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沈家长女

更新时间:2019-05-21 18:55:47

沈家长女 已完结

沈家长女

来源:悠空小说 作者:恒见桃花 分类:言情 主角:沈四海,沈青玉

主角是沈四海沈青玉的小说是《沈家长女》,本小说的作者是恒见桃花所编写的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青玉便坐到小板凳上,一边往灶堂里填火,一边道:“娘,今儿隔壁的婶子把咱们家的鸡给抢走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求收藏,求推荐票。

………………………………………………………………

青玉这会才发觉石氏的神色不太好,不由的怔了怔,问道:“娘,家里出什么事了?你怎么……哭了?”

记忆中母亲一直是最要强的,虽然经常耳朵要饱受荼毒,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母亲精力旺盛的特征之一。猛的见母亲露出这样的软弱之态,不像从前那样噼哩啪啦的说话,青玉一时只觉得不太适应。

她再粗心,也隐隐觉得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青璧在里间掀开帘子,露出一个不缝,直朝青玉使眼色,打手势,意思是叫她别多问,别多管闲事。

青玉不明就里,只觉得自己有责任替家里分担,便再一次问:“娘,你倒是说话啊,怎么了?”

石氏长叹一口气,头一次没有爆发、唠叨,只是平淡的道:“没事。”是她自己性子软,要是拼了命的护,未必不能护住。沈四海多半辈子就是这样的老好人,从来都是以息事宁人为主,原本就不该指望着他的。

何必再气再恨?

这些家里邻里的琐事,也实在没必要跟青玉一个孩子叨唠。她还小呢,又不是男孩子,能指望着她做什么?今天早晨迁怒,就连累的这孩子没吃上早饭,连午饭都没带。

石氏看一眼闷声进来的沈四海,别了头对青璧道:“去屋里跟你妹妹玩吧。”

青玉眨了眨眼睛,心想一定是爹娘又为琐事吵架了。老生常谈的话题,毫无新意,就算是劝也劝不过来。自家爹爹就是这样的身板,多半辈子都这样了,难道指望他忽然一夜之间爆发神力,拳打脚踢,干活麻利又快捷?

那跟痴人说梦也差不多了。

爹没法改变,他跟娘之间的矛盾就永远都是个死结。

娘是个好强的性子,可往往有时候也只是个会做,做的更多而已。青玉实在看不上自家娘的小家子气,永远都只会唠叨,永远都不会想办法解决事情,永远都指望不上爹还要一次次的指望,于是每一次都以失望和吵架而告终结。过不多久,便会因为一件小事而再次循还往复。

青玉进屋,见青璧扒着窗台,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外面的黑夜,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放下书包,爬上炕,凑过来道:“青璧——你在看什么呢?”

这个妹妹虽说只比她小一岁,可是心思却极玲珑繁复,又不爱说话,有时候倒比自己还像个小大人。青玉从来没能猜中青璧的心思过,大部分时间看她发怔,几乎每次开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在干吗”?

青璧看她一眼,没说话,只问:“今天学堂里好玩么?”

青玉把被子扯过来一点,盖上自己的**,一边吸着鼻子一边叫冷,一边道:“好玩极了,今天先生又教了好多,我背给你听。”

青玉声音不高,却脆声声的抑扬顿挫,背的很是投入。她背完了,又给青璧解释每句话的意思。

见青璧似懂非懂的模样,便道:“你小呢,什么也不懂,等你大了自己去跟先生学吧。”

青璧悠悠的道:“我自是没有你过目成诵的本事。”

青玉咯咯一笑,道:“小心眼吧,爹也就说了一次,你就有本事记住了?”

青璧却不作声,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爹是当着全家人的面说了一次,可是爹当着外人的面,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爹说这话时脸上那份自豪,发自内心的喜悦,是青璧从没看见过的。

知道自己小,不怎么得爹娘的宠,可是看着爹这样向全村的人炫耀似的夸赞青玉,青璧还是觉得心头泛酸。

青璧转头问青玉:“你不是说学堂好玩么?明天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行啊。”青玉答应的很是轻松,却想了一瞬才明白,道:“原来你就是为着这个记恨我?说我说话不算数?”

见青璧不好意思的扭头,算是默认,不由的好气又好笑的道:“你真是,有什么话跟我直接说不就成了?还总要让人猜。你去倒也没什么,只是不能跟我坐在一块,先生上课时是不许人打扰的。”

青璧心道:那有什么意思?

青玉却又说了:“不过私塾外边有个湖,天蓝蓝的,云白白的,水也清清的,你在那可以听见我们的读书声,也不错。”

青璧只默然听着。

青玉把学堂夸的天花烂坠,怎耐青璧没有一点追问的架势,兴致大减,也觉得无味,便道:“算了,你明天自己去看看就成了。”

青璧嗯了一声,道:“你可知道娘今天为什么……”哭字没说出来,只用手在眼睛上做了个抹泪的动作。

青玉一顿,问:“为的什么?”她还以为是爹娘吵架呢,看来不是。

青璧便把隔壁冯氏过来强抢黑公鸡的事跟青玉说了一遍。青玉嗨了一声,道:“我还当是什么事呢……不就是一只鸡么?也太小题大作了。”

青璧不解的看向青玉。

青玉卖弄道:“人生难得糊涂,你懂不?”

青璧摇头。人要是活的稀里糊涂的,那不是傻子了么?要是都跟后街那张二傻子似的,过的固然无喜无悲的,可是昏昏噩噩的,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分别?

青玉又道:“那换句话,叫吃亏是福,这你总懂了吧?”

青璧还是摇头。吃一次亏,吃两次亏,总不能次次吃亏?那还叫福?

青玉一甩手,道:“跟你说不明白……”叹了一声,从炕上爬起来就下了地,趿了鞋到了外间,对石氏道:“娘,我帮你烧火吧。”

石氏心头不顺,懒的支使沈四海,只闷声一个人又是灶上又是灶下。可是心里窝着一团火,又兼带着失望,做什么都懒洋洋的,连话都懒的说。

见青玉跑到跟前来,也就强打精神道:“行,你也大了,替我招把手吧。”

青玉便坐到小板凳上,一边往灶堂里填火,一边道:“娘,今儿隔壁的婶子把咱们家的鸡给抢走了?”

“可不是。”石氏一提这个,话匣子便打开了,把刚才发生的一幕重新说了一遍,气哼哼的道:“你倒是说说,天底下还有这么蛮横不讲理的人吗?”

青玉托着腮,火光把她的小脸照的亮堂堂的,听石氏唠叨完了,这才道:“娘,你甭跟她一般见识,她就是气恨咱家鸡比她家鸡多,又能下蛋呗。”

说起这个,石氏便有几分得意,低声道:“那倒是,她开Chun的时候孵了两窝蛋呢,不下四五十个,结果只剩下那么七只,后来传鸡又死了两只……这才叫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呢。”

青玉对最后一句话并不感兴趣,只安慰着石氏:“娘您也别生气,气坏了自己,倒让旁人看笑话,以后咱把咱家鸡都圈起来得了,喂的时候还方便,也省得把蛋都下丢了……”

石氏点头:“这倒是个主意,只是鸡撒着养才好养,又省粮食,地里不知道有多少虫子,就够它们吃的饱的了。”

青玉道:“这还不简单,有我呢,您就只管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就成了。”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日久生情
  3. 热血爽文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