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历史> 秦朝小农民

更新时间:2019-08-23 08:20:19

秦朝小农民 连载中

秦朝小农民

来源:掌中云 作者:废材炼金术士 分类:历史 主角:王肥,董双双

元香咬着嘴唇,不知道怎么回答,“奴家……”...。那么趣扑文学网为大家提供秦朝小农民小说在线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胡亥一会低头沉思,一会抬头看向远处,时不时还吟诵一两句诗经礼乐这等风雅之物,看来这名字不简单,胖子满心期待,肥脸和小眼睛都挤成了一堆,大概折腾到连续两次缸中水空才有了结果。

“好吧,以后你就叫阿猪。”

“阿珠?奴才敢问是珠圆玉润的珠么?”虽说没有期待中那么惊艳,倒也应景,反正比王肥这诨号好多了。

“怎么会,猪头的猪啦,反正怎么看都像,恩,你以后就叫阿猪吧。”

“奴才……诺……”此刻胖子的心中宛如千万匹骏马奔腾而过然后留下的那一堆风沙,这特么也叫名字!故意的吧,这小公子胡亥还真是个胡闹的主,千万个不爽胖子还是笑脸相迎,随让自己是奴才,人家是主子。

“我的寝宫只有你一个阉人,本来我是不喜欢的阉人的,但是……你太有意思了!反正,以后有什么好东西不准藏着,一定要让我知道,不然!”胡亥抽出马鞭故意在胖子面前挥舞了几下,说的恐怖,但那张迷死人的俏脸怎么也让人提不起害怕的心。

但他是个男人……想到此处胖子不得不打消万般邪念,无奈这货天生对女人*感,尤其还是那么美的“女人”,“你爷爷的,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个雌儿,看来再不验明正身,老子道德的底线要崩溃了……”胖子心中竟然出现了**胡亥沐浴的邪恶念头,他不得不为自己的变态感到惊叹。

很快,胖子和胡亥愉快的谈论起那个奏乐的装置,胡亥还真喜欢起名字,他给奏乐装置起了个名字叫“水乐机”,听到如此得体的名字胖子心中再次犹如千万匹骏马奔腾而过留下的那堆风沙,坑人呢?果然是故意的……

“恩,你戴的是方士帽,但是穿着阉人的衣服,这是怎么回事?”胡亥的兴致一直都在水乐机上,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刚刚才注意到。

“回公子,奴才是天宫的术士。”

“天宫的术士……那怎么变成了阉人,哦!我知道了,你肯定犯了什么事,说!你到底干了什么坏事!”那劲头就跟衙门审问无恶不作的犯人一般,看着一脸正气的胡亥胖子欲哭欲泪,这在宫里真正无恶不作的小公子倒是扮起了好人,刚才还很愉快的谈天说地,这一转身就变了个脸,都说伴君如伴虎,看来伺候这小公子也不是容易的事,胖子刚刚还窃喜的心情顿时失落大半,不禁为自己的前途担忧起来。

“回公子,奴才在老家的时候因为私藏禁书犯事,蒙陛下大恩赦免罪行进入天宫。”

“禁书……原来是李斯那贼人,就是他乱说什么民不能懂风雅,不得议朝政,父皇竟然信了,哼!他也是懂风雅议朝政的人,怎么不一起烧了。阿猪!你怎么不说话!”

“这……奴才不敢妄言……”

“不好玩,你也是个奴才!都是奴才!不好玩!不好玩!”

胖子哪知道胡亥突然会生起气来,一时膛目结舌也不敢多言,感情这小公子真是胡闹的主,胡亥是什么人?胖子是什么人?心里骂骂李斯那老家伙也就罢了,他哪敢说出口?

“好了好了!哭丧着脸干什么,真像个猪头了,你在天宫不能搬入我的寝宫,这样吧。”喜怒无常的胡亥忽然又笑了起来,他从怀中取出了一个腰牌交给胖子,那东西果真是皇家之物,正面真龙腾飞,气势不凡,背面是娟秀小篆书写的胡亥二字,那不是刻的是用墨水书写的,看上去应该时间不长,胖子怀疑这就是胡亥本人的字迹,只有这样这腰牌才无法仿制。

于总管也是有大权势的人,他断然不敢刻上真龙,这可是灭族的大罪,公子就是公子,依附上皇家的人以后自己的身价当然跟着坐地而起,虽然有点惶恐,但实实在在的权势放在眼前,心中自然欣喜万分。

“拿着这个就可以随便出入我的寝宫了,有什么好东西就赶紧过来,要是偷偷藏着不告诉我,哼哼!”胡亥抽出马鞭在半空打出一记响鞭,这算是威逼了,胖子还能不懂?这做奴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装腔作势便是个中诀窍,那眼神,那脸色,加上肢体动作,人随鞭动,形神兼备,这一鞭子打在空中,你装的就得像真真切切的打到自己身上才够格,这样主子才开心。

果然,胡亥笑了,这次笑的又是银铃雀啼,胖子甚至觉得自己有点犯jian的喜欢上这笑声……

“呵呵,你既然会藏禁书肯定也是懂得风雅之人吧。”

“这……奴才完全不懂……”

“真是个猪头,那你藏什么禁书!”

“奴才是不懂装懂……”

“噗嗤……”胡亥又忍不住大笑了出来,良久才平息,“活该你倒霉,真受不了,阿猪太有意思了,以后我要是不开心的话你一定要过来!”

“诺!奴才赴汤蹈火,滚着爬着也要过去!”

“好了好了!不能再笑了,肚子都疼了,时辰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明天一早就去我那里,我们好好说说水乐机,恩,你是天宫的术士,父皇有交代过你什么事么?”

“炼制延年益寿丹,时限是四月之后……”

“这样啊,那么就不能经常来我这里,父皇的事很重要,不过,我要是真不开心的时候,你必须过来,就算……”胡亥的眼中似乎有些难言之物,胖子极致的观察力把这细微之处尽收眼底。

他的内心兴奋不已,机遇这种事只会一闪而过,能不能抓住就是自己的事了,依附上胡亥,和成为胡亥的心腹这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结局。

“诺!即使再次不懂装懂,奴才也会当机立断。”胖子这句话一点也不掩饰,看似毫不相关,留心听他说什么的都能明白,他这是跟皇帝叫板!但人家明面上什么都没说,旁边还是小公子胡亥,就算要找胖子的事,那也得看胡亥的态度。

“你爷爷的,拼了,反正那劳什子的丹药也没个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小公子啊小公子,你要真治老子的罪,我也死而无憾了。”

胖子一脸的坦诚,这倒不是装出来的,来到这大秦咸阳皇宫,他绝不会甘于寂寞苟延残喘,要活就活的精彩,随时会结束的生命历程他不知道还会碰到几次这样的机会,但只要出现,绝对不会松手,哪怕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胡亥的眼中露出了异样的光彩,说不清是那是开心还是不悦,甚至还有一种淡淡的忧愁,他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出来,但这一刻只能憋在内心,良久,仿佛像过了数百年一般,随侍的守卫和休息处的那几人没一个人敢张口甚至乱动,气氛死一般沉寂,只有胖子半跪在胡亥面前低垂着脑袋,仿佛等待死刑宣判的罪人。

“起来吧,今天……我很累了,明天过来吧,猪。”最后那个称呼被舍掉了一个阿字,心思缜密的胖子如释重负,他赢了,此时此刻,他在胡亥心中地位已经不仅仅是个会做些小玩意取乐的奴才。

惊险刺激的一天终于过去了,回到天宫,元香已经等候多时,公子胡亥的事以她的身份是不敢过多打探的,就算她想打探,这宫里头的人哪个不是人精,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这都不是钱和其他能解决的事。

她目前的心态不比胖子豪赌那会差上多少,能否依附上小公子或者说得罪小公子都是说不准的事,或许今天以后,一落千丈,又或许春风得意,总之忐忑不安。

“如果我得罪了小公子的话你会怎么做。”胖子掩饰了所有的表情,从他的肥脸上看不出任何情报。

元香咬着嘴唇,不知道怎么回答,“奴家……”

“呵呵,说吧,我不会生气的。”

“奴家……真不知道怎么回答,王郎……你就告诉奴家实话吧,奴家的心七上八下,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掩着%.口故意露出雪白的肌肤,但是今天很奇怪,如此屡试不爽的招数胖子竟然无动于衷。

“你也告诉我实话吧,你想要个心里准备,我也想要个,这人生啊,过眼浮云,总会一无所有,但是,却怎么都不会甘心如此。”

“王郎……你今天好奇怪……”

“因为今天不一样,所以,我想知道你的答案。”

元香死劲咬着嘴唇,她真不知道今天这死胖子犯什么病,他要真惹了小公子不高心,就算是天宫的二号人物,就算是陛下钦点的炼丹术士,他也得提着脑袋过日子,说不准哪天就被下套丢了吃饭的家伙,这时候还跟着他肯定要倒霉,但是如此就舍他而去又是给自己树敌,他肯定会恨死自己,这瘦死的牛怎么也比猪大,凭她现在的能力根本没法和王肥做对。

但是现在不离开的话,后面肯定跟着他一起倒霉,到底该怎么说?元香实在不知道,如果他还是那个好色无赖的胖子该多好,如此糊弄一番也就罢了,但此时此刻,那呆子竟然如此的正经……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古代重生小说
  3. 废材逆袭小说
  4. 励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