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都市> 农事闲医

更新时间:2019-08-19 11:13:21

农事闲医 已完结

农事闲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小胖熊 分类:都市 主角:高阳,李晓兰

热门小说《农事闲医》是小胖熊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高阳李晓兰,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本是一名祖传职业医生,单身的他担负起了为村里留守女人看病的职责,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寂寞女人不仅需要医身还需要医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真不敢,生怕自己一时冲动控制不住,直接把这粘人的妙龄少女就地正法了,怎么着也正血气方刚,而且还被燎的正旺。

“你可别!我这里是诊所,你一来这不耽误别人看病吗。”我只能找个蹩脚的借口。

“那就更好了,俗话说得好实践出真知,我就可以顺便一边学习一边实习啦!”英子笑嘻嘻地说道。

“你了拉倒吧,天天往这跑,你姐知道了还不恨死我,本来我俩一起长大…”我不由怀念起小时候的时光。

英子还有个姐姐,叫梅子,小时候跟个男孩子一样,野的要命,带着小两岁的我下河摸鱼、偷人家西瓜,整天弄的灰头土脸,英子娘每次都是揪着她耳朵把她拎回家,疼的龇牙咧嘴还不忘回头冲我鬼脸。

直到有一天,她带着我们骑马打仗,累了,我们几个小男孩站成一排比赛谁尿的更远,只有她撇过头不参与。

“梅子就打我们厉害,尿的肯定没我们远!”

“怂包蛋梅子!”

几个刚才骑马打仗被梅子狠揍的家伙,拖着大鼻涕在那起哄。

梅子气呼呼的大声嚷嚷:“你们才是怂包!”

年纪最大的宝根找了根棍子,走到刚才“尿远”比赛场地,在自己那泡最远的尿印前画了个横杠:“看见没,我都尿到这了,你比我尿的远才不是怂包,敢不敢比?”

“梅子都是蹲着尿的,她是女孩子!”我赶紧为梅子开脱。

宝根在一旁哼了声:“我爸说了,只有没用的娘们才会蹲着尿,我们不跟没用的人一起玩!”

宝根上来狠狠推了我一把,正摔倒在几泡尿上,弄的满身都是湿泥,梅子过来弯腰扶我起来,双手抓着**:“谁说我没用,比就比!”

刚要脱,梅子妈过来了,一把揪住梅子耳朵:“野丫头,又干什么疯事呢,回去打断你的腿,让你整天疯跑,还在人家面前脱**!以后还能嫁人吗!”

可能是回家被她妈进行了初期的男女有别教育,梅子就再也不和我一起玩了。想到小时候,又想到之前吴大顺对我的侮**,喃喃自语:“原来我从小就这么骚气啊!”

“别说,你妈说的还真准,到现在也没嫁出去!”我一边往舂桶里塞药一边说。

英子神秘兮兮的说,“其实你不知道,我妈跟我说,我姐那次回家以后,晚上出去上茅房,非要试试站着尿,结果整条**尿湿了,被我妈狠狠揍了一顿。所以,心里上估计都有阴影了,一去茅房就蹲好久,上次和媒人介绍对象见面,我姐在茅房蹲了一整天,人男方说怕是我姐有毛病。”

“哈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还有这么傻的姑娘,梅子呀梅子,你可真是…”

“笑什么呢这是,大老远都听见了。”花婶走了进来,看来是来拿药了。

“没啥没啥,花婶你来啦!”英子赶紧起身。

“英子回来啦,真是越来越漂亮啦,我说洋洋这是这么高兴呢,笑的前仰后合的,”花婶跟我们开玩笑到:“你俩呀,我看倒是很般配啊,以前我都是看梅子和洋洋漫山遍野的跑,就寻思,这俩孩子长大了兴许能成一对,现在我看呀,你俩更配!”

我赶紧将舂桶狠狠地再捣几下,打开盖子倒到纸上,包好递给花婶:“花婶,这是雅莉的药,我看您昨天买红糖了,雅莉说她怕苦,您可以加上红糖一起熬,明天的药,我去的时候给您带过去。”

“行,你就多跑点路,我大孙子刚才醒了,我得赶紧回去了,你们俩接着谈!”花婶好像一副很有眼力见的样子,对着英子朝我使了个眼色。我心想,您还操心我,还是操心操心您的儿媳妇吧。

英子伸出双手捂住我的脸,将我的头扳向她,一脸认真地问我,:“你以前是不是喜欢我姐?”

“瞎说什么呢,你姐从那时候就不搭理我,我见了她跟她说话,她都是直接踹我的。”这是真的,我毕业后回到村子,也在田里干活的时候遇到过梅子,我以为都长大了,就忘了这事,想和她说说话,结果梅子飞起一脚踢在我小腿上,转身而去,看都不看我一眼。

“真的吗?”英子不死心的问我。

“当然是真的,你去问你姐。”

“那我和我姐谁好看?”英子继续问。

“当然是你好看!”我毫不犹豫,“因为你会对我笑啊,爱笑的女孩最美丽,哪像你姐见我就一副臭脸。”

“好,你说的,我回去就告诉我姐去!”英子笑起来,放开手,马上就跑出了诊所。

我回味着英子小手抚过脸庞的感觉,感叹了一句:“说了怕是真要倒霉了!”想到刚才英子说梅子真去站着尿尿,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除了村里高低不平的小山头,村背后有三座大山,就像“山”这个字一样,坐落两边的比较高,中间那座比较低。说是低,其实就是一个山包,上面比较平坦。东边那座比较陡峭险峻,但是却生长着很多药材,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个宝库。西边那座也比较险峻,但是景色不错,山脚下有一个水潭,水很清澈,但是有一部分深不见底,从山上望去,恰似一颗眼睛。两边浅浅的眼白,中间深邃的瞳孔。

听老人们说,这三座山是整个乾南省的“气眼”,汇集了天地的灵气,那个被叫做点睛的水潭便是仙人在守护这片圣地。我当然不信这些迷信的说法,但是东山那片断崖上却有着我一个秘密,那里长着一棵珍奇的草药——华盖!

华盖,只是一颗草,像个蘑菇一样,一根纤细的茎,上面顶着一片圆叶子绿绿的,又像个浮萍,十分的不起眼,但是却万分的珍奇。

我手上有本破烂不堪的《药经》,薄薄的几页糙纸,是我小时候梅子不理我之后,我一个人晃悠到中间山包,在山脚下捡到的,当时字虽然看不懂,但是看到上面画着些奇怪的花花草草,还是像发现连环画一样的开心,为了看懂这些草药的名字,也因此走上了学医的道路。在被我当做连环画来看的《药经》上,真切的出现了一棵存在的草药时,让我欣喜若狂,甚至又捧着看着随时都会散架的书,来到跟前比对。

《药经》有言:华盖,历三十载寒暑常青,味性灵恬淡、利强魄补阳。虽然不清楚味道和药效,但是,三十年一出的药草怎么也不会差到哪去,可惜的是《药经》只像书的大纲一样,只是一笔带过,没有详细注解。

我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三点十分,离着秀儿嫂子喊我吃饭还有段时间,临近年关,天也越来越冷,我担心过几天万一下大雪爬崖壁不易,便打算去看看。

锁上门,我一路小跑爬上东山,小心翼翼地攀着崖壁往下挪,终于在两块凸起的石缝中看到了它,绿油油的生机盎然!在夕照下发出彩色光芒,就像当初那个下午,我采药时发现它一样,散发着迷人光晕。

寒风刺骨,但在华盖周围却有着暖意,突然从石缝中窜出一条金色小蛇,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弹到我的左臂,一口咬住,但是却不痛。“不好,有毒!”我心里一紧,左臂扒紧,右手抓住小蛇尾巴,一把扯下,狠狠摔向崖壁!一下还不解气,我又摔了一下,小蛇头部顿时血肉模糊,却兀自扭动。我赶紧跳到华盖下方的石台,查看自己伤口。

猜你喜欢

  1. 废材逆袭小说
  2. 热血爽文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冶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