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南歌未迟

更新时间:2019-06-24 11:31:57

南歌未迟 连载中

南歌未迟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夏清枝 分类:短篇 主角:谢未迟,南歌

小说主人公是谢未迟南歌的小说叫做《南歌未迟》,这本小说的作者夏清枝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苏翊禾表情错愕的看着母亲,“妈,你怎么还向着那个女人,我才是您女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会不会,有一天,

你会跟着岁月回来,带着曾经来找我。

——

子弹自南歌肩旁擦身而过,南歌刚为了躲子弹没有站稳,又穿的是高跟鞋,一个踉跄,只听细微骨折声,谢未迟已抓住她的手臂。

虽然及时抓住,身后摆好的酒杯还是被碰倒,顷刻摔在地上,杯酒倾落,一室芬芳。

谢未迟一身冷汗,差一点,就差一点,若是被子弹击中,或是倒在酒杯碎片上……

南歌方才湿润的眼落下泪来,她勉强撑住身子:“我脚好像扭到了,可不可以扶我一下?”这话不是询问,是陈述,可该问还是要问的。

“很疼吗?你哭了。”谢未迟有些担心的望着南歌,而后慌忙的找纸巾想要帮南歌擦掉眼泪,却在快碰到脸的那一刻把纸巾递给南歌。

南歌看到他递过来的纸巾眸子一暗,而后很快的恢复了表情。

她许久没有流过泪,今天为了演这场戏哭出来,不知费了多少心思,单单眼上的防水睫毛都是特意定制,没关系,戏还没演足,这滴泪总归是要有人来擦的。

谢未迟并未察觉南歌的情绪,他转过身冷眼看着方才开枪的人,很缓慢的掏出枪,这枪很精巧,定制的瓷质枪柄,若是南歌猜的不错,是谢未迟以前就喜欢的FN系列半自动手枪,南歌隐约记得这种枪的子弹容量约是20到30发,射程精准……

那时他还只能偷偷的拿父亲的手枪模型,而现在这把,谢未迟修长的手指将子弹卸出又重新装上,南歌抬眸看着谢未迟,他分明只有一个人,分明处于弱势,可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畏惧,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枪,那双清冷的眸中是要爆发之前的平静,杀气凌然里,有种说不清的楚楚动人。

“啊……”一声惨叫响起,领头的人手掌中了一枪,那枪打的极准,正中手心,他手中的枪随着那声惨叫掉在地上。

“我给你们十分钟,十分钟你们不走我就亲自请你们走。”厅内穿出谢未迟冷然的声音,不大,却有着不寻常的震慑力。

旁边的苏翊禾气的发抖,她的母亲急忙拉住她,眼睛瞥了眼此刻的谢未迟,低声劝女儿,“小禾,别闹了!”

苏翊禾的妈妈看得清局势,女儿这样冲动,不仅得不到谢未迟的心,还会让他反感。

苏翊禾表情错愕的看着母亲,“妈,你怎么还向着那个女人,我才是您女儿!”

苏翊禾知道,虽说谢氏有实力封锁消息,但这样当众用枪打伤人的行为太不妥当。而且谢未迟为人冷静,很少这样冲动,平时遇到再棘手的商业纠纷也只是皱一下眉头。

为什么,她努力了这么久,这个女人只是刚刚来,就可以让谢未迟变成这样。

谢未迟的眼神若有似无的瞥过苏翊禾,似是有些了然,可也就片刻,那眸光就转到南歌身上。

南歌想起七年前的清河街上,也是那样接近危险,在车向他们驶来的时候,他拼了命的推开她,而自己的腿也是因为闪躲不及被撞的骨折。

那人眸底深沉,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我们走!”一群人在大概都把东西砸完之后气势汹汹的离开。

“你信我,今天的事不是我安排的,如果是我,我就不会自己来了。”南歌这句话挑准了现在说,一是现在情绪到了,二是现在的场面那些人正要离开她必须拖住谢未迟,现在只要谢未迟不开枪,谁也拦不住那帮人。

“未迟,你别信她,她今天分明就是来破坏这场订婚仪式的。”苏翊禾尖细的声音划过耳畔,谢未迟皱了皱眉。

谢未迟僵持着没说话,他的眸底闪过一丝清冷,却只是瞬间就恢复了神情。

“就在三天前我还清了哥哥的债,我早就想我还清了债就来找你,我以为你……对不起,我打扰到你了,我现在就走。”南歌说着又落下泪来。

“南歌,先别走,你现在脚伤了,我稍后送你去医院。”

南歌觉得今天的谢未迟很奇怪,可说不上哪里奇怪,他分明认识自己,知道自己已家破人亡,可对自己的态度像大学时一样,他不是应该露出本来面目,将自己赶出去吗?

她有种错觉,谢未迟可以一眼看穿她的把戏,可还是配合着她把这场戏演下去。

谢未迟说完话已收回枪走到台上:“今日非常抱歉,让各位受惊,刚才所有财产损失我谢氏悉数赔偿,另外,订婚仪式取消。”

南歌在台下平静的听着,谢未迟的声音还是挺好听的,尤其是说订婚仪式取消的时候。

苏翊禾怨毒的看了南歌一眼,心下发誓,今天的事不会就这么完的。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短篇美文
  2. 短篇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