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重生> 离珠

更新时间:2019-06-18 05:30:01

离珠 连载中

离珠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金无彩 分类:重生 主角:钟幻,余绽

小说主人公是钟幻余绽的书名叫《离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金无彩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看着自家师妹似乎又在闹妖,钟幻眯了眯眼,转向葛衣老者:“寇管家,小公子现在何处?先师嘱我尽快看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所以自己面前这个相貌普通、平平无奇、两鬓微见星霜的男子,就是萧敢?!

余绽瞪圆了一双杏眼。

这个人她实在是太知道了!

到今日为止,萧家掌管幽州已近三十年。其中有近二十年的时间,都是萧敢说了算。

老萧使君去世时萧敢不过弱冠,却能凭自己的本事让整个萧氏把宝都押在他身上。然后亲赴京城,说服了自家父皇让他子承父业也做了幽州节度使。

就连他连生七个女儿,十年无子,萧家都没有半个人敢说半个字的闲话。

不仅如此,日后他还会顶替如今在京城享清福的那位挂名儿的镇北侯,成为镇北都督府的大都督,掌管整个河北道,跟北狄那群狼崽子正面硬刚!

这是大英雄大豪杰啊!

就是下场,惨了点儿……

一念及此,余绽带着些歉意,恭恭敬敬地屈膝敛衽,行了一个最标准的女子福礼:“萧使君之名,如雷贯耳。民女余氏四娘给您见礼。使君万福。”

萧敢含笑点头,当做回礼。

看着自家师妹似乎又在闹妖,钟幻眯了眯眼,转向葛衣老者:“寇管家,小公子现在何处?先师嘱我尽快看诊。”

“听说令师临终前曾经详尽问过舍弟病情。小神医这样着急,敢是令师有什么,什么推测么?”儒衫男子急忙插话,七情上面,十分焦灼。

舍弟?

这是——萧氏族人?

余绽好奇地歪头看他。

怎么急得这么,明显?像假的一样……

“是。先师是有猜测。在下也是急着要去印证这个猜测。若是先师猜得没错,小公子这个病只怕还有的折腾。”

钟幻嗟叹了一声,托了托肩上的药箱。

“师兄我来。”余绽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接药箱。

这里头瓶瓶罐罐的,有些沉呢。

钟幻的目光下意识地在萧敢和那个青年男子脸上一转,手一松,嗯了一声,便把药箱交了出去。

“如此,小神医这边请。”

管家寇伯知机,忙往前抢两步,陪笑引路。

萧敢微微笑着,不做声。那青年在他身后半步处,全程当透明人。

儒衫男子则不住口地表达着对钟幻的谢意、对小公子的担心和对萧家伤心的女眷们的关切。

拉拉杂杂,啰啰嗦嗦。

不过也好,从他的话里,余绽听明白了很多事:

此人乃是萧敢的长婿胡大郎,如今在府里帮着照管家务。而那个温润的青年男子,则是萧氏族里的二十二郎。听着胡大郎的醋劲,这位萧二十二似是很得萧敢宠信,年纪轻轻,竟已经开始帮着打理节度使的公务了。

至于自从那位名叫萧韵的小公子昏迷,胡大郎夫妻又是怎样忧心忡忡、又是怎样侍候伤心病倒的萧太夫人、又是怎样安慰日夜痛哭的使君夫人,这些杂七杂八的事,余绽就不往心里去了。

安置萧韵的地方是在萧府内宅最好的位置,后窗便是假山清池,梅林花圃,风景极好。

因知道进来的医生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小郎君,萧家的夫人娘子们都退避到了屏风后头。

室内安静,倒真让钟幻暗暗松了口气。

问诊听脉,最怕的就是妇人们哭泣吵嚷,乱人思绪。

余绽跟他的想法一样,进门见状便脸色大霁,啧啧赞叹:“还是萧氏这等世家大族,才这样规矩严谨!”

“休要废话,一边站着去。”钟幻瞪了她一眼。

我这不是夸人么?怎么还挨骂?!

余绽瘪瘪嘴,有些委屈。

不过还是规规矩矩地从药箱里掏了腕枕出来递给师兄,然后安安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一言不发地开始听脉。

chuang上的帐子密密实实。

伸出帐子的手腕纤细苍白。

余绽的目光落在那手指的指甲上。

半月痕细浅,还泛着淡淡的青色……

青色?!

这是,中毒??

余绽心中一跳,斜了一眼屏息站在另一侧的萧敢等人,自以为动作隐蔽地抬起手来,从衣袖里伸出食指,悄悄地戳了戳钟幻的后背。

钟幻回头,伸手:“金针。”

怎么这么不默契!?

余绽有些急,冲着他挤眉弄眼,猛打眼色。

“我要给小公子行针,师妹到外头站站。”钟幻回横了她一眼,直接赶她出去。

添起乱来没完没了!

余绽看懂了师兄的表情,皱皱鼻子做个鬼脸,转身出去。

萧敢往前走了一步,回头看看恢复安静、娴雅出门的余家四小娘子,又看了身边的萧二十二一眼,然后专心致志地守着钟幻和自家的宝贝儿子萧韵。

萧二十二平静地后退一步,站在了人群之外,然后慢慢地也走了出去。

显然,这里就是萧韵自己的住处。

门外有架秋千,又高又大,若真**怕是能看得见屋子后头。

秋千旁边有兵器架子,架子上歪歪扭扭地插着刀枪剑戟,都是华而不实的样子货,一看就知道是哄孩子的。

兵器架子对面是一张长大的桌案。上头暴殄天物一般铺着毡垫、扔着文房四宝,风吹日晒的,只怕早也不能用了。

再往院落深处,是一个小亭子。

亭子里并没有什么石桌圆凳,而是一个足可以让十岁男孩子舒服摊开的宽大美人榻。榻上还胡乱扔着几本书。

余绽背着手看这一切,心里好笑。

看来,这位萧家小公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萧府众人,必是又宠溺,又头疼。

“四小娘子喜欢这里?”

一个低沉的男声在她身后缓缓响起。

余绽眉骨一跳。

自己又没听见脚步声!

这一次必定不是因为自己走神!

只怕,来人是个高手!

余绽将手搭在了腰间,全身戒备着慢慢转身——

咦?是那个温润如玉的萧二十二郎?

原本对此人印象还不错,但他怎么能这样悄悄地走来走去吓人呢?尤其吓得还是自己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娇弱小姑娘!

“嗯,还好。”

余绽不冷不热地敷衍了一句,又别开脸。

师兄正在救萧家正统继承人的性命,自己应该不要跟萧家这些有可能跟那小子争家产的人有来往才对。

“七年前听说,贵府,的嫡姐庶妹之间,相处得不是很愉快……”萧二十二郎笑容可掬,不以为忤,自顾自地换了一个话题继续说。

他要说那件事!

余绽的脸色沉了下来。

这是来探自己的底的?!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轮回重生小说
  2. 古装小说
  3. 长篇言情
  4. 古言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