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

更新时间:2019-07-18 16:59:47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 已完结

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安勒 分类:言情 主角:司徒夜,云雏鸾

趣扑文学网给大家带来了司徒夜云雏鸾小说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小说阅读,凤姻撩人之逆天毒后小说是作者安勒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云雏鸾是当朝开国功臣骠骑将军云端阳的女儿,因遭二皇子设计陷害,家破人亡。雏鸾为见圣面,查明冤屈,雏鸾在金门外长跪三个月,终于被司徒白带到了帝京。她面君,却发现二皇子司徒白药鸩皇上!阴谋被发现的司徒白想将云雏鸾收为已用,可雏鸾宁为玉碎,司徒无计可施,将雏鸾卖到了妓院“天香楼”,哪里知道,冥冥中雏鸾接待的第一个客人居然是……司徒夜。与此同时,更大的阴谋已经一点一点的展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日,天香楼依旧人满为患。

不同的是,今日这里暗流涌动。

囚牢的柴房中,黑漆漆的,湛露一忽儿到门口去胡搅蛮缠会儿,一忽儿又是回来,宽慰小姐两句,雏鸾岿然不动,对于即将到来的命运好像漠不关心似的,谁也不知道少女此刻究竟在想什么。

倒是湛露心事重重。

“小姐,要是我们不能早早的离开这里,您就完蛋了,奴婢现在一定要想办法救您离开这里。”

“好露,你的心情我固然理解,不过现在你我显然囚禁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更兼这里是风月场所,女子喊救命乃是稀松平常的很了,所以……”雏鸾就那样握住了湛露的手。

她发现湛露的手冷冰冰的,立即将湛露的手凑近了自己的樱桃小口,哈口气。“所以,相机行事就是,现在我们要是表现出来自己想要逃离,她们一定是会有所防备的。既是有所防备,往后想要逃离必然是缚手缚脚。”

“小姐,您的意思是坐以待毙,蝼蚁尚且偷生呢,您……您不能这样啊。”

湛露看到雏鸾死气沉沉的模样,立即用力的反握住了雏鸾的手。

“好露,你当明白,他既然这样安排,说明计划已经天衣无缝,我们并没有准备坐以待毙,不过是在等机会罢了。”她说,一边说,一边强颜欢笑。

“小姐,但愿我们还有好运气。”湛露怕极了。

天色变得黑黢黢的,到了掌灯时分,两个瘦长的简直好像青竹一样的男人已经进来了,这两个男人劲装疾服,冷冷的笑着,已经出现在了雏鸾的屋子中央。举着火把的男子,眼睛乌溜溜的,人也好像是乌眼鸡。

“属下是过来伺候姑娘接客的。”雏鸾举眸,打量一下这个首先发言的人,至少发现,这是一个内劲深厚的人,这样的人,无论怎么说,带走两个女子,都是万无一失的。

“姑娘就请不要看了,走吧。”另一个人补充一句,这个人简直是痨病鬼一样,但是雏鸾知道,他们绝对没有什么病。

雏鸾点头,“如此,就请带路吧。”这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在囚禁中,并没有丝毫的张皇,包括现在,带着这女子走入罪恶的渊薮,按理说,这女孩一定是非常恐慌的,奇怪的是,这女孩安之若素。

简直好像赴一个老友的约一样,恬淡的走着,两个人面面相觑,不免暗赞,不愧是将门之后,简直什么都不怕。

湛露跟着也是挺%抬头,一边转动眼珠,一遍遍环伺周边,以策安全。

主仆二人从这黑漆漆的囚牢中出来,朝着一个院落去了,刚刚到了那院落下,雏鸾就听到一片音乐声,要是准备的说,是锦瑟的声音。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雏鸾暗赞,这风月之地居然也有如此清俊的音乐。

“姑娘,走了。”那个内侍监模样的人提醒了一句。

初恋已经点点头,这个人带着雏鸾一步一步朝着前面的位置去了,上了一个陡峭的台阶,一个金碧辉煌的屋子映入眼帘,有绢纱的灯笼已经燃起,明亮的光芒将这里照耀的一片明黄。

那音乐赫然就来自于屋子中,雏鸾虽然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不过运气好的是,幼年就学习过锦瑟,她是那种从小就喜欢研究莫名其妙东西的人,要是锦瑟好学,她早已经放弃了。

正是因为锦瑟暴怒好学,雏鸾这才悉心研究,将锦瑟的乐章给背诵了一个滚瓜烂熟,除此之外,勤学苦练,将这非常难以变奏的乐器,居然也弄了一个炉火纯青。

现在,雏鸾稍稍顿足,已经听到屋子里面的乐声。

这乐声真是好听极了,让人一听,就觉得内心是那样的舒畅,屋子里面,一个清雅以及的声音,已经低迷的说道:“既来之,则安之,进来吧。”雏鸾从来就没有听过这样好听的声音。

这声音,混合着琴声飘荡出来,别有韵味,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但是仔细一想,奇怪的是,又好像很是陌生,那缥缈的声音,已经消失了。

“初弹如珠后如缕,一声两声落花雨。诉尽平生云水心,尽是春花秋月语。”雏鸾一边说,一边已经上前一步。

“门没有关。”屋子里面的声音继续飘出来。雏鸾点头,已经“吱呀”将那木门给打开了,屋子里面的陈设比雏鸾想象中的还要奢靡,她向来不喜欢珠光宝气的,现在这屋子中,有各种源源不断可以放光的光源,看起来耀目,浮华。

“小姐,小姐,您不能一个人进去,奴婢要和您一起。”

“好露,不怕。”雏鸾关门闭户,人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旁。司徒夜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丫头还是分外镇定,镇定的简直好像已经识破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似的,她看着那丫头一步一步的朝着自己逼近。

不禁细细的观察了一下,她的确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走的很慢,但是毕竟还是到了他的身旁,她的靠近,带着一种奇异的安和的花香,好像顷刻之间,春花绚烂似的,他见过的女子何其多……

但是如此吸引人的女子,却是寥寥无几。

他不禁弹奏完毕最后一个音节。

“这是《好事近》你听出来了。”

“小女子还以为是《我有嘉宾》。”她含笑,打量着面前的人,面前的男子,骨骼清奇,但是奇怪的是,面上是一个熠熠生辉的面罩,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人,但是这人会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

“今晚是你的第一桩买卖,我想,你不介意究竟谁拿走了你的第一次。”他说,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白,我不会要你知道我是谁的。

“要是没有猜错,今晚想必也是您第一次到风月场所,青楼楚馆追欢买笑,有什么真情实意呢,公子要是喜欢锦瑟,其实小女子也是会的。”她一边说,一边伸手,握住了锦瑟。

“谁允许你动它的。”

“这古琴太寂寞了,您虽然刚刚演奏的是《好事近》但是却如同《八声甘州》一般,苍凉有过之而无不及,快意却是压抑住了,小女不才,想要重新演奏一下,您且听一听。”

雏鸾一边观察那面具后的眼睛,一边开始弹奏起来,她的确弹奏的比他的好多了,他不禁骇然。

“你还会音乐?”他握着酒樽,已经喝一杯——“简直令人难以置信,锦瑟可以弹奏到这样程度的,少有。”

“你认识我。”她比之前还要镇定了。

他规避了一下她审查的目光,讷讷的笑了,“何以见得,姑娘与在下萍水相逢,要说认识,也是现在才认识的,”他一边说,一边故意色眯眯的握住了她的手,雏鸾颤抖了一下,这是平生第一次有男子握住自己的手。

他的手掌干燥,温暖。

雏鸾立即抽回手——“阁下是来救我的,对吗?”

“或者是,或者不是,就好看,你的表现了。”他看着她的%.口,神色依旧雅痞,色眯眯的样子。

“公子是……”雏鸾仔细的辨认,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看出来究竟这男子是何人,那声音雏鸾有点儿熟悉,不过深究起来,奇怪的是,完全不能想清楚究竟这声音在哪里听到过。

雏鸾继续推论。

他已经笑了,“你今晚面对的是客人,为了你一个,我慷慨的连我自己都吃惊。”

“如我一般的女子,原本就可遇不可求。”

“哈,你倒是自信的很,莫要以为我就会与你惺惺相惜,今晚,你是我的。”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就要握住雏鸾的罗带同心结,雏鸾一惊,“慢!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是谁了!”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古代重生小说
  3. 古代言情
  4. 古言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