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刺璧

更新时间:2019-08-23 09:33:22

刺璧 已完结

刺璧

来源:掌中云 作者:夏里小哞 分类:言情 主角:夏篱,木云

书名叫《刺璧》的小说,主角是夏篱木云的小说是作者夏里小哞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为爱殉情的女子不慎坠入了轮回的大门,因她的到来,薛家庄神秘的面纱被陆续的揭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间,夏篱的脑海里如过山车般的旋转,与恋人木云相遇,相恋,然后分离,那些破碎的画面凌乱的交织在一起,如滚雪球般的慢慢堆积,然后‘轰’的一声炸成了粉末,飞散开来,随后一切都渐渐的消失了,只留下白茫茫的一片。

夏篱睁开眼睛,此刻,她正躺在一张宽大的木chuang上,身上盖着一chuang粉底黄花的缎面被子,一股陌生的感觉将她包围,这是在哪里?她透过浅黄色的纱帐向外张望。

这是一间布置的古香古色的房子,墙壁处错落的摆放着几件造型古朴而别致的家具,房子中间有张八仙桌,八仙桌上摆放着水果和茶壶,桌旁有个人影正支着脑袋打瞌睡。

不知从何处飘来似有若无的檀香味,周遭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

夏篱动了一下,想坐起身来看个仔细,可是浑身的骨头架子似乎被拆散了一般的疼痛,让她不禁呼出声来:“哦,好痛。”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听到夏篱发出的声音后,桌旁正在打盹的人马上跳了起来,冲到chuang前,一把掀开纱帐,满是欣喜笑意的脸映入夏篱的眼帘。

“你是谁?”夏篱有些惊恐,虽然出现在她眼前的,不过是个年轻的女子,虽然这个年轻女子的表情看上去没有一丝的恶意,但是,这个女子奇异的装扮让夏篱的心里很不安,这里的环境陌生而诡异。

“该我问你是谁才对哦,你是谁呢?”年轻的女子一**坐到chuang沿上,好奇的看着夏篱。

“我?我是......”夏篱竭尽全力的想着,自己是谁?名字似乎能够呼之欲出,可是却又好像被什么东西隔着,让她无从记起。

“你是怎么认识我哥哥的?说来听听。”年轻女子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夏篱的脸,似乎她的脸上开满了花朵,而自己就是那只飞舞在花丛中准备采集花蜜的小蜜蜂。

“你哥哥?是谁?”本来就纠结在自己名字漩涡里的夏篱,现在听到女子这样的问话,更是云里雾里的不着边际。

“暮云啊,薛暮云。这几天你虽然一直昏迷,可是只要出声的时候,就是在叫我哥哥的名字,快快老实交代,你怎么认识我哥哥的?”年轻女子的性格似乎很急,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暮云?暮云......”夏篱嘴里轻轻的重复念着这个名字,似曾相识,感觉也有些熟悉,可是为什么记忆力却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一点印象呢?再想下去,脑中就像要被撕裂般的抽筋,疼痛。她抱住了头,小声的**了起来。

“你怎么了?啊,是不是头很痛?那我不问了,你先休息吧,我去叫哥哥。”年轻女子说完,站起身来,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到底是谁?那个暮云又是谁?天啊,为什么脑中一片空白。虽然身体传来阵阵痛楚,但是也不及夏篱此时茫然无绪的心,恐惧而绝望。

门外一阵脚步声响起,似乎有人就要走进房来,一想到将要面对的一切都是完全陌生的,夏篱不知该如何面对,索性把眼睛紧紧的闭上。

“你感觉怎么样?”纱帐被重新掀起,带来一缕淡淡的茉莉花香,随后,一个男子低沉浑厚的声音传来。

夏篱不吭声,更不睁开眼睛,假装自己已经熟睡。脑门上被一个大手覆盖了片刻后,脑中顿时变得很清凉,很舒服,似乎疼痛的感觉也悄然消失了。

“还好,应该没有大碍,可能是筋骨正在恢复,有些痛楚是正常的。让她多休息,小欢就多陪陪她,好生照顾着,等我忙完了再过来瞧瞧。”好听的男声再次响起。

“可是,哥哥,她来历不明,刚才我问她是谁,她也不肯说。你就不奇怪,她怎么会认识你的吗?”

“呵呵,不管她是谁,现在她一身的伤,等她好利落了,再问吧,也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那好吧,我会看着她的,哥哥就放心吧。”

脚步声又响起,似乎有人走了出去,室内很快恢复了安静,夏篱在心中消化着听到的那些对话,自己怎么会一身的伤?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自己完全没有了记忆呢?

想到这里,夏篱悄悄的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了凑在面前的两个圆圆的眸子,她和眸子的主人同时吓得尖叫了起来。

“吓死我了。”眸子的主人大声的叫着:“你没有睡着啊,为什么刚才哥哥来,你要装睡?”

“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你们想问我的,我都不知道。”夏篱小声的回答,就像被抓了现行的小偷般,脸涨得通红。

“可你到底是谁呢?为什么会摔在薛家庄的后山上?”

“薛家庄?是这里吗?”夏篱一头的雾水。

“对啊,这里就是薛家庄。哥哥正好在山上读书,听到有动静,跑出去一看,你躺在后山上不省人事,哥哥就把你带回来了。”

“我躺在后山上不省人事?那是为什么?”夏篱听得更是糊涂,不禁问道。

“我也奇怪那是为什么,你摔的地方是个独立的小山包,只有哥哥的书舍在那里,周围都是树林,你是从哪里摔下来的呢?而且居然叫着哥哥的名字。”年轻的女子用两根手指支着下巴,眼珠咕噜噜的直转。

“我也不知道,或许你不会相信,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是怎么摔下来的,为什么会摔下来?我是怎么认识你哥哥的,我又是谁?我一点也不记得了......”夏篱喏喏的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就像蚊子在嗡嗡,所说的话也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得见。

“真的吗?你好可怜哦。不过别怕,你就在我家安心的养伤,或许会慢慢的想起来,等你想起你是谁了,我们一定会送你回家。”年轻女子好心的安慰着,可是她的话听在夏篱的耳边,心中更不是个滋味,家在哪里?鬼才知道。

“我叫小欢,薛暮欢,你叫我小欢就可以了。对了,你昏迷了两天两夜,现在一定很饿,我去厨房拿东西给你吃。”

被小欢一提醒,夏篱的肚子马上咕咕叫了起来,她不好意思的笑着点点头,看着可爱的小欢蹦跳着出去了,夏篱挫败的长叹一口气,既然什么也想不起来,那就顺其自然,走一步看一步了,惟愿自己能够跟这里的人和睦相处。还有那个救了自己的薛暮云,他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为什么自己对这个名字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还一直在昏迷中不停呼唤呢?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古代言情
  3. 废材逆袭小说
  4. 热血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