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凰帝之东宫有孕

更新时间:2019-05-21 15:51:14

凰帝之东宫有孕 连载中

凰帝之东宫有孕

来源:悠空小说 作者:沈陆 分类:言情 主角:尉迟钦昭,梅钰

主角是尉迟钦昭梅钰的小说叫《凰帝之东宫有孕》,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沈陆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陛下,不贵,草民给您算一笔账,如今大荒州各国女兵都越来越多,可是若真是打起仗来,女兵对阵男兵,力气上总是要输掉一截。若有此物装备女营,每个女兵都如同手握神兵,打起仗的时候,还有什么男女之分?陛下,到那个时候,兵就是兵,举全国女子之力,就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物名曰火铳。”关显慧站在皇帝身边将火铳拿在手里展示,皇帝饶有兴味的接过来:“哎哟,很沉啊。”

“此物是梁国一个jian民所做,那人原本想用这玩意献给梁国皇帝,给自己换一个平民的身份,岂料梁国皇帝拿在手里走了火打死了一匹马,那匹马偏偏又是梁国皇帝的爱驹,结果皇帝震怒,把那人手脚都斩了扔在草原上。”关显慧行商大荒州多年,嘴上可以跑马,讲故事比说书先生都动人,加上脸上神情活跃,身边围绕的人都听得一脸笑容。

皇帝听说这玩意能走火,便将火铳又递回给了关显慧。关显慧不动声色的将火铳放在身后女侍的托盘上:“草民救了他,他就把图纸给了草民。”

“哦?现在他人呢?”皇帝笑着用手指一指前面,关显慧看到了不远处立着几个靶子,回头给了女侍一个眼色,女侍将火铳拿去装填火药。

“他,一顶毡房加上两个女仆一群牛羊,若是还没被人抢劫了财物,应该是还好好的活着。”关显慧笑笑,皇帝也笑了:“梁国的皇帝与朕同岁,如今看来,脑子老的太多了。”

周围的人一笑,女侍端上装满了火药的火铳来,关显慧伸手去拿,梁宏伸手挡住她的手。

关显慧一笑:“陛下先到那边坐着,这玩意声音大,震得人头疼。”

皇帝走向关显慧身后的锦帐,梁宏抽出佩刀来放在关显慧的肩颈不远处,关显慧含笑扫了梁宏一眼,拿起火铳转过身对准了对面的靶子,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只听着如雷鸣般的一响,一阵硝烟从关显慧手中的火铳冒出来,不远处的靶子在震动一下后落地。

梁宏被那一声响吓了一跳,差点举刀砍了关显慧的脑袋。

关显慧却将火铳放回托盘上,女侍将火铳端过去放在皇帝面前,皇帝略有些迟疑,却又不能让人觉得他恐惧,因此在短暂的犹豫之后突然伸手抓起火铳来,皇帝身边的人吃了一惊刚要阻止,皇帝却一笑:“热着呢。”

女宦已经捧着靶子过来,引来众人惊呼,靶子上被打出数个孔洞,每个洞都有烧焦的痕迹。

“多少钱一个?”皇帝的眼睛亮了,关显慧笑着说:“贵了点,差不多要黄金一两,这还是不算弹药的价格。”

这价格让周围的人又是一声惊呼,皇帝的脸色也是一变:“这么贵?”

关显慧不动声色的将皇帝手中的火铳拿过来交给了身边女侍,女侍含笑端走,皇帝看着那火铳被拿走了,颇有些不舍的样子。

“陛下,不贵,草民给您算一笔账,如今大荒州各国女兵都越来越多,可是若真是打起仗来,女兵对阵男兵,力气上总是要输掉一截。若有此物装备女营,每个女兵都如同手握神兵,打起仗的时候,还有什么男女之分?陛下,到那个时候,兵就是兵,举全国女子之力,就可以横扫荒州。”关显慧满意的看着自己点燃了皇帝眼中的火苗。

皇帝起身:“罢了,先给朕两个,这玩意,怕是不实用。”

皇帝说完就走,大批随从跟上,梁宏倒有些幸灾乐祸看着关显慧,关显慧恰好也在看他,淡然一笑:“梁大人,我才是商人。”说完,关显慧对身边女侍说:“把那俩漂亮的给陛下送去。”

梅钰行过礼站在皇帝身边,自太子薨后,梅钰一直心里不安,每次面圣都如上刑一样,不知到底会在哪一天皇帝会突然开口告诉他青鸾必须离开了。

“你父亲还好?”皇帝看了他良久才开口,一开口,梅钰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他明白,那个他一直怕来的时刻终于要到了。

“谢陛下隆恩,家父硬朗。”梅钰的手微微的发抖,皇帝瞥见,转过脸去不再看他,梁宏会意走上前来,手中端着一支装饰了花纹的火铳。

“这是?”梅钰愣了一下,拿起来晃一晃,沉甸甸的一块铁疙瘩而已。

“梁宏会教你怎么用,只是你不能自己用,须得找个你信得过的人。”皇帝看着梅钰,梅钰疑惑了一下将火铳收起来:“是。”

“退了吧。”皇帝摆摆手,梅钰欲言又止转了身顿了顿,皇帝却先开了口:“这件事过了,你好好休息休息,然后东宫卫的差事你领下来。”

“臣遵旨。”梅钰的脸色发白,再三叩谢后跟在梁宏身后退下。

皇帝看他们走远了,回头冲自己身后的梁安望了一眼:“玉璋到了没?”

“回陛下,公主已经到了。”梁安躬身:“老奴这就去请殿下过来。”

“嗯。”皇帝点点头,梁安走了,皇帝拿出另外一支火铳来,和方才给梅钰的那一支一模一样。

这两支都是关显慧进贡的,做的很精美,皇帝也亲自试验过威力,这东西的确堪称神兵,只是一击之后必须重新装填弹药,战场上战机瞬息万变,很有可能一击之后就再也来不及用了。

可是,若敌方装备此物,双方死伤将会悬殊。

“父皇。”玉璋穿着红色的裙子冲进来,并不行礼而是直接冲进了皇帝怀里:“梁公公说父皇有好东西给我。”

皇帝笑着将玉璋放在自己膝盖上,虽然女儿大了,可是在他眼中,十七岁的女儿和七岁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皇帝也经常想自己若是从前一直严格的教育玉璋,或许玉璋会长成一个更好的女子,可堪成为皇位的继承人。可是每一次皇帝看着玉璋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总会在心底软下来,想着:她有个如此尊贵的父亲,她那么早就失去了兄弟们,何必再要求她做这做那。

“这个,你看。”皇帝笑着拿出火铳来,玉璋拿在手里:“这是什么?”

皇帝将火铳递给梁安,梁安虽然冒了一脑袋的汗珠,手都有些发抖,却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冲着外面的草人放了一枪,这一声轰鸣之后,梁安吓得尖叫一声差点把火铳扔出去。

玉璋却丝毫不怕,她闻到硝烟的味道,看到草人也冒出烟来,顿时兴奋至极:“快,拿来给我,我要试试。”

皇帝笑着看她跳下去兴致勃勃的尝试,看着她欢快的背影,忽然觉得女儿长大了,已经大到应该出嫁了。

“玉璋可有心仪的人?”皇帝的心念一动,玉璋回首一撅嘴:“父皇,女儿不嫁。”

“不如父皇给你召集肃京的才俊,你挨个看一看,若有合适的父皇替你做主。”皇帝虽然还在笑,口气却已经不容违逆了,玉璋看了看皇帝,颇为不快的答应下来:“看在父皇给了儿臣赏赐的份上,儿臣答应了。”

“鬼灵精。”皇帝笑着,淡淡的看着被玉璋打得不成样子的草人。

很快,一场盛会便在御花园内召开,不但邀请了未婚的才俊,京城的所有达官贵人全部出席,御花园内处处是名仕丽人,玉璋公主却懒得搭理任何人,独自一个坐在一边看眼前人晃来晃去。

“殿下无聊?”玉璋侧目,是个服色低微的小女宦,她白了她一眼:“你有办法?”

“殿下,奴婢在后面准备了好玩的,殿下不是刚刚得了陛下赏赐的火铳么?可以到后面好好展示给那些人看看。”小女宦谄媚的笑着,玉璋想起此物的确稀罕,顿时也来了兴致,说走就走。

人群听闻玉璋公主得了一件神兵,也是十分好奇,争先恐后的跟上去,众人穿过御花园到了一处冷僻宫殿小花园内,假山前面摆着两个假人,还拴着一只羊,小女宦早早备好了弹药在侧。

玉璋感觉到身后的那些人热切好奇的目光,心中顿时得意洋洋,也懒得回头,让小女宦给自己装填好了弹药,举起来对准了假人就是一枪,只听着枪鸣和人群中的尖叫依此响起。玉璋回头:“叫什么,这叫火铳,不过是个兵器。”

言罢,小女宦又装填好了,玉璋举起火铳来对准了人群,人群惊吓瘫倒了一片人,玉璋含笑转过来对着那只羊,一枪响过,羊惨叫声不绝于耳,身上被打了几个血窟窿出来,玉璋笑吟吟的转过来,看着人群被吓得惶恐不堪的样子:“你们这些也敢自称是文武双全?”

那只羊还在惨叫,玉璋已经扬长而去,人群惶惶然的散了,留下小女宦一个人收拾。

短短一刻,一声惨叫响彻宫中:“死人啦。”

猜你喜欢

  1. 古代重生小说
  2. 废材逆袭小说
  3. 短篇美文
  4. 历史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