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金榜太保

更新时间:2019-08-25 10:48:35

金榜太保 已完结

金榜太保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 日光倾城薇娜 分类:玄幻 主角:天龙,东野秋月

主人公叫东野秋月天龙的小说是《金榜太保》,本小说的作者是日光倾城薇娜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疾走几十米后身影一闪入了王建都的墓穴围墙,侧身又小心地看了一眼那个哭坟人,这才打开进入墓穴的入口。她下去后一一点燃石阶处的火把,再关闭入口下石阶进入墓道,顺手点燃墓道上的所有火把,来到二十平方来大的内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王建都与东方家族的关系又非同一般,寒楚为了替她报仇重金请来华氏兄弟,蓝宝石当家为了寻找她们母女吃空了家底,这三件事串在一起让她非常苦恼。

丈夫是她的生命与自豪,儿子是她的宝贝与心肝,但东方家族这仇一定要报,蓝宝石兄弟的这份情义也不能不还。她的心里早已打算好了,等把财宝给了蓝宝石,再到永乐宫去报了仇,从此和丈夫带着儿子永居深山,不问世事。

可谁知自己和二舅俩所说的话全被范娟听了去。当时她并没想过要杀人灭口,只想让这丫头为自己保密,毕竟她救过范家姐妹的命,却没料到范娟会跳涧自杀。

回到龙眼洞后,她始终心神不宁的,毕竟是做贼心虚,只怕会被精明的丈夫看出点什么破绽来。当丈夫说出去打野兔,她的心开始七上八下,只怕丈夫用打野兔做借口去找范娟的尸体,怕得几次想抱着儿子逃回万户去。

但一想到与丈夫的恩爱,就决定赌上一把,赌丈夫确实去打野兔,是自己多疑了。果然,丈夫提着山鸡野兔回来了,这才让她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唉!幸好没走。”

她觉得自己这一把赌胜了,只要熬过今夜不出事,到了明晚取了财宝给寒楚,再与华氏兄弟他们这些高手去永乐宫杀了该杀的人。等完成了这两件事后,她再向丈夫坦白一切。那凭丈夫对自己的恋情和百般宠爱,再看在儿子的份上,相信会原谅她的。

“建都,这龙眼洞啊龙眼洞,那我就取个龙字吧,你看呢?”

王建都听了点头笑笑说:“好,那从现在起,我儿子的大名就叫天龙了。”东野秋月顿时嘟起了嘴说:“什么你的儿子,天龙是从我的肚子里出来的。你不知道,在生儿子时,我有多痛苦呀。”

这一瞬息,瞧着爱妻这任性中的妩媚,王建都好想伸手抱住她吻上几口。可一想到秋月瞒着自己做的那些事,他的这份情趣眨眼消失得无影无踪,笑笑说:“对对。是我口误。是我口误了。”

秋月并不知晓这个家将散,还嘻嘻地说:“本来就是嘛。那,儿子百日了,你准备怎么个庆贺法呀?”王建都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后,说:“下山。我要在城里摆上一百桌酒,请齐三州的父母官,豪门,百富,和门派当家。我要好好地为儿子乐它一番。”

见东野秋月听了后,高兴地将**靠了上来。这一刻,王建都好想问爱妻到底出了什么事。但这只是一瞬间的念头,尽管他已经抑制住了这股冲动,但双眼却始终望着秋月。

如不出今天这件事,他对儿子的百天庆贺已有打算,会将小吃街上的十几家饭庄全包了,再写上二三百张请柬让时帝代自己去发。

到时,在酒席上让东野郎认了自己的小外孙,再让东方蒙夫妇认儿子做养子,让时帝夫妻认儿子做义子,最后再给儿子订门娃娃亲,那就算死了也瞑目了。

可现在一切都变了,这家也马上要支离破碎了,明天将会发生什么,那也只有鬼知道。就这么,马上就要分手的老夫少妻相互望了一阵后,彼此都轻叹了一声。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也该是收场的时候了,王建都就假装朝洞外叫了声:“丫头,可以进来了。”

当然洞外不可能有人会回答,也没人会进来,这人早已下山去了。可他还是装模作样地愣了愣后,满脸不解地对妻子说:“嘿,今天是什么鬼日子啊,范娟那丫头上午出去没回来,现在儿子和范静俩又不见了,你出去找找吧。”

东野秋月点点头说:“是啊,真是撞鬼了。那我俩一同去找吧。”趁秋月起身的一瞬间,王建都伸手将玉龙天帝的灵位插在后腰,随即和爱妻快步离了龙眼洞,下山在一池塘边停了下来。

“建都,那你往怪石林方向去找,我往魔鬼谷方向去找。”

东野秋月怕丈夫如往魔鬼谷方向去找,会在无意中发现范娟的尸体,所以让他去怪石林。而这又恰恰中了王建都的下怀,因为他正要赶去墓穴转移那些财宝。

秋月还真怕儿子会出什么事,便一路喊叫满山找,直到半夜也没发现范静俩的影子,不禁心想:“这丫头俩也许是早已回洞了,或已被王建都找到,正在回洞的路上。”

这么一想,她也就往回走,在路过范娟跳涧的地方时,侧身望了一眼,可月色下的山涧里哪里还有尸体。“人呢?”

她当即一惊,但随后又一想:“听建都说,这一带常有狼群出现。也许,范娟的尸体是被群狼分餐了吧。”

如此安慰了自己,她这心又放宽了,在顺路叫喊中回到洞.里,发现龙眼洞.里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没有。这心里虽然有些吃惊,但也没有想得太多,由于找了半夜有些累了,躺在铺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谁料东野秋月刚睡就入梦。梦见儿子陷在群狼之中,而王建都却在一旁狂笑。她刚想去救儿子,可儿子被头狼叼着逃入了深山,惊得她大呼一声“天龙”后就从梦中醒来。

望着桌上的油灯傻了很久后,这才抹了一把满脸的冷汗,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静了静心,她这才发觉有诸多的不对,不但人没回来一个,就连供桌上那块玉龙天帝的灵位也不见了。

“坏事了。坏事了。一切都搞砸了。”想起范娟那具不见的尸体。“难道这丫头没死?”这么一想,顿时觉得冷汗也从毛孔里渗了出来。

“干吗不补上一脚呢?”她开始了一连串的后悔,也明白饭后是丈夫有意让范静抱着儿子出走,那么就是他在打野兔时发现了没死的范娟,回来后不动声色地导演了整场戏。“建都,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她这时候只想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让丈夫带走了,并没去想墓穴里的那批财宝会出什么问题。“难道我此生就是被自己所爱抛弃的命吗?”

她这一想,又想到了可恶的东方飞龙,气愤中砸了油灯往铺上一扔,两张地铺下面全是厚厚的干草,洞内家俱又多,这火势还能不猛。她望着洞内的大火恶狠狠地吐了一口吐沫,离洞匆匆地下山去了。

这时,天色也渐渐地亮了起来。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吹吹打打声,和抢天喊地的嚎啕大哭声,随即就见有支出殡送葬的队伍打着无数杆的白幛从东郊那片杂树林里冒了出来,缓缓地往千坟庄这方向移动。

东野秋月从怪石林里闪了出来,望左右看了看后,一头扎进了土丘上的杂树林,飞快地穿过来到了千坟庄。

她停脚谨慎地放眼看了一下,见除了二十几米处有个哭坟上香的人,和远处那队出殡的人群外,这清晨的千坟里再也没其他什么人了。

她疾走几十米后身影一闪入了王建都的墓穴围墙,侧身又小心地看了一眼那个哭坟人,这才打开进入墓穴的入口。她下去后一一点燃石阶处的火把,再关闭入口下石阶进入墓道,顺手点燃墓道上的所有火把,来到二十平方来大的内室。

除了张小方桌和四把竹椅外,原本放在这里的瓷器,大铁箱,和字画全没了踪影。“建都,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么对我呀。”

她歇斯底里地叫了一声后,象只泄气的皮球瘫在了地上直埋怨。突然,外室有人嬉笑了一声,她惊问:“是谁?”起身冲到外室,可哪来人影。

正当她误以为自己刚才是种错觉回到内室时,却发现小方桌上多出了一张纸,忙几步冲到桌前伸手取过,转身来到墓道火把旁一看,只见纸上写着:“秋月,我如此宠你爱你,你却来伤老夫的心了。

难道老夫真有这么傻吗,等着你的同伙来取我儿子的财宝?”她清楚王建都的功夫,但却没想到他还能如此迅速地离开墓穴,如不是有意嬉笑一声引自己过来,那正是来去无声了。

“建都,我认错还不行吗,求你看在我爱你痴狂的情份上,把儿子还给我吧。”

她太清楚了,不论怎么玩,自己都不是王建都的对手,只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说来也怪了,就在她这么一想之时,内室忽然响起了王建都的一阵狂笑,惊得她忙疾入内室一看,可连个鬼影也没有。

这下她还真的是怕了,转身刚要离开时,猛然间发现对面墙上挂着一幅水墨画,忙冲过去一看是自己最喜欢的《洛阳牡丹》图,出于唐朝芒山居士之手。她取下《洛阳牡丹》图后急忙拔腿就走,逃离了这座让自己心惊肉跳的墓穴,来到了外面。

她闭上入口后,静静心刚要离开,却惊喜地发现墓碑前有只青花瓷瓶,瓶口上还放着一个信封。她明白这《洛阳牡丹》图和青花瓷瓶,是王建都特意留给自己的。

猜你喜欢

  1. 废材逆袭小说
  2. 热血爽文小说
  3. 励志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