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悬疑> 求死无门

更新时间:2019-06-25 13:55:51

求死无门 连载中

求死无门

来源:掌文 作者:流沙瀑流 分类:悬疑 主角:向岩,司空展颜

完结小说《求死无门》是流沙瀑流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向岩司空展颜,书中主要讲述了:有一个自称是皇帝的人将我们拉进了群,说是要让天下再次在他手中永世长存...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但在他一次次红包盛典的攻势下...好吧,我们所有人都跟着他一起疯...殊不知,在狂欢的背后,一场巨大的阴谋已经悄悄向我们展开...提示:天上不会掉馅饼,当你以为对方是傻子的时候,那个人想的往往比你更多得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早,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前往车站买了一张回老家的票。

我老家在山区,坐车需要三四个小时,这段路还是土路,非常颠簸,这也是我宁愿一直窝在城里也不想回去的原因。

更扯淡的事情还在后面,客车中途坏了,一直修好下午六点才修好,回到家下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天色已经发麻,即将天黑,路已经有些看不清了。

被我玩了一天的手机已经电量过低,手电筒打不开,别无他法,我去路边的谷草堆扯了一把谷草扎成火把,点燃照明着往家里走。

然而,还没走多久,前方一个站在路中间的女孩吓了我一跳。

"卧槽,妹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借着火光,我仔细看了那个女孩一番,这女孩长的还挺挺漂亮,穿着白色的裙子,年龄跟我差不多大,但我并不认识她。

"呵呵,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还有,你真不认识我吗?"

女孩的声音很清澈,甚至可以说很好听。

"你是村里的人吗?那你是谁呀?都说女大十八变,也不能怪我好吧?"

女孩点点头,忽然轻笑道:"你仔细看看我,看看能不能想起来。"

说着话,女孩走近了一些,我仔细看着她的脸,这一刻,我突然感觉好像是有那么一丝印象,可到底是哪里见过,我却完全想不起来。"妹子,实话说我有一点印象,但真的想不起来,实在抱歉了,还有,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在路上走也不安全,这样吧,我送你回家你看怎么样?"

女孩摇摇头,轻笑道:"我没有家,不知道回哪里,要不我跟你去你家怎么样?"

去我家?

我暗暗皱起了眉头,遇到一个有点印象的漂亮女孩,见面说了几句话,就跟我说去我家,我很想问问这世道到底怎么了?性%%福总是这么突然的吗?

想到这里,我干咳了一声,轻声道:"妹子,我就问你,你是认真的吗?你这是自投罗网你知道吗?你需要明白,如果你跟我去我家,我可不敢保证不发生一点什么事情。"

女孩沉默了片刻,忽然轻笑道:"随便你啊,去你家,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句话包含的意思可谓是非常的深刻,大家都是成年人,我猜她应该不会天真到这点事情都不知道,一时间我有些兴奋起来,走过去轻声道:"妹子,不介意我牵你的手吧?"

女孩点点头,我毫不客气拉起了她的手,我认为男人嘛,就是应该主动一点,要不然真他妈活该一辈子单身。

拉过她的手,一时间我就感觉有些不自在了,她的手很冷,似乎一点温度都没有。

"妹子,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女孩轻轻一笑,低声道:"这么冷的天,能不冷吗?"

"好吧,你也真是不会照顾自己,这么晚了还在山上瞎溜达,要不是遇到我,今晚你咋办?"

女孩沉默了片刻,轻笑道:"我知道你今天会回来的,我在这里也是等你的。"

"等我干啥呀?"

"你说呢?"

女孩舔了舔红唇,一脸**的看着我。

"不说了,我懂,呵呵..."

--

带着女孩走到家门口,女孩突然拉了一下我的胳膊,低声问道:"你房间在哪里?我去你房间里等你。"

"咋地啦?不准备吃个饭啥的?害怕见我爸妈呀?"

女孩点点头,低声道:"被你爸妈知道了传出去名声不好,一会儿你吃了饭来房间就好了。"

"说的好像也对,好吧,妹子你想点吃啥?一会儿我给你做,做完了给你端来房间。"

女孩思考了一会儿,轻声道:"你家有鸡血吗?我想吃鸡血泡生米。"

"鸡血泡生米?"

我暗暗皱起了眉头,内心一阵疑惑,鸡血泡生米这是哪个省的美食?我连听都没听过。

可能是口味不同吧。

我没有多想,把我的房间指给她看,然后她也没说什么,悄悄的快速跑向了我的房间。

走进家门,嚎了一声,跟预想的一样,我妈出来对着我就是劈头盖脸一顿痛骂,我倒觉得没什么所谓,反正被骂的早就习惯了,左耳进右耳出就完事了。

好不容易等到她唠叨完了,我就说晚上想吃鸡肉,让她杀了一只鸡。

眼见着吃晚饭还需要一些时间,我就拿着一碗鸡血和一碗生米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妹子,虽然我不理解你的口味,但我觉得生吃鸡血是真的不好,鸡血里可能有寄生虫什么的。"

女孩接过鸡血和生米,混在了一起搅拌均匀,当着我的吃了一口,而后看着我笑眯眯的说道:"味道很不错。"

重口味,鉴定完毕!

我没有多想什么,下了楼等着吃饭。

吃过晚饭后,跟爸妈聊了一会儿,眼看着抢红包时间差不多了,我找了个借口溜了,一边抢红包一边回房间。

但是我一个都没抢到,农村没有4G网络,2G网络显得是那么让人气愤。

尝试几次后,我放弃了挣扎,这种网络绝逼一无所获,带着一腔愤怒回了房间。

我回到房间的时候,女孩她已经吃光了鸡血生米,现在正在chuang上坐着,一脸微笑的看着我。

"妹子,你之前说的话可还算数?"

"什么话呀?"

女孩的眼里有着一丝戏谑之色。

我搓了搓手,干笑道:"呵呵,就是那啥,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事情。"

"那你想干什么呀?"

"**呀。"

"那你倒是来呀。"

女孩冲我抛了一个媚眼,我再也忍不住了,扑了上去了。

一夜沉沦。

--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她不知何已经离去了。

真尼玛会玩,找了刺激就跑路了!

悠悠叹了一口气,我准备起chuang了,但在我拿衣服的时候,不知为啥,平常很轻的衣服,现在我拿起来感觉异常吃力。

"是我昨晚我太过于激进了吗?"

强忍着虚弱感穿好衣服,下地后,我更是感觉虚弱,四肢发软,仿佛身体被掏空。

缓了好一会儿,我才扶着墙出了门,这就让我有些尴尬了,一般来说完事后都是女人走路扶墙,没想到我却成了是第一个扶墙的男人。

一上午我都感觉四肢发软,直到下午情况才好转了许多,至少现在不用再扶墙也能正常行走了。

下午四点的时候,我躺在椅子上看小说,这个时候,一个不速之客来了,一瞬间我内心就是MMP,这人是我的大伯。

抛去亲戚关系不说,久未回乡突然回乡,就算是遇到熟人都会感觉特别亲切,但对他我却没有这种感觉,甚至没有要跟他打招呼想法,因为我大伯他是个端公。

所谓端公,说穿了,就是吃白事饭的人,村里哪里死人了都会找他做所谓的"法事",这也是他趁机靠磕骗吃,搞诈骗的最好时机,他现穿着端公道袍,左手平摊,上面放着一个鸡蛋,也不知道在搞什么几把名堂。

我是不准备打招呼的,但并不代表他不想找我麻烦,这不,现在他就带着一脸猥琐的笑容向我走了过来。

"哟,咋地?看你这模样是不想看到我呀,也不准备跟我打个招呼?"

"你想表达什么?"

我一脸冷漠的看着他,对他我真的没任何好感,在我还小的时候,他就经常给我灌输一些鬼神之类的几把东西,这些都是我的童年阴影,现在想起来我就感觉火大。

他摇摇头轻笑道:"你这小子,真是一点不信邪,你妈跟我是你回来了,怎么也要问她要你的生辰八字,好像是要给别人,对不对?"

"然后你就用你的那啥几把令牌给我算了一卦,算出我给了生辰八字,我会大难临头对不对?"

"哟?你怎么知道?"

大伯的脸上明显有些吃惊。

"妈的,我就问问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你自己说,从小到大你这老骗子编了多少鬼话骗我?"

大伯摇摇头,轻笑道:"年轻人不信迷信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并没有骗你,这个世界光怪陆离的事情多了去了,咦...不对。"

大伯说到这里,表情突然严肃起来,走过来仔细的盯着我看了片刻,突然冷声道:"给我说你最近遇到了什么?你的阳气怎么会丢失了那么多?"

"哎...造孽啊!"

听完他的话,我顿时感觉一阵头大,抹了一把脸,重重叹息。

"你不说算了,我自己看就是了。"

大伯说完后,伸出两根手指竖在*前,嘴里念念有词,至于他念的是什么,我是一个字都没听懂,我也懒得去听,直接无视。

大约过了半分钟左右,他停下了,看着我轻叹道:"没想到她还是来找你了。"

我没有说话,直接无视。

也许是不满意我的态度,大伯大声道:"我说话你有没有听?我说她来找你了。"

"听到了,你继续你的演讲。"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可知道昨晚跟你一起回来的那个女孩她是谁吗?"

听完大伯的话我一瞬间懵了,他怎么会知道我昨晚带了个女孩回家?

似乎是很满意我的表情,大伯大笑了一声沉声道:"看来现在你有兴趣了解她的身份了,快,给大伯道歉,我救你一条小命。"

"要说你就说,不说拉几把倒,至于道歉,呵呵..."

"哎,好吧,谁让我是长辈呢,不跟你这小辈计较,我就直说吧,说起来那女孩你应该还是有印象,应该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你可还记得你小时候捡过一次过山钱?"

"过山钱?"

我猛的瞪大了眼睛,思绪仿佛回到了十五年前,我依稀记得,十五年前当时有一队出丧队给一个女孩送葬,一路上都在撒过山钱,而我当时贪玩,就捡了那些过山钱折纸飞机玩,难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爱情
  2. 短篇美文
  3. 灵异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