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仙侠> 江湖小儿女

更新时间:2019-07-15 18:28:37

江湖小儿女 已完结

江湖小儿女

来源:有书阁 作者:晋太元中 分类:仙侠 主角:武凤翔,公孙汀兰

小说《江湖小儿女》是作者晋太元中创作的一本热门武侠小说,主角为武凤翔公孙汀兰。最可怕的并非人心,而是时间。时间无情,苍老了多少的风华少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嗯,这是可以确定的了。”无洇子双眼略微眯起,捻须沉吟半晌。他知道所谓的近在眼前捣乱的日月梦,以及远在天边肇端的狼刀会,他们的动作虽然令人生厌,但是却并非真正的对手,因为他们暂时还不具备与昆仑派一较高下的资格与能量。那么,真正的敌人究竟是谁,他们又潜藏在何处,隐匿于何种面目之下呢?

他如此思量,因而久久沉吟。却听师侄虎子目光闪闪的说道,“他们既然特意挑衅我昆仑派,在玉隆镇潜伏的就绝不会仅仅只有柳河分舵那群乌合之众和三个坛主那么少的力量。值得怀疑的是,日月梦充其量只不过是称霸青海东部的一个中等江湖势力,谁借给了他们那么大的胆量,竟然前来横挑强邻?”

“虎儿说的不错,不论是日月梦也好,狼刀会也罢,都不足以成为撼动昆仑地位与威望的中坚力量。所以此事,怕就只怕它是一个极大阴谋的序幕。”

血龙嘿嘿笑道,“阴谋?阴谋又怕它做什么?不过是些见不得光的东西而已。哼哼,凡事到最后是要讲实力的,他们的阴谋就算再厉害,但他们打得过我昆仑么?”

虎子笑着拍了拍师弟的肩膀,微微摇了摇头,“龙师弟,有很多事情,可不是单靠动手打斗、也不是仅凭实力就能解决问题的啊。”

“这话我可不理解,大师兄你说得详细些。怎么说?”血龙盯着虎子,满脸求解的神情让人忍俊不禁。虎子将双手一摊,淡然笑道,“很简单的道理啊,倘若照你那样就能解决一切的话,那还要阴谋做什么呢?”

血龙心中一动,似乎受到了什么启发,恍然叫道,“对啊,也是!原来阴谋当真有点难缠!我记得掌门师叔曾说过武凤翔知道我们开封、淮河分舵的风波变故,而今天在柳河分舵的时候,那个什么柳河似乎也对田老七说起过同样的话。我原先也没怎么在意,听师兄你这么一说,我就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有啥不对劲了?”翁刚瞪大双眼问道。

“两个毫不相干的人居然说了如此相同的一句话,这不太过凑巧了吗?”血龙摩拳擦掌的说道,“你想想看,若单单只是说到开封分舵,还是发生已经很久了,柳河知道还并不算奇怪,可是淮河那边的变故不过是三、四天前的事,掌门师叔接到传书,也还只是不久,你柳河一个日月梦小小的分号舵主,怎么可能这般迅速的掌握这等机密信息呢?”

到最后,他着重似的点了点头,紧紧盯着翁刚的眼睛,一字字说道,“所以,这事情只有一个解释才能说得通!”

“大阴谋!”翁刚泛着牛眼紧张地吐出了这三个和血龙达成共识的字眼。

“不错。”无洇子也很突兀的冒出这么一句,在众人求解的目光之中,他又沉思了半晌,方才说道,“假如日月梦和狼刀会互通款曲,根据龙儿方才转述的掌门师兄的言语推测,兹事体大,贫道得速速赶回昆仑,去向掌门师兄禀报此玉隆镇之事,并问清楚那武凤翔所来言起的各类事状。”

“有这么厉害?”血龙似乎难以置信。

无洇子庄然点头道,“确实不容等闲视之啊,这件事太严重了。”

见他说得如此郑重,虎子面色一变,沉声说道,“师叔说的极是,龙师弟,我们这就和师叔一起赶回昆仑吧!”

血龙却又忽有迟疑之色,问道,“那么日月梦的敌人怎”虎子笑道,“此时此刻,已经远非日月梦之敌的变故了,他们若是胆敢对玉隆镇的兄弟下手,我们即刻出马,前往日月山,踏平日月梦!”

听大师兄后半句话语气森然,自有一番凛然不容侵犯的威仪,血龙暗暗欢喜:大师兄平时好像不是这样的呀,但是这样倒也显得很有气派了,像个说一不二的大丈夫大人物啦。

各人这一路上边走边谈,不觉之间,就回到了米店。无洇子当即和虎子收拾行装,要立马赶回昆仑。血龙空手拳拳来到此处,本不要收拾,却也闲不住,就在二人中间钻来钻去帮忙拾掇着。

翁刚瞧着这三个忙碌的背影,眼看着他们就要走了,心中颇为不舍,说道,“你们、你们要都走了,那日月梦的恶人坛主要是来了,我们又怎么打得过啊?”

“大侄子,甭怕!”田老七豪笑着抡了抡手臂,“道长,你们回去都有重要的大事处理,别为咱玉隆镇上这点子小破事担心。特么的日月梦要真敢来打,我们大伙就跟他们打!打他不过,咱就拼!不相信这条老命奋勇拼上去,那干日月梦的王八羔子能讨得了什么好去!”

翁刚眨巴着眼,愕然的望着田老七道,“七叔,要是把老命都拼上去了,那咱们不是全都死了?这死都死了,还怎么知道日月梦的人讨没讨得了好去啊?”

“我们死了不打紧,咱玉隆镇爷们的干劲可千万不能倒,昆仑派的声威更加不能受损。”田老七一拍**,喝道,“我们就算不幸阵亡战死,昆仑派为我们兄弟报仇那可真容易,因为不远嘛,还挺近,抬抬脚立马就到了。不像开封、淮河那帮兄弟的情况。那边十万八千里远近呢,可得商量出一个十拿九稳、尽量没有纰漏才能出兵。我田老七虽然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大莽汉,但是这轻重主次还是分辨的清的。

虎龙两位兄弟,你们都回去吧。我们若是不幸遇难,记得替我们报酬就是!特么的日月梦,特么的王八羔子,你们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一个不剩那我们就都痛快了!”

翁刚听田老七这一番吐槽,也觉得很痛快,哈哈大笑起来,大喊道,“对!好啊!咱们可是什么也不怕的纯爷们哈!也说不定就一定我们打不过,说不定我们反倒打得他们落荒而逃,逃到日月山上藏起来。我们却一路追杀上去,叫他们躲也没处躲,逃也没地方逃!”

“大侄子说得有理,那样感觉更痛快!”田老七仰天大笑,乐不可支。

无洇子这时候已经收拾好了,他指着留在桌子上的一堆药剂,对老翁头道,“老翁,这些药的份量功效,你现在都已经弄清楚了,就留在你这里备用,若是听见有谁还不曾接诊或者病重未愈的,你就按照我之前的方法,去发放给那些有需要的人家。这件事虽然已经接近尾声,可是毕竟未能完全的做到有始有终,对此贫道实在抱愧。不周到的地方,也请老翁你代我去向他们说声抱歉吧。

至于日月梦方面纠纷,能够暂时忍一口气就忍着吧,等山上的援手赶来,大家保存实力,到那时再全面开战,方是上策。如果日月梦过分相逼的话,也要记住莫意气用事,硬拼血战,大家都保住性命最为紧要!”

“道长只管放心把,这事老汉自有分寸,不会有着他们的性子胡来的。”老翁头郑重的回答了无洇子,“至于药剂方面,也一定妥善保管与分派,道长医者仁心,老汉可不敢大意坏了道长一片善行。”

在一旁沉默了半晌的血龙此际忽然说道,“师叔、大师兄,我想是不是你们先回山上去,我留下来和大伙一起应付日月梦的来犯呢?”

“如此倒也不失为一个折中的好办法。”无洇子微笑着点头道,“既然你心意如此,那就这样吧。”

虎子担心师弟从未离开过师门,一个人单独面对恐怕有失,因此也主动请缨道,“不如我和血龙一道留下来,师兄弟彼此有个照应。”

血龙却笑道,“大师兄,留在这里可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因为事出匆忙,你跟师叔下山之前,可没和师傅说呢。为这事,师傅可已经有些不大高兴的样子。我看你还是先回山上去吧。我能行的。再说我也不是一个人啊,翁老伯、田老七他们都骁勇善战着呢,就算日月梦的人来了,也未必能占到便宜把我们怎么样。”

“好吧,龙儿留下,虎儿跟我回山吧。”无洇子抚须说道,“我相信他能够胜任此事。不过万一有太大的变故,有力不从心的感觉之时,千万要记得即时发放信号,山上距此不过数十里,到时我们紧急援助也并不困难。”

听师叔这么一说,虎子也只好点头答应,“那么龙师弟,你要尽量小心行事。”

“大师兄,你就尽管放心吧,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肯定会一切小心谨慎的。”血龙轻松愉快的回答。

田老七笑道,“有了血龙兄弟坐镇这里,就算他日月梦的什么鸟坛主们全部都来,再多饶上几个,咱们却也不需担心什么的啦!”

如此分配停当,无洇子和虎子两个这才背起行囊,跟留守在此的各人告辞,向昆仑山上进发。

他们因为心有担虑,所以这路赶得就十分的紧急,行色匆匆。沿途经过几个小小的村落,就已经去了二、三十余里地。此时眼前一带雪峰,路旁小河蜿蜒,热气蒸腾,好不氤氲。

二人正在埋头赶路的当口,无暇理会旁边景致,却忽然听到对岸有人热忱的呼唤道,“过来歇会儿呀。”声音清脆婉转,有若山泉滴落,十分动听。

无洇子和虎子二人闻声看去时,却只见是一名牵着红马饮水的藏族女子,此刻正微带羞涩地冲他们招手呢。

这边的两个匆匆赶路的行客一时大感诧异,正摸不清头绪,要想询问的时候,却只听那藏女又自行惊呼了起来,“哎呀,原来是个穿红衣服的老道士,真是对不住了,我认错人了。”这话看摸样似乎是自言自语成分居多。

果然紧接着,就又听那女子咯咯地笑了起来,然后向二人摆了摆手,歉然说道,“对不起啊,两位师傅,我刚刚认错人了,其实我并不认识你们。对不起啊。”说罢居然正儿八经的,要要对着二人鞠了一躬,算是赔礼道歉了。

无洇子一笑畅然,宣声道号,把手中拂尘轻轻一扬道,“无量天尊,没有关系,女施主不必拘谨多礼。”却也不再理会那女子如何回应,带了虎子掉头而去,继续快速赶路。

等师叔侄两个赶到昆仑群观时,天色已经十分灰暗,雪光映照之下,一切朦朦胧胧,晶莹寒冷,似幻如真。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古代重生小说
  3. 长篇言情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