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东北灵异录

更新时间:2019-07-18 10:23:03

东北灵异录 已完结

东北灵异录

来源:优阅云小说 作者:天朝笔 分类:灵异 主角:李善水,成妍

《东北灵异录》的主角是李善水成妍,天朝笔创作的这本小说,这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推荐给大家,大家不要错过这本小说哦,东北灵异录精彩章节欣赏:绒毛被血水黏住,说不出的可怕。.........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问成妍为啥带泳衣,莫非是想在雪地里面走走泳装秀?

  成妍怪不好意思的把原因说给我听。

  原来,她的地理学得差,只知道东北冷,但不知道东北什么时候冷,她寻思现在咱们市的温度还能穿上套袖呢,东北那边那边估计也不冷,就像带着泳衣来东北松花江上游游泳,顺带着秀个自拍到朋友圈啥的。

  我听了她的话,顿时笑疯了,这天寒地冻的,还在松花江上游泳?我敢说你从江滩走到江水的路上,就得冻成冰雕!

  成妍闹了个大笑话,黄馨也背着身痴痴的笑。

  害的成妍满脸通红。

  “得了,换衣服去吧,我去烧狐血,半个小时之后搞定!”竹龙端着血盆,进了屋。

  由于屋子里烧了炉子,炉火旺着在,再加上狐血的温度本来就不低,所以烧个四五十度是很容易的事情。

  二三十分钟,温度就差不多了。

  这时候,成妍也换了一套泳衣,冻得发抖的出了里屋,和我们打了个照面。

  仅仅是打了个照面,我就死心了……本来还打算看看泳装秀的呢,结果成妍穿的是连体泳衣——鲨鱼皮。

  从肩膀那到小腿那儿,全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还泳装啥啊!

  “有点冷。”

  “还冷什么,都快赶上秋衣秋裤了,还冷?去,捅里面呆着去。”我想看的泳装秀没有看到,心情不是太好,冲成妍挥挥手。

  成妍乖巧的从小楼梯上了灶台,接着又迈进了木桶里,坐了下去,妖艳的狐狸血,刚好漫过她的肩头。

  美人坐浴狐血,这一幕的美丽挺摄人心魄的。

  狐血的温度在升高,一直到冒出第一缕青烟的时候,竹龙才用炉盖封住了炉火。

  炉灶内没有了空气,火会慢慢自己灭掉,在彻底灭掉之前,炉子里的余温会保证狐血的温度不会消散。

  “好热,好热。”

  我看成妍忍了很久,总算没有忍住,低声抱怨着。

  竹龙说热也得忍住,这是狐血开始发挥效用,打开了她的毛孔。

  又过了几分钟,狐血的味道,已经开始溢出来了,一种略微呛人的香味,在房间中弥漫着。

  狐狸的血液风干后,会获得一些血精,血精溶到大量的水里,其实是一种很天然的香水,泰国的王妃使用的就是这种香水。

  但有句话叫“过犹不及”,现在极浓的狐血,味道有些发臭了,黄馨皱着眉头,捏住鼻子。

  “好热啊,好热啊……好热啊!”成妍实在受不了了,爆发了一句吼声。

  她这句吼声特别怪异,像是一个老太太发出的声音,声线十分嘶哑。

  我和竹龙都了解,这是狐仙快要被狐血勾出来了。

  成妍的脸上,开始浮现出一根根特别粗的青筋,她的额头,满是汗水,眼睛里,说不出的野性。

  “成妍没事吧?”黄馨十分关心成妍,焦躁的问我。

  我一伸手,止住了黄馨的话语。

  照理说这里灵狐压阵,我旁边又有一位东北狐王,怎么也会控制住场面的。

  “好热……好热!啊!!!啊!!”

  成妍突然仰天长啸。

  紧接着,砰砰两声响。

  她脖子上挂着的阴阳冕崩碎了。

  两颗天珠爆得无影无踪,黑绳子上面挂着的降魔杵,由古铜色迅速变成了绿色,表面上凝聚着一层铜锈!

  当天珠碎裂,降魔杵生锈之时,阴阳冕镇压狐仙阴魂的效果就会消失——这是卖我阴阳冕的“鬼婆”说的。

  现在看来,狐仙阴魂是显灵了。

  “快请灵狐。”我对竹龙说。

  竹龙%有成竹,连续拍了两下巴掌。

  **!

  “小人竹龙,恭请灵狐娘娘!”

  “小人竹龙,恭请灵狐娘娘!”

  “小人竹龙,恭请灵狐娘娘!”

  他一连说了三声,但是压根没有灵狐出现。

  难道是……灵狐……如同竹龙上次说的,见到黑色鬼狐狸就要下跪,这次干脆是连出现都不敢了吗?

  “小人竹龙,恭请灵狐娘娘。”

  竹龙再次拍巴掌,他刚才的%有成竹已经荡然无存,说话都带着颤音,明显是搞不定成妍体内的狐仙了。

  “哈哈哈哈哈!”

  成妍突然爆发出了一阵阴笑,紧接着,她高扬起了双手,双手已经长满了绒毛。

  绒毛被血水黏住,说不出的可怕。

  她的指甲也变得颀长,鲜红无比。

  狐仙真显灵了。

  “灵狐怎么了?”

  “完了,怕是被这小姑娘体内的狐仙给震住了。”竹龙看着我,说:这次,只能你亲自出马,跨越阴阳,和狐仙对话了。

  “我只是能和她对话而已,但我没本事搞定他。”我也有些着急。

  竹龙说不用搞定他,只要问问这位狐仙的诉求是什么,满足她就好了。

  没办法了,现在灵狐都被震住了,我再不拿出压箱底的本事,只怕我们这一群人都要交代在这儿了。

  就在成妍的脸上开始长绒毛的时候,外面的狐狸都哀叫不已。

  我想,如果成妍浑身全部长满绒毛,狐仙真身显灵的时候,我们真的是覆水难收了。

  “唉,没办法了,我先顶一阵再说。”

  我开头就说过,我们招阴人有一门特殊的本事,这项本事在我的职业生涯之中,也没用过几次。

  它……是我们招阴人家族的天赋——通灵!

  所有的阴人,都没有的本事。

  我吐了口气,现在不存在害怕不害怕的问题了,狐仙在狐血中显灵,不杀生估计是不太可能了。

  我只有奋力一搏,成则生,败则死!

  我对竹龙说:竹叔,来,你帮我下手开天眼,我是下不去手的。

  “可以!”

  竹龙点头,反手拔出了一柄小刀,伸手抵住了我的眉间。

  “开……天……眼!”

  竹龙仰天长长的沉喝了一声,拖长了音调,手上刀锋流转。

  顿时,我的眉心处,被割开了一条小小的口子。

  鲜血,顺着我的眉心往下流。

  “李哥。”黄馨见状,不知所措。

  我摆手,示意太不要说话,此时,血水往外流的速度极快,我感觉我的脸上,一片滚.烫。

  黄馨喊道:李哥,你的脸。

  对,我的脸,其实我知道,眉心伤口流下的血液,并不是随意在我的脸上流淌,它是按照一幅图案流淌的。

  到最后,我脸上,会有一幅血水勾勒的图案。

  这图案,我在我父亲、我爷爷他们施展“开天眼”的时候,亲眼见到过。

  这副图案,叫彼岸花。

  我闭上了双眼,任凭血水狂流,一直到血水发烫到快要沸腾的时候,我嘴里开始念叨起来:每当夙夜之交,彼岸花盛开,生死之门就会打开,它能穿梭阴阳两界,让人死而复生。

  我一边念叨着“彼岸花”的歌谣,耳边听到了黄馨惊讶的叹声。

  我知道,我脸上的彼岸花,正在变化着形状。

  彼岸花……开了。

  我脸上的温度从滚.烫开始降温,一直到接近于寒冰的温度时候,我猛的从眉心里,看到了房屋内的所有的情况。

  天眼……开了!

  我看见成妍其实已经晕在了桶里面,而她的身边,站着一位穿着红色袍子的女人。

  女人千娇百媚,宽大的袍子滑下,露出圆润的肩膀。

  她斜靠在木桶上,正**着中指颀长的猩红指甲。

  忽然,她意识到我在看她,猛的扭头,冲我龇牙咧嘴,露出了两枚闪亮的獠牙。

  “敢问狐仙娘娘何方神圣,为何霸占着我朋友的身体不离开。”

  我此时代表的不是我自己,是招阴人,所以气势上,我不能怂!

  “招阴人,这是你朋友?”

  “是在下朋友。”

  我恭恭敬敬的说。

  “那好,我就要杀了你的朋友,报我们一家七口被满门绝杀的仇。”

  狐仙的表情变得愤怒起来。

  我说你的仇虽然大,可不是我朋友犯下的,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杀人,去找真正的仇人。

  狐仙说她懒得找,既然她现在附身在我朋友的身上,就把仇算在她的头上。

  我说你们狐仙什么时候这么不讲究了,素来咱们东北人敬七十七路野仙,更加敬你狐仙,敬佩你们狐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偿还”的原则,这才叫讲究!

  狐仙大手一挥,说她就是不讲究,我能奈她何?

  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狐仙上身了,这简直不把我们招阴人放在眼里,我铁定丝毫不能退让。

  我抱了个拳,说东北阴人无数,能治你狐仙的,不再少数,你要是执迷不悟,我招阴人联合东北无数阴人,灭了你狐仙轻而易举。

  这话一出口,狐仙哈哈大笑,笑完,她又龇牙咧嘴,说现在朝廷都没了,招阴人的阴神部落,几百年前就散伙了,还装什么大尾巴狼。

  边说,狐仙边站起来,一步步的朝我走过来,风姿卓著但也杀气重重。

  她嫌我这个招阴人烦躁,首先就杀了我,免得我不停请阴人来骚扰她。

  同时她还说杀了我,再杀掉在场所有人,接着再让成妍一家老小……鸡犬不宁!

  这狐仙杀意太浓了。

  我望着她,说她再往前走一步,我就爆了天眼,大家一起死。

  狐仙再度哈哈大笑,说如果我祖先李长风在这里,别说自爆天眼,哪怕是他说一个字,她都不敢动弹。

  的确,我祖上李乘风,阴神部落的创始者,那手上阴术,也是天下无双,制服一个小小的狐仙自然不在话下。

  狐仙的态度极度嚣张,张牙舞爪的走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抓向了我的脖子。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小说
  2. 灵异小说
  3. 悬疑小说
  4. 推理侦探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