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一花一世界之龙生九子

更新时间:2019-05-21 19:01:40

一花一世界之龙生九子 已完结

一花一世界之龙生九子

来源:悠空小说 作者:碧落桃 分类:短篇 主角:赑屃,茗嬅

精品小说《一花一世界之龙生九子》由碧落桃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赑屃茗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给龙浔用了些灵草灵药,龙浔的伤好的也快,不出两三天皮外伤就都愈合了,只余了疤要等着消。可是,龙浔却迟迟不见转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已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了,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只模糊地记得,只要*微一**,就会有流质物体灌入我嘴里,有时是苦的,有时是甜的。我的身子要么滚.烫异常,要么冰冷冰冷的,说实话,够折磨人的。

又是一个短暂的清醒,我微微睁开了眼睛,看见了chuang头站着的人影。虽然才见过几面,可是不知为何,我对他的身影很是熟悉。对于龙浔为什么会在我家里,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了。这个浑身是谜团的男人,他的表情我看不大真切,耳边只依稀传来他低低的说话声。

“他还没来麽。”他说。

“还没。”依稀辨得是睚眦的声音。

“她这样还能撑多久。”他说。

“……最迟是后天。穷奇的毒有极强的腐蚀性,现在恐怕……”

房间里一片死寂。

我不合时宜地咽了下口水,虽然声音很小,可在这安静得可怕的房间里,这声音就像被放大了无数倍,显得格外清晰。

“噗……”像是憋了很久,但还是有人笑了出来,然后是一连串的咳嗽声。我心想,要是我死了变成鬼了,可不可以把这只笑出来的兽给灭了呢。

然后,在我意识再次沉入一片黑暗前,我听见龙浔说:“喂她喝我的血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有没有喝龙浔的血。我倒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梦到自己又成了那个有着倾国容颜的少女,在临湖而建的一个小屋子里,外面正淅淅沥沥地下着雨。那个少女,也就是我,嘴角上扬,正微微侧头闭着双目听着雨打芭蕉。一阵风吹进窗户,夹杂着凉凉的雨丝,轻拂在脸上,那凉凉**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喟叹。

突然,鼻尖一股浓得化不开的血腥味,我皱眉,睁开了一双碧蓝色的眼眸,清澈得不染一丝杂质。我足尖轻点,掠窗而出。外面,湖上的雨滴还在星星点点地洒着。我直接掠过湖面,湖四周是青绿青绿的竹林。

这片林子,我瞧着分外眼熟。但我来不及细想,几个纵身,我已经落在了小溪边。这里没有半点下雨的痕迹,反而是艳阳高照。脑子里突然就窜出了“东边日出西边雨”这句话来。然后,我逆流而上。

……这个场景,我想起来了。

果不其然,没走多久,我就发现了躺倒在溪边的男子。只是这次,原本该模糊不清的面容却是清晰又熟悉的,那是浑身是血的龙浔。

我走过去,先探了探他的鼻息,虽然微弱但还是有的。然后再搭上他的脉,似乎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我淡淡地叫了声:“赑屃。”没想到,这声音倒是同我的有八分像,很是好听。话音落,赑屃就出现在我身旁。

“龙女,何事?”赑屃恭敬地问。

“背他回去。”我说。

赑屃几不可查地皱了下眉,但没有拒绝,他略嫌粗鲁地拉起龙浔的一只胳膊架到了自己肩上,然后将他架着带了回去。

我给龙浔用了些灵草灵药,龙浔的伤好的也快,不出两三天皮外伤就都愈合了,只余了疤要等着消。可是,龙浔却迟迟不见转醒。

我撑着头,打量着躺在chuang上的龙浔。白皙的皮肤,长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紧抿着。听说,性子凉薄的人都长着这样好看的唇。我突然就伸手抚上了他的脸,我说:“喂,再不醒来,就把你沉到湖底哦。”

我看见龙浔的眉头皱了下,然后眼睑微动,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地,双眼就睁开了。

我抿唇一笑,倾国倾城胜莫愁。

突然场景转换。我身着一袭白色长裙站在悬崖边,*前却有大朵大朵的血花,腰间纯白的系带飞扬在周身,紧了紧手里握着的剑,原本清明的碧蓝色眼眸此时却暗沉得如黑墨般。我抬头,悬崖的对面,是一头正喘着粗气的龙,他的双眼紧闭,我看不到它眼中的情绪,可我看到它浑身的刀伤,皮肉被割开而翻了出来,鲜血汩汩地流下……

我看了看手里握着的剑,剑身早已沾满了鲜血,正一滴、一滴、一滴地滴着。脑海中突然炸开了无数的声音,我将剑一把丢开,用同样血红的双手捂着自己耳朵,似乎这样就可以阻止那些叫嚣的声音。而此时我就像被丢进了冰窖里似的,身体冰得堪比寒冰了,可是大脑就像被无数蚂蚁啃噬着,又烫又疼,我难受得直在地上打滚。

“……跑……”我拼尽全力喊了出来,对面悬崖上的龙倏地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碧绿色的瞳眸,绿得妖娆,妖娆得勾人心魄。

我又喊:“……快跑……”

可是那条龙却没有动作,它喷出沉重的鼻气,然后,挣扎着站了起来,眼里竟闪着泪泽。它摇摇晃晃地撑着沉重的身躯,龙首朝天发出一声龙吟,回声响彻山谷。

脑中叫嚣的声音渐渐淡去,只剩下一个冰冷、清晰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杀了他。杀了他。”

我大叫一声“不要!!!!”双眼就睁开了,眼前是一片惨白的天花板。这个天花板我看了有二十多年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是我房间的天花板。

我擦了擦额上滴下的冷汗,长吁了一口气。我觉得身体似乎好了很多,于是我掀开被子打算下chuang,房门就在这时被打开了,我看到大大小小的九只,当然,除了睚眦、嘲风、赑屃和负狶,其他五只都是眼眶里掬着一包泪,挤着推着想进我房间。

“妞儿~你真的吓死小爷了……呜呜呜……”螭吻率先哭了,然后囚牛摸着他的头也哭了,然后蒲牢也放声大哭起来,但由于声音实在是太具有穿透性了,引来其他几只强烈不满,睚眦一瞪眼,蒲牢就把大哭改为啜泣,双眼还哀怨地盯着睚眦看,然后狻猊也流了几滴眼泪下来,狴犴只是掏出手帕擦了擦眼睛,然后狠狠地擤了擤鼻涕……

“茗嬅……我们以为……又要上阎罗那儿去要人了呢……”囚牛掩袖而泣,抽抽噎噎地说道。

我说:“这么说我已经去过阎罗那儿了?”

“不,是阎罗他过来了。”狴犴道。

我:“……”

我是不是应该很庆幸自己认识他们呢?我真是何德何能还能劳烦阴间的那一位特地跑来一趟……

“对了,阎罗走时,叫我们等你醒来时问你,你可知道你那个朋友,叫季依夏的,去了哪里?”

我再次:“……”

要不是他们这么一问,我还真把阿夏给忘了,话说我还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负狶叹了口气,道:“别问她了,看她那脸上分明写着‘我不知道’,就这么跟那个赵莫言说茗嬅她不知道吧,这份恩情我们改日再报。”

我穿上拖鞋,刚从chuang上下来,还没迈开步子就一个趔趄重又跌坐回了chuang上。

“别动,你现在身子虚,再躺会儿好了。你要干什么告诉我便是,我替你办。”囚牛说。

“……你能替我跟阿夏通个电话吗?”

我接过囚牛递来的电话,给阿夏拨了通电话。以为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我刚要开口就喊“阿夏我好想你”,可一个“阿”字将将喊出口,我便生生将余下的话给吞回了肚里。

电话里,又是那个亲切又疏离的女声,重复着说:“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挂了电话后我甚是惆怅地望着窗外想,阿夏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又在chuang上躺了两日,我终于可以下chuang随意走动了。

我身上的毒清得差不多了,就是身子被折腾的虚了些。现在我正搬了个躺椅惬意地躺着晒太阳。晒着晒着,我就想到我从昏迷中醒来前听到的那个声音。

“杀了他。杀了他。”

那个声音我真是熟悉得要死了。因为那就是我自己的声音。我茫然地睁开双眼,望着蓝天,和蓝天下的白云。那个冷得似从地狱来的声音,真是我的麽?错觉吧,像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呢,梦什么的,最不可信了。

就这么说服了我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我决定再小眯一会儿。

可是……

我眯眼看了看蓝天,决定忽略此时正摇着我的手扮可爱装可怜的小正太螭吻。身边这个不顾我大病初愈的身体,死力地拽着我的手摇、摇、摇,并且有加大力道的趋势的正太,我真是怎么都忽略不得。虽然我对人的性子是稍嫌冷了些,可是,我是最心软不过了。

“妞儿,不对,茗嬅~”螭吻放软声音糯糯地叫着,我面上虽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受用得很,于是我继续扮冷面。“茗嬅姐姐~”听得他这么一叫,我立马装不下去了,惬意地嗯了声表示回应。“这么说你答应咯?”

“什么?”我倏地睁开眼睛,低头看着螭吻,脸上哪还有前一秒的可怜无辜可爱啊。我直觉着不好,头皮开始发麻。

“你要抵赖麽?你明明答应的……”螭吻小嘴一扁,一副快要哭的样子。我自是知道他不可能真哭,螭吻从来都是只打雷不下雨的,除了我初初醒来那天,他是真的哭了以外,平时他是惯用这招的。

“我答应什么了?我什么都没答应。”我说。

“作为大人,作为一个自食其力的大人,你怎么可以言而不信!”螭吻的眼眶开始变得氤氲。我小小地心软了下,但终究没有被迷惑,我于是板起脸来,说:“螭吻啊,好孩子是不可以用激将法和苦肉计的。”

“我没有。你刚才明明‘嗯’了,那就是答应了。”螭吻的小鼻子红了……

我闭眼,抚额,最近我也喜欢上了这个动作,它恰当同时也低调地表达了我的无奈。“你就这么……想去那个什么什么夏令营吗?”

“是国际小朋友互相走访夏令营。”螭吻说。

“怎么,你这头螭吻要走国际化路线?以后还要出口不成?”我说。

螭吻默了默,说:“妞儿,小爷讨厌死你了。”说完,竟然真的从眼眶里滚落下了两颗豆大的泪珠,然后顺着完美的侧脸脸颊滴落在了地上。我瞬间就呆在了那里。螭吻抬头恨恨地看了我一眼,以袖掩泪,转身跑远了。

身后一阵**啪鼓掌声,我僵硬地转身,背后站着其他几只。

“你能耐了,竟把小九都说哭了。”负狶斜靠在院门口,看着我的眼神笑笑的,却看得我毛毛的。要说负狶除了腹黑了些外,还是半个弟控。如今我把他宝贝的弟弟给说哭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拿我当今晚的下酒菜呢……

可是我还是算半个病人的啊……对病人动武,胜之不武啊……

“茗嬅你是不知道吧,小九他啊,瞧上了一个姑娘。”蒲牢在一旁凉凉地插了一句进来。蒲牢这只兽,我算是知道一二了,他的隐性兴趣爱好其实就是八卦。不过,偶尔,我也喜欢八个卦。

“哦?”我挑眉,上扬了音调,既含蓄又委婉地了我表示愿闻其详。蒲牢看我表现出了兴致,也来了八卦的动力。

“那姑娘也不是普通人,是西方的独角兽,名字叫伊芙。小九听说她参加了那个夏令营,说是来这个城市了,他就兴奋得一晚上都没睡呢……”蒲牢正想接着说下去,负狶护弟心切,一把捂了蒲牢的嘴,连拖带拽地一路进了屋子,也不管蒲牢“唔唔啊啊”地叫着。不一会儿屋里一阵“乒乒乓乓”,想必是蒲牢正被囚牛和负狶轮流过肩摔吧。

这八卦听了个开头,没有中间过程,更没有耐人寻味的结尾,甚是无趣。

这晒太阳的兴致突然就没有了。我呆呆地看了看地上那两滴泪印,转身进了屋子。我找到囚牛想问螭吻在哪里的,可是连平时一向待我温和谦逊的囚牛,此时也拿鼻孔看我,我表示很无语。囚牛,才是完完全全的弟控啊……

但,终归是经不起我软磨硬泡,囚牛把螭吻叫了来。

螭吻的鼻头还是红扑扑的,眼眶也是湿湿润润的,就像只小兔子般,两腮鼓鼓地。我盯着他瞧了半天,忍不住还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好了好了,我就让你去追你心仪的姑娘吧。那张要签字的纸拿来吧。”我手伸过去勾了勾,还补充道:“费用我是掏不出的,想去就自理。”

螭吻的两腮瞬间放了气,嘴角立马扯出硕大一朵笑容,耀眼得差点晃瞎了我的眼。

“费用不愁,小爷我这百个把年来也攒了不少积蓄,娶个几房媳妇也绰绰有余着呢。”螭吻满是得意地说,听得我正签字的手狠狠地抖了抖,盘算着等哪天缺零花了是不是可以从这位“爷”身上下手呢……

第二日,螭吻一身轻松,而赑屃则大包小包地背着,负狶和囚牛在一旁叮嘱个不停,然后三个人一起把他送去了夏令营。我站在院子里目送着三大一小渐行渐远,很是不赞同地“啧啧”了两声。螭吻外表看着再怎么单纯好骗,他毕竟是长了人类十几万岁的上古神兽啊,怎么也用不着囚牛他们Cao心的。

我伸了个懒腰,家里一下子少了他们四个显得宽敞多了。我掐了掐日子,发现自己真是旷工了很久了,自从上次昏迷中见到过龙浔,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没见过他。想想觉得万分不妥。

狻猊还是躺在沙发上,大尾巴甩来甩去的,正兴致勃勃地看着电视。我侧眼瞄了下,低头默默走过。

电视里放着的是《动物世界》,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原,斑马、角牛、羚羊等大批食草动物正悠闲地啃着草,时不时甩两下尾巴,抬头张望。

狻猊“咕嘟”一声巨响的吞咽声,我穿鞋子的速度就不自觉地加快了些。我穿好鞋子立马推门而出,走到外面时才朝着屋里喊:“我到古董店去了。”我心想,狻猊它不是只香炉狮子麽,不好杀生之事啊,就连平时吃饭都是只吃素斋的啊,竟然对着活生生的动物吞咽着口水,真是,太可怕了……

当然,我是不可能看到,在我穿鞋时,背后的狻猊眼中是满满的恶作剧的精光。更不可能看到,在我出门后在屋子里捧腹大笑的狴犴和“嗤嗤”咧着大嘴笑着的狻猊。

我到古董店时,店里只有龙浔一人。他正很仔细地擦着一个青花小瓷瓶。看到我来了,他温文尔雅对我一笑,放下手中的青花瓷,说:“茗嬅,是来继续请假的麽?”

我立马赔笑道:“不,不,怎么好意思再请。我还没谢谢你上次在公园救了我呢。”

“举手之劳。”他依旧微微笑着说。

虽然龙浔的微笑一如既往,可我隐隐就是觉得他哪里不对劲。我仔细打量了他一会儿,发现他今天气色似乎不佳。脑中霹嚓灵光一闪,我顿时明白了过来。“你是不是,真喂我喝了你的血?”

龙浔怔愣了片刻,显然他以为我不知道那件事,但随即他嘴角上扬起一个完美的弧度,“不过区区几碗血,不必上心。”

他一句“区区几碗血”,叫我如何才能“不必上心”!正想说些表示感谢的话,他倒先开口了。

“我失了点血事小,几日就能补回来。倒是你,就这么跑出来没事吗?”

没想到龙大老板竟对我这么一个吃白饭的小员工关爱有加,我顿时热泪盈眶道:“比起家里……还是这里稍微安全些……”家里有只狮子正对着电视里的牛啊羊啊吞口水呢,“这里不是还有你吗。”我说。

龙浔虽然待我一直都是微笑着的,实际上我看不到他眼里的笑,他就像是戴着个面具,把真实情感隐藏得很好。可是,当听见我这么说后,他那如墨般深沉的黑眸顿时流光溢彩,星星点点地闪烁着。一时间我看怔了,随即老脸一红,眼光慌乱一阵乱瞟,不意间看到了他先前擦得很仔细的那个青花瓷。

那是个精致小巧的瓷瓶,瓶身上绘着石竹花,一朵朵交错着盛开。瓶颈纤细,瓶口用一方青丝帕裹着。脑中忽然就蹦了句诗出来,我也就随意吟了出来。

“珍珠白沁烟雨轻,石竹青青釉色新。

佳人素手捧上心,青花青花葬我情。”

我看着那个小瓷瓶,感叹道:“光是个瓶子罢了,如何葬情。”正想要进行一番自嘲,却看到龙浔他一瞬不瞬地将我瞧着,之前眼中的光彩早已消失不见,只余了潭波平浪静的深渊。

他挑起一边的眉,“哦?”他说,“你竟然知道这瓶身上绘的是石竹花?”

“我自小就知道石竹花,我家后院还种着几盆。你要是喜欢,我明天给你带一盆来送你?”

他低笑了两声,“茗嬅,我很惊讶,你竟然能看见这瓶身上的青釉。”

我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怎么?这难道寻常人还看不见不成?”

龙浔笑着点了点头,“就是我那九个儿子,也未必能看得见。”

九个儿子?……九个儿子!?

我豁地睁大双眼看着他,手指抖啊抖地指着他,不可置信道:“你是说……囚牛他们几个是你儿子?!”

他微笑着点头,“我就是他们的父神,龙族正统血脉,苍龙。”

我:“!!!!!!”

“先不说这瓶上的青釉了。我听说,为了报答你的收留之恩,他们几个将我以身相许于你,可是真?”

得知龙浔便是那九只的父神,我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龙浔又丢了个“可是真”过来,将我问了个措手不及。

隐隐约约,我是记得囚牛他们几个同我提过,只是我没当回事,若是我一直记挂着这事,那才是不正常。可如今这当事人发问了,该叫我如何回答是好?思考再三,我决定还是将这事掩盖过去才好。

“其实收留了他们也只是……巧合,”我斟酌了下字句,又道:“他们也帮了我不少忙,我这条命也亏得他们才留下来的,这恩早报了。”

龙浔想了想,“那就是确有此事。”我干干笑了两下,“是这么提过,不过我从没放在心上,你也别往心里去。”

我以为,我这么说龙浔定会松口气。要说龙浔对我一见钟情那是绝不可能,我并非倾国又倾城。再者,我也不想上演什么凡仙恋,那个忒累人了些。说再白点,我不想瞬时成了那九只的后妈,一想到他们几个一齐叫我一声妈,这个场景差点就让我凌乱了。

然而,动物的思维我们尚且不了解,更何况是这些超凡动物的思维呢?

龙浔并没有像我所想的那样大大地松了口气。他说:“你从未上心是麽,可是我却上了心,你说该怎么办?”

“老板你开玩笑的吧?”我大惊。

“你看着像吗。”他说。

我点头,狠命点头,就差把我头都点下来了。

没想到龙浔他低垂了眉眼,脸上竟是一片哀伤之色,“茗嬅,你这是在嫌弃我麽?”

这问题问得,该叫我怎么回答?

看来,这件事必须义正言辞地同龙浔好好讲讲,可是他眉眼低垂满是神伤,一瞬不瞬地将我牢牢地盯着,酝酿好的话在口边来回滚了滚,还是被我生生吞了回去。

就在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时,脑海里窜入了一个轻灵曼妙的声音,那个声音说道:“你若非要以身相许,我便同你约定三世。不知君上,你可愿嫁?”

看着龙浔那双写满落寞哀伤的眸子,鬼使神差般,我开口道:“你要嫁,我就娶。不知老板,你可愿嫁?”

话落,我俩相望两无言。我于是就觉得脸上挂不住,假装咳了咳,正想开口说:“这只是个玩笑而已,老板你不会当真了吧?人生嘛就是要多开开玩笑才不会显得无趣不是吗?”

龙浔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声音极是压抑,我却听着十分熟悉。我眼珠转了转,是了,这不就是那个在我昏睡时在我耳边同样“噗嗤”一声笑出来的那个声音麽!原来等我变成鬼后要灭了的竟是龙浔,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我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同他这条龙一般见识。

龙浔笑过后,说:“茗嬅,你真大胆。”

我一听,脸瞬时就成了猪肝色,赶紧握拳抵在唇边咳了咳。

“怎么了这是,嗓子不舒服?”一道清冽的女声突兀地插了进来,我转身一看,莉雅大美女正娉娉婷婷款款走来,心想莉雅你来的真是时候,简直就是救我于水生火热啊……

却没料到,龙浔只是微眯了眼,俯低身子,在我耳边吐气如兰,“不过,我很喜欢。所以,我愿意嫁。”

说完他直起身子,将搁在一边的那个青花小瓷瓶拿了过来。

“这个给你,定情信物。”我再仔细看他,他眼中哪还有落寞哀伤,倒是满满地闪着精光!

“定情你个大头鬼啊!”我虽然很想这样大吼出来,可事实是,我还是扯开僵硬的笑容,颤抖颤抖着将手伸了过去,却是怎么也不愿接下那个烫手的青花小瓷瓶。

莉雅没了耐心,高跟鞋“哒哒哒”地踩了过来,拽过我的手,从龙浔手中接过小瓷瓶一把塞进我手里,还将我的手牢牢扣住那瓷瓶,眯着双眼威胁道:“茗嬅,这个瓶子名贵得很,唐朝的青瓷,你可得保、管、好、了。”

龙浔便甚是满意地看着莉雅,“不错,识时务,给你加工资。”

我内牛满面……莉雅,你终究不是来救我的而是来推我入火坑的啊……

猜你喜欢

  1. 热血爽文小说
  2. 短篇美文
  3. 灵异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