的担心化作了狂喜,没有比这个不动弹的大家.伙更好的靶子了。

这个人含恨的看着这些利用自己的可恶家伙,他们一定是故意等待自己前来送死的时候再下手,这些符咒陷阱一定就是他们布下的阴谋诡计,如果没有这些符咒,自己根本不会被定住,也不会把辛辛苦苦凝聚的身体给毁了,他们就是罪魁祸首。

戴来惊喜的看着李横舟和龙天行他们把怪兽身上隔开了一道道深深的伤口,看来怪兽毙命就在眼前,这下不用自己出手了。

温故却警惕的提防着那个年轻人,他看出了年轻人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恶毒光芒,他一定是把所有的怨恨就集中到了自己这些人身上。

而且温故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个驾驭锥形法宝逃跑的人也悄悄返回来,他丢下同伴独自逃生,现在又返回来看看有没有机会,这里的一切他也都看到了。

温故踢起一块小石子惊醒了戴来,说道:“螳螂捕蝉。”

戴来会意的画出了几个定身符,当龙天行劈开怪兽的脑袋取出一个硕大的火红色灵丹的时候,驾驭锥形法宝的人从躲藏的地方猛然冲出来,他飞行的速度很快,眨眼间就到了龙天行面前。

李横舟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不怕死的人,在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人的手已经触摸到了灵丹。

就在这个时候戴来念咒的声音响了起来:“杳杳冥冥,天地同生。兵随日战,时随令行。定!”

那个人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只差一点点就可以得手了,只差那么一点点而已,但是这一点点的距离就是咫尺天涯,定身符已经定住了他的身体。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灵异小说
  3. 玄幻小说
  4. 职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