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阴美人

更新时间:2019-06-25 20:37:21

阴美人 已完结

阴美人

来源:追书云 作者:恶魔果实 分类:灵异 主角:陆明,殷美玉

《阴美人》是由作者恶魔果实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阴美人》精彩节选:我爸不信,但是我妈却是信的,最后我们还是搬了家,也烧了那纸,最后果然我就不哭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陆明,我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哥哥。

我俩的生日按照阴历来说是同一天,都是在当年的中元节,也就是鬼节那天出生的,村里人都说鬼节出生的小孩都活不长。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哥哥一生下来脑子就有缺陷,也就是说我哥哥天生就是个傻子,我爸妈在我哥两岁的时候就发现了这点,所以不得已,当时顶着计划生育的严查,偷摸的生下了我。

听我妈说,当时我出生下来以后情况也不容乐观,因为我除了睡觉的时间以外总是哭,没日没夜的哭,而且眼睛总是盯着房间的一个角落看。

人们不常说,孩子越小就越容易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嘛,大概那时候的我就是看到了什么。

妈知道我和我哥都是生日不好,哥哥都已经变成那样了,我可不能再出什么问题了,所以我妈就上外面找了个会看的先生。

那先生来了以后看了我家的房子,就皱眉说道:“这房子背阳面阴,又临水,水又养阴,这是大凶之宅啊!”

所以那先生就说让我们搬家,然后还给了我妈两张符纸,让我妈半夜零点的时候抱着我在房门口烧掉就可以了。

我爸不信,但是我妈却是信的,最后我们还是搬了家,也烧了那纸,最后果然我就不哭了。

大概也确实是跟风水有关,所以我从那以后便不哭了,但是我哥哥却一直都是那样,只有几岁小孩的智商,但是我好像留下了一个后遗症,就是总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有时候我会看到家门口蹲着一个抽烟的男人,但是我跟家里人说的时候,家里人都说没有,还有的时候我说看到了村头已经死去的李奶奶,可是其他人也不信,还责骂我,时间久了我再看到什么我也就不说了。

一直到了我高中毕业那年,我成了村上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大学生,家里就准备办喜宴大办一下。

但是奇怪的是给我办升学宴的当天,我哥穿的好像一个新郎官一样,而且我哥的身边还跟着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

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被她的美貌惊呆了,绝美的容颜,白皙的皮肤,尤其是那双眼睛看着就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感觉,或许是注意到了我在看她,她也看着我微微笑了一下,我赶忙把头转向了别处。

家里的亲人奇怪我哥怎么穿成那样,我妈就笑呵呵的回答说:“这孩子非要穿,说来这么多人是自己要结婚,我们也管不了啊。”

我心里奇怪,难道我哥身边的那个女人,其他人也都看不到吗?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过来的亲朋好友都互相的说着客套话,说陆明真是有出息,咱们村的好苗子,能考上大学。

升学宴散场之后,我哥就和我嫂子回房间了,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偏屋里,但是我却翻过来复过去的睡不着,脑子里印着的始终是那个我哥身边的女人的影子,我很奇怪她为什么要跟着我哥。

想来想去我鬼使神差的就来到了那个女人和我哥的房前,我小心的扒开了窗户,想要向着房间里看一眼,但是这个窗户刚刚扒开一点缝隙,我就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惨白的脸瞪着眼睛也趴在窗前看着我。

我来对视了仅仅一秒,我就吓得魂飞魄散般的坐在了地上大喊了起来,我这么一叫喊,直接把我爸妈喊出来了。

我爸妈披着衣服连声问我怎么了,我惊慌的指着窗户那边说道:“里……里面有人!”

我爸一听,直接踹了我一脚骂道:“那里有什么人,快回你自己房间睡觉去,大半夜的发什么疯。”

我连忙解释说:“不是我哥,是一个女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我爸妈根本不听我说,连打带骂的让我会自己房间,就在我进自己房间关上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我哥的房间里,那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正站在那边的窗前,看着我诡异的笑着。

吓得我赶紧关上了房门,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看到那样的场景,我只能想着自己又跟以前一样看到了奇怪的东西了吧。

但是这次躺在chuang上我就更加睡不着了,脑子里始终是那张惨白的脸,和那个女人在窗前诡异的笑。

一直躺了好久才迷迷糊糊的有点想要睡觉,但是忽然我就听到了我的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我急忙想要转身看一下是谁进来了。

但是我却动不了,这个事情真的很奇怪,明明自己的意识是清醒的,但是身体就是动不了,我心里一下子慌了,坏了,被鬼压chuang了。

我能听到那个脚步声向着我的chuang边走来,但是我却束手无策,过来的人好像到了我的chuang边,不动了,下一刻我就感觉那个人好像钻进了我的被窝,一股冰凉的感觉从身后传来。

“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的耳边传来的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而且她的手还在我的身上游走,冰凉的唇也吻住了我的嘴。

而我的心里却惊慌到了极点,她怎么会到我的房间里来?

我想要把她推开,但是身体却不能动弹,她继续着她的动作,“咯咯”的在我的耳边笑着。

不知道耳边的笑声持续了多久,但是好久之后我才感觉自己的身体能够动了,我急忙翻身坐了起来,环视了一圈之后,房间里什么人都没有,房门也是从里面插好,锁着的,根本不可能有人进来。

我这才送了一口气,看来真的只是自己的梦而已,我感觉浑身无力的躺在了chuang上,但是我的手就这么随便往边上一放,却碰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我的心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我伸手摸了摸,结果却摸到了一个人的胳膊,只不过这个胳膊却是冰凉的胳膊。

我赶忙起身拉亮了灯绳,房间里一下子亮了起来,然后我就看到了我的chuang边上还躺着一个女人。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这个女人脸色苍白,头发凌乱,眼睛笔直的等着房顶上,身上还穿着红色的嫁衣,只不过嫁衣凌乱的敞开着,除此之外,她现在的样子更像是一个死透的死人。

我吓得大叫了一声,然后我就连滚带爬的下了chuang了,我慌慌张张的才打开了房门,因为匆忙还被门槛绊倒了,爬起来我又疯狂的去敲我爸妈的房门。

我爸妈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吼道:“大半夜的,你又干什么?”

我惊慌失措的指着我的房间说道:“那个……那个女人跑到我的房间里了。”

我爸妈听了我的话,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这次倒是没有责怪我,而是紧忙就跑到了我的房间里,果然,之前看到的不是我的错觉。

真的有一个衣衫凌乱的女人躺在了我的chuang边,我爸妈也没有追问什么,只是焦急的说让我妈去打电话,叫什么沈大师过来。

我妈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我爸又是着急的一跺脚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我妈这才找急忙慌的跑了,而我也隐约的猜到了一点什么,就是我爸妈好像有事情瞒着我,而且我里面的房门是反锁的,这个要是真是一个尸体怎么会进来的。

我见我爸出去到了门口吸旱烟,我也过去问道:“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俩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啊?”

我爸重重的吸了口烟,然后看着我说道:“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也不应该瞒着你了。”

“你和你哥命格都弱,都是鬼门大开的中元节出生的,所以容易招鬼,你哥就是因为被鬼缠着,所以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我和你妈就找了那个沈大师,沈大师说可以找个童养媳,冲冲喜,人多阳气旺,说不好能冲走那鬼,因此你哥两岁的时候我就从外面找了这个殷美玉当你哥的童养媳,办了喜事。”

“可是没想到,那缠着你哥的厉鬼厉害的很,竟在喜事当晚强#*了殷美玉,还害了她,所以最后也没救了你哥,还害了一个女娃娃,唉,都怪我,都怪我!”

我这才知道了,原来在我哥两岁的时候,这个女人也就是殷美玉就死了,可是今天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问了之后,我爸继续说道:“那沈大师知道了之后自然也明白自己办错了事情,低估了那缠着你哥的厉鬼,所以做了一个法事,留住了殷美玉的魂在肉身里,同时把殷美玉的肉身葬在了咱之前的那个家里,想要等着办一场冥婚来救你哥,同时也超度殷美玉入轮回,于是今天就开棺招了殷美玉的魂,继续办的冥婚,可是没有想到那厉鬼好像又回来了,而且又坏了这场冥婚,你看那chuang上殷美玉的样子,和她当年死去的样子一模一样的,真是造孽啊!”

我妈去村委会打完电话回来之后问该怎么办,我爸说无论如何死者为大,既然殷美玉这次出棺无果,那就只好让殷美玉入土为安了。

于是我爸妈就重新把殷美玉装到了棺材里,可是这到了抬棺的时候却出状况了,村里四个壮汉,竟然抬不动这么一口棺材,无论用了多大的力气都抬不起地面来。

有个壮汉说:“嘿,这可邪门了,这里装的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怎么会抬不起来?”

那壮汉好奇的推开了棺材看了一眼,正瞧见里面的殷美玉已经睁开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笑呢!

猜你喜欢

  1. 鬼怪小说
  2. 长篇言情
  3. 灵异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