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都市> 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霸

更新时间:2019-06-26 01:02:38

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霸 已完结

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霸

来源:追书云 作者:风华 分类:都市 主角:黄天,唐语

主角是黄天唐语的小说是《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霸》,是作者风华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唐语张大嘴巴,倒吸一口冷气,意识到如今的情形不妙,使出吃奶的劲儿拍黄天胳膊,“快!快放我下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叮!”

电梯门开,唐语依旧不依不饶的挣扎着。

“臭流氓,你放我下来,今天这话不说清楚我跟你急!脸美胸大太引人注目是我的错吗?况且我可是公认的学霸,波大脑灵,你是不是看我胸大就认为我没脑子。”

“唉哟我的姑奶奶,我是在说我自己,你非得自己对号入座,怪我咯?”黄天终于见识到唐语不轻易示人的另一面,只是不是柔情似水小鸟依人,而是火热如滚油般的无理取闹。

唐语也并非要黄天怎样,只不过看不惯黄天那吊炸天的逼样,尤其是对方还有装逼的资本,这让从小生活优越,地位高超的天才学霸唐大小姐看不顺眼,想让黄天给她服个软露个怯。

“不怪你怪……”唐语看到电梯门旁站着一个五十出头的白胖阿姨,急忙捂住嘴,她一时激动,忘记自己是大半夜在医院,见阿姨一直盯着她看,目光如炬,羞愧的低下头,“抱歉阿姨,我……我没注意,打扰到您很抱歉。”

“唉哟,没关系,反正大家都趴在窗子上看热闹,没吵到别人。”阿姨笑容亲切,自来熟的拉上唐语的手,“你是被下面的动静吓到了吧?别担心,院长通知说是一起事故,没大事。”

唐语脸上的假笑无法维持下去,用眼神向黄天求救,这阿姨力气好大,她甩不脱。

黄天无奈一声长叹。

离家七年,设想过无数次与母亲重逢的场景,却没料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相见,本该是母子相见,分外眼红,抱头痛哭,忆古追今。可眼下母亲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完全黏在唐语身上,连点余光都没分他一眼。

“妈,你先松手,我这位朋友肋骨断了,我要抓紧时间给她接骨。”黄天受到冷落,有点小委屈。

唐语张大嘴巴,倒吸一口冷气,意识到如今的情形不妙,使出吃奶的劲儿拍黄天胳膊,“快!快放我下来!”

搂搂抱抱被当妈的看到……

阿姨不会认为他们是在打情骂俏吧?她和黄天之间很纯洁的好不好。

“别动,”黄天一声冷喝,“本来就耽误了时间,你再乱动,留下后遗症,受罪得是你。”

唐语一咬牙,没敢再动。

被误会好过受大罪,她忍。

黄母闻言急忙松手,脸上暧昧之色褪去,领着两人三步并两步往病房急走,“赶快进来,需要什么我来准备。”

“让爸将床让给我们就行。”黄天抱着唐语进了黄父的房间。

黄父看到黄天抱着个陌生的女子闯进病房,愣了愣,一旁的黄母赶紧解释:“这是天天的朋友,受伤了要接骨,老头子你快给他们腾地方。”

黄父一骨碌利落的下了床,急声问道:“天天你朋友伤到了哪里?谁来接骨?医生呢?”

“医生没空,小毛病,我来接。”黄天怕父亲不放心,又补充一句,“您放心,我能行。”

“那我们找个地方去吃宵夜。”黄父黄母相视一笑,一前一后走出病房。

黄天十分感激父母对他的信任,他从小就被父亲教导习武,可除了力气比寻常人大些之外,在武学方向完全是个文盲,更别提认穴接骨。

是自己不显山不露水的变化,让父母对他改观了。

“你叫……黄天?”唐语看到黄天笑得一脸灿烂,有些发痴的盯着他的侧脸看个不停。

“对,黄善群的黄,天天向上的天。”黄天正收拾床铺没看到这一幕,床单换新后,将唐语平放到床上,一本正经道:“你知道接骨的流程吧,最好脱掉上衣,不过我手艺好,你伤得不重,所以只脱内衣就行。你放心,我不会趁机占便宜的。”

唐语已经接受了黄天为她接骨的事实,毕竟换作接骨的医生来做这件事,都是一样的手法,甚至更麻烦,可看到黄天板着脸一脸认真的模样,竟开始紧张起来。

“脱吧。”黄天转过身去。

唐语磨磨牙,自我安慰道:没让你脱光光就很好了,尴尬个毛啊!脱吧。

颤抖着双手将外衣脱掉摘下纹胸后,迅速穿好外衣衬衫,唐语轻拍微红的脸颊,故作镇静道:“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黄天转过身,匆匆扫了眼唐语鼓起的胸口处,将头撇向一边,一出手就摸到骨折处。

“疼。”唐语闷哼一声。

“刚才不疼?”黄天问。

“不摁就不疼。”唐语答,不然她怎么有力气闹腾。

“是闭合性骨折,你运气不错,这是轻伤,现在就能给你接好。”说着,黄天正过脸,目不转睛地盯着唐语左胸下方半寸处,小心翼翼的用双手拿捏着分寸。

骨头好接,可位置太尴尬,而且唐语的规模太壮观,黄天的手指一不注意就要擦边而过。再加上唐语的衬衣料子如同她本人的肌肤一样细腻顺滑,不好掌握分寸。

不一会儿,黄天额头上就浮现出一层密密的细汗。

唐语几次想张嘴就黄天放心大胆的干,可每每黄天的指尖不小心触碰带来的感觉让她浑身战栗,以致于根本没勇气开口。

几经周折,终于找准地方,黄天的手一上一下,“啪”的一声轻响过后,唐语松了口气,马上坐起来说道:“好了,不疼了。”

“没这么快好,还要再疏气化於才行。”黄天观察到唐语的脸红得像猴屁股,心里乐开了花,“看来你没我想象里的开放,好了,按摩可以推背,穿好衣服去洗把脸,脸红的能滴血了。”

“你!”唐语想反驳黄天的话,可她的反应证明再说的解释都是掩饰,只能穿好衣服浇点冷水降降火气。

黄天看着唐语试图将粉色内衣不露痕迹的捏在手里,狂奔向卫生间,没有提醒她,比起她那纤细的双手,内衣的布料略大,挤出指间的那些鼓起的粉色布团更让人想入非非。

卫生间传来水流的声音,在静谧里的夜里格外清晰。

黄天透过半透明的磨砂窗,能看到唐语在懊恼地抓头发。

“叩叩!”

敲门声让黄天的视线从卫生间转移到房门上。

“开门,查房!”

听到对方的声音如钟鸣般既沉且稳,显然在内劲功夫上有所造诣,绝不会是查房的护士医生。

而警察已经排查过这幢楼,在抓住真正的犯人后,没必要再上楼重新查一遍,只进不出守住大门比做什么都安全保险。

善后工作老司机做得很好,那么,对方是怎么跟过来的呢?

黄天嗅着空气中似有若无的独有香气,咧嘴一乐:闻香追踪,唐语的人。

猜到最大的可能性,却依然要采取最安全的措施,黄天不是小红帽,万一门外是大灰狼,他主动开门,对方给他来一枪,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他不想在自己身上发生。

拎起床边的一把不锈钢椅子,用了七分力道朝房门砸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爱情
  2. 总裁柔情
  3. 现代修真小说
  4. 女强男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