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我的诡异老婆

更新时间:2019-08-23 08:48:36

我的诡异老婆 已完结

我的诡异老婆

来源:掌中云 作者:流浪的法神 分类:灵异 主角: 秦冲,小米

《我的诡异老婆》小说简介,主角叫秦冲小米的小说叫《我的诡异老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流浪的法神创作的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内容:我楞了一下,点了点头。宋玉的披起确实如此,变化很快,有时候一转头的功夫就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跟我走……”带着漏气声的难听嗓音再次从护士的口中发了出来,我能很清楚的看到她伤口中的肌肉组织在随着说话的动作而蠕动,甚至还有一个粉红色的血泡从那刀口中冒了出来,活生生的在我眼前炸裂开来。

“去,去哪儿?”我一边下意识的回着话,一边就想抽身而退,谁知道刚退了一步,护士的右手闪电一般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她的手阴冷无比,就好像是一块坚冰,寒入骨髓。

我晃了下手腕想把她的手甩开,却愕然的发现这死娘们儿的手好像生了根的铁钳一般根本就甩不动。

“跟我走……”护士的声音带了几分凶狠,看那样子,我要是不跟她走,她多半会撕了我。

跟她走?走到哪里去?阴曹地府么?老子才不去!用力的朝舌尖上咬了一口,血液的腥甜味道瞬间充满了口腔。

舌尖血,是人身上阳气最足的东西之一,当初我就是靠着一口舌尖血干掉那只水鬼的。勉强运了下气,一口血雾朝着护士的头和脖子喷了过去,然而护士的皮肤在接触到血雾后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难道说这护士不是鬼?还是我的舌尖血过期了?

我按照之前小米教我的方法,用舌头在能动的那只手上舔出了了一个“法”字朝着护士身上拍了过去。

手掌拍在护士的%.口上,护士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反倒是倒卷过来的那股寒意让我%中的憋闷感更加浓烈了几分。

这他娘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之前小米教我的东西都是骗我的,那只被我打死的水鬼只是个演员不成!

“啪”,一个粉红色的血泡在我面前炸开,血沫子喷了我一脸,再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真的要玩完了!

那鬼护士没再跟我废话,拽着我的胳膊硬把我朝楼梯间拖了过去。看似单薄的身体却是力大无穷,我的反抗毫无效果,就那么被他给拖进了楼梯间。

楼梯间墙上挂着的牌子并不是我本应身处的六楼,而是十四楼。这也太扯了吧。医院住院部的大楼总共只有十二层,怎么会出现一个狗屁的十四楼!

护士拖着我朝下面走去,在十四层的下面,竟然不是理所应当的十三层,也不是恐怖电影中那样没有止尽的十四层,而是本应该在更上面的十五层。

十六、十七、十八。到底了。

看着墙上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鲜红色颜料的“十八”,我的心不停的抽紧。越往下数字越大的,再没有向下之路的十八层。难道说这里是地狱么?十八层已经是地狱的最底端了么?

难道说,人家遇到的护士都是白衣天使,我遇到的这位却是告死天使么?

然而在被护士拖进十八层走廊以后,我再次愣了。这一层和上面的十四层完全不同。

十四层里灯光昏暗,除了那个护士外在没看到任何会动的。而这十八层里的灯光虽然也不怎么明亮,却给人以一种看什么都很清晰的感觉。

而且这条走廊给人的感觉很正常,不时的有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和穿着蓝白条病号服的病人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我甚至还看到一间挂着“活动室”牌子的房间里几个穿着病号服的大爷大妈们在里面打牌。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之前看到的那些都是幻觉,我已经回到正常的世界中了?

“这位先生,希望您来探望的病人就在这里,不过探视时间不是很长,希望您不要耽搁太久。”

就在我发呆的功夫,那个女护士居然带着一脸很生动的表情对我进行了一番叮嘱。

我很是愕然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女人,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此时此刻的她,就好像一个最普通的护士那样,年轻、漂亮,充满活力,身材还是那么玲珑浮凸,只不过脖子上的伤口、纱巾以及流到护士服上的鲜血都已经没有了。甚至,在对我说完上面那番话以后,还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这什么鬼啊?换个楼层而已,就大变脸了?你丫要是一直用这样的面目跟我说话,让我跟你到下面来,老子会不跟你来么?平白无故的吓老子好玩么?

“都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冲子啊,你什么时候就真的长大了啊?”就在我心里不停的对那个小护士吐槽的时候,旁边一间病房里走出来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说话的腔调有些阴阳怪气,但就是在这阴阳怪气里,我却能听出那份难以掩饰的慈祥。

“三姥姥?你,你怎么在这里?”我看着那个老人,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眼前这人竟然真的是三姥姥。下一刻,我就像个孩子般扑进了她的怀里。

村里不同于城里,邻里之间多半都有着亲戚关系。这位三姥姥是我姥姥的本家族妹,也是我们十里八村最有名的神婆。从小,三姥姥就特别疼我,说我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三姥姥都会想着我。

当时我妈还总跟三姥姥说,别老这么说我,说的我尾巴都翘上天了。三姥姥则说你们不懂,等到了那天,你们就知道这孩子会多有出息了。

那时候,我也总是捏着小拳头发誓,说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孝顺三姥姥,可是,三姥姥没能等到我长大,十年前,我还在念书的时候,三姥姥因为脑溢血撒手人寰。每年清明、中元,我都会去给三姥姥上坟烧纸,却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三姥姥。

想到这里,我突然惊觉自己的行为非常的鲁莽,三姥姥都死了十年了,如今不管她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在我面前都肯定不是人了。

“你这臭小子,个子长大了,怎么性子还和小时候一样,看到三姥姥就往怀里扑,三姥姥这把老骨头怎么禁得住你这大小伙子撞啊。”三姥姥嘴里抱怨着,手却在我背上轻轻抚着,满是慈爱。

“三姥姥,您怎么在这里?”最初的激动之后,我还是退后了一步,就算眼前这是三姥姥的鬼魂,不会对我不利,可是人鬼殊途,和她接触太久了,对我们两个都不好。

看到我后退的动作,三姥姥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很是欣慰的笑了一下,“冲子,你终于算是长大了。”

这应该算是夸奖吧,夸我懂进退了么?可是我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

三姥姥告诉我,我的命格奇特,她当初走的时候,非常放不下我,所以在发病的时候,就让人把她送到了这家医院,她算出来了,我的一段孽缘将会从这医院开始。作为长辈,她想为我做最后一件事。

“孽缘?”听到这两个字,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宋玉。不过,这算是在这间医院里开始的孽缘么?

不对。我老妈身患重病不假,可是之前住院住的却不是这间,而是另外一间条件稍差的医院,在我和宋玉相亲确定下关系之后,才有钱给老妈转院过来。那么三姥姥说的孽缘指的是什么呢?

“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你要遭遇的孽缘到底是什么,不过,三姥姥能感觉到,自从你妈转院过来以后,你的阳气越来越弱。要不是这样,你都见不到三姥姥。”三姥姥说着,就像小时候那样牵起了我的手,一边说话,一边拽着我朝走廊尽头走去。“直到昨天夜里,你受伤和她一起来到这里,三姥姥才弄明白,你的孽缘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廊不长,我和三姥姥走了一两分钟就到头了,三姥姥推开尽头那间病房的门示意我自己进去看。

我刚踏进病房,就直接愣在了那里。只见病房中间那张病chuang上躺着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女人——宋玉!

“老婆,你怎么在这儿?”我走到病chuang边摇了摇身穿蓝白条纹病号服的宋玉,可是宋玉对我的摇晃没有任何反应,依旧双眼紧闭一动不动。而且,她的身子好像有些发虚。不是说身体差那种虚,而是有点像虚影。“三姥姥,这是怎么了?宋玉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

“你家媳妇,是不是脾气有点古怪,有的时候温柔的好像鸟儿似的,有时候泼辣的好像村头的王寡妇?”三姥姥没有回答,反而是问了我一个问题。

我楞了一下,点了点头。宋玉的披起确实如此,变化很快,有时候一转头的功夫就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

“那是三个月前,这个姑娘死在了这座医院,本来魂魄已经到了这里,结果又被人给硬拉了回去,不过七魄之中,有一魄被留在了这里。这一魄是和魄,代表着平衡。你媳妇脾气变化不定,就是因为少了这一魄。三姥姥头天夜里看到了那女人,就知道她被人做法弄活了。你的孽缘就是从她身上开始的啊。”

三姥姥说着,走到宋玉的身边,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面颊,“从她始,从她终,今天的事情你一定要记住,切莫忘了。”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热血爽文小说
  3. 灵异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