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悬疑> 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

更新时间:2019-06-21 16:24:57

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 已完结

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

来源:掌文 作者:古手梨花 分类:悬疑 主角:陆礼承,沈思思

小说主人公是陆礼承沈思思的小说是《血腥玛丽的杀人传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古手梨花所编写的现言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剧组收工后我去了医院,我妈拉着我到病房外,提了孩子的事。她说她想清楚了,我是个成年人,懂的为自己行为负责,孩子要打还是要留都依我,等我爸病看好了,她想见我男朋友一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我胃翻江倒海的难受,一阵阵毫不间歇的剧痛像是要从里面炸开了,身体里的五脏六腑仿佛都被一只手狠狠的捏住挤成一团,痛得我好几次都快晕了过去。

陆礼承把我轻轻的放在chuang上,一脸寒气的盯着我,我想问他很多事,却胃部痉挛得说不出话,痛出一身冷汗。

陆礼承什么都没说,拿着方手帕给我擦额头。

就在我意识模糊不清的时候,看见了我肚子,原本以为会撑得炸开,哪知道鼓成圆皮球一样的肚皮,居然慢慢的在缩小!

我以为是我看错,便用手贴着肚皮,手随着肚皮慢慢扁下去不说,肚子的剧痛比刚才强烈十倍!

"陆,礼承,我不,不想死。"虚弱的说完话,我眼皮子重重的一沉,晕了过去。

被一阵刺耳的铃声吵醒,我没睁眼,摸到枕头边的手机,拿起来"喂"了一声。

"思思,你人呢?剧组快全体就位,你还有二十分钟准备。"

什么?!

我马上从chuang上弹起来,身体的剧痛却差点让我那瞬间背过气去。

算算时间,今天该进组配合拍摄,我不是把这件事情忘了,而是我以为……

我已经死了。

望着平坦的小腹,我忐忑的挂了电话。

如果这几天发生的事都是真的,那么我没死,大肚子也没了,那么……

孩子呢?

我赶紧下chuang,快速化好妆赶到拍摄地,要不是左征那通电话我肯定迟到。

见到左征,我立马跟他道谢,他轻轻颔首,带我去见蒋导,我又见到了有意无意贴着蒋导的小艾,她稍稍给蒋导抛个眉眼,蒋导会意的猥琐一笑。

两人这样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直到左征喊了蒋导一声,小艾闻声,视线意味深长的落我身上,我冲她点了点头,就当打过招呼了。

我跟小艾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她不算背叛我,顶多是踩着我背往上爬而已,她没有给我道歉的理由,但有付出代价的必要!

下午没我的拍摄,左征叫我过来跟组参观学习,他期间接了好几个电话后走了,拍了几个镜头的小艾不知不觉走到我旁边站着,抄着手跟我看向同一方。

"听说了吧?"

"什么?"

"蒋导老婆也得了癌症,差不多快死了,蒋导有三个孩子,现在就缺个枕边人陪的。"

听小艾说"也"字,我心里极不舒服,轻轻的"哦"了一声,冷笑道:"别说蒋导老婆还活着,就算真怎么了,那前途无量的蒋导选择面要多广有多广,哪用轮到你来操心?就算蒋导孩子多得能组成个足球队,那也不代表就一定要选个不能生的来节约套套钱!"

"你!"小艾眼睛瞪得浑圆,像快从眼眶里蹦出来,她突然又笑了:"厉害啊思思,伶牙俐齿的样子可真讨人厌,你愿意招鬼喜欢就这样吧,哦对了,被鬼压的感觉怎么样?"

我一震,看了小艾一眼:"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不懂?我却忘不了,亲眼看见思思你被鬼压得直叫唤的样子,还以为多清纯,不过如此。"

小艾是走了,我站在原地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的意思是,那天替换活人的晚上,我的确跟陆礼承发生了什么,她也在场,而她还看见了?!

我浑身发抖,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遇上这个陆礼承!我这么干耗着不是办法,得快点想到法子摆脱他才行。

我想到了左征。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知道很多事,况且他还跟陆礼承是死对头,那请他帮我,问题应该不大。

可是。

左征也是个棘手的主,他的心狠手辣毫无底线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我有求于左征早晚是要还的。我不想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

思来想去,靠谁都是个大隐患,最好的办法就是靠我自己。

剧组收工后我去了医院,我妈拉着我到病房外,提了孩子的事。她说她想清楚了,我是个成年人,懂的为自己行为负责,孩子要打还是要留都依我,等我爸病看好了,她想见我男朋友一面。

我一听真是哭笑不得,我找不来一个胡编的男朋友不说,我肚子里已经没孩子了,我妈要是真让我留我还留不了,我含糊着打发过去后,到医院一楼给自己挂了个号,想照个片看看具体情况。

等报告单拿在手上我彻底傻眼了,我突然变大又突然缩小的肚子里,居然还有孩子!

不对,是豆豆!

陆礼承特地警告我见到谁都不能说话,可昨天晚上豆豆来了的时候我主动跟他说了话后,他突然钻进我肚子里来了,陆礼承表情非常生气。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我回家,赶紧拉上厚窗帘,对着满屋的空气喊了好几声"姓陆的",但十分钟过去了,陆礼承没出现。

我急死了,这件事就陆礼承能解释,可他居然不在,还是说他因为这事气得都不想见我了?

我才突然意识到,一直以来都是陆礼承能轻而易举的找到我,我想见他一面还得看他愿不愿意。

就在这时候,房间门"咚咚咚"的又响了三下。

我吃了一回亏长了记性,没马上开门,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背后,吸口气轻轻问:"谁啊?"

咚,咚,咚。

没人回答我,又是三下敲门声。

"谁啊!"

咚,咚,咚。

还是不说话!

我以为是我声音太小那人没听见,结果是人家根本不打算搭理我,我有一种预感,不是她不想说话,是不屑。

行,我转身四平八稳的倒在chuang上不去管门外是什么妖魔鬼怪,倒头就呼呼大睡。

等我醒来一看,chuang尾正对着的椅子上做了个中年妇女!

她旁边还站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可她的气场太强,我一下就注意到了她。大约四十多岁,包养的很好,穿得非常精致,优雅的坐在那,眼神很冷的盯着我。

"沈思思是吧?"

"是,伯母您好,陆礼承妈妈,您好。"

她很意外,脸上表情一动,露出个笑来,却没一点温度:"倒是挺聪明的,长得也好。"

我松了口气,蒙对了。

刚才看她第一眼我就猜到她是陆礼承的妈妈,打扮和样貌大概都能猜得出来,那刚才敲门的,应该就是她了。

她好像在为我不开门生气,可我心情也算不上好。

给我和陆礼承配阴亲这事她是知道且同意的吧?不请自来还摆脸色给我看是不太礼貌吧?

就算她是陆礼承的妈妈,那也跟我没任何关系,尊重是相互的,况且是我先被摆了一道。

我大大方方的坐在chuang上,一副敌不动我不动沉住气的样子,还是陆礼承妈妈先坐不住,开口说道:"你明天就搬到陆家来住罢。"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

"你说什么?"她上下打量我,好像见到个怪物一样。

我表情认真的说道:"陆阿姨你肯定觉得我为了钱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可是我住进陆礼承房间的时候可没把实情告诉我我才去的,我被蒙在鼓里莫名结了阴亲我一点不愿意,我年纪轻轻想找个对象不说轻而易举也不算麻烦,凭什么因为那八万块钱让我一辈子嫁不出去?因为我能跟你们陆家沾亲带故?好笑,对我来说,一个活生生能过完下半辈子的丈夫比什么都重要!"

陆礼承妈妈嘴角抽动一下,我一个字一个字的继续说道:"我把八万块还给你们,你们还我个自由身,其他的事我不再追究。"

猜你喜欢

  1. 都市爱情
  2. 现代修真小说
  3. 灵异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