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鬼医

更新时间:2019-05-21 15:25:25

鬼医 已完结

鬼医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诡梦徒 分类:灵异 主角:秦风,陈馨儿

甜宠新书《鬼医》是诡梦徒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风陈馨儿,书中主要讲述了:瑞穗拿着剪纸出去了,还小心翼翼的为我关上了门,大中午的我躺在床上自然是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最后还是起身准备出去找小伙伴们一起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虽然是第一天上学,不过这校长也就是李学文的父亲早就已经亲自给我安排好了位置,我就坐在李学文的身边,第一排的位置让我上课的时候根本就不敢开小差。

由于我之前没有上过学,好多生字我都不会,这老师讲课的速度极快我根本就是在听天书,我的目光朝着四周挪去,看到我的右手边坐着一个白白净净扎着麻花辫的女孩,我仔细的看了又看这不是沈流云吗?

她是沈家的孙小姐,因为母亲长年生病所以陪着母亲来村里养病,这期间奶奶也带着我去过沈家。

跟我们秦家一样是大户人家,那个时候奶奶还开玩笑要把这沈流云许配给我,我一听就急了立刻说不要。

不过,说真的这丫头长的有一股子灵气,在这一群乡下孩子李简直是鹤立鸡群,她的身上带着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在我的晃神间一个早晨过去了,我们这里就之上半天课的,看老师什么时候有空,时而早上半天,时而中午半天,因为只有两个老师所以时间都要调配的。

李学文背着他的布书包让我跟他一起回去,我要了摇头说福伯回来接我,李学文知道我家的家教严并没有强求。

坐在最后排的宝柱和孙大海立刻朝着我跑了过来,他们和李学文不一样,淘的很立刻拉着我说要去打打弹珠。

我看着福伯没有来便蹲在地上和他们玩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那声音很轻,我回过头去看到沈流云就站在我的身后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并且开口对我说:“快回去吧,脏东西在跟着你。”

她说罢便不紧不慢的朝前走去,我一听顿时觉得头皮发麻,脏东西?那说的是鬼物吗?不过那鬼物不是已经被道长给收拾了,怎么可能跟着我。

“秦风,你别听那死丫头胡说八道,她可是阴气重的很,我母亲说了她是不祥人。”宝柱看着沈流云的背影鹦鹉学舌一般的说着。

听了这些,我并没有对沈流云反感,反而觉得有些同情她,因为她跟我一样,不,准确的说她比我还要孤单。

我们蹲在地上玩了不一会儿福伯便来了,而且还是坐着轿车来接我的,宝柱和大海如愿以偿的桌上了轿车。

不过在车上我明显的感觉到福伯的表情很奇怪,他看着我,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我皱着眉头心中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车子在家后院停下的时候我便忍不住问福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福伯微微叹息了一下便说还是让我的父亲亲自告诉我好了。

听这话我就更加确定了应该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我被福伯领着道了内堂,父亲坐在内堂的棕红色木椅上脸上的表情不冷不热。

看到我进来了便向我投来了鄙夷的目光,福伯低声对父亲说,让他亲自告诉我。

父亲的嘴角挂着一丝不屑,恼怒的喝道:“有这个必要么?我是他老子,我没有必要跟他商量,滚。”

他对我一如既往的冷漠,粗暴,但是我并不怪他,因为我听瑞穗说他是因为太爱我的母亲了所以才会这么对我。

我虽然没有见过我的亲生母亲,但是我也是爱她的,至于眼前这个咆哮的男人,说实话我不恨他倒是有些厌恶他。他对我也是如此吧?

福伯见父亲的态度如此的决绝便稍稍叹了一口气对父亲说:“这人进门了,那不也是孙少爷的继母吗,这至少跟孩子透个气。”

什么?继母?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了,我不要继母,赵宝柱就有一个继母,自从他的父亲娶了一个继母之后就对他的态度极为恶劣,他在家里出了收拾卫生照顾继母生出的弟弟,还要跟他的父亲去山里打猎。

我不想和宝柱一样,这个男人对我已经够差的了,他打我我也不能还手,这要是再来一个继母那我还活不活了?

“我不同意。”我斩钉截铁的对父亲说道。

他的眼神稍稍一愣随即便指着我,说如果我这个孽障不同意那就滚出去好了,我倒是真的想要滚出去,只不过福伯死死的拽着我让我无法动弹。

他拽着我去了卧房,并且让瑞穗盯着我。

我看到瑞穗的手上还拿着红纸,打算要剪“喜”字,看来她已经知道了那件事。我赌气的将头扭到一边,心中不是滋味,这瑞穗可是我最亲近的人了,她居然也向着父亲。

瑞穗见我不吭声便笑着将手中的剪纸花样铺平在桌上,笑盈盈的问我好不好看,我伸出手一把抓过来撕了个粉碎。

“孙少爷,你干什么啊?”瑞穗的眉头已经纠结的拧在了一起。

“我不要继母,我不要。”我开始控制不住冲着瑞穗发脾气,瑞穗无奈的直摇头。

她疼惜的抚摸着我的头发,柔声告诉我,这不是她能决定的,这是我的师父信中说的,必须要冲喜把这秦家祖宅里的阴气给冲刷掉。

否则这今后还是会有鬼魂作怪,瑞穗一边说一边微笑,说这一次的新娘绝对是一个好姑娘。

好姑娘?我将信将疑的盯着瑞穗,瑞穗笑盈盈的说,这个女孩是沈家小姐沈青莲,今年二十五岁还待字闺中。

这乡下的女孩子十几岁大都找了婆家,沈青莲清高孤傲,所以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

瑞穗之所以说她好,那是因为她的家事好,我可不认为家世好就一定是个好人,看看我父亲就知道了。

秦家的家世这么好,父亲还不是照样这般狠心,对待我这个儿子就如对仇人一般。

见我一脸不屑的表情,瑞穗便认真的拉着我的小手,一本正经的对我说这件事关乎秦家的运势,所以我绝对不能任性。

我没有说话,只是起身坐在了chuang沿边上,便让瑞穗出去,我不想听那些话,如果她能跟着我骂两句我倒是心里也痛快。

瑞穗拿着剪纸出去了,还小心翼翼的为我关上了门,大中午的我躺在chuang上自然是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最后还是起身准备出去找小伙伴们一起玩。

既然这秦家的事情我插不上话,那就算了,我不说就是了。

我顺手拿起了奶奶给我买的弹弓便出去了,这外面的天色也已经是阴沉沉的了,空中还传来一阵阵的闷雷。

我只能是坐在走廊的栏杆上一个人把玩着,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阵怪异的笑声。

“嘿嘿嘿。”

这声音跟我之前听到的那个鬼物的笑声简直是如出一辙,让我听了心里有些害怕,朝着四周看去,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难道又有别的鬼物盯上我了?我抓了抓%.口前道长给的附身符。

“嘿嘿嘿。”

依旧是那可怕刺骨的欢笑声,这声音让我感到不寒而栗,我立刻站起身便一溜烟的跑到了福伯的院子里。

我想要把这件事告诉福伯,结果走进福伯的院子却看到了一箱箱的樟木箱子,而且还都贴着红纸。

福伯还有道长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福伯显得很高兴不断的点头。

我拽着福伯的手,将刚刚听到怪声的事情告诉了福伯。

福伯瞪了我一眼说道:“别胡说八道了,你父亲就要大喜了,别说这些蹙眉头的话。”

福伯说罢便让我乖乖的回去,别在这胡言乱语。

“我没有说谎,我真的听到了。”我不满的对福伯说。

福伯摇了摇头,随即便吩咐栓子带着我回去,栓子见我不走索性一把见我抱起。

一路上,我都用力的拍打着栓子的肩膀,估计是我太小了,所以拳头也没有什么力道他一点感觉都没有脚下的步子还加快了许多。

他没有把我送回卧房,而是把我带到了瑞穗这,让瑞穗好好的看着我。

“小穗,现在大家都忙着操办喜事,你还是好好的看着孙少爷吧。”栓子一脸憨憨的,不过看到瑞穗他居然面红耳热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热血爽文小说
  3. 灵异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