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明月韶歌

更新时间:2019-06-24 06:38:59

明月韶歌 连载中

明月韶歌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顾渊呀 分类:言情 主角:柳淳安,柳如林

甜宠新书《明月韶歌》是顾渊呀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柳淳安柳如林,书中主要讲述了:柳青云字诚毅:“永王世子可曾喝了汤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了街道,回到永王府,天已渐渐发黑。在还距离永王府门约莫三十米左右,果不其然,便能见着一瘦小人影,待又近了几分,便能瞧见那文大夫怀抱着一木箱子守在府门口满脸怒气的模样。

文大夫身材瘦小,肤色偏黄,面容微带着几分憔悴,头发发白,有着好几把胡子,医术高超,使得一手好针,而且每到施针精彩处,他便喜摸着他嘴角下方微长的胡子,暗暗自夸。

我提大声音,喊道:“文大夫,今儿个这吹得什么风,竟是把你吹到我永王府门口当起家丁来了。文大夫,你可莫要如此,你可是官家的御用太医,若是真来给我家看门,可是要官家颜面尽失。所以文大夫你这可是万万使不得的,小生乐文若在此,还请文大夫您收回从命。”这个“您”字,我故意咬重了些,满眼戏谑。

记儿嘴角往上扬,竟是笑出了声。文大夫听着这话,又吹了一口气,飘荡着他嘴角下方的胡子,跳得老高了:“你这小子,少给我装傻充愣,尽耍嘴皮子功夫。昨日我特意让家中的小厮为你送来了信件,那信件上我还写上了我今日要来永王府给你看诊的消息,你可少给我打糊弄眼,我就不信你这小子没有看到。还有你这**若是还想好,便给我好好待在家里面,少让人推弄着你这破轮子到处瞎跑。你这般到处疯跑,可是还嫌你这**残废的消息传的不远嘛,又或者你是嫌你残废的消息还没传出大云?”

我闻言,收回眼中的戏谑,微微一笑,不再说逗,又是一儒雅模样。我将手放于前方,对着文大夫做了个请字:“我想文大夫你也该是知晓,我这**是好不了的。毕竟让这**残废掉的,可是圣令。我知文大夫你向来心善,总是想着医治好我。可是这一旦真的医治好了我这**,恐怕我这腿还要经历几次断骨之痛。这扒皮去骨之痛,我可是受一次就够了,万万不敢再多承受几次了。”我嘴带笑意,顺手接过文大夫手中的木箱。

还不待我将木箱打开,文大夫便一眼瞪着我,我嘿嘿一笑,默默的收回了手。

方才本还想在这箱子里面偷些东西,好拿去典当化些银两的,没想到竟是被发现了。

被抓了个正着,我也不曾尴尬,毕竟今日之事,我可是个老手。而且若是次次都尴尬,我又该如何发财致富?

随后我又接着说道:“再说文大夫你也该明白,你虽能医治好我**一次,可是紧接着我这腿还会被人断骨一次又一次,且一次更比一次重。所以到了如今,我也想明白了,我这腿,不医才是明智的选择。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说,我这残废还落得一身清闲,自由自在,甚好。不像柳兄,唐兄两人,明年年间,还要遭受联亲之苦。”说到此,我毫无顾虑的大笑起来。

我想若是被外人见着,定会觉得见鬼了。毕竟,我乐文若即使残废也还能在世家公子中排为第三,其行为举止,各个方面,皆可不是吃素的。

所谓世间联亲,是从千年前开始的,那时大云朝局变动,大云帝为了解决变动,便与上官丞相昼夜谈论,以巩固大云各个世家为目的,特在每一年七夕时节,由皇家设办文艺。

文艺:分乐,棋,书,画,文章,诗论,舞,貌等八面。而每逢文艺,每一世家,以及朝廷官员皆可带自家公子,千金前来参宴,好以增进各家感情。此宴虽为宴会,实则为自家挑选夫婿,其名为联亲。

联亲之意则是每一家,皆要与皇亲结亲,若是不结亲,则要将自家的实力上报于朝廷,再由朝堂调查,看情况是否属实。

大云从不反对官员世家结党营私,只要守好本分极可。在大云,结党可势大,但不可脱离皇室。营私可以以权谋利,但不可太过于苛民,使百姓处于痛苦,民不聊生。

我乐家属于永王,直属皇亲,而我已是成年,所以自当七夕时节,参与宴会。不过所幸,我双脚残废,纵使有心,也不会有世家看上我。

文大夫从我手中一把抢过木箱,胡子吹的老高,满眼怒气,甚是凶狠:“你也知疼痛二字?当初,他派人将你带到宫中,便是要测试你是不是那个人。你明知,纵使那日他对你未能测试出什么,可终归不能留下后患,毕竟他柳氏一族从来不缺的便是阴狠。他柳氏一族,坏事做了,且还要想尽办法留下他贤慈一名,废去你的双脚,却又每月派人来给你送药物,使众人夸赞他仁厚。在外人眼中看来他送给你的这些药物皆是名贵药材,可其实,都是些慢性毒药。”

我笑颜如花,不再前行,淡淡的转过身,扫了文大夫一眼,打断文大夫的言辞,说道:“文大夫为何要与我说这么多?文大夫,你可不要忘记了,当初废去我双脚的那个人,正是你。再说皇上仁慈,能留下我一命本就是天大的恩赐,且后面皇上还留住我乐氏一族的地位,又给与了我御史一职,更是皇恩厚重。别提是你文大夫的推测,真假未知,哪怕是圣上当真赐我毒药,要我当即喝下,我也会一口喝下。”

“正所谓他是君,我为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此间忠义,文大夫你可懂?还有文若在此,还劳烦文大夫你记住,皇上看中你,是你文大夫天大的恩惠。至于今日你说的如此话语,我便当做是你文大夫一时口误,暂且不上报于圣上,但还请文大夫你下次注意些,哦,不对,还是劳烦文大夫你以后也莫要再说如此话语给我听了。”

文大夫尴尬一笑,待进了府门,为我把好脉像,又看了看我这**,问了问这几日我这**的情况。

文大夫轻拍我的**,问道:“可有知觉?”

我微微摇头。

文大夫打开木箱,又拿起药针轻扎我**几下:“如此呢?”

我依旧摇了摇头。

随即文大夫点了点头,写下一药方。因着方才的事,文大夫便不再和往常一般,在看完诊后,还与我喝上几杯酒水,闲聊一番。今日文大夫看完诊后是直接告辞离去的,我微微颔首,便也不再相送。

待文大夫走后,我拿起这药方,轻轻吹上几口气,又待墨汁干了,我甚是小心的将那药方放进盒中。而那檀木盒子,分外精巧,里面装的皆是这些年来,文大夫为我这**所写下的药方。

记儿不解我的行为,开口问道:“公子为何要说这些话,故意将文语打发掉?往常公子你虽是不喜文语,却也不是这样的。”

我嘴带笑意,接过身旁丫鬟递过来的汤药,我闻了闻汤药气味,眉头微微一皱,又将那碗汤药放在了桌上:“这文语可是那人最忠臣的狗,又怎会为我背叛那人?他今日对我所说的这些话,不过都是奉那人的命令,前来试探我的。那人疑心甚重,我只得出其不意,剑行偏锋,方能瞒过他一时。而且我对这文语已然也陪笑了七年了,偶尔不陪笑,感觉也是顶好的。”

闻言,记儿小嘴撅起,开始轻声抱怨:“这太子也真是的,他以为他是在为公子你好,却不知,他的每一个举动,皆是将公子你往死里逼。公子你说,他当他的太子不好吗?干嘛非要来我们永王府来给公子你找事?他竟还要他父王派遣文语日日前来给公子你疗伤,这不是想害公子你吗?”

我浅笑嫣然,摸了摸记儿的额头,记儿见着我的动作一懵,脸颊微红,不再言语。

“记儿,不可如此说道,太子他是在为我好的,虽然方法不对,不过本意确是为好,此为恩,你不可胡说。”见记儿神情不解,我又是一笑,开口解释道:“他只不过是被他父母保护的太好了,不懂外面的人心,不知他所做的事,于我来说,是害而不是帮。但他为我违抗父母,此又为第二恩,不得说道,当心怀感激。但是,”

我微微一笑,话语一转:“你若是真的很讨厌他这般做,可再后面教会他这个道理,便当做是我们报答他恩情的法子。”

记儿点了点头,我轻笑,摆摆手,记儿生性倔强,不知会不会听得进去?可是即使记儿未曾听懂,我也不想再多做解释。毕竟有些事物,终究还是得靠自己参透。

而且这往后所要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若是一一为她解释,那么在往后的变动中,她又该如何成长?又该如何保全她自己?

待到了里房门口,我让记儿松开手,而我自己则是推着轮子进了里屋,我对着那高座上的两人,行了下礼:“儿子,向母亲父亲请安。”

我**不便,所以所谓行礼也不过是将头低下几分,双手捂在一起,放于*前,微微弯腰。

父亲点了点头,母亲则是忙唤着身旁的月婆子扶我起来,让我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我倒了一杯茶水,细细的品了一口,随即将茶杯放下,与父亲谈论了一些朝堂上面的事情,我也时不时的询问着父亲的意见。而母亲则是再一旁听着,不语。

没过多久便有一太监提着一白玉盒子进了大堂。

当今圣上皇恩厚重,每一日都特意安排自己最为看中的太医来为我诊治腿疾,而待那太医回到宫中,又用着皇宫最为珍贵的药材,让那太医亲自来为我熬制汤药,而那汤药一熬好,便又安排着自己身边的亲信为我送来。

我让记儿扶起我,打算上前施礼,那太监见着,一惊,忙扶住我道:“世子大人,不可行如此大礼,万万不可行如此大礼啊。”

我点了点头,坐回原处,记儿替我接过那太监手中的白玉盒子,只见记儿左手一动,便打开了面前的白玉盒子,而随后我也便闻到了一股甚是刺鼻的药味,我微微皱了下眉头,便唤着记儿去为我寻些蜜枣过来。

父亲见着,忙从高座上站了起来,满眼歉意:“让公公见着笑话了,都喝了这汤药十几年了,可小儿却还总和六岁儿童一般,每到喝汤药的时辰,便要人去给他寻蜜枣过来,而没有蜜枣过来,便还会闹着脾气,不喝。”

太监看了我一眼,分不清是何神情,对着高座上的父亲施了一礼:“永王爷说笑了,这汤药确实是苦,所以世子大人他吃几颗蜜枣也是甚是符合情理的。”

闻言,父亲忙陪笑,示意了下母亲,母亲便从袖中拿出一袋银子放在父亲手中,父亲接过银子,又将这袋银子放在那太监手中道:“是,是,是,是我对小儿太过于严格了,倒是劳烦公公了,每日都为小儿送来汤药,这些银子小小心意,还请公公收下。”

那太监接过银子,未曾道谢,眼中也没一分敬重,而是转过身对着我冷冷说道:“世子大人,药还是趁早些喝了才对。”

听到这太监的话语后,父亲与母亲的面色通通一白。却又由于身份,不好发作,我巧笑嫣然,点了点头,拿起那盒中的汤药一口喝尽,随后眉头一皱,紧紧锁在一起,忙瞧了四周一眼,却未曾见到记儿的身影,又忙给自己倒了好几杯茶,抵住嘴中的苦味。

太监见着我喝完汤药,这才笑容满面,接过白玉盒子,恭敬的对着父亲母亲施了一礼:“既然世子大人已经喝下汤药了,那么圣上安排给老奴的事情也就了了了,老奴在此便拜别王爷王妃,世子大人了。”

父亲坐在位置上,面色依旧惨白:“陈伯,去,送内监大人离开。”

大人,乃是尊称,不知何时,一个宫中内官,竟是要永王亲自尊称大人二字,甚至就连进门,乃至出门都需要永王府第一管家陈伯亲自接送。

皇宫御书房内

一男子身着黄色龙袍,虽已年过三五,却还有别种风味,与之下一辈相比,也毫不逊色,这男子打量着正跪在地上的太监。

柳青云字诚毅:“永王世子可曾喝了汤药?”

那太监低着头,不敢做出其他动作,毫无半分方才在永王府的嚣张姿态:“喝了,奴才亲眼见着他喝下的。”

闻言,柳诚毅双手一抖,挥了挥手,随即那太监似松了一口气,忙退出宫门。

伴君如伴虎,这圣上,可不是一般的可怕。在那朝堂之上,在百官面前,温文尔雅,看似如何都不会生气,可一旦没了朝中之人,我们这位圣上,杀起人从不眨眼。

太监退后不久,帘帐中走出了一人,此人身着白衣,一举一动皆是出尘,脸上带着一银色面具,只能瞧见那一双眼,而那一双眼与柳诚毅的双眼又有着七分相似,如星辰一般,只是这双眼隐约的透着一股愁思。

白衣男子走在柳诚毅面前,没有要下跪的趋势,反而随意的搬了条凳子,坐了起来,又没过多久,自顾自的吃起桌上的糕点。

柳诚毅坐在龙椅上,手持毛笔,每写上一个字,见着字迹不好,便又撕了这张纸,待到地上推满了纸张后,柳诚毅站起身来道:“不行,还是得要除去这个人。”

白衣男子闻言,放下手中的糕点,轻声一笑:“怎么,抢了别人的皇位,坐上了这本不属于自己的位置,且还让别人的亲生母亲亲手烧死了她。这般阴狠的人,如今已过八年,竟还是会因当年之事觉得惶恐?”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
  2. 古代重生小说
  3. 虐恋情深小说
  4. 短篇美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