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逆天逍遥魔

更新时间:2019-05-21 15:19:26

逆天逍遥魔 已完结

逆天逍遥魔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狼苦功高 分类:短篇 主角: 宇文达雷,布什坭拉

主角是布什坭拉的书名叫《逆天逍遥魔》,是作者狼苦功高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尽管说对一个尸体讲气味是很惊奇的事情,但敏感如宇文达雷这般的仙法师,却绝不会弄错。只是他还真的就不知晓布什坭拉知晓的事情,依亚的脖子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华尔顿站定门前,独自面对千人军士时,宇文达雷三人也闯进了囚室之中。

一进入房间,还没等看清身前的状况,一个浓重低沉的呼吸声就传进了三人的耳朵。

厚重!低沉!这样的呼吸声分明就是男性发出来的。

而除此之外,根本就再没有别的声音,那岂不是说明“糟糕!已经晚了!”

同样的想法,在三人心头浮起,他们的目光一下子找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而那里,正是这间囚室的角落。

可是等这一眼看上去,三个人顿时目瞪口呆。

宇文达雷和卢仓马还要好些,布什坭拉却顿时一声惊叫,花容失色。

宇文达雷在冲进来之前就想到过很多种可能,比如依亚已经杀死了国皇,并且她自己也已经被杀,这就是最坏的情形。

若是好一些,那便是依亚已经杀死了国皇,但他们赶得及依亚还没有被杀掉。至于最好的结果,便是依亚没有杀国皇,她自己也得以保全,然后两人一起被救走。

宇文达雷几乎就没有想过还有这三种之外的其他变化,但就在他的身前,目前所见到的,却不仅是推翻了宇文达雷所有的设想,还让他的脑子一下子空白。

这究竟是一种如何的景象啊!墙角那里的是两个人不会错,是1女1男也不会错,是1少1老更是不会错。

但是,这2个人分明就都是赤身**,全身上下都没有覆盖着一块布料。其中那个年老男子,正骑跨着女子的上方奋力的晃动着他那丑陋的身躯。

房间昏暗,宇文达雷看不清他的神情容貌,只是仍然回荡在这里的浓重呼吸,毫无疑问就是从他口中传出来的。

“天!怎么会这样!”

宇文达雷惊呆了,脑中本来算计好的无数念头,统统都一下子破灭。

他不可能得想到,自己遭遇的,居然是这样一出人伦惨剧。

假若依亚杀了国皇,宇文达雷不觉得惊奇,假若国皇反过来杀死了依亚,宇文达雷也不否认有这种可能。

但是,他们居然是处于这种局面!比疯狂更疯狂,比残忍更残忍,不止惊讶更让人心悸!

无论如何,依亚与对方都是上下两代的亲族。纵使大仇在心,但父母天授的血脉关系却也无法断绝。可是目前依亚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不知生死,对方却正在对她做着这种事!

如此一出人伦惨剧,谁能想象,谁敢相信!

宇文达雷不能,同样与依亚相识并且关系不错的布什坭拉更加不能。

“依亚公主!”

布什坭拉叫了一声就冲了上去,在她的身旁,宇文达雷和卢仓马也同时反应过来,冲向这二人。

此时这个时候,哪还顾得上顾忌或是别的东西,他们只想将依亚解救出来。至于那个珈蓝国皇,那个无耻的老男人,纵使依亚不亲自动手,他也要将他化为齑粉,连灵魂都彻底焚尽。

布什坭拉还要慢些,宇文达雷和卢仓马的速度是何等之快,他们眨眼间就到了两人的面前。宇文达雷一伸手就抓住老男人那满是油腻的脖颈,直接甩了出去。

砰!

老国皇丑陋的身躯在巨响中撞上墙壁,毫无疑问,就这一下,他身上骨头就碎了大半。

不过宇文达雷哪里有空去管他,随手从戒指中取出件衣裳就覆盖在依亚的身上,再将她抱了起来,查看着她的状态。

但是,手指刚刚触碰上去,宇文达雷的脸色骤然苍白。

晚了,真的晚了,手中的人分明已经没有了任何气味,没有了任何生机!

即便宇文达雷能够使用生命之源的力量,即便他有着让任何重伤之人一下子恢复的本领。但手上的人却已经是彻底的把生命失去啦,从此归于亡者!

纵使是生命之源,也无法让死去的人复活,这是世界的定律,宇文达雷也无力改变。

“不!”

布什坭拉这时候才赶到,宇文达雷脸上的变化就已经让她知晓了一切,知晓已经晚了,已经无可挽回!

嗖!

在此之前,宇文达雷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布什坭拉有这样的速度,以及!这样的恼恨!

布什坭拉冲向的,正是被宇文达雷摔到墙上,之后直接没了声音的老国皇。

“你该死!”

布什坭拉的一声怒喝,其中已然带着瑟瑟之音,那是她的眼泪已经流出,声音已经不能自已。

砰!

或许这是布什坭拉此生第一次对人动手,但却没有半点犹豫,因为她面前的人!该杀。

布什坭拉那娇嫩的小脚,这个时候正狠狠的踹在老国皇的脸上。

一脚,又一脚,显然布什坭拉是真的怒了。

不过老国皇目前也同样是不知生死,明显没有任何知觉,就貌似一个横到地上的沙包,随着布什坭拉狠狠的踢,他也狠狠的摇。

忽然,仍想做最后一次努力,想要再试试看能否从依亚身上找到最后一点生机的宇文达雷,骤然一怔。

布什坭拉仍然在发泄着她的恼恨,即便她没有仙力也没有斗气,即便她此前可能都没有对任何一个生灵动过手,老国皇的脸还是已经被布什坭拉踹成了一片模糊的血肉。

恼恨之中,布什坭拉并没有注意到宇文达雷脸上的变化。不过宇文达雷的声音,还是被她清晰无误的听到了。而宇文达雷说的居然是!

“布什坭拉,快停手!”

停手?布什坭拉的怒火正在燃烧,怎么能轻易停下。如果说出这话的是别人,甚至是卢仓马,布什坭拉都绝不会听从,甚至让对方也尝尝她的无敌大飞踹。

可是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宇文达雷,是布什坭拉最信任的宇文达雷,于是即便她心中仍有不愿,却还是停了下来。她愿意听从宇文达雷,愿意相信宇文达雷。至少,她也愿意听宇文达雷说出他的理由。

当然,她却没是停手,而是停脚,因为她刚才用的,一直都是脚!

而宇文达雷的辩解,就在这时恰当的传了过来。

“这个人不是依亚!”

嗡!

如此一句简单的话,自然不足以熄灭已经燃起的恼恨,但却足够吸引布什坭拉的注意,还有卢仓马的。

“宇文达雷大哥,你说的是真的么?真的不是依亚!”

好奇的寻求真相是人类的天性,所以布什坭拉尽管问了出来,却并没有安静的等待宇文达雷的回答。她直接舍弃了脚旁那一滩烂肉,跑向了宇文达雷和卢仓马,还有已经被宇文达雷放下的那个!女人。

想要亲自探究真相,但宇文达雷的话明显还是起了作用,于是布什坭拉的速度明显变得正常了,没有如之前发怒时那般让人惊异。

“是的,绝对不是。”

当宇文达雷的回答终于到来,布什坭拉的眼睛也已经将同样的答案告诉给她。

这个刚刚躺在丑陋老人的身下,也曾躺在宇文达雷的臂弯里,如今躺在冰冷地面上的女人,的确是死了,而她的脸尽管在昏暗中很有一些与依亚相似的味道,但布什坭拉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她不是!

“没有黑痣,不是依亚,真是太好了。”

听布什坭拉发出如此惊喜的声音,宇文达雷有一点诧异。他判断出对方不是依亚,可不是凭着样貌,而是他终于想起来身前人的气味与依亚完全不同。

尽管说对一个尸体讲气味是很惊奇的事情,但*感如宇文达雷这般的仙法师,却绝不会弄错。只是他还真的就不知晓布什坭拉知晓的事情,依亚的脖子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

“我我好像不该这么高兴,但我真的很高兴!”

布什坭拉又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说的糊涂,但其他两人都听得明白。

死了还受到侮辱的女人却没是依亚,的确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可是她毕竟也是一个鲜活鲜活的女人,至少曾经是鲜活鲜活的。她有了如今的遭遇,宇文达雷他们也的确不应该开心。

不应该开心,但又真的有开心,就是这样矛盾,却又并不惊奇。

“布什坭拉,别自责,这个女人并不值得你为她难过。”

布什坭拉仰起头,看向宇文达雷,宇文达雷继续说道:“你看到她的脖子上没有黑痣,那你可看到更下方还有一处纹身?”

“纹身?”

布什坭拉一怔,等她注意到自己哥哥的目光,这才跟着看过去,也知晓了宇文达雷说的究竟是如何。

那是一处纹身,就在脖颈下面,但这个“下面”

却有一点多,都已经到了*脯,所以布什坭拉并没有注意到。

纹身却没是如何稀罕玩意,奇瑞大陆上的男子至少有三成都身有纹身。往往就是家族或是所属势力的标识,就像腰牌徽章一样普遍。

但是在女子的身上,纹身却并不多见,尤其是粉色的纹身,就更是不多。

偏偏这个女子的*脯上,就有着一个小巧但非常鲜亮的纹身,而且正是粉色的。

瞧起来,她身上纹的就像是一方手帕,正在风中飞舞。若说还有如何特别,那就是在手帕左右,还纹着几只粉蝶,貌似是构成了飞舞手帕的翅膀。

“这个纹身!”

布什坭拉博学,知晓的东西比起宇文达雷这个继承了某人三百年记忆的家伙也不遑多让。她一下子就感觉这个纹身貌似熟悉,只是一时间脑子有一点嘈杂还想不起来。

“粉红学堂!”

开口说话的卢仓马,点头应和的是宇文达雷,而布什坭拉也立即就记了起来,这女人身上的纹身,正与那个神秘组织的标识一样。

猜你喜欢

  1. 短篇美文
  2. 玄幻小说
  3. 武侠小说
  4. 异世大陆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