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仙侠> 温州府奇闻录之墨池奇遇记

更新时间:2019-07-12 03:16:03

温州府奇闻录之墨池奇遇记 已完结

温州府奇闻录之墨池奇遇记

来源:掌中云 作者:林伟昕 分类:仙侠 主角:沈渠安,颜雅琪

小说《温州府奇闻录之墨池奇遇记》主角为沈渠安颜雅琪,小说讲述了温州府青年沈渠安行刺世仇之时,恰遇茶山五大高手之一者。沈失手后,被一白衣人救起,巧得白衣人遗落的一张手绘神秘温州府地图。沈知这张手绘图非同凡响,却不知其中奥妙所在。茶山五大高手经多方查询,得知历史上日本忍者第一高手服部半藏生前所创旷世武功秘籍辗转四百余年,貌似已流落在温州府内。茶山五大高手纠集府内各路人马及府内三大武馆人员,前往围攻龚府,却在混战中亡故。。趣扑文学网为大家提供温州府奇闻录之墨池奇遇记小说在线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渠安在屋顶,只听得房屋内人们动身启程之声。往下一看,但见密密麻麻的人群,出了谭府的大门,浩浩荡荡地沿着第一桥,由东至西,向大高桥方向行去。沈渠安想着,如此众多之人,恐怕出了大高桥,会沿着小巷弯弯曲曲地前往麻行僧街。若是沿着信河街前往,信河街两侧民房众多,虽是深夜,亦可惊扰四方。那时风声若是传至麻行僧街龚府,恐怕这二百余人还未到龚府,那龚氏父女已经是逃之夭夭了。

沈渠安此时,亦从谭府的房屋之上跳落至下。向北往高公桥方向快速行去,其想着,之后进入柴桥巷,顺着登选坊、大同巷,沿小路,赶在这二百余人之前进入龚府。先行将那秦铺仁救出。余下之事,任由他们打斗拼杀去。接着,我就在外围看看热闹。看着他们如何打斗,如何火拼,如何惨叫着......嘿嘿......嘿嘿......

沈渠安步履轻盈,行动迅速,不多久即已赶在那二百余人之前先行到了龚府之外。一看周围情形,心中亦是一惊。果如刚才茶山四大高手所言,龚府外围已有密密麻麻的人群潜伏在此,将龚府层层包围。想必此时,龚跃莲若是稍有动向,这三大武馆之人便会即刻行动。看来今晚此处真是会有一场大拼杀。

沈渠安“倏”地一下,飞至龚府旁边一户人家庭院的房屋之上。正欲由此再飞至龚府之上,却意外的瞧见,龚跃莲此刻实则并不在龚府之内,而是在龚府旁边这户人家的庭院之内。而且,这户人家内的庭院之内,亦是密密麻麻地挤满了人群。看来龚跃莲是早已知晓今晚将有人来偷袭,而是早早地将龚府之内的大批人马迁出至旁边的这户人家之内。沈渠安想着:“看来今晚此处真是大有看头。此时恐怕龚府之内已是人烟稀少。待我前去看看,秦铺仁是否还被留在龚府之内。”

沈渠安悄悄地飞至龚府之上,往下一望,大吃一惊。龚府之内,亦是密密麻麻地排满了人。比起刚才所看到的,人数更多一筹。但沈渠安定睛一看,发现这些人等多数都笔直地站立着,一动不动。而少数几个行动之人,却往这些不动之人身上撒些粉状物、倒些油状物。

沈渠安再仔细一瞧,发现这些全然站立不动者,原来全是些稻草人。此时,沈渠安亦闻到一阵阵淡淡的火药味及柴油的气味。想必人们往其上所撒之物,是硫磺芒硝之类的火药粉;而往上所倒之物,看来是烧柴时所用的油料。

“而今晚天气干燥,估计龚跃莲是要在龚府之内放把大火,而将这帮偷袭之人一网打尽。”沈渠安如此想着,“但不知那秦铺仁现被关在何处?”

沈渠安灵机一动,心中想着:“今晚我就来此赌一把哩。”随后,他将眼角以下原本蒙着的白布取下。跳落至龚府庭院之内,对其中一位正在撒火药粉的人说道:“这位兄台,正在隔壁府内的龚姑娘派小弟前来,将那被打得遍体鳞伤的秦铺仁带至隔壁府中。但不知,秦铺仁现被关押在何处?”

那人正忙着撒火药粉,一听来者说是龚姑娘正在隔壁府中,心想这位来者也是自家兄弟。头也未回地答道:“秦铺仁现仍被关在东边的厢房之内。”

沈渠安一听,赶忙一个飞身,飞落至龚府最东侧的那间厢房门口。推开房门,往内一看,果然见得秦铺仁被捆绑在屋内的梁柱之上。此时已是被酷刑所折磨地全身是伤,奄奄一息。沈渠安快步向前,解开了绳索。双手抬着他,出了厢房的大门。之后“倏”地一飞身,连同手中抬着的秦铺仁一道,飞至龚府的房屋之上。

这时沈渠安放眼望去,但见八字桥巷口,密密麻麻地大批人马已火速赶到。之后,由南至北,进入了麻行僧街,正朝着龚府的方向快速飞奔过来。

沈渠安想着:“还好,我已赶在这批人等之前将秦铺仁救出。若是稍迟片刻,恐怕大批人等在此火拼,而龚跃莲又要火烧龚府。那时我再想救人,恐已是难上加难了。”

随后,沈渠安手中抬着昏厥过去的秦铺仁,跳落至龚府外围,进入了天雷巷巷口之后,又沿着李家村巷,到了后垟巷内。见后垟巷内有一家名为“诗麦”的客栈仍未打烊,便抬着秦铺仁,在那诗麦客栈内订了间双人客房。与秦铺仁一同住下。沈渠安见夜深已深,巷外的药铺恐也已是早已打烊。遂将秦铺仁安顿好之后,自己也在一旁歇息了。

也许是由于预想到龚府之内将发生惊人场面而兴奋过度,亦也许是由于昨日下午睡眠过多,沈渠安此时刚躺下歇息之时,辗转反侧,却始终不能入眠。

沈渠安想着:“刚才刚从天雷巷巷口出来之时,便听见龚府方向之处叫喊声震耳欲聋的。恐怕三大武馆之人以及茶山四大高手所派之人,已经开始**龚府。而我刚进入后垟巷时,看见龚府方向隐约有火光闪出。看来龚跃莲是派人已将偷袭之人引入龚府之内,然后来个火烧全龚府。但不知他们现在的战况如何?”

随即却又想道:“无论他们之间的战事如何,与我等关系都不甚大。我等若是出手阻拦,让他们停止战事而双方握手言和,可能性也不大。我等若加入一方战事,也无太大必要。双方都心存各自的目的,与我都无太大干系。”如此想着,之后便缓缓地进入了梦乡。

“喔!喔!喔!”沈渠安被一阵鸡鸣声所惊醒。起来一看天色,感觉貌似刚过了寅时。他看了看在一旁躺卧着的秦铺仁,见他仍是昏迷不醒。沈渠安起了chuang,洗漱之后,欲往外走走。昨夜整晚噩梦不断,所梦到的却又都是龚府之内打打杀杀的惨烈画面。此刻日始破晓之时,正好在外散散步,透透空气。

沈渠安出了客栈的大门,正欲在后垟巷内到处逛逛。却见得一人,一瘸一拐地由西侧行至。全身衣着被火烧地乌焦。那人走进之时,沈渠安一看,感觉这人怎地颇为面熟。细想一下,突感这人就是昨晚沈渠安跳落至龚府之后,所询问的那人。即是碰到的那个正在往稻草上撒火药粉的那人。

沈渠安见其步履蹒跚,赶忙上前搀扶,之后询问之。只见那人在巷边坐了下来歇息,口中*@着,断断续续地说道:“昨晚,三大武馆之人及茶山四大高手所派来之人,共计约四百四十余位之多。一起前来偷袭围攻龚府,欲将龚氏父女及其手下人等一举消灭。然我家龚姑娘在外安排内线众多,早已得到此消息。遂在昨晚之前,已将府中大批人马及财产、财物等转移至他处。大批人马基本上都安排在隔壁府中,随时待命出击应战。而财产、财物等已转移另存别处。

“我等二十余人留守龚府之内,将稻草人摆满整个龚府之中的每个角落。而其上均已撒上芒硝、硫磺之类的火药粉,之后全都泼上柴油。而其外全都身着外衣。外人乍一来看时,根本看不出这是稻草之物。我等亦在府中,待那帮四百四十余位恶徒前来**之时,将其悄然引入龚府之内。而龚跃莲则在隔壁府中安排一百三十余人,全都手持火箭,待这帮恶徒全盘进入龚府之后,隔壁府中之人便万箭齐发,将燃烧着的火箭一并射入龚府之内。

“昨晚,实际情形果然如龚跃莲计划中所预测之,全都一一实现成功。那四百四十余位恶徒,在我等的步步后退引入之下,陆陆续续进入龚府之内。龚府内面积之大,足以容纳地下此四百多位恶徒。而此刻,隔壁府中,貌似有数万支火箭,犹如倾盆大雨般,嗖嗖地由天而降。一时间,龚府之内火光冲天。而爆炸之声,此起彼伏。

“此时,隔壁府中之人,已悄悄地将龚府的大门关上并加以锁上。此刻,龚府之内的惨叫声、**声、悲痛声,乱作一团。大火烧了整整一个时辰,最终是被扑灭。但这四百多位恶徒却是损失惨重。已有三百余位在此场大火中丧生。

“而此刻,隔壁府中的龚跃莲见火势已熄灭,令其待命着的一百三十余位打手刺客,突然涌入龚府之中。与三大武馆及茶山四大高手所派来的那帮已在熊熊烈火中被折腾地精疲力竭者搏斗。煞那间,厮杀声、拼杀声、哭喊声,震耳欲聋。双方持续战了约一个时辰,互有损伤。但以前来偷袭的恶徒损伤为重。最终,前来偷袭的恶徒被消灭的只剩二十余人了,而龚跃莲手下仍有七十余人。

“此时,龚跃莲正欲将前来偷袭的恶徒一举铲除之时,却突然之间,不知从何方冒出来约四百余名倭国浪人,将龚府外围围个水泄不通。这四百余名倭国浪人,手持倭国长刀,凶猛异常。而我等之人,无论是龚跃莲手下,还是那前来偷袭的二十余位残兵败将,此时均已是力不从心,精力衰竭。而这帮倭国暴徒,却是剑拔弩张,凶猛正在势头之上。合我等双方,共计九十余人,现只想着突出重围。

“我等苦战一个时辰,现只有茶山四大高手和我已逃离这帮倭寇暴徒的魔掌。而我等九十余人,现被倭寇所砍杀地,只剩七八人了。而龚勋弥也在这场大鏖战中,惨死在倭寇恶徒的长刀之下。我家姑娘龚跃莲,仍在与倭寇奋力拼杀中。听得那帮倭人所述,只要她肯交出一本名为《书艺七十六讲》之书,就可放她一条生路。

“而我家姑娘,是誓死不愿交出此本书讲。我家龚姑娘说,就算今日死在龚府之内,也绝不会将此书交到倭狗之上。那倭狗作恶多端,对我中华江山早已是虎视眈眈。明中叶之时,趁我大明东南沿海海防松懈之时,源源不断地前来骚扰我东南沿海居民。那倭狗......”

沈渠安见得这人正说着说着,却由于过度激愤,而加之原本已是被烈火烧得灼伤,且刀伤累累此刻竟一下昏厥了过去。沈渠安按其脉象及手触其鼻下,发觉此人脉搏已停止,而已无呼吸之气。骤感此人竟由此而一命呜呼。

沈渠安此刻想着:“那龚跃莲虽然也是可恨,但毕竟也是我中华儿女。且在如此凶残的倭国浪人围攻之下,竟能如此大义凛然,誓死不将那本《书艺七十六讲》交至倭人之手。其刚烈气节,凿实令我等敬佩。此时我沈渠安若是在此袖手旁观,不去前往搭救,于情于理,都实在说不过去。”

沈渠安想起秦铺仁还躺在客栈昏迷不醒。瞬间,跑至客栈之内。多付给客栈内的侍者五个银元,让其好生照顾。并嘱咐侍者,待清晨巷口药铺开门营业之时,买些回阳救逆的四逆汤。蒸煮之后,让秦铺仁喝下。

随后,沈渠安出了客栈。飞至后垟巷巷边的围墙之上,朝着龚府的方向飞奔过去。自从将《僧格林沁武学全录》三册本全都学完之后,沈渠安的轻功水准较之前亦是大有迈进之势。只见此时,他在围墙之上飞速奔跑着,轻身之势犹如飘飘飞仙,飞然向前驰去。

不多久,沈渠安即出现在龚府屋顶之上。向下一望,但见密密麻麻的一片人群,全都手持倭国平面碎段复体暗光花纹刃刀。凶残之相,犹如恶犬饥饿癫疯跳墙之势。

而此时,却只剩龚跃莲一人与之搏斗。龚跃莲手持长剑,单枪匹马与这约计三百余名倭寇较量,明显显得力不从心。而正在此刻,龚跃莲已是穷途末路。在众人围攻之下,步步后退,最终,靠在了房屋的墙边。此时,已再无后路可退。其手中的长剑,却被倭国浪人打落在地。数十名倭国浪人,手持长刀,同向龚跃莲一齐刺去。

龚跃莲此时已是浑身无力,精疲力竭,心中想道:“我龚跃莲英雄一世,今日真是被逼上绝路,恐怕在此就要命丧倭寇刀下。”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小说
  2. 玄幻小说
  3. 武侠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