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穿越> 带着神龙回娘家

更新时间:2019-07-20 15:36:07

带着神龙回娘家 已完结

带着神龙回娘家

来源:掌读520 作者:捡贝拾珠 分类:穿越 主角:龙一,亓晓婷

《带着神龙回娘家》由网络大神捡贝拾珠著作的一本穿越类小说,主角是龙一,亓晓婷的小说内容讲述了穿越到异大陆,却遇见了老乡。尊贵的身份,俊美的面容,孰料命运多舛!神马?救他就得嫁给他?那啥,姐是个独生女,除非上门当养老女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曾二巴棍自是高兴。在军师的策划下,买来一些色纸剪起纸人纸马来。剪一个,披一个的法,并书明将帅兵卒和起兵日期,然后锁进一座木柜里。

“他们没日没夜地剪了七七四十九天,木柜里的纸人纸马排的插手不下。

“一日,军师说:‘够了,咱按着龙一君规定的日子开柜发兵就是了。今天,咱俩去赶个三郎集,给你定做一身主帅服去。你是统领千军万马的将领,战袍必须用特种材料裁制,还得配备盔甲。’说着,两个人出门奔了三郎集,为曾二巴棍选战袍料去了。

“曾二巴棍就三间北房。老母亲住东里间屋,曾二巴棍住西里间屋。军师来了以后,就和曾二巴棍住在一起。盛纸人纸马的柜子就放在西里间屋里。

“军师和曾二巴棍出门以后,家里就剩了曾二巴棍的老母亲了。半上午的时候,曾二巴棍的老母亲忽然听到西里间屋里叮当乱响,觉得奇怪,走过去一瞧,响声是从木柜里发出来的。

“老太太不知就里,以为是老鼠咬木柜哩,找钥匙开了柜门……”

“这一开不要紧,只见里面密密扎扎的全是纸剪的小人儿小马儿,一个个抻胳膊踹腿地在里面乱挤。老太太哪见过这阵势,一下子吓瘫在地上。

“那些纸人们见柜门打开,噼里啪啦、连蹦带跳地涌出柜门。由于之前已经给它们披了法,它们脚一沾地,立时变的与成年真人一模一样,一般大小了。

“这些变大了的纸人们,又到柜子里拿马的拿马,扛枪的扛枪,你推我拥地出了屋。然后在一个大将的指挥下,在庭院里一边排成四纵队,一边往外走。

“只要一走出大门,纸人手里的纸马就变成了真马的样子,枪也成了真~枪,你挤我拥地顺着胡同行走起来。

“纸人们不知路线,曾二巴棍住的是个死胡同,出门只能往南走。纸人队伍便顺着胡同一直向南,到了大道上也没拐弯儿,一直向村南奔去。

“浩浩荡荡的纸人队伍走到横头,过不去了——因为这些纸兵都是披的妖术,对村名的隐喻十分*感:横头,乃‘横住’过不去的意思。

“于是,队伍就往西拐,拐到十七户村,又往南走。

“当走到营头村时,又过不去了:因为‘营’取‘迎住’‘迎面挡住’的意思。

“纸兵们一看往南走不成,又折转队伍,撇过横头往西北走,直奔王均而来。

“王均,取‘王室军队’之意,它们觉得是个吉利村,便浩浩荡荡地开了过来。

“走到王均村边上时,发现村里已经有了军队。一打听,原来是天津卫的官兵开往大名府路宿王均村。

“纸兵们一看该村有军队驻扎,不能再进去了,又向东北开了下去。

“再说曾二巴棍和军师,两个人正在三郎集上赶集,买这买那。还没买全,军师忽然有了灵感,知道家里出事了,二人赶紧大步流星往回走。

“紧赶慢赶赶到家里一看,柜门大开,纸兵纸马走的无影无踪。

“曾二巴棍问老母亲,老母亲战战兢兢地把经过对他说了,急得曾二巴棍直掴击腚。

“军师掐指一算,说:‘坏了,它们奔了朴庄去了。如果进了村,就等于自取灭亡。我们赶紧去截他们。’

“于是,两个人匆匆忙忙地向朴庄奔去。

“原来,在塔儿头村的东北方向,有个叫朴庄的村庄。朴庄的‘朴’,有四种读法:一读‘破’,二读‘圃’,三读‘泼’。四读‘漂’,而棘津州的本地人,又把它读作‘炮’。

“这五种读法里,‘泼’对纸人纸马的危害最大。泼,取猛力倒水又使水散开的意思。

“它们都是纸剪的,虽然披了法,但本质并没变,最忌讳的是水,一泼水,法术也就不灵了。所以,这个村它们是万万去不得的。

“然而,就在军师和曾二巴棍赶到时,纸人军队已经去了村里。

“也是合该有事,它们的队伍被巡视在半空里的千里眼和顺风耳看到了,同时看到的还有东海龙王敖广。因为它们打的是我的旗号,又都是纸人纸马,三个人都认为是我在用妖术起兵。

“你知道,上天不允许凡间用妖术起兵,一旦发觉,是要受天罚的。轻则处死,重则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托生。

“敖广虽然很生我的气,怎奈我是他的亲叔叔,不会看着我被上天处置。就向千里眼和顺风耳求情,央求他们先不要汇报给玉皇大帝,让他来摆平这件事。事情过后,一定重谢二人。

“千里眼和顺风耳见有好处,嘱咐敖广速速解决,不要留一点儿马脚。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到别处去了。

“敖广偷偷降了一场大雨,把纸人纸马浇现了原型,顺着朴庄街道上的水流,流进了村西北角上的一眼大井里,彻底消灭了这支纸队伍。

“曾二巴棍凡人一个,敖广没怎么样他;用天雷废了军师的妖术,打回原身。

“他毕竟是我的侄子,找到我后没怎么样我,便把我弄到这里颐养天年来了。”

纵横大神赞美了叔侄俩的深厚感情后,又催问道:“我再问你,八龙冢被破,石龙被砸毁,你的原身,也就是那个婴儿——曹根曹铁头又怎样了呢?”

龙一摊摊手:“这我就不知道了。当时我只留了一丝儿神念在他身上,保住他性命,就离开那里,到处游说征兵买马去了。事发了便来了这里,并且不久就被封闭起来,一点儿下面的音讯也听不到。”

纵横大神又问亓晓婷:“你听说过破了风水后,曹根曹铁头的命运了没有?听说了就点点头,没听说就摇摇头。”

亓晓婷也被龙一的讲述感动了:原来八龙坛还有这么一个凄美的后续故事啊!只可惜前世只采访到了八龙、瓮口、紫龙、流常和花园的传说,至于龙一,以及龙一举事用错人,这个传说里没有。

不过倒有一个“曾二巴棍的传说”,与龙一用错人有些相似。但打死她她也不会与八龙坛的传说联系起来。

这次穿越虽然受了不少苦,九死一生,能以把这两个故事联系起来,丰满了八龙坛的传说,也算是对穿越的一点儿补偿吧!

我刺儿!亓晓婷呀亓晓婷,你都这样了,还为工作着想啊?搜集再多的民间传说,还不是孤芳自赏!前世的同事、家人、亲戚朋友,又有哪一个能听你讲述呢?

亓晓婷却不以为然,仍然听得津津有味。注意力全在故事上了,身上的伤痛也减轻了不少。

由于龙涎药水的作用,又吃了几口奇异果,亓晓婷的嗓子也不怎么疼了。见奇典大神问,试着说道:“听说了。我爷爷和姥爷都给我讲过。”

虽然嗓子还疼,发出来的声音却不再是直声儿,句子也能说完整,这让亓晓婷很高兴。

纵横大神更是高兴,拍着手笑道:“你能说话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向你提问了。小姑娘,你在家乡听到的关于八龙、瓮口、紫龙、流常的传说,与这个相同吗?”

亓晓婷忙说:“相同!我爷爷和姥爷经常给我讲这个故事,说的与龙一大大基本一样。”

亓晓婷刻意隐瞒了自己的采访。与龙一的讲述比起来,自己采访到的真是少之又少,偏差也很大。既然来到八龙坛之一的龙一跟前,那就多睁眼,少张嘴,身临其境地重新搜集吧!

纵横大神闻听却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可不能叫他龙一大大。论年龄,他活了几十万年;论辈份儿,在没人类之前,他已经是爷爷辈儿了。无论从哪个方面论,你都是个小字辈儿。

“我看这样吧,你们既然遇会到一块儿,干脆别论辈分份儿,互相叫名字好了。他叫龙一,你就喊他龙一。你叫……哎,小姑娘,你还没给我们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亓晓婷。”亓晓婷爽快地回答。

依照她的性格,她是不会轻易把自己的名字告诉给陌生人的,尤其是两个陌生男人。

但他们太优秀,太有神力了,在他们面前她没有一点儿反抗和说谎的勇气。而且是一脱口就说了出来,好像也是被他们的神力操纵似的。

“那龙一就叫你晓婷。这样称呼起来,既好叫,又显得亲……”见龙一用眼睛瞪着他,忙把未说出口的“热”改成了“近”。知道自己话说过头了,忙又掩饰地问道:“哎,晓婷,龙一说的用错人中的村名可是真实的?”

亓晓婷:“真实!我们那里确实有这些村庄。我跟着奶奶赶过王钧集,十七户有我们家的老亲戚,红白大事和年节,都有走动。不过,我们那里把这个叫‘曾二巴棍的传说’,故事和地名一模一样。”

纵横大神:“这也难怪,他用错人只有他自己知道,老百姓却不知就里,叫成‘曾二巴棍的传说’也很正常。毕竟曾二巴棍是当地人嘛。这么说,龙一一点儿也没编造?”

亓晓婷:“反正村名都是真的。据说历史上塔儿头村也确实有过曾二巴棍这个人。”

猜你喜欢

  1. 穿越名门
  2. 都市异能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