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先生录

更新时间:2019-08-24 03:12:10

先生录 连载中

先生录

来源:掌中云 作者:假设谬误 分类:玄幻 主角:玉璕,唐玉

《先生录》小说的主角为玉璕唐玉,小说主要讲述了唐玉转过身,眉目,在那一刻,她的美过于虚幻,就像是雾里看花。她对玉璕说道:“我死了,请把我埋在文启山,月湖岸边的一株杨柳下。我想那个地方你应该很容易找的到。”...。趣扑文学网为大家提供了先生录小说在线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玉璕翻身而下,迅速扫视了一遍这扇极其古怪的“门”。

门的说法并不正确,按照唐玉的推测思过阁的本质是一道方形结界,那么这应该被称之为入口。思过阁的外表依旧和普通建筑物差不多,屋檐下甚至还有着龙图腾的高柱,其门色也是东域人喜欢的大朱红色,若是有什么些许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思过阁应该是没有门的。

结界,正如其余许多术式一样,它也拥有着自己独特的概念——封锁,阻隔。如果它本就是为了封印,囚禁而存在,那么就根本不会留有任何入口或者是门……

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玉璕立马回过头朝对岸望去。那座断掉的桥很是突兀,也由于这座桥,导致了成千上万的妖兽不困在了这里。不过看样子,这座桥不是因为外力而断掉……

不是因为外力而断掉?玉璕不由得一怔,一个可怕的想法从他脑袋里冒出来,他的嘴唇哆嗦着,“我们进不去了,是因为,我们已经在里面了。”玉璕的回答令唐玉惊出一身汗,是的,这些妖兽正所以被困在这里,并非是因为桥断掉了,而是因为这里本身就是一个结界,这个结界困住了这里所有的妖兽,这就是那些飞行妖兽无法离开这里的原因。

在茫茫多的妖兽潮之中,他们两人是显得如此渺小。那些凶恶的妖兽随着时间的流逝,嗜血的渴望再度引导着它们逼近两人。大的危机因为玉璕的话语笼罩在唐玉心头,一种由心底燃烧的愤怒驱使着她做出了丧失理智的行动,她转过身抓住了玉璕的手,如同拎猴子一般将他拎丢在螣蛇上,而正是由此一只妖兽趁此抓伤了她。

螣蛇一口咬死那只妖兽,腾空而起,朝着外面飞去,然而这段飞行并未持续多久,便遭受到了撞击,直接坠落。在那里,一道蓝白色的“空气墙”拦住了他们,就像是界线山的结界一样。唐玉吃痛着咧着牙,准备庆幸自己并未摔死之时,突然怔住……

离她不远处,有一颗残缺的头。

在这时,唐玉才明白原来玉璕是畏惧死亡的,没人不害怕死亡。这个行事总是将自己逼入绝境的家伙并非是不珍惜自己的性命,当他希望破灭的那一刻,玉璕整个人瘫掉……就像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一瞬间抽空了他的身体,灵魂,血肉,骨头……乃至一切。

人们畏惧死亡,是因为它是那么突然,那么荒唐,就在那么一瞬间,死神带走了你所珍视之人的性命。在你完整的玻璃世界里,有那么一块就这么碎掉,永远也不会复原。你少了点什么东西……灵魂?血肉?骨头?

该死的,谁管他妈少了什么东西……对于那个人来说,人生至此那一刻便已经是不完整的。在你一个人的时候,你总是会孱弱无助,就好像你自己是一个病怏怏的人,有一种痛苦就这么毫不留情地折磨着你。

现在,唐玉目睹了这种痛苦。

玉璕坐在地上,无力地靠在身旁的石头,他用手不断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呜咽着……在那一刻,一个拥有坚强意志,仿佛拥有钢铁之躯之人瞬间垮掉。妖兽杀不死他,绝望无法打倒他,恐惧无法逼迫他……但他现在却奄奄一息,死神随时都可以夺走他的性命。

唐玉沉默着,她看向那些正在疯狂朝这里赶来的妖兽群,默默将自己背后因为妖兽抓伤而撕裂的衣服扯掉。她忍着痛,走上前,将撕下来的碎布盖在那颗头上。

做完这一切后,唐玉如同一个军人一般向玉璕发出命令,“站起身!我们可以死在这里,但我们东域人只能是战死。”玉璕摇摇晃晃起身,他宛如一个醉鬼一般跌撞着来到自己大哥头的面前,跪在地上,将其抱在自己%.口,然后起身……他望着那些朝自己奔来的妖兽,内心从未如此平静。

在此时,唐玉瞥见了有什么东西从玉璕%.口掉了出来。

一颗玉石长着钥匙的模样,在太阳底下反射出晶莹的光辉,驱散所有的阴霾,甚至带走了夏季的炎热,这的确是一把钥匙。就连唐玉在逃出来之后,都难以相信这个事实:那个她不怎么喜欢的轻浮青年,在自己死前把钥匙放在了嘴里。

玉凌飞在死之前一直相信:玉璕会不计一切来救他,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

满目疮痍的大地上,浓烟滚滚……火焰从一片山燃烧至另一座山峰。堆积如山的尸体使空气之中也充满了腐烂的味道,纷乱的废墟之上没有任何一个活人,只有一些少量的妖兽在啃噬着那些残缺的尸体,地狱所描绘的场景就这么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他面前,死人,火焰,虐杀……无数悲剧的场景融在了一副画面之中。

“简直就像是一个地狱。”唐玉低喃的声音空洞乏灰。

“这里难道不是地狱?”

面对玉璕的回答,唐玉沉默不言,她低头望下看,强忍着自己不要呕吐。就在这么短短的一天内,她见证了一个区的覆灭,整个界线山南脉就这么崩溃离析,居民惨遭杀戮;而那只古妖却依旧在外游荡,无数的妖兽就这么闯入了东域,就像是狼群冲进了羊圈,这场灾难就如此突然发生,毫无预兆……

唐玉开口:“你自己一人去文启学院。”

“你要做什么?”

唐玉抓紧了手指,“我要调查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界线山的结界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被这些妖兽打碎。”

低下的景物快速掠过,不一会儿,那些恐怖的景象被险峻的山峰与飞鸟游鱼所替代,仿佛那些场景并未发生。螣蛇的速度逐渐放缓,映入玉璕眼里的风景也越发清晰,甚至能瞥见落在枝头的鸦鹊。玉璕抬起头,仰望清澈得如同水洗一般的天空,悠悠的白云在他眼里慢慢裂开,逐渐变幻成各式各样的奇怪形状,这一切过于美好,仿佛就在无时无地在提醒着玉璕在这之前其实只不过是一场扰人的噩梦,而他现在,似乎已经醒来。

长久之后,玉璕终于回答:“……看样子,我只能去文启学院了。”

唐玉转过身,眉目,在那一刻,她的美过于虚幻,就像是雾里看花。她对玉璕说道:“我死了,请把我埋在文启山,月湖岸边的一株杨柳下。我想那个地方你应该很容易找的到。”

……

……

与外面的炎热相比,无疑这里更像是在凉爽的秋季,或者是人间天堂,尤其是和外面的炼狱相比。这里是一间完好无损的茶铺子,在这废墟之中尤其显眼,尤其是它根本未曾沾上任何血色和碎肉。茶幡子随风飘荡,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喝茶的人指着茶幡子笑道。

武先生显得有些拘谨,甚至是忌惮。作为文启学院的教习先生他这副样子可是会叫人笑话,称他落了面子。武先生像一个年轻小伙一般搓着自己的手,然后开口说:“先生,可不是客人。”

“真是笑话!”那人继续笑着,他摆摆手然后说:“武云,除了你之外,我可是唯一的活人,我不是“客人”谁是?难道是那些低jian的妖兽。”

武先生脸色一变,把手放在了桌上,因为情绪波动轻轻锤了一下桌子,他问:“这事是先生做的?”

那戴着黑色斗笠之人,浑身披着坚硬的皮衣外套,在他面前,那碗茶早已经没了热气。他粗糙的手缓缓磨砂着这种乡间土瓷碗,枯树皮的手细纹横生,宛如一条条狰狞的青龙。那人想了一会儿之后回答:“是我做的……又怎样?你难道想替天行道,执行正义?”

武先生憋红了脸,他的手握成了拳头,面部的肌肉微微抽+搐着……可在那位先生的注视下,他的手却不得不缓缓张开,最终拾起了面前那碗粗茶,一饮而尽,然后说:

“我只想知道先生这样做的理由,请务必告知,这样我死的安心些。”

那人哧哧一笑,身体前倾,双手放在了桌上,答道:“七古妖的苏醒已经无法阻止,而我只是以此提醒这些安逸享乐的庸人,外域的古妖依旧对这里虎视眈眈,它们的复仇永远不会因为几千年过去而流逝。”

“武云,风起云涌,雷雨大作,它们来了……我们总不能指望着向上一次一样会有神来救我们。舟非以能渡人,除了自渡,他人爱莫能助。”

武先生扫视周围的惨景,随处可见的死人与染红了的废墟映入眼帘,他愤怒地质问:“这就是你的理由,以成千上万无辜之人的性命作为代价?你可知道有多少百姓被这些妖兽撕碎直接吃掉,而为了避免这样的悲剧,有多少父母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孩子?”

“这是大义……”那人不悦地打断了他,“我只是选择救大多数人,整个东域,乃至整个大陆!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

终于,武先生忍无可忍,站起身,不顾礼节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这是牺牲?这是赤**裸的谋杀!问先生若是在世,他一定会替天诛了你……你怎会因为莫须有的预言而恐惧跪地,懦夫一般做出这样的抉择。”

“但是他死了,现在我才是阁主……这些老人死的死,疯的疯,而我是唯一还活着的人,我必须对整个天下苍生负责。所以我才不管我会背负怎样的罪名,怎样的谩骂!”

掷地有声,慷慨激昂,他语速极快,灼热的双眼始终盯着武先生,在他身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随时都可以蹦出来。终究,武先生陷入无言之中,目光仿若失去灵魂一般暗淡无光,这个老人在那一刻终于表现得如同一个即将跨入棺材的死人。他摆摆手,然后走出了这间茶铺子,大声高歌:“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戴斗笠之人随之走了出来,他拿出一把剑扔在武先生跟前……之后他下压自己的斗笠,拉紧自己的衣服朝着大道走去。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热血爽文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