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庶女

更新时间:2019-06-17 16:30:10

庶女 已完结

庶女

来源:掌读520 作者:夏至花开 分类:言情 主角:李玄臻,段茉儿

《庶女》主角是李玄臻,段茉儿的小说,故事内容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强烈推荐大家阅读。内容讲述了盛阳城西北角有一家名为“喜客来”的饭庄,店里的老板金富贵是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这人身材肥胖满脸横肉,穿了一件绣满牡丹花的紫缎长袍,腰间挂满象征财势的玉坠。此时他正襟危坐,脸上露出几分仓惶之色。坐在他面前的,是个身材清瘦的小老头,那老头眉毛和下巴上蓄了一把白花花的胡子,身上穿着一件脏兮兮的道袍,背上背了一个脏兮兮的小布包,一边扒着手指头,一边闭着双眼在嘴里念念叨叨。金富贵眼巴巴看着老头儿,直到对方睁开眼,才紧张兮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落,转身进了内窒,不多会儿功夫,他拎着一只灰头土脸的箱子从里面走出来,那箱子外层雕着古怪的花纹,年代十分久远,已经旧得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箱子上置了一把铜锁,那人将箱子放到李玄臻面前,对他道:“这里面的玉石都是这些年来我精心搜集回来的宝贝,如果公子识货,可以看看这些东西能不能入公子的眼。”

说着,他将铜锁打开,掀开箱子,只见上面盖了一层红绸,揭开红绸,里面竟是别有洞天。

原本并没把这个小地方当回事的李玄臻,在看到里面工工整整摆放了十几种大小不同,样式不同,颜色不同的玉石之后,不由得眼前一亮。

一只雕工精心的黑翡翠展翅大鹰被打磨得栩栩如生,墨绿色大玉扳指的成色也绝对是世间少有,还有两只黄玉小狮子,不仅玉质完美,就连磨工也十分精致。

里里外外看了一圈,最后,他将视线落在一块洁白无瑕的羊脂玉上,这块玉有茶壶大小,方方正正的一块,上面没有任何图案,外表看着平凡无奇,可仔细一瞧,这羊指玉所散发出来的光泽却犹为迷人。

他将那块羊脂玉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阵,半晌后,轻声道:“这玉看似平凡,其中倒藏了许多乾坤啊。”

那中年男子闻方,脸色顿时一变。

就听李玄臻继续道:“你这箱子里其它的东西的确都是宝贝,可和这块羊脂玉相比,那些东西却是一文不值。”

这话说得虽然极重,可真正懂玉的,却不得不被他的慧眼所震憾。

“公子确定看好了这块白玉?”

“十分确定。”

指腹轻轻抚摸着并不是那么整齐的玉身,他扬颜笑道:“还请先生开个价码,这玉我要了。”

那人惊讶良久,才讷讷道:“不瞒公子说,这白玉曾是一位故人寄放到我这里的,那位故人对我说过,有朝一日若有人能在这箱子中的众多宝贝中一眼挑中这块白玉,便将它当成礼物,赠给那人,分文不取。”

“哇!那故人是谁啊这么大方?”

段茉儿闻言,一双大眼睁得溜圆。

中年男子并未答话,只对李玄臻道:“或许那故人与公子有缘,既然她当年有言在先,这玉便赠给公子吧。”

“那怎么行,无功不受禄。”

说着,从袖里掏出一张银票放到桌上,“若那故人真与在下有缘,便用这些银子给他买些烧酒喝吧。”

那人没看银子的数目,因为他整个人都因为李玄臻选了那块白玉之后,而变得魔魔怔怔。

直到段茉儿和那公子离开他家,他才恍惚回神,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呆呆愣愣的念道:“白玫,当年你托我办的事已经实现了,一切果然都是天意。”

回想起那白衣公子举手投足间的气度风范,忍不住在心底赞叹。

那人,就是茉儿未来的夫婿吧,的确丰神俊朗一表人才,白玫,你泉下有知,也该冥目了。

“你可以把我的香囊还给我了吧?”

走出怪叔叔家的大门没多久,段茉儿便扯住李玄臻的衣袖,不客气的伸出细白小手,摆出一副索要的姿态。

对方笑谑的睨她一眼,“男女授受不亲,你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和本公子做出这么亲昵的举止?”

她红了红脸,娇斥道:“谁对你做亲昵举止了,我只是想要回我的香囊。你该不会说话不算话,想要背弃诺言吧,当初大家可是讲好的,只要在我的引领下你能买到宝贝,就把香囊还我……”

见小丫头急吼吼生怕他赖帐的可爱模样,李玄臻真的很想再捉弄她一阵,可他知道继续捉弄下去,搞不好这丫头就会当场哭给他看。

收起玩笑的心思,将那粉色香囊从怀里掏出,递还给她。

段茉儿如获至宝的接过香囊,里里外外检查一遍,见香囊里的东西都在,便放了心,小心翼翼将香囊挂在腰间。

香囊里的铃当在外力的作用下,适时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段茉儿似乎很喜欢这个声音,白晳的小手兜住香囊底端轻轻晃了晃,当铃当声越来越清晰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也流露出难以抑制的喜悦。

这样一张纯然的笑脸,突然让李玄臻觉得异常刺眼。

明明是庶女出身,娘死得早,不被爹爹疼爱,平日里还被继母继姐欺凌。

可她却活得那么乐天、自在,仿佛世上的尘埃根本污染不了她洁白的灵魂。

他自幼生于皇宫,长于皇宫,从小到大见过最多的就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为了权、为了势、为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他身边的人一个个变得狡诈变得阴险变得心计满腹。

那些大臣家里的闺女,小时候粉妆玉琢般的一个妙人儿,随着年纪的增长,随着父兄一辈在朝中权势的逐渐扩大,逐渐被培养成权势下的牺牲品,变得早已失去原来的自我。

眼前这个人,她是独一无二的吧。

李玄臻突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很想用天下间最坚固的堡垒,将她囚禁起来,如果没有外界的纷扰,她的纯洁天真,也许就会永存于世吧。

他被自己突然产生这样的想法而感到震惊,再抬头时,就见段茉儿很孩子气的冲他招招手,“傻站着干什么哪?走啊,我们进城去。”

说完,笑嘻嘻的转身,蹦蹦跳跳的向前走。

他笑了笑,抬腿跟上,她个子不高,身材瘦削,身上穿了一件浅粉色的薄纱罗裙,一头黑发随意挽起,脑后别了几根不怎么值钱的银钗。

脖颈细长,小巧圆润的耳廓珠圆饱满,就像两只可爱的小元宝。

李玄臻刚欲从她的身上移开视线,就见她右耳下方,竟有一颗拇指盖大小的红色梅花痣。

他微微一怔,疾身向前快走几步,近距离看,那颗红色梅花痣越发耀眼夺目,颜色红如鲜血,娇艳欲滴。

段茉儿似乎感受到他灼热的视线,转过头不解的歪着脑袋看他,“你瞧什么呢?”

李玄臻伸手指了指她的耳后,“你耳后有一颗梅花痣。”

“是啊,我听香香说,那颗痣挺大的,可惜我自己看不到,不过我娘曾经对我说,那可是大富大贵的痣,一般人还长不出来呢。”

她摸摸耳后,皱皱小鼻子,“幸好没长在脸上,不然就真嫁不出去了。”

李玄臻直愣愣的看着她,心底不断纠结。

是她吗?会是她吗?

难道白太傅口中所说的,那个可以助他登上大宝之业的人,就是段茉儿?

可她明明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又生活在一个极单纯的世界里。

如果真的将她带到血雨腥风的朝堂之上,此刻她脸上的纯然和天真,是否也会被一并抹去?

有些兴奋的同时,也产生了几分犹豫。

他不忍心将属于她的纯洁抹去,与此同时,又自私的想将这样一个完全没被外界所污染的小东西一辈子留在身边保护。

不远处传来马蹄声,就听段茉儿在耳边道:“哎,那人不是你的随从明公子吗。”

明轩她是认得的,虽然比不得李玄臻俊美迷人,却也是个让姑娘家眼前一亮的俊俏公子。

只见明轩骑马疾速赶来,直达李玄臻面前,纵身下马,脸上闪着几分不悦之色,“少爷,您怎么逛着逛着,竟逛到城外来了?”

如果不是暗卫随时跟在他身后保护,他堂堂四王真出个什么意外,此番随行出来的人就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

“我带你家少爷出门买玉……”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古代重生小说
  3. 古代言情
  4. 古言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