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枕上仙妻:压倒小萌物

更新时间:2019-05-21 17:24:50

枕上仙妻:压倒小萌物 已完结

枕上仙妻:压倒小萌物

来源:悠空小说 作者:浣花溪水 分类:玄幻 主角:苏子骞,顾非漓

小说主人公是顾非漓苏子骞的小说叫《枕上仙妻:压倒小萌物》,它的作者是浣花溪水写的一本浣花溪水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醒来时,衣衫尽褪,一身吻痕,在众同门鄙夷下差点乱棍打死,她哭喊着求他救命,他冷眼嫌恶,废她灵根,把她逐出宗门。一朝仙骨,沦为废庶,饱受欺辱,三月怀胎,一碗堕胎药,后母笑看她垂死挣扎,一尸两命,含恨而终。她恨他薄情寡义,恨家人狠心无情,若有来生,她定要让这些欺她害她之人血债血偿!命转罗盘,天赐鬼瞳,再次醒来,她是东方璃,亦是顾非漓,捡神兽,夺秘籍,斗鬼斗妖斗家族,斗魔斗仙斗宗门,冥界是她的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非漓一拍额头,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当初端木珏给了她一颗**的救命丹药清灵丹,非漓连忙把盒子掏出来,倒出丹药塞到皇甫见枭嘴里,逼迫他咽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非漓目不转盯地看着皇甫见枭,见他不再喘息像睡死过去一样,这才伸手在他鼻息处探了探。

呼,还好,还有呼吸。

给了苏子骞和百里澈一个没事的眼神,两人这才小心翼翼地抬起皇甫见枭把他放到chuang上。

百里澈拿出伤药和白纱,苏子骞端来清水,两人给皇甫见枭清洗包扎伤口。

非漓看向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小姑娘,皱了皱眉头,在确定小姑娘已经彻底陷入昏迷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拎起她放到软榻之上。

苏子骞拿来一捆绳子。

非漓投去疑惑的眼神。

“万一她醒来再次发疯怎么办?”苏子骞解释道。

“你舍得?”非漓惊讶。

苏子骞莫名地眨眨眼,这跟他舍得不舍得有什么关系?

“好吧,是我误会了。”看来两人关系很纯洁,是她邪恶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谁也没有心情再去管什么公鸡了。

皇甫见枭中午就醒了,婆婆给他把了脉,已无大碍。

“那丫头呢?”一醒来,皇甫见枭便厉声质问道。

“还没醒。”非漓瞥了眼软榻上的小姑娘。

皇甫见枭一见到小姑娘,眼神发狠,立马从chuang上爬起来却不料体力不支跌下了chuang,摔了个四脚朝天。

“噗!”非漓掩嘴。

“你身体还没好,安分点歇着。”苏子骞七手八脚地把皇甫见枭从chuang下扶起来。

“我要杀了她!”皇甫见枭不依不饶。

“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打打杀杀,不要命了你,你应该好好谢谢非漓,她可以为了救你耗费了一颗**清灵丹,不然你早就没命了。”苏子骞拦住皇甫见枭道。

“哼!要不是她我也不会被那丫头刺伤,更不会像现在这样躺在chuang上!”皇甫见枭狠狠地瞪了非漓几眼,一针见血道。

非漓尴尬地笑了笑,自知理亏,“是我,是我的错,你好好养伤,任务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小姑娘醒来的时候看到身上的绳子和斑驳的血迹吓了一跳,当即大喊救命。

“你们为什么要绑我?”看着非漓等人不善的眼神,小姑娘吓得都快哭了。

“你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吗?”非漓问。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小姑娘一脸迷糊。

非漓皱了皱眉,“那你也不记得你要杀皇甫的事?”

“杀皇甫?”小姑娘一头雾水。

“是啊,昨天你就像发了疯一样对着皇甫兄杀去,一招招又凶又狠,怎么叫你都不停,皇甫兄现在还在chuang上躺着呢。”苏子骞声形并茂地描述道。

“皇甫殿下怎么样了?!”小姑娘一张脸瞬间惨白惨白,焦急地问道。

“命是保住了,不过伤了元气还得好好休养。”百里澈安抚一般说道。

小姑娘松了口气,但是脸色十分难看。

“皇甫兄怎么说也是位皇子,刺杀皇子,这罪名……”百里澈摇摇头。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杀他!”小姑娘一脸恳求,“你们相信我!我……我完全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不是我们相不相信你,而是皇甫已经知道你要杀害他,他可能不会饶过你的。”

“本殿下怎么可能饶过她!”皇甫见枭撑着chuang沿站了起来。

“我……”小姑娘被皇甫见枭阴鸷煞人的眼神吓得往后缩了缩。

“说,是谁派你来的?!”皇甫见枭一步步走近逼问道。

“我没有……”小姑娘摇摇头,眼眶红红的,“我真的没想过要害你!”

“皇甫你冷静一点。”百里澈拦住皇甫见枭,“小姑娘叫丁糯,是木绮城一户普通商户的小女儿,我在管事堂看过她家的家世,她家与官僚皇族并无牵涉,她的身世是清白的,没有杀你的动机。”

“你的意思是昨晚杀皇甫的其实是另外一个人?”非漓分析道,“有人借用糯米团来杀皇甫,难道是傀儡术?”

“如果是傀儡术,那得知道下术之人是利用什么东西下的傀儡术,鲜血?头发?”苏子骞看向小姑娘。

“我最近没有剪头发也没有流血。”小姑娘摆摆手。

“你把你身上的东西都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兴许能找到什么线索。”非漓提议。

“好好。”小姑娘忙不失迭答应,连忙把储物袋里的东西一股脑倒出来。

而皇甫见枭干脆坐到一旁,看看非漓他们到底要如何处理此事。

“你带这么多棉花干嘛?缝被子还是缝棉衣,南锦城四季如Chun,需要这东西吗?”苏子骞一脸迷茫地看着一箱子**的棉絮问道。

小姑娘脸一红,连忙把箱子塞回储物袋,娇嗔地瞪了苏子骞一眼。

非漓看不下去了,甩了苏子骞一爆栗,“女儿家的事,你懂什么!”

苏子骞摸摸头,“我不懂你打我干嘛?”

其实小姑娘身上也没几样东西,几件低级的灵器和灵石,还有一些女儿家的琐物,非漓翻翻又摸摸,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这是什么?”百里澈从梳妆盒中翻出一个小红布包。

打开一看,里面静静地躺着几颗**的小东西。

小姑娘见之一把抢了过去,嘟着嘴又羞又无奈道:“这是我的Ru牙。”

“Ru牙?”百里澈犹豫了一下,道:“可否再给我看看?”

“喂!百里兄,你怎么有这种嗜好?”苏子骞蹂躏着手里的枕头,太那啥了,一大男人竟然喜欢看女孩子的Ru牙。

百里澈头疼,“你误会我了,傀儡之术本就是喜欢用被下之人最亲密的东西,越亲密,下术的效果就越好,我只是想看看她Ru牙上有没有被下术的痕迹。”

听之,小姑娘连忙把小布包塞给百里澈,“你看看吧。”

百里澈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块阵盘,将Ru牙倒在阵盘中央,右手握着一块下品灵石,开始催动阵盘中的阵法。

半响,那几颗白嫩嫩的Ru牙慢慢由黄变棕直至全部变成黑色,百里澈这才停手。

“下术之人确实是利用了这几颗Ru牙给丁糯下了傀儡术。”百里澈总结。

“那你有办法解开吗?”小姑娘迫不及待道。

百里澈摇摇头,“这种旁门左道我不曾学过,倒是有一件事我很好奇,是什么人拿了你的Ru牙给你下术?能拿到你的Ru牙,看来下术之人跟你关系很亲密,你在天海阁可有跟谁走的比较近?”

小姑娘想了想,眉头都打结了,“跟我走得近的没多少,因为我们五个是一组,所以我跟你们平日相处的时间最多,跟你们也是最熟,除了你们四个,我跟别人很少往来。”

“皇甫,你准备怎么处理?”百里澈问向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皇甫见枭。

“我不会留个不稳定因素在我身边,要么杀了她,要么赶她走!”皇甫见枭看向丁糯,对向小姑娘恳求的眼神,咬牙道:“你要是想活命就赶紧给我滚,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一定杀了你!”

非漓知道这是皇甫见枭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当下也无话可说。

“我认为不妥。”百里澈否定道,“下术之人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与其放跑这个不稳定因素,还不如把这个随时会发生的危险放在身边,这样也有个防范,只要我们尽快破解丁糯身上的傀儡术,她就不具备威胁了。”

“嗯嗯!”小姑娘拼命点头,她好害怕,不要赶她走。

天大地大人命最大,五人当即决定即刻赶回天海阁寻求掌门的帮助,可是这任务……

“要不我留下来,你们四个先回去,待你们把事情解决了再来找我,反正历练的时间有半月之久。”非漓提议。

“不行!”皇甫见枭一口否定。

非漓终于读懂皇甫见枭眼里的意思,当下有些不爽道:“你怀疑我?”

“这里任何一个人都值得怀疑!”

这话一出,苏子骞和百里澈的脸色都不太好了。

“好心当作驴肝肺!”非漓冷哼一声,强烈表示着自己的不满。

“非漓你就留下来帮我们做任务,我们四个先回去把事情查清楚。”苏子骞拖着皇甫见枭,对非漓摆摆手。

“放开本殿下,好大的胆子你!”皇甫见枭怒不可遏拼命挣扎不料牵动伤口,整个人差点倒下去。

“哎呀哎呀,小心伤口裂开有的你疼的,我们先回去吧,非漓没问题的。”苏子骞完全不在意地安抚道。

非漓对着远去的四人挥挥手,无奈叹了口气。

凛从空间出来,一把搂过非漓解除了她脸上的易容术,“现在顺眼多了。”

狭长的眼线勾勒出一道惊艳的弧度,两双眼睛深深相吸。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热血爽文小说
  3. 玄幻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