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斩仙

更新时间:2019-05-21 14:38:57

斩仙 已完结

斩仙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郭晗 分类:短篇 主角:孟琅,香凝

主角是孟琅香凝的小说是《斩仙》,本小说的作者是郭晗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也难怪方丈山弟子蠢蠢欲动,归藏秘经乃方丈山第二部大道仙法,在方丈山十万弟子之中,有些人终其一生,都不曾能得到参悟,除非是在方丈山表现突出或者是为方丈山做过重大贡献的人,否则许多人都只能修习一些简单道法。但虽是如此,方丈山毕竟是大仙门,即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微亮,空中传出第一声鸷鹰的嗷叫,它在寻找自己的猎物。森林中,只见一个衣裳褴褛的孩子跪在一座墓前,他的脸被如刀般的冷风吹成了紫色,在那张脸上,却透露有一种坚毅与果敢,一种决心,他的眼睛就如深邃的湖水上燃起的火焰,炽热却无温暖,他的手已冻成了青色。

一道温暖而娇嫩的声音自他的口中传了出来,他望着面前的墓碑,脸上露出不舍之色,只是他的眼神却让人感到害怕,这个眼神仿佛可以杀人,“雕叔叔,琅儿这一走可能很久都不能回来看你了,你放心,等琅儿回来的时后,一定会提冷青衣的头来给你作礼!”

这孩子就是孟琅。他向写有“雕叔之墓”的墓碑行了三礼,然后站起身来,望着前方站在丛林中另一个穿着破褴的男孩,那男孩就向森林中的孤狼,一双锐利如刀的眼睛不停地四处张望,他的脸上没有多少肉,鹳骨突起,挺直的鼻子上因天气的原因铺上了一层露珠,他哆嗦着身子,正好也像孟琅望了过来。

孟琅望着林中熟悉却又陌生的一切,一双眼中充满着愤恨之色,若不是冷青衣,他不会独自一人栖居此地,若不是冷青衣,他也不会变成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今日一别,这一生就注定不会平凡,不想被杀,就只能让自己变得强大。若想报仇,更要变得强大。他虽然只是一个孩子,但他明白,方丈山在天下仙门中的地位就好比蚂蚁与大象,此时的自己在他们眼里,不过只如蝼蚁,更别说报仇雪恨。

孟琅看着一旁的冯扬,此时的冯扬眼中只有一道坚定之色,二人四目相对,彼此心有意会,朝对方点了点头,齐声道:“走吧!”

迷魂森林浩瀚无边,无量山位于迷魂森林的东北方向,距离此地还有数十里地,二人行了两个时辰,终于走到了迷魂森林的尽头。此时天色愈明,风声渐杳,已无先前的冷厉,二人回头望着这浩瀚无边的广袤森林,微微叹了口气,直向着前面一座高大巍峨的大山走去。

二人正自走着,忽然间,只见两道白光自天边降下,落在二人前方五丈之外,孟琅心里顿觉不好,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慌忙拉住冯扬,悄声道:“不要出声,有修道之人来了!”

孟琅话刚说完,突见那白光落下之地,两个白衣修士缓缓自林中走了出来,二三十岁年纪,每人手中握着一柄长剑,孟琅一看二人白衣上的字样,心内大吃一惊,暗道:“方丈山弟子?难道他们知道我在迷魂森林之内?”

那两人漫步朝着孟琅与冯扬这边走来,只听一人道:“王师兄,你说掌门师伯说的可是真的,那小畜生怎么去无量山,这不是送死么!”

被叫做王师兄的人道:“褚师弟,掌门师伯道法通玄,岂是你我这等人物能够揣测的,你不要问为什么,只管做好分内之事即可!”

被叫做褚师弟的人道:“师弟多嘴了,此次若能亲自手刃那小子,‘归藏秘经’不就是你我的了!”

孟琅听得二人对话,心道:“他们竟然知道我要去无量山?”又道:“这归藏秘经真有这么厉害,为了取自己的性命,这方丈山真的舍得下如此血本么?冷青衣也太瞧得起我了吧!”

这也难怪方丈山弟子蠢蠢欲动,归藏秘经乃方丈山第二部大道仙法,在方丈山十万弟子之中,有些人终其一生,都不曾能得到参悟,除非是在方丈山表现突出或者是为方丈山做过重大贡献的人,否则许多人都只能修习一些简单道法。但虽是如此,方丈山毕竟是大仙门,即使是他们认为比较简单的道法,对于其它小门派来说,却是难得的修真妙术。这冷青衣不知有何目的,竟然以一部归藏秘经引动其下辖的所有小门派。

孟琅狠狠咬了咬牙,拉起冯扬,悄悄藏身于草丛之中,看着朝自己走来的两人,心道:“你们既然想要我的命,我也不会要你们好过!”此时的孟琅根本不懂得修真之术,怎会是那两人对手,即使稍懂仙法,在这两人其中一人手下,他都不会有任何活路可走。也幸好那两人没有留意他们,否则以那二人一身道法神通,即使孟琅与冯扬藏得再好,只怕也逃不过那二人的眼睛。

孟琅与冯扬所在之地前面是一个深约百丈的峡谷,孟琅回头望着脚下深谷,突然心生一计,俯身贴在冯扬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只见冯扬不停地点头,脸上露出一副欢喜之色,随后慢慢从草丛之中钻出来,孟琅见冯扬走了出去,他把一双小手伸到怀里,不知掏些什么,忽地,只见孟琅自怀里掏出一张黄色的古怪符文,符文上写着追魂二字,上面隐隐有一丝道法真元流动,孟琅取出符文,神色冷凛,一双眼中仿佛生出了火,他望着那两个方丈山的弟子,心道:“你们既然想要我的命,我就先让你们去地府报到!”

就在此时,冯扬使劲摇动着丛林中一株碗口粗大的小树,树叶簌簌作响,却是惊动五丈开外的两个白衣修士。

“谁?”那褚姓弟子听得丛林之中响动,一双眼锐利如鹰,他挺身一跃,直朝着冯扬走出来的方向奔了过去,就在此时,王姓弟子也跟着跃了上去,身上青芒闪烁,一身修为竟也是不弱。

此时冯扬已走出三丈来远,蹲在草丛之中,光着**,突见那两人朝自己走来,小脸上显出惊恐之色,慌忙站起身来,口中大喝:“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冯扬一边光着**直往悬崖边上跑去,一边直喊‘好汉饶命’,此等姿势,饶是那两个白衣修士定力再好,也是忍不住捧腹大笑。

王姓弟子望着那个比兔子还滑嫩的皮肤,又见冯扬那个如狗急跳墙般的身子,哈哈大笑道:“小孩儿好白的皮肤,你是不是女孩子哦?”冯扬一边直往山崖边窜,一边回过头来,脸上露出一道晕红之色,嘿嘿笑道:“有本事就来捉我呀,捉到了我爷爷给你买红枣!”

褚姓弟子一听冯扬语气,娇气中带着三分戏谑,心头忽觉不好,暗道:“这小子是不是掌门说的那个孟天涯的孽种,在我两面前还能保持着这种心态,想来也只有那小子了。”褚姓弟子想到此处,心头大骇,道:“这小畜生莫非有什么手段不成,否则岂敢如此趾高气昂?”褚姓汉子想到此处,心头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仔细一想,这小子虽然诡异,料他也不会是自己对手。

褚姓弟子一看前面的师兄,只见他并未施展道术,只是逗着冯扬在山崖边旋转,慌忙叫道:“师兄,别跟那小畜生玩了,你不觉得奇怪么,这人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胆气?”这王姓弟子似乎有些愚钝,经褚姓弟子点醒,方才恍然大悟,惊道:“褚师弟是说这小子可能就是孟天涯的孽种么?”

褚姓弟子道:“不是可能,十有八九就是。”王姓弟子一听此话,脸上顿时露出一道欢喜之色,回头一看褚姓弟子,大喜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那‘归藏秘经注定是你我二人的了!”

王姓弟子不再与冯扬纠缠,挺身一掠,纵到冯扬前方,一双眼中露出一道贪婪之色,一步一步向前逼近,前方二十步外就是一道千丈绝壁。凉风嗖嗖,透进冯扬那褴褛的衣衫之内,冷的他直打哆嗦。就在同时,褚姓弟子的身子也是跟了过来,一道紫光自他身上散发出来,他望着冯扬,冷笑道:“小子,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

冯扬淡淡一笑,道:“是么,我就喜欢闯地狱,那才够刺激,不过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冯扬嘴上虽是如此说,心中却是着急,暗道:“孟浪啊,我的小命就交到你身上了,你可不要令我失望啊!”

王姓弟子一听冯扬非但不惧,反而更加得意忘形,不知这小子占有何利,王姓弟子害怕事情生变,双眼一扫冯扬,道:“小子,死到临头还逞口舌之利,我就先送你一程!”王姓弟子话刚说完,长剑一划,一道青芒自剑上飞出,直朝冯扬刺去。

褚姓弟子一见王姓弟子出手,又听冯扬话中有话,心中总有一种不安之感,慌忙取出手中长剑,挺身跃到虚空,也是一剑扫向冯扬,一道破空之声自他剑上传出,直指冯扬小腹。望着虚空之上的两道身影,冯扬再也无法保持镇静了,一颗心咚咚直跳,上牙打着下牙,在心里嘀咕道:“孟浪呀,你快点出手了,否则我这如花似玉的身子就要被乱剑分尸啦!”

“想要我下地狱,我看还是你二人先到阎王爷那里去报到吧!”就在那两道青芒即将刺中冯扬之时,一个娇嫩却让人胆寒的声音忽自虚空传了出来,只见两只枯瘦的手掌忽然抓住了王褚二人手中的剑。一道寂灭的气息自那枯瘦的手掌中传了出来。

“修罗尊者?”褚姓弟子望着那双枯瘦的手掌,一张脸突然变成了死灰色,他的心脏在这一刻似乎也停止了跳动。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
  2. 热血爽文小说
  3. 短篇美文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