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夜郎王陵

更新时间:2019-08-23 09:05:05

夜郎王陵 连载中

夜郎王陵

来源:掌中云 作者:五班长 分类:言情 主角:徐天云,伍仁行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夜郎王陵》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五班长创作的言情小说,趣扑文学为大家提供了这本夜郎王陵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千年前,夜郎王国横空出世,一度称霸,与汉朝对立,但四百年后却是神秘消失,至今无人知道其古都定都何处,导致多处争夺夜郎皇城,但只有找到传说中的夜郎王印,方才能够确定定都之地!一个出生在夜郎古遗址的大学生,却是机缘巧合之下卷入了这场无声的争斗中,一路上惊险连连,数度九死一生,他是如何见证这个神秘的过度曾经的辉煌的?又如何破解那千年的惊天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模模糊糊中,我发现徐天云下了chuang,打开门走了出去,我顿时大急,想喊住他,但发现嘴巴像是被堵住了一般,根本发不出声音,就像观看一部没有声音额电视剧一般,我努力挣扎着坐起来,但浑身无力。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一道身影飘进了屋子中,我以为是徐天云,不过接下来又发现不对劲,因为这人上*来后,我突然感觉身上变得无比沉重,一股阴冷的感觉当即就传遍了我全身,特别是脖子上,凉飕飕的,像是谁在吹气一般。

睡梦中,我又做了之前的那个梦,有个白衣女鬼追着我索命,而我则是拼命地跑。这样的梦做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虽然是在梦中,但我也知道这是做梦,只要找个悬崖跳下去就会醒来了。

只不过,我刚醒过来时,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我身上正压着一个青面獠牙的小鬼,龇牙咧嘴地正冲着我的脖子吹气,我吓得哆嗦不已,刚要向伍仁行求救,却是发现chuang上空荡荡的,伍仁行早不知道去哪儿了。

这不会又是一个梦吧?梦中梦?都说梦中梦,局中局,世上几人能解清?我掐了一下**,妈呀,是真疼!

这么说???????我这次是真的遇到鬼了!我也真够倒霉催的,出去度个假能遇上车祸,一条**险些不姓季了,好不容易交个女朋友还背叛了我,回家奔丧不但遇上了传说中的磔死,结果被诅咒得只剩下三个月好活了!好不容易有了救命的法子,他么的又被鬼来害命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煞孤星一生倒霉催么?

得,这时候也不是抱怨的时候,得把眼前的危机解决了再说。

情急之中我想起了他给我的辟邪符,想都没有想直接往这小鬼的身上一贴,只听得她尖叫了一声,身上当即就升起了一道白烟,身体也黯淡了许多,然后拼命地往后逃。

我顿时大怒,这丫的想来索我的命,还想一走了之不成?我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紧追了上去,但转眼间就发现她不见了,这时候却听见楼下传来了一声惨叫,我一听,是徐天云的!这家伙遇到什么了?我一慌,抬脚就往楼下跑去。

这家伙虽然有些爱摆谱,但骨子里还是挺值得一交的人,再说了之前他就三番五次地提醒我说这家人是鬼,最好赶紧离开,但我没有相信他,还说这是彝家人的热情好客。

现在看来,这是屁的热情好客啊!这架势,绝对是**我们留下来,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好谋害我们。

但刚下楼梯,眼前的景象让我根根汗毛倒竖,心脏就宛如吃了炫迈加两吨TNT似的,不但停不下来,就差点炸飞了出来!

楼下原来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地的棺材,大大小小有二十具之多!而这些棺材里面,装着的竟然都是些无头尸体,很多已经深度腐烂,花花绿绿的蛆虫在烂肉以及骨头缝之间慢慢地蠕动着,加上空气弥漫着的腐尸气息,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忍不住哇哇地吐了出来。

这一吐不要紧,当我看到我吐出来的东西时,差点没惊恐地晕过去,里面竟然夹杂着无数的细小的虫子!人的肚子里有蛔虫,但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东西!

大底是我吐得太过认真了,徐天云和一个中年妇女齐刷刷地朝我看了过来,这个中年妇女竟然就是安安的妈妈!只不过,此时她不再是那个饱经风霜的慈祥妇女,二十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鬼!她眼珠子早已没有了眼眸,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眼白,即便如此,当她向我看来时,竟然让我浑身一激灵,眼睛一阵刺痛。

此时的徐天云早已不复之前风度翩翩的样子,衣衫破碎,嘴角溢出了血,坐在一口棺材前,想必是受伤不轻。这让我又吃了一惊,这家伙能够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命格,之前又能认出中年妇女是鬼物,想必道行也不浅,但如今却成了这样子,说明了眼前这鬼恐怕不是一般的鬼物。

“快跑啊,这是煞鬼,差一步就能演变成厉鬼了,快去找你的大舅!”徐天云看我下楼来,非但没有丝毫的高兴神色,相反十分焦急。

果然不出我所料,煞鬼乃是靠吸取煞气提升修为,是鬼物中十分难对付的一种,而一旦变成了厉鬼,那档次就更上一层楼了,我们生活中经常听到那些郁积了无边怨气的人在死之前都会诅咒说死了一定会变成厉鬼,绝对不会放过仇家!

厉鬼,是除了鬼王之外比较厉害的角色了,相当于游戏关卡中的小BOSS。

先不说BOSS了,现在来一个很一般的鬼物也不是我吃的消的,但我听得伍仁行的话语对我如此担心,这让我心里一暖。

我还没反应过来,这煞鬼尖叫一声,朝着徐天云飘了过去,想必是认为我这种小角色不足为虑,等收拾了徐天云再来收拾我把。

徐天云见煞鬼往他杀去,本来就因为失血过多(为何我知道失血过多?我看见地上一滩血从而推测出来的)而变得苍白的脸色更加白了几分,比这煞鬼的脸色还要白一些!情急之中伍仁行捡起了地上的铜钱剑,向煞鬼猛刺而去。

煞鬼发出了桀桀的怪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刺耳,对伍仁行的铜钱剑竟然视而不见,一巴掌朝着他扇去,没想到徐天云这一米八的大个子居然完全抵挡不住这一巴掌,往左侧飞去砸进了一口棺材,棺材被砸翻倒在地,腐烂的尸体碎肉倒了他一身,腥臭无比。

大底是再也受不了这股奇臭无比的尸气了,伍仁行便如我之前一样吐了个底朝天,但这煞鬼似乎想赶尽杀绝,呼啸着再次向着伍仁行飘了过来。

得,凭着这货这么大的力气,估计徐天云再挨上一巴掌的话,说不定下一刻也就成了鬼了,而且,天知道这煞鬼还有什么手段?

我也不管我是否斗得过煞鬼,一狠心冲上去拦在了徐天云的面前,正好和煞鬼来了一个面对面,而后二话不说,手脚并用向着煞鬼招呼而去。

出人意料地,煞鬼没有像对付徐天云那样也给我一巴掌,扬起的手却是突然往我胯下一挠,我顿时吓得亡魂皆冒,这厮生前莫不是青楼出身的?竟然如此流氓!

要是让她抓实了,我以后的“性%%福”生活恐怕就永远没有了,老子还是处.男呐!

我顿时大怒,凌空一脚朝着她的脑袋踢去,这招乃是小时候在院子里称王称霸时练就的成名绝技,“师承”郭靖郭大侠,百试不爽,一般很少有人能够躲得过。

但我分明看到了煞鬼眼中的戏谑之意,抓住了我的脚就扔了出去,刚好在徐天云面前来了一个嘴啃泥,不,是刚好啃到了一块尸体上面掉下来的布满了蛆虫的腐肉,那种刺激感顿时让我的头发都纷纷起立了,顿时觉得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一般,疼得我龇牙咧嘴。

我干呕着吐出了嘴中的烂肉,问徐天云说,这货是不是去武当山学过武术的土匪,后来从良去了青楼?

从良去了青楼?对我的这论调,徐天云顿时感觉无语,接着苦笑一声,说大把握是的,我道行不够,恐怕今天我两个得栽在这里了,想不到在这里会遇到一个聚煞棺阵,难怪会出现如此厉害的煞鬼,也不知道是何人手笔,这么多的尸体虽然否腐烂了,但想必死去没有超过三个月,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没有人管。

人命关天,别说死去二十几个人了,哪怕是死了一两个也是了不得的大事,为什么警察局不管管?而敢肯定的是,能够养出这么一个煞鬼,光凭这些尸体是万万不够的,天知道有多少人遇害。

我从徐天云的话中听出了一丝不对劲,问他,这些尸体不是这个煞鬼弄的?

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聚煞棺阵乃是道家一种比较邪门的阵法,必须是人力布置,鬼物是无法自行完成的,而这个煞鬼,想必就是布阵的人培养出来的。

徐天云道:“这煞鬼即将大成,恐怕不就以后就会被布阵的人带走,聚煞棺阵培养出来的煞鬼,非比一般的煞鬼,厉害得紧,既然他们远中了阿幼朵,想必她在死之前受了无尽非人的折磨,郁积了大量的怨气,加上聚煞棺阵聚集的煞气,恐怕她日一定会成为一个无敌的鬼王,真是可惜了,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这样的鬼王,出来一个就足够扫荡人间了!”

我听得脊背生凉,冷汗直冒,相信这二十多年来我流掉的冷汗都没有今晚的多,实在太他妈吓人了!

“桀桀,你们说完了么?说完了我就送你们上路了,啧啧,一个天生的天煞孤星,一个道士,有了你们的加入,我很快就能晋级鬼王了,想想都无比美妙啊!”煞鬼的声音在我俩耳边响起,我俩的脸色齐齐地又白了一分,按照徐天云的说法,这个村子被人施加了迷阵,大舅还不一定能够找到我们!

难道我们今天就要葬送在这里么?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古代言情
  3. 废材逆袭小说
  4. 热血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