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穿越> 傻夫丑妻:神医娘子要翻天

更新时间:2019-07-17 14:38:02

傻夫丑妻:神医娘子要翻天 连载中

傻夫丑妻:神医娘子要翻天

来源:微小宝 作者:青筦儿 分类:穿越 主角:季临渊,木羡鱼

小说《傻夫丑妻:神医娘子要翻天》主角为季临渊木羡鱼,小说讲述了木羡鱼穿越了,堂堂神医居然穿越成了一个无盐丑女!这便罢了,她的相公是个傻子?瞅着小傻子天天被人欺负,垂涎小傻子美色的木羡鱼不干了。她要斗恶人,发大财,改变形象带着美人小傻子走上人生巅峰!岂料,傻子非但不傻,还…………。趣扑文学网为大家提供傻夫丑妻:神医娘子要翻天小说在线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漆黑的夜是最好的保护色,木羡鱼扛着尸体,一溜烟循着记忆上了后山。得亏原主做惯了重活儿,换了前世的她,还真拿这尸体没办法!

饶是如此,木羡鱼也抗得有些吃力。

“你怕不是早上吃多了,怎这么重?”

女子的抱怨,在寂静中一字不落飘入季临渊的耳朵里。他神色不定望着前方挖坑抛尸的女子,心中笃定,这女人绝对不可能是那个女人,为了羞辱自己,嫁过来的乡野村妇!哪个乡野村妇会隔空点穴?哪个乡野村妇敢深夜抛尸?

你究竟是谁?

心中的疑惑冒出来,许是季临渊的目光太过锐利,正在挖坑埋尸的木羡鱼心有所感回头看了过来。

林子里除了树,什么也没有。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吹得木羡鱼心中毛毛的。

前世的她还是无神论者,可经历了穿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就由不得她不信鬼神之说了。

“不行,得赶紧回去,万一给人撞见了,会给小美人儿添麻烦。”木羡鱼加快了动作。

当她赶回房时,季临渊还在熟睡,只是换了一个姿势。

静静等到身边的女人气息变得平稳,‘熟睡’的美人睁开了双眼。

跟了她一路,季临渊确信这女人不懂武功,可她为什么会认穴点穴?

‘痴傻’少爷冲着暗处做了一个手势,在最暗的角落,一些黑色的身影极速闪动,复才陷入浅眠之中。

“嘭嘭嘭!嘭嘭嘭!”

次日,猛烈的敲门声,将木羡鱼从好梦中惊醒。

而季临渊,早在有人接近这间房之前,就苏醒了。

他不动声色瞄了一眼睡眼惺的木羡鱼,粉红的嘴唇一扁道:“渊渊好困!渊渊想睡觉!”

不等木羡鱼起chuang开门,门外的人便一脚将门踹开了。

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看到木羡鱼还躺在chuang上,顿时拉长了脸,骂道:“真当你嫁到季家来是享福的?季家庄不养闲人!想当大少夫人,也不瞧瞧你什么模样!还不赶紧滚去干活!”

说着,这女人就冲过来,要拉木羡鱼。

眸光一凛,木羡鱼反手抓住中年妇女的手腕,明明对方没有使多大气力,可中年妇女却感觉自己浑身软绵绵挣脱不开,顿时大惊失色:“你对我做了什么?木羡鱼,你想造反吗?”

“想造反的是你吧?”挑眉,木羡鱼指着chuang上一脸受惊的季临渊道:“大少爷在屋里休息,你不好好伺候洗漱穿衣,竟还敢踹门闯入,简直没将大少爷放在眼里!到底你是主子,还是他是主子?”

木羡鱼存了给季临渊在季家庄子上找回地位的心思,自然不可能让这种刁奴欺负到头上。

“他是个傻子,我凭什么给他洗漱穿衣?你以为你嫁给他,就真成少夫人了?还想给一个傻子立威信,劝你识相点,别自讨苦吃。这庄子上,可轮不到一个傻子说话!”中年妇女气的不行,庄子里上至管事,下至门房,哪个把季临渊当主子看?他就是一个被人从京城赶出来的废物,平时不让他干活不让他饿死,已经是施了大恩。还想得到主子的对待,他配吗?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木羡鱼瞧着这中年妇女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的样儿,并不打算放过她。恶人自有恶人磨,她不介意当这个恶人!

只不过庄子上,有妇人这种想法的奴仆不是一个两个,挨着挨着收拾,不但浪费她的时间,成效还慢。

不如,杀鸡给猴看!

“想让我干活也行,你带我去找庄子里的管事,只要他们不承认我相公大少爷的身份,我自甘为奴。从此脏活累活,绝无怨言!”木羡鱼一把甩开中年妇女的手,后者得了自由,赶紧离木羡鱼远远地。

听到木羡鱼的要求,气呼呼道:“你要找死我不拦你,管事再过一会儿要去镇上赌坊斗鸡,现在不去,你今天都瞧不见他!”

“哼,我现在就跟你去。”木羡鱼也是艺高人胆大,全不畏惧庄子上这些宵小。不过蚁多咬死象,她不会自负到认为自己能以一敌百。

让中年妇女去门外等着,木羡鱼翻出昨天找到的绣花针藏在身上,转向季临渊却露出另一幅温柔语气:“小傻子,快起chuang穿衣服,姐今天要给你正正名。”

说着木羡鱼弯下腰,打算给季临渊穿鞋。

“咦?”伸手拿鞋的动作顿住,木羡鱼清澈水灵的大眼睛内划过一丝异样。

这是什么?

“渊渊自己穿,姐姐打坏人!”眸光一闪,季临渊想到了什么,故意凑到木羡鱼身边,先一步夺走地上的鞋。

待木羡鱼定睛看时,白色布鞋上,除了白日沾上的泥土,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自己眼花?

心中存了一丝疑惑,木羡鱼揉了揉季临渊的头,表扬道:“能够自己穿衣服,渊渊很能干!”

两人在房间里耽搁的时间太久了,令门外等候的中年妇女不耐烦催促道:“磨磨唧唧到底还找不找管事了?”

“这不来了,催什么催?”木羡鱼牵着季临渊,跟在中年妇女身后。

她并未察觉,从季临渊的袖中弹出一枚泛黄的树叶,薄如蝉翼的叶子在深厚的内劲下,定入不远处褐色的树干之中。

傻子丑女的组合,令一路的人啧啧称奇。

庄子上的人也不干活了,围着两人叽叽喳喳议论:“哇塞,真的比一条狗还丑!季傻子晚上跟她睡,难道不怕做噩梦吗?”

“傻子怎么可能知道美丑?长成这模样,脸皮得多厚,才能大摇大摆走在路上?”

“……”

各式各样践踏的声音传到三人耳朵里,中年妇女俨然忘记了刚才的教训,忍不住嘴碎骂道:“呸,丑人多作怪!”

木羡鱼眼底掠过一道冷光,等会儿她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作怪!

季家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的是庄子上的农田,小的是庄上人居住的宅院。

因为把季临渊这傻子大少赶去了下人房,庄子上正儿八经的宅院就成了几个管事居住的地方。

木羡鱼带着季临渊一阵风似的来到由砖木盖成的高大阔气的宅院,一路上这一美一丑、一傻一憨的一对年轻夫妇吸引着庄上佃户的目光。

她顾不得周围怎样看待自己,反正自己也就这副尊容。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古代言情
  3. 穿越名门
  4. 神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